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危情4小时!15岁自闭症少年安安在海边走丢了……

作者:ALSO孤独症 2020-08-07

文 | Grace

 

写在前面

仲夏之际,凉爽的海边是人们向往的纳凉消夏的场所。7月22日,15岁的自闭症少年安安(化名)跟随妈妈及弟弟(爸爸受公司疫情管控没有一起去),一家人自驾从北京到秦皇岛,准备为第二天过七十岁生日的姥姥祝寿。然而,一场合家欢的团聚差点因为安安在海边走失的经历打碎。

 

幸好,最后有惊无险,安安在冰冷的海水浸泡4小时后,被秦皇岛海事局及相关搜救人员找到。那一刻,安安妈妈已顾不得惊慌恐惧,紧紧抱住亲了安安亲了又亲。2个小时搜救的惊心动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以下为安安妈妈口述这次事件的经历,希望能给家长们一些带孩子安全出行的警示。

 

我差点以为要失去他了……
口述/安安妈妈
7月23日是安安姥姥的七十大寿,头一天我们一家人开着车从北京回秦皇岛,不到下午三点就到了,想着晚饭后去海边遛遛。六点钟时,天色尚早,海风拂面,是个凉爽的夜晚。
 
我带着安安和弟弟来到了东山浴场。本以为是一段海边纳凉的悠闲时光,哪知道等待我的是一场可能失去孩子的惊心动魄。
 
————
天色已晚却不见安安回来
东山浴场比较平缓,算是当地环境比较好的一个浴场了,周围安装有防鲨网,防止游泳的人走得太深、游得太远。尽管如此,他们真要游到防鲨网边缘也还是离岸边挺远的了,如果人在岸边喊,防鲨网附近已经听不见了。
 
老二个儿小,不敢走远,就在近处游。安安个头大,就朝着防鲨网那边游去。防鲨网上安装有浮标,我就看见孩子的脑袋远远的是一个黑点,一上一下跟着浮标起伏着。
 
我盯着安安的脑袋,因为在海里他穿着泳衣,水位基本上在脖子左右,一个个小脑袋又都没有戴泳帽,没办法分辨谁是谁,只能看大概隐约感觉安安在往东移动。
天渐渐黑下来,我使劲地睁大眼睛,浮漂就和远处的脑袋们就有点融一体,看着就不那么清晰了。因为还得看着老二,我也不敢往东走去找他,想着等着那边的人都往回游,安安也应该知道会回来。水会变凉,周围人变少,他也会害怕。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我就等啊等啊,陆陆续续,防鲨网附近的人都回来了,还是没看见安安。我还问专门问了一个游回来的人,“有没有看见一个穿连体泳衣的孩子,个头比较高的”,他指了指东边,说似乎往那个方向去了。
 
这时候我就有点着急了,一直往东连着防鲨网海岸线是很长的,真要游远了就不好找了。这时候,我赶紧把老二从水里叫上来,我们俩就沿着海岸线往东边走,顺便看着防鲨网,那儿的人越来越少,我们走着喊着,一路也没有看到安安。
 
到七点多,我们已经在海边找了三个来回,主要就在看防鲨网那边有没有人,也在岸上搜寻,看看安安是不是自己已经上岸了。
 
东山浴场的海岸线被中间的浮桥分成了两段,一直我们就在浮桥的左边寻找,没考虑孩子会到右边去。因为思忖着从海里是游不过去的,而他如果上岸的话,我也应该当时能看到他。后来证明他还真是上岸去到了浮桥的另外一边。
 
————
孩子终于找到了!
找了三个来回无果,我就打了110报警电话,很快110就联系了秦皇岛海事部门。这时候,老二跟着我又冷又饿,我赶紧给嫂子打电话,让她尽快过来接走老二。
 
很快,搜救队就来了人,我拜托他们开着摩托艇去防鲨网附近开了三个来回,确实一个人影也没有。这时候,我就害怕了,海岸线我们也已经走了四五遍,孩子到底去哪儿了呢?
不久之后,海事局的领导也来了,岸上聚集了一堆人,大家都比较着急。我想着不能慌,或许他跑到岸上了也说不定。就沿着海边,把小商店都跑了一圈儿,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有孩子拿过吃的,所有人都摇头,我就给所有的小商店看照片留电话,确保孩子如果去了能及时联系。
 
海里也没有,岸上也没有,安安到底去哪儿了?人群中也出现了各种猜测的声音,有人担心是不是防鲨网有洞,把脚给勾住了,要不要把防鲨网的下面也搜寻一下。一听到这个我就特别紧张,之前安安也曾丢失过,但是都不是性命攸关的事儿,这次在海边让我越来越不安。
 
