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最佳实践日记》: 认识与接受

作者:马凌冬 2020-03-28

文 | 马凌冬

 

《最佳实践日记》的作者David Finch 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David 在这本书中描述了他为了挽救婚姻进行的一系列自我干预的故事。David 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千千万万受到同样困惑的家庭。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阿斯伯格综合症,读了很多理论书籍,想看一本生活化的读物,这本书是一个好的选择。 David 作为谱系人士,视角独特,诚实坦荡,书的基调温暖幽默。我准备分两篇文章在平台介绍,第一篇是 “认识与接受” , 第二篇的主题是 “自我干预”。

 

几乎在每一个婚姻里,妻子都会有这样的疑问:“我丈夫到底有什么毛病?”  在David Finch的例子中,这真是一个很恰当的问题。

 

“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David 回忆他妻子 Kristen 曾经擦着眼泪说:“我觉得我失去了你,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你回来。”  事实上,她并没有失去我。她找到了我。与 Kristen 结婚以前,David 一直努力维持着 “半正常” 的表面现象,婚后真实的自我逐渐浮出水面。

 

David 从小就觉得他有些地方不对劲,碰巧他的妻子 Kristen 是一位与自闭症儿童一起工作的语言治疗师。在最初的几年实习工作中,Kristen 只与严重的自闭症儿童一起工作。但是当她的客户扩大到高功能的孩子时,她开始了解阿斯伯格综合症,一种相对轻度的自闭症。阿斯伯格综合症的特点是社交和沟通障碍,以及自我为中心。Kristen 开始看到 David 的行为与阿斯伯格的许多相似之处,他们的婚姻也走进了死胡同。婚后第五年,Kristen 终于把所有的线索拼在一起,给他们婚姻的杀手找到了一个名词:阿斯伯格综合症。一下子,阿斯伯格的诊断就像流鼻血那样明显。

 

David 回忆起诊断的过程,至今还历历在目:一天晚上,孩子们上床睡觉后,Kristen 微笑着走过来,拥抱我,让我跟她下楼到她的办公室。首先,她让我完成了每晚8点半的日常程序 ,她充分意识到这对我内心平静有多重要:我每天晚上8点半必须在楼下按顺时针的方向转一圈,看看有哪盏灯是开着的,然后盯着前面的窗户,视觉上把邻居的屋顶排成一排。完成了所有这些工作后,我终于坐在了她的办公桌旁,Kristen 坐在电脑前,对我实行了在线阿斯伯格综合症评估。

 

Kristen穿着长睡衣,看起来就像一位临床医生,她嘱咐我诚实地回答问题。没问题,当我和别人说话时,我是个极为诚实的人。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她问我答,有时我们会一起笑起来:

 

“不管别人感不感兴趣,你经常谈论你的特殊兴趣吗?” 

--- “当然,有谁会对清洁产品的广告词不感兴趣呢?”

“当你过度兴奋或者刺激,你会来回摇摆或左右摇晃来让自己平静下来吗?”

 --- “呃? 难道咱家有隐藏的摄像机?”

“如果你不能坐在你最喜欢的位置上,你会沮丧吗?”

--- “当然会,有时友谊就因此结束了。”

。。。

阿斯伯格在线评估参考: http://rdos.net/eng/Aspie-quiz.php

 

在Kristen和我约会的几年里,我尽力表现出自己最好的版本。当我不小心露馅时,她似乎还觉得我挺可爱。我记得一次她发现了我的几十张自拍照,我想知道自己在一些特定的时刻是什么样子:我看电视;我要打喷嚏;我在上厕所,我若有所思。。。Kristen 被逗得不停地笑;Kristen 也喜欢我在上班时紧急请假的故事,那次是因为我的眼镜在厕所里不小心从衬衫口袋里掉出来,我觉得必须马上回家用开水煮眼镜;当我在聚会上独自站着,无法与别的人交谈,只能跟着她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的时候,Kristen 觉得我既可怜又可爱。在较短的时间内,我能够在朋友面前保持一个完美的自我版本。一位跟我约会的女朋友可能不会注意到我执意把餐巾摆成对称的形状,甚至是艺术品。但 Kristen 和我生活在一起,她也越来越擅长观察自闭症,我藏不住了。

 

Kristen 开始观察 David 的不寻常行为——严格遵守常规,对社交场合的刺激做出的不同寻常反应,有条件地顾及他人的需要。婚后,David 曾经可爱的怪癖成倍增长,越来越让她烦恼。当 David 再一次离开加油站而没有加油的时候,Kristen 会问:“因为这个加油站的油泵数量是奇数?”  一起玩游戏时,当 David 对坐在身边的几个家伙态度过度依恋时,她会说:“是的,他们很有趣,但我不确定这些人是否愿意成为你的朋友。不行,你不可以直接问他们。”    快到感恩节时, David 不停地问在 Debbie 阿姨家的晚餐会有多长时间?Kristen 对这种不断质疑感到恼火:“你为什么总问这个?我也不知道!”

 

原来这就是阿斯伯格症。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有这种障碍,但是被看做“正常”。1944年奥地利儿科医生 Hans Asperger 第一个发现了这个障碍。阿斯伯格人士经常会成为某种奇怪领域的专家。对 David 来说,他痴迷与驾驶的规则,声音的特质以及牛的行为,他热衷于在鸡尾酒会上讨论这些问题,完全忽略听众的兴趣。

 

那天在 Kristen 办公室,对 David 本人,对 David 的家庭而言,都是一个分水岭时刻。当 Kristen 继续评估时,David 笑了起来,然后又哭了,因为那些问题完全描述了他。David最后得分155,满分200,Kristen 感慨地说:“这代表你有很多的阿斯伯格”。 这个非正式的诊断后来在专业人员那里得到了确认。David 花了二十多年试图理解为什么他不适合这个社会,现在有了答案。作为对照,Kristen 自己也做了同样的测试,她得了8分。

 

电脑上的数据显而易见。但是命名问题是一回事,修补问题是另外一回事。 阿斯伯格的诊断给了 David 一系列怪癖行为一个说法,大家知道 David 不是故意的,但这并不能让 David 变得容易相处。他与妻子的关系还是很紧张,跟孩子的关系也挺糟糕。阿斯伯格人士在日常生活中如何摆脱那些让NT(正常发展人群)抓狂的应对机制?

 

自闭症谱系障碍不能用药物治愈,但可以干预与其相关的行为。David 需要的是训练沟通技巧和表达同情心。对他来说,这两种能力都不是工厂原装的幸运的是 David 和一个高素质的治疗师在一起生活,妻子 Kristen 非常想帮助他, David 也下决心对自己狠一些,开始了一系列自我干预。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