自闭症的治疗方法

实证支持的自闭症干预方法

什么是EBP

孤独症(自闭症)领域的EBP

为什么需要知道EBP

EBP的标准是什么

哪些实践方法是EBP

实证支持的研究数量越多,代表这个实践方法越好吗

EBP的方法我都可以拿来直接用吗

自闭症/孤独症的康复治疗方法

实证支持的自闭症干预方法

孩子确诊自闭症后,每个家长,每位老师都关心的问题—— “儿童自闭症康复治疗哪种方法最有效?哪种方法对儿童孤独症最有效?”实话说,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如果世上存在一种对所有小孩都有效的方法,那就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了。每个宝宝都不一样,适合的教学方法多少都会有差异,所以选择干预方法真的需要“因人而异”。

但是,我们终究是要改善自闭儿的症状,提升患儿的能力,那我们就来聊一聊——哪些方法是有科学依据的,“可能”可以提高患者儿童康复的表现?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提到一个概念: Evidence-Based Practices,简称EBP,一般被翻译为“ 实证支持的干预方法”。

“干预”这个词想必大家都听说过,一提到干预,大家津津乐道讨论的便是某个方法是不是有效的。但是如果让各位把中文翻译为英文,大家会怎么翻译呢?大概99%的人会使用intervention(干预)这个词,而不是practice。

所以,“实证支持的干预方法”这样的说法很容易让人误解我们在表达的范围就是干预,但其实不是这样,practice包含的不仅仅是干预,而是任何具体的实践。比如,DTT是一种综合教学形式,它可以用在很多种干预方法中。

什么是EBP

EBP的概念起源于临床医学,美国心理学学会(APA)在2006年发表了关于EBP的正式说明与政策[1],后续EBP的概念被教育学等学科体系所借鉴使用,它指的是有研究支持的,有效的治疗/干预/教学策略方式[2]。进一步来说,EBP的目的就是系统地给实践者提供临床研究的证据,以帮助一线工作人员做出合适的决策。

这个决策可能是教学,也可能是评估,可能是单一的方法,也包括一套模式。总而言之,不管这个决定是什么,都不应该是“无中生有”,都不应该是“我说有效就有效”。“你说有效,那你拿出证据来啊!”就是EBP对实践工作者最大的功能和贡献。

孤独症(自闭症)领域的EBP

如果我们针对某个幼儿疾病,在医学领域谈论EBP,我们通常会说的是某些药物治疗或者专业医疗手段在临床诊断上是有效的;如果在心理学领域谈论EBP,通常指的是某种心理治愈疗法;而在教育学领域,则指的是某种教学机构策略或者教学技术方法。

孤独症迟缓比于其他神经发育迟缓障碍,非常特殊,它横跨医学、心理学、教育学三个领域,而目前医学尚未发现并解释清楚孤独症的发病机制,因此那些“治疗”的方法不在孤独症领域的EBP讨论范围内,例如针灸、饮食疗法、高压氧舱治疗等等。

所以,目前为止,我们所谈论的EBP都是属于心理学和教育学范畴的,是针对于专家教师和治疗医师所使用的实践方法而言的。

为什么需要知道EBP

所有孤独症行业的从业者和相关人员,家长、老师、治疗师、研究者、政策制定者等,都需要知道EBP。尤其是对于实践者而言,给孩子选择一个恰当的干预策略,就像投资,选择EBP的方法就像是投资了“优选基金”,经过基金经理们利用之前投资者数据的缜密分析,得出“该基金历史上90%的持有者收益在20%以上”的结论,听上去不错!

保险,收益的概率很大!而选择非EBP的方法,就像投资“野鸡基金”,可能赚一大把,但是大部分时候,就是在交学费。投资还能交学费,孩子的干预可容不得“试错”,因此,我们需要对“优选实践方法”做到心中有数。

EBP的标准是什么

对于某个实践方法是否属于EBP的标准,没有非常统一的结论。美国国家自闭症中心和国家自闭症证据与实践交流中心(National Clearinghouseon Autism Evidence and Practice, NCAEP)在各自出版的EBP报告中给出的标准原则也略有不同。

例如,NCAEP2020年EBP报告中给出的标准[3]是有至少两个以上不同实验室的组别研究或5个高质量的单一被试研究,至少20个被试参与,或者一个高质量的组别研究外加3个单一被试研究,三个标准满足其一即可。

而NAC2015年EBP报告中给出的标准[4]则是2个组别设计研究或4个单一被试研究,且没有结果冲突,或3个组别实验设计或6个单一被试研究,且少于10%的研究存在结果冲突。

虽然标准略有差异,但是并没有相差很多。可能会有很多人觉得,这个标准也太低了,只要求这么少的论文数量也能被称为EBP?但实际上想要达标并不容易。首先,你要符合对于某种实践方法特征的定义。例如感觉统合这个方法,是社会目前争议影响最大的,但是对于这个方法的争议从来都不是它到底有没有效,而是它的定义是啥?每个人接受的感统训练如果都不是一回事,那你就没资格进入候选了。

