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融合最美好的境界,就是正视障碍,人生无差别

作者:ALSOLIFE 2021-01-11

12月13日7:30分,2020广州马拉松赛在天河体育中心鸣枪起跑,2万名跑者成就了疫情以来世界最大规模的全程马拉松赛事(以下简称“全马”,半程马拉松简称“半马”)。

 

出发前,大家一起合影、加油。

 

如果不是刻意去提,大部分跑者不会发现,他们中有一部分星星的孩子。今天小编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个英雄的团队,其中有4名自闭症少年参加了本次全马,他们来自广州市越秀区阳光心智障碍者服务协会的阳光特跑团,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王皓、吴宗泰、张以恒、谭竣文。

 

 我们的英雄,由左及右,依次为谭竣文、张以恒、王皓、吴宗泰。

 

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全马,大家顺利完赛,42公里用时5小时到5个半小时不等。这对大部分人来说都很难完成的任务,考验的不仅是孩子们的体力、耐力,更重要的是,他们勇敢地走到与普通人一样的赛道上挑战自己,是2020年最大的成长。

 

跌跌撞撞一路“跑”来,他们爱上了这条赛道

阳光特跑团团长陆国盛也是位谱系爸爸,圈里人称“盛哥”。多年来,他带着儿子以曦共参加了8次半程马拉松,包括广东韶关、肇庆、珠海、广州等地的马拉松赛事,且全部完赛。
 

陆国盛(右一)在天河体育中心带孩子训练

陆国盛介绍,带自闭症孩子跑步的想法发端于2017年,得益于一些家长的提议。“运动有益身心健康,对自闭症孩子还是普通孩子都一样。只不过对以曦这样的孩子而言,跑步不仅能锻炼身体、帮他们减肥,其规律性动作也符合自闭症人群喜欢重复行为的特点。加之伴跑志愿者与孩子们的沟通配合,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他们的社会融合能力。”
 
想法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起初,孩子们能力有限,只能走一走,有的能跑几百米,再加码,五花八门的问题全出来了:有的孩子喜欢说话,会一路跑一路说或反复问同一个问题;有的在跑步时会扯着志愿者的衣角;还有的情绪不高时撂挑子罢工,心情上来又不管不顾一阵猛冲,完全没有章法……“解决这些问题有不同技巧,主要看他们的兴趣点,用喜欢的东西作为强化物。慢慢地,大部分的孩子经过志愿者的指导后,都会开始享受跑步带来的快感,只能走的人开始能跑一公里,只能跑几百米的人可以跑几公里了。”陆国盛说。
韶关半程马拉松,雨中的奔跑让人振奋、激动。
 
2018年,检验实力的机会来了。陆国盛大着胆子给孩子们报名了当年11月的韶关半程马拉松,每名自闭症孩子配备一名甚至两名伴跑志愿者参赛。“那天下雨很冷,但所有孩子全部完赛,当冒着大雨冲过终点时,不少志愿者都感动得哭了出来。”陆国盛回忆。此后,大家又陆续参加了很多半马赛事,不少孩子能拿出七八块奖牌,都挂在屋子显眼的位置。
爱上奔跑,也爱上徒步的孩子们。
2019年,陆国盛和另外两位志愿者还带其中一名孩子参加了在广州举办的“善行者”50公里徒步,陪伴孩子穿越山土路、茂密的森林,克服恐高等障碍,不仅走完全程,还取得了20多名的优异成绩。“在山地徒步跟跑步不同,环境变化频繁,需要不断帮他克服恐惧心理,我们的孩子可以跟普通人在同一个竞技场上比赛,而且取得这么好的成绩,非常不容易。”陆国盛评价。
 
如今阳光特跑团已经吸纳了130多名爱好跑步的孩子,能跑7公里以上的超过60人,20人可以跑半马,伴跑志愿者有100多人。如今,每到训练时间,很多孩子都会意识到要提前准备;不喜欢和人聊天的,有的加上了志愿者微信,跟他们分享一些日常见闻,这些都是很大的进步。

认识不足,那个给孩子注射镇静剂的医生道歉了

上文中,陆国盛一直提到“伴跑志愿者”,他们是孩子们学习跑步运动的老师,是赛道上用专业和热情陪着孩子们一起冲过终点的专业跑者,有着丰富的马拉松参赛经验。
 
Jimmy做伴跑志愿者已经3年多,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尽自己的能力帮帮这些孩子。
 
“刚来的时候,他连走路都有些东倒西歪的。”Jimmy说的是王皓,一个以5小时5分31秒跑完本次广马的孩子。一年多前,王皓的父母带着他来到跑团。刚开始,王皓跑几十米都不愿意跑,需要志愿者带着跑跑停停。“他也不太会正眼看我们,表达能力、沟通能力、专注力都很欠缺。”Jimmy观察。后来,王皓的父母坚持每星期带儿子来跑步,发展到现在,只要不下雨,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跑,且一跑就是10公里。
伴跑志愿者Jimmy(左一)与王皓(中)
“孩子变好了,家庭负担就轻了。”Jimmy感慨,“孩子的改变会影响一个家庭,每个家庭的改变加起来就能影响社会。志愿者的心愿就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社会更多地认识、接纳他们。我们都是社会的一份子,应该一起生活在阳光下。”
 