搜救队员们下沉到里面找了半天,防鲨网是不可能有洞的,这让我放下了一些心。又有人担心是不是被海浪给拍晕了,于是,海上搜救中心和110的民警一起地毯式搜索,大家都拿着手电筒,每隔几米站一个人,又去海岸线搜索。
 
这一次,他们把海岸线从东边一直到西边齐齐地捋了一遍,走过了浮桥,果然在浮桥的另一边发现了孩子,一半身子泡在水里,还在那儿游来游去,泳衣是对上号的,但就是不理人。接到电话,我飞也似地跑了过去,周围的人还纷纷劝我别责怪孩子,我哪有责怪的心啊,一把抱住我的安安亲了又亲,心里面五味杂陈。
从发现安安不见到找到人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尽管广播一直在播,但是安安听不懂,其实他也就在刚过了浮桥没多远的地方。
 
————
看见走失的孩子第一时间报警
这一通折腾,孩子已经在水里泡了有四个小时,也不知道上岸,也不知道找人,这就是咱们自闭症孩子的问题。以我多年的经验,他是不会跑很远的,这不是主动走失,他也是找不着我了。
这种无意走失孩子很可能就在方圆很近的地方,但是,他不会寻求帮助,也不会哭闹,也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我唯一寄希望的是他去拿别人的东西吃还不付钱,这样就会引起别人注意了。
但是,一般来说,我们的孩子小时候会被训练得很好,他到现在也没有拿别人东西的习惯,如果要拿,也是看见了我才会拿,然后等着我给他付钱。如果我不在,谁的东西他都不会拿。
 
之前,安安曾在小区有几次走失就是这样。第一次店主说他里里外外进出了三趟,他们问他话,他也不回答,刚开始店主没发现问题,第二、三次他们就看出来有问题。
 
我就告诉店主遇到这种情况,你就赶紧打110报警,我也是这样,孩子丢了第一件事就是报警,如果要是有人捡到孩子,他也会报警,这样就便于找到。
在此,我也想给所有的人提个醒,只要看到穿戴整齐的孩子,不像流浪汉,他就一定是走丢了,第一时间报警是最佳选择。
 
————
找回安静的自闭症孩子不容易
孩子走丢是自闭症家庭常常遇到的问题,给孩子装小纸条、教他背电话号码,这些方法的第一实施难度在于别人得知道他是丢了,才会借助这些方式帮他回家。
问题的关键在于很多自闭症孩子走丢都是静悄悄、无声无息的。也许并没走多远,但是谁也看不出来他是走丢了,他也不会去寻求帮助,这就得花很大的精力去找他。
 
像定位器这种,因为有异物感,孩子并不愿意携带,比如安安就根本没法戴手表。倒是我一个朋友曾在飞机上看到过一个精巧的定位器,那是一个来自瑞典的自闭症孩子,她的定位器就在耳环的耳坠上。据她妈妈介绍,孩子第一次初潮的时候,因为害怕就躲到了地下室,他们找了四天才找到。找到的时候孩子都浑身是血,他们都吓坏了,从那以后他们就给她装的这个定位器。
 
我觉得这个装备就特别好,一个是耳环她自己看不到,而且一旦成为融入她身体的一部分,她就不认为是异物,不会想去把它揪下来,所以我在考虑找一找类似于这种的。
 
对于低功能的孩子来说,单纯靠父母的小心,或者靠教会孩子一些丢失的技巧,帮助和意义都不大。其实哪个家长不小心呢,丢失他的那一次一定是100次小心的一不留神,没有妈妈会大意的。我每次带孩子出门都不会喝水,因为没时间去上厕所,也绝对不会看手机。
 
毕竟孩子已经那么高大了,时时刻刻牵着也不现实。他也想奔跑一下,想活动活动,老被人牵着也挺不自由的。但这样的话,对他来说就丢失的风险比较大。
 
由于我们经常爱带孩子出去玩,走失的次数也比较多,在丽江、深圳的大梅沙都丢过,要说有什么忠告对家长们说的,就是一定要第一时间报警,这只会有帮助。
 
其实,有时候孩子也会自己找回来,报警的最大帮助是心理上的安慰。那天晚上,我特别想感谢秦皇岛海事局和搜救队的相关人员,在漆黑的夜晚海边,在我紧张害怕的时刻,有这么一群人愿意帮助我,让我感觉不是孤身一人,也给了我勇气一直冷静地找下去。
当然,也希望我的事件给家长们提个醒,夏天带自闭症孩子去海边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危情往往发生在猝不及防的一瞬间。
 
-END-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