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一位美国言语治疗师,说出关于语言训练的真相 | 微课预热

作者:ALSOLIFE 2021-01-11

 

      
 
 
 
 
 
 
 

 

ALSOLIFE第五季微课

 架起沟通的桥梁

高小雅

 

 
 
 
 
 
 
 
 

 


A

LSOLIFE

  高小雅

  
美国认证言语语言病理学家(ASHA CCC-SLP)
拓比学院言语治疗师督导
波士顿大学言语语言治疗学临床硕士毕业
波士顿儿童医院毕业实习

 

高小雅老师是登陆ALSO平台的第一位持美国言语语言治疗师Speech Language Pathologist(以下简称为SLP)执照的老师哦。拥有7年语言干预专业学习及工作经验。

 

这里必须要划重点,颁发临床认证的机构美国言语语言及听力学会(ASHA),是全球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的言语听力组织之一。只有在具有资质的高校项目里进行学习,才有资格获得证书。

 

想要拿到美国言语语言治疗师执照CCC-SLP简直就像万里长征,至少需要满足3个条件——硕士学位(包括校内实习,也就是说仅在校学习就要花费至少7年)、通过专业考试、9个月督导下实习。而且,每个州还要申请不同的州执照才能合法工作,美国认证协会和州执照每隔几年都需要提供继续教育学分来延续有效性,考核相当严格。

 

高小雅老师在美国迈阿密大学言语治疗学士毕业,然后就读于波士顿大学,言语治疗医学临床硕士毕业。拥有在波士顿儿童医院、波士顿公立学校和波士顿私立诊所实习和工作的经验。现任Tobii Dynavox治疗师督导,目前派驻苏州工作,对中国的言语语言治疗现状有独到的看法和见解。

 

言语语言治疗师的工作内容有哪些?工作方法和原理是什么?能够给予孤独症群体哪些帮助?11月7日20:30,让我们一起走进ALSO微课现场,了解美国言语语言治疗的常见干预方法。

 

为了让大家能够更加深入地理解微课内容,高小雅老师通过一篇文章提前向大家介绍了言语语言治疗师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方法,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更多理论和实操技能,可以在周六晚上微课解锁。

ALSOLIFE第五季微课

主讲人:高小雅

主题:架起沟通的桥梁

时间:2020年11月7日(周六)20:30

ALSO群在线收听

未入群家长请扫以下海报二维码入群

 

 

 

言语语言治疗师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文 | Rita 高小雅

 

每次跟新认识的人介绍自己,我们都会进行以下的对话:

 

朋友:“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我是一个言语语言治疗师。

朋友A:“哦!那你可以教我侄女讲英文吗?

朋友B:“所以就是帮别人说话了。那你可以让我男朋友多说点话吗?

我:“嗯…但是好像这都不在我的专业范围里面喔。

 

究竟作为一个言语语言治疗师,我工作的范围包括了什么呢?我日常又会遇到哪些问题?

我为什么想做一名SLP

 

记得爸爸跟我第一次提起这个专业的时候,我搜集了一些资料,在网络不是太发达的年代,我在网上找到了零零散散的几个视频都是关于构音障碍(纠正病理性的发音错误)。尽管信息有限,还是觉得自己会挺喜欢这个专业的。之后《Kings's Speech,国王的演讲》拿了奥斯卡奖,我对于这个专业就更有好感,感觉是带着一种使命感。

 

到了大学的第一节课,我第一次学到了语言治疗学里面所涵盖的工作内容,才发现除了治疗构音障和口吃以外,还有很多很多。

 

SLP的学习之旅

 

在美国,这个学科从大学到正式拿到临床执照需要最少7年的时间。当我了解到自己要掌握的学习内容后,7年真的一点都不嫌多。

 

在本科阶段,我需要学习很多基础课程,如解剖学、神经学、生物学、语言学、听力学等。进入研究生阶段,就要学习各种专业课程了解各种言语—语言障碍的病因、特征和治疗方法。

 

临床实习是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总共需要达到最少400个小时,其中25个小时是临床观察,375个小时是与治疗对象直接接触的时间。完成学校安排的实习且修完所有课程,将获得硕士或博士学位。这非常重要,ASHA规定,所有SLP的申请必须已经获得硕士或博士学位,这也是全职实习的前提。

 

除了要完成忙碌的学业(每一门课必须获得B及B以上才可以完成,否则要重修)和实习以外,还需要参加一个名为Praxis的考试,题目非常多,时间非常紧张。最后,当把所有之前完成的内容寄给ASHA后,他们会审查申请人的实习和学习经历,颁发证书。

 

SLP的工作包括了什么

 

要简单用一句话来介绍的话,我一般会跟别人说SLP关注的是颈部以上出现的问题,这包括了沟通和吞咽等等。当然,这个概述并不全面。

 