Jimmy接触过一些谱系家长,因为怕外人指指点点,会把孩子“藏”在家里,导致他们跟社会脱节。“人们对自闭症的认识还非常不足。”Jimmy指出。有次他陪一个孩子跑半马,途中孩子摔倒送医院,医生问他哪儿不舒服,他不回答。又问他叫什么名字、父母是谁,孩子都不讲话,且态度抗拒。结果医生误判了他的病情,为了控制他的情绪给他注射了镇定剂。“后来医生跟我道歉,说他只听说过自闭症,但没有临床经验,没接触过这类孩子。我就想,广州应该算是南方医疗条件比较先进的地区了,仍然有很多人甚至医生对自闭症一知半解。他们不是奇怪的孩子,只是跟我们沟通有障碍,需要多点耐心重复、解释而已。”
 
3年多,Jimmy从他伴跑的孩子身上收获了很多快乐。“这是一种没有私心杂念的快乐。”他说,“其实不是我陪伴他们成长,而是我们互相成长。”
 

信心大涨,孩子们有了竞争意识

 
这次比赛中,谭竣文是成绩最好的一个,用时5小时零7秒。
 
“他本来可以更快,但孩子肠胃有点不舒服,中途上了几次厕所,耽搁了时间。就算这样,还是坚持跑完了全程。”志愿者陈召敏介绍,竣文在最后3公里时明显很疲惫,情绪也有些焦躁,一直看手表,反复问他:“什么时候到终点?”他立马安抚说,马上就冲刺了,可以拿到奖牌了。
比赛结束后,竣文(左一)与伴跑志愿者陈召敏(左二)击掌庆祝。
 
竣文是前年加入跑团的。最初父母带他来时也是半信半疑的:“我的孩子能参加马拉松,不可能吧?”陈召敏自信地表示,给他一个半月,能让孩子跑半马。
 
话是这么说,孩子也要肯跑才行。刚开始,竣文走走看看,也不把教练放在眼里。陈召敏问他,你喜欢什么?孩子说麦当劳。陈召敏就答应他,如果跑完一圈(大约3公里),要什么奖励都给他。
 
竣文虽然没有回答,但开始跟着跑了。“我看的时候他就象征性跑一跑,我转过头去,他就停下来走。”陈召敏笑着说。一个半月后,竣文跟着陈召敏跑完了韶关半马,用时2小时57分,挺吃力的,但坚持下来了。“很多家长长期处在压力之下,渐渐麻木了,不相信自己的孩子能做成什么事。”每当遇见这样的家长,陈召敏就会对他们说,“你们自信了,孩子才会自信。要让孩子走出来,走向社会,家长必须先走出来。”
现在的竣文,白天在一家餐厅上班,做清扫工作,每天6个小时。下班后,他会自己到天河体育中心,等志愿者和其他小伙伴出现,一块训练。
 
“他从跑步中获得了自信,现在很听志愿者的话。见到认识的家长,也会主动跟人家打招呼。”竣文妈妈说,更可喜的是,竣文还有了竞争意识,有人跑得比他快,他会想更快。
 

妈妈,很辛苦,但我喜欢

 
与正沉浸在成就感中的竣文不同,18岁的黎峻铭因为没有达到20岁的报名条件,这次无缘广州全马,一度还有点闷闷不乐。黎妈妈几次安慰、讲道理,他才接受了因年龄小无法参赛的事实。要知道,黎峻铭可一直是阳光特跑团里的“种子选手”。
峻铭小时候,每天坐不住,妈妈就带他开展各种运动。9岁之前主要是翻跟头,等到儿子每天能翻400个跟头时,担心身体过度消耗的峻铭妈妈接受一位体育老师的建议,开始带着儿子跑步。“流花湖一圈3公里多,没跑几天,我就跟不上他了,花钱请了一位老师带着他跑。”峻铭妈妈回忆。2017年之后,峻铭成为跑团的积极分子,在志愿者的辅导下每周练习跑步,越秀山、猎德码头、白云山都留下了他奔跑的身影。
 
“妈妈,很辛苦,但我喜欢跑。”这是2018年参加韶关马拉松赛后,峻铭跟妈妈说的话,那时看到儿子完赛,她和爱人哭得稀里哗啦。
 
两位妈妈都十分感谢志愿者的付出,一来他们以专业精神教会了孩子们跑步这项运动,二来,他们用自己的耐心和爱心,帮助这群特殊的孩子认识了外面的世界。阳光心智障碍者服务协会的众多妈妈们也因为这项爱好团结得更加紧密,心情舒畅了不少,对孩子未来能走的路、能干的事也有了更多期待。
 
让更多人了解自闭症,希望社会对自闭症孩子多一点支持。挑战马拉松的价值不仅是一场比赛,更重要的是挑战自己、挖掘自闭症孩子更多的潜能。今天,他们能够走到与普通人一样的赛道上共同奔跑,也让我们对未来心怀希望——融合最美好的境界,就是正视障碍,人生无差别。
阳光心智障碍者服务协会中家长们的日常活动,大家在一起跑步、爬山、开展集体训练,增强了谱系家庭的凝聚力,提升了迈向社会的信心。
(本文图片由阳光心智障碍者服务协会提供)
 

文章版权为ALSOLIF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