其次,你还要符合“高质量”的要求。这个高质量的标准又能列出来一长串,简单来说,就是你需要一个精巧的实验设计和良好的效果展现。最后,我再来看看你这个方法是不是其他人用了也是一样有效的。这样层层选拔测试,最终被纳入EBP的方法则可以被理解是“可靠的”。这个检查过程和成人选美有点像,按道理来说大家都是人,都可以去参选,但实际上我们大部分人连参选资格都没有。

2岁左右的幼儿园宝宝如果精神智力异常是最值得父母关爱的,应该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孩子进行言语沟通,了解宝宝的情绪健康、注意力、发音等,多与孩子说话咨询简单的技能知识掌握,如果有轻度的社交障碍,不喜欢参与游戏活动分享,那么应该第一时间了解孩子是否患有ASD。

ALSOLIFE自闭症康复治疗中心有北京、郑州、西安等校区,ALSOLIFE在线评估系统已有超过十万人数通过ALSOLIFE平台对孩子进行了能力评估,评估后,ALSOLIFE系统可以通过快速算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辅导家长精确地定制适合孩子的训练项目。ALSOLIFE专家团队为自闭症儿童康复治疗献出自己的力量。

总部地址:北京市昌平区黄平路19号4号
咨询电话:400 006 2576

图片来自 NACEP 2020 EBP report

哪些实践方法是EBP

确定一种实践能否被称为EBP需要经过详细的文献检索,研究质量分析,所以找到所有EBP实践方法是一项极其庞大的工程!在这里,我们就“前人栽树我乘凉”啦!

今年NCAEP出版了最新的报告,通过对1990-2017年的所有相关研究分析,最终融合以下28种实践被列为了针对于0-22岁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EBP(表格原始内容见NACEP2020 EBP report)。

我们提到“有实证支持的干预”时,往往都是以应用行为分析(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ABA)为理论基础的实践和方法。但是随着研究的不断增加和深入发展,可以看到运动与锻炼,音乐中介治疗和感觉统合等非ABA的方法也被纳入了EBP的范围。

实证支持的研究数量越多,代表这个实践方法越好吗

并不一定。能被纳入EBP的实践方法一定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实证支持的研究数量越多,代表这个方法越具有“普遍适用性”,越“保险”。比如获得前三名的三位。“辅助”“强化”“视频示范”大概是每个小朋友在成长学习阶段中都离不开的方法,也是每个人用了都觉得“还不错”的方法。

而最后这位,“感觉统合”恐怕是要引来很多争议的方法了。事实上,“感觉统合”的训练并不是像市面上滚滚大龙球、冲冲滑板那么简单,它也是一套完整的培训系统,需要对孩子进行全面的评估,并制定个别化的训练计划。

EBP的方法我都可以拿来直接用吗

当然不是!首先,每一种能称为EBP的策略都会比我们认为的要复杂,想想刚刚开始学DTT课程时候手忙脚乱的你吧!是不是有过辅助撤退不及时?是不是不小心把消退变成了间歇强化?所以,不是引导孩子做一套体操就是运动干预,不是所有配合音乐的教学都是音乐治疗。一种实践方法,最怕的就是“想当然”地直接用。

其次,每种方法都有其强调的重点,针对的目标也不同。某种实践方法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兴趣,是需要对孩子的整体情况有非常清晰和准确的把握,非常有针对性地选择的。比如,感统训练的方法,虽然已经是EBP了(我们这里提到的感觉统合,仅仅指Ayres在2005年提出的理论[5]),但是它和传统的ABA教学方法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眼镜和眼睛的关系,我们最终的目的是看清楚世界,如果你不近视,那你完全不需要戴眼镜,而如果你有近视问题,那恐怕眼镜就是非常好的辅助工具了!

对于一个有感统失调的孩子,感统训练是很好的辅助干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不能代替核心的ABA干预方法,而对于没有感统失调的孩子,也就不需要感觉统合训练了!

介绍了这么多关于EBP的内容,相信大家对“实证支持的实践方法”有了一定的认知,也希望大家在给孩子选择干预方法的时候可以问一问自己——这个方法是EBP吗?这个方法我的孩子会喜欢吗?如果两个问题中某个的答案是否定的,恐怕各位就要再好好考虑一下这个方法值不值得关注和“投资”了!

Reference

[1]American PsychologicalAssociation, Presidential Task Force on Evidence-Based Practice. (2006).Evidence-based practice in psychology. American Psychologist,61(4), 271–285.

[2]Bonnie Spring,Barbara B. Walker. Evidence‐based practice in psychology[J]. j clin psychol,2009, 63(7):607-609.

[3]Steinbrenner, J. R.,Hume, K., Odom, S. L., Morin, K. L., Nowell, S. W., Tomaszewski, B.,Szendrey, S., McIntyre, N. S., Yucesoy-Ozkan, S., &Savage, M. N. (2020). Evidence-based practices forchildren, youth, andyoung adults with Autism.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Frank Porter Graham Child Development Institute, National Clearinghouse onAutism Evidence and Practice Review Team.

[4]National AutismCenter.(2015). Findings and conclusions: National standards project, phase 2.Randolph, MA: Author

[5] Ayres, A. J.(2005). Sensory integration and the child: Understanding hidden sensorychallenges.Western Psychological Services.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