根据ASHA的规定,CCC-SLP的工作包括了干预由于构音、言语流畅度(如口吃)、语言、社交能力、声线、口鼻腔共鸣和听觉所导致的沟通障碍,而吞咽障碍包括了在整个吞咽过程里出现的问题或是和喂食行为有关的问题。

 

导致出现这些障碍的病因各异,包括遗传性、先天性、后天形成的障碍/病症,因此SLP每天都会接触到不同的病人,比较常见的有早产婴儿、自闭症、脑瘫、脑部受创、失语症、声带结节等。SLP可以在学校、医院、私人诊所、养老院、大学、康复中心等地方工作,因此我们接触到的病人从新生儿到老人都有。

 

我常常听到的问题

 

① SLP对自闭症群体有哪些帮助?  

 

小朋友的语言发育障碍是不少家长忧心的问题,关乎小朋友的言语沟通、社交沟通和情绪管理,很多家长都希望能够尽快学习到浅显易懂的语言干预方法,对症高效地帮助孩子。

 

在家长眼中的自闭症小朋友最常遇的沟通问题包括有仿说的现象,狭隘的词汇量,不开口说话等等。

 

仿说行为在言语发展上是很有意义的,因此我们不要专注于把这个现象消除掉,干预的重点应专注于让小朋友理解仿说的内容,增强主动沟通,增加仿说的重要性。

 

对于词汇量、造句能力等等,我们会用桌上活动或游戏去进行干预。干预内容尽量生活化,这样小朋友的泛化能力会更强。

 

共同注意干预法,在社交伙伴跟环境中的一件事情中作出注意力的协调,其目的是为了分享经历的社交结果。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干预方法。如社交故事以及其他视觉支持的工具等等。

 

说到非口语自闭症的干预,AAC系统就能帮大忙了。AAC是一种用代替口语或在交流时辅助口语的沟通系统。它作为一种辅助性的沟通方法,可以增强沟通的的复杂性以及有效性,并作为一个视觉技持工具去辅助语言和管理行为。

 

② SLP也看大人吗?

 

是的,我们的工作范围从新生儿到老人都有。ASHA对于我们在儿童和成人两个范畴的相关课程及实习经验有规定的时数,因此对儿童和成人的评估和干预我们都有充分的学习。

 

开始工作后,大部分的人可能会偏选针对成人和儿童的工作,我也见过一些人在事业前半期做儿童工作,之后转去做成人的。

 

儿童的干预/治疗和成人会有一点分别,概括来说,儿童的目标一般以建立和发展沟通和吞咽能力为中心,成人目标一般是把能力康复到以前的水平/减慢能力的退化。成人里面也包括了不同的年龄层:

Young Adults 年轻人(约18—30岁):这一个年龄层的人会找SLP干预口吃(可能是因为要进行各种面试或是要约会了,所以想学习/重温加强语言流畅度的技巧),干预因为脑震荡/脑部受创导致的认知沟通障碍(影响语言组织、集中、和理解能力)和声线上的问题(老师、健身教练、讲解员等因为用声不当/过度用声导致结节等损伤)等等

其他年龄段:比较常见的有失语症(部分中风患者)、吞咽障碍、声线上的问题(帕金森症)等等

 

③ SLP好像不需要什么工具,是不是很简单?

 

的确,比起其他医科专业,SLP看上去需要的工具是比较少,那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针对治疗的部位是在脑部的或是口腔上的肌肉协调,所以很难用一些肉眼可看的物件来进行治疗。由于沟通是无形的,我们的治疗也更多在无形中发生。

 

我们的临床技巧更多体现于我们和病人交流的过程里,如利用语言增强技巧(Language Enhancing Strategies)等。对我来说,临床中的挑战包括如何在某一个时刻有效地运用某一临床技巧,如何在一个自然的沟通过程里不刻意却有意图地运用这些技巧,让病人可以「悄悄地」改善语言和沟通能力。

 

那当然,其他的一些构音、声线上的治疗就比较难悄悄进行,因为我们需要病人有意识地改变本来错误的口语/用声行为,同样,这些干预也不会用到太多工具。

 

进行治疗的过程里,SLP的脑海里需要分析病人的生理结构和肌肉协调,从而改正他们的口语行为。

 

说到这里,既然大家问起,我也简单列几个我们会用的工具:

 

改良式钡剂吞咽录像检查(MBS)
我们会用这个实时显影分析评估病人的吞咽安全性和能力。

 

沟通辅助工具(AAC devices)
无法用口语或没有足够口语去表达自己的个案会用这些工具来进行沟通。

 

 

玩具!不要小看玩具,特别对于学龄前的小朋友来说,玩的过程是语言发展的重要基地。

 

④ SLP整天就在跟小朋友玩吗?

 

上面提到了玩具,当然不得不提一下这个问题。如上面所说,特别是学龄前的小朋友,玩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这并不单单能发展语言能力(‍‍‍Westby‍‍‍,2000),也能发展社交,肢体协调等能力,所以千万不要小看或忽略玩。
 
玩不一定要用天下最好的玩具,对于小朋友来说,跟成人或跟其他小朋友在一起交流互动的时间就是最好的Play,玩可以包括:

 

你抱着小朋友在地上打滚(在这个过程里小朋友可以学“上、下、前、后、开始、停”等等的语言概念)

玩赛车(在这个过程小朋友可以学到“快、慢、先、后、推、撞”等单 词,也可以学到轮流等社交技巧)

你跟小朋友角色扮演绿巨人大战小黄人(在这个过程小朋友可以学到如何组织剧情,通过语言来分配角色,设计对白和剧情等)

一起玩过家家(在这个过程小朋友可以学到“食物、厨具、颜色、数字”等单词,也可以学到执行指令如:我们先煮蛋再烤面包吧,等等)

 

综上可见,玩看上去是一个简单的动作,里面却可以包括着千万个你希望“悄悄地”让小朋友学会的内容。
 
⑤ 小朋友去看SLP前要有一定的认知能力吗?
 
我经常会听到一个概念认知能力→说话能力→学习能力,然而他们之间并没有存在一个先后次序,尤其是对于年纪小的小朋友。
 
说话是用来进行沟通的方式中最常见、最便捷的方法,因此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用口语作为最常用的沟通方法。我们的沟通需求早在婴儿四个月时已经出现,当婴儿对着大人笑时就是一个沟通的体现,所以沟通的能力比我们想象中更早出现。
 
沟通能力和认知能力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另外,很重要的是,我们判断认知能力的方法是通过口语,如果一个小朋友还没有发展口语能力的情况下,我们没法知道他是不懂还是没法表达他们所懂的。千万不要因为小朋友还没有认知能力而不带小朋友去接受语言治疗,有时候小朋友只是需要一个沟通的方法让他去表达和展现自己所懂的。

 

⑥ 去看SLP就是做口肌训练吗?

 

不是的,如我上面所说,在治疗室里,我们会玩,会交流,会做一些独立的发音,发声训练,但并不会独立进行非口语口肌训练。

 

非口语口肌训练:不要求小朋友发出口语声音(speech sounds),却被用来改善小朋友口语能力的口部肌肉训练(Lof, 2009),如吹的动作,舌头往上顶(tongue push-ups),舌头向左右伸(tongue wags),笑(big smiles),舌头伸向鼻子伸向下巴(tongue-to-nose-to-chin)等等。

 

根据研究,单独进行非口语口肌训练的问题在于:

 

没有研究支持这对于小朋友的口语能力是有效的(Finn, Bothe, &Bramlett 2005; Lass& Pannbacker, 2008; Ruscello, 2008; McCauley, et al.,2009

培养口语能力的重点是肌肉的协调而非力量(Wenke, Goozee, Murdoch,& LaPointe, 2006; Lof, 2009

进行非口语口肌训练时没法刺激到脑部的言语中心(Bonilha, et al., 2006;Yee, et al., 2007; Ludlow, et al., 2008

错误的干预目标:SLP会把舌头向左右伸看成为最终的目标,然而这个能力并没有增强小朋友的口语能力

治疗时间的合理分配:假如小朋友没有口语的沟通能力,把每周一次60分钟本来可以锻炼社交技巧(社交能力并不局限于口语沟通喔!)和非口语的沟通技巧(利用沟通工具去组句沟通等)的治疗时间都用作为非口语口肌训练就会很浪费了小朋友和治疗师的时间

我们可以用口肌训练里的一些元素,作为让小朋友去明白自己口腔肌肉和构音练习的一个起点,然后快速的发展转变成一个有口语声音的练习,  如在游戏中一起读字卡和绘本(小朋友没有立刻模仿也没关系,因为听觉轰炸Auditory bombardment 也是很重要的起步点) 。我们学习骑自行车时,不可以只单靠踩脚踏来学会这个技巧,我们需要实地的操作才可以慢慢学会这个技巧,沟通亦然,因此非口语口肌训练并不应该是治疗的全部!

 

SLP Fun Fact:

SLP还有一些选择性服务(为非病理性的人群服务),其中一项包括了调节口音(Accent Modification),有少数的SLP会专门跟演员们合作为他们将要演的角色去调节口音从而更切合角色的需要。当然这里要提到的是口音并不是言语障碍(Speech Disorders),而是言语不同(Speech Differences),一般有口音的人并不需要SLP。

 

罗伯特·德尼罗在SLP帮助下为在《恐怖角》中饰演的角色学习美国南方的口音

 

朱莉娅·罗伯茨在SLP帮助下为在《钢木兰花》中演的角色学习美国南方的口音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