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两个大龄自闭症人士在洗车行就业了!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09
《2019年残疾人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有持证残疾人3681.7万人,全国城乡持证残疾人就业人数855.2万人。虽然统计数据中有一部分人并未达到就业年龄,即便如此,850万的数字也并不特别乐观,且其中不乏“残疾证就业”(残疾证挂靠在企业,企业给残障人士付工资、缴纳社保,但本人不用去单位上班)。
心智障碍人士又是就业困难群体中的特困户。他们因为沟通障碍、学习障碍和社会互动障碍等原因,以及来自家人、社会等方面的阻力和挑战,走上就业岗位就更难,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工作能力。最近,小编认识了两位在北京易车生活汽车服务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车生活”)就业的心青年——东哥(东哥为化名)和黄炫超,两位小伙子用实力证明了心智障碍人士也可以交朋友、挣工资,获得外界的尊重和认可。
 
人见人爱的东哥
“什么时候涨工资啊?”
见到东哥时,他正闷头擦车。那天是4月17日,北京的小伙伴该有印象,16日北京9级大风卷着黄沙铺天盖地而来,再加上下了阵儿雨,路上的车全都灰头土脸。第二天洗车场排起长龙,东哥和同事忙得脚不沾地,一辆车洗完,下一辆立马开进来。
 
工作中的东哥
当时跟东哥一块干活的是易车生活副总裁王超,每次来店里,她会先跟东哥擦半小时的车再跟他“聊天”,东哥就会话多一点,虽然聊得内容很有限。“有天下班,他还问我,什么时候涨工资啊?然后习惯性地把垃圾带走。”王超笑着回忆。
东哥是2016年1月加入易车生活的,也是融爱融乐向这家企业输送的第一批心青年。当时,所有员工都是第一次接触心智障碍群体,不知道怎么跟他们相处,也摸不清他们的脾气秉性。让企业吃惊也长舒一口气的是,18步标准洗车流程不是企业上手教给心青年,而是由培训中心的老师先教给就业辅导员,辅导员再教给他们。
经过反复实践,就业辅导员发现,他们没办法独自完成整个或多个洗车流程,擦轮毂更适合。于是,这一步骤就成为心青年来这家企业上岗的主要内容。
 
“要求擦5遍,他一定不会少擦一遍。你跟他说‘东哥,帮我冲下水’,他虽然没答话,但会拿起水枪就干活。现在,东哥已经是我们团队里最稳定、最任劳任怨的老员工了。”东哥所在店店长裴文魁说。
认真的东哥很讨人喜欢,但如果认真过了头就是较真了。有一次,易车生活的一位股东(持黑卡,可不用排队)来洗车,东哥不知道黑卡的待遇,非要拦着让人家排队。直到店长出面解释,他才不情愿地放行,可干活时仍气呼呼地嘟囔“这人怎么不排队?”让人好气又好笑。
相比自闭症,东哥本身是智力发育迟缓,面临的障碍便少了些。加上5年来的培养,现在,他已经能按照流程独立洗完一辆车,有些新员工到岗之后,他还会承担部分培训工作。大家还不经意间发现他一项常人所不及的潜能,东哥对各大豪车熟捻于心,新员工不知道车门怎么开、不晓得车的性能,只要问东哥,他都会给出详细讲解。
东哥也很喜欢和同事在一起。他工作地点在东三环,之前离家近,坐公共交通上班不用换乘,但因为妹妹上学的事,一家人搬到顺义住了。王超曾问东哥要不要换个离家近点的店,他说不想换,因为在这里很开心。
 
爱吃花生米的炫超
精着呢!
“炫超——”刚见到自闭症少年炫超,小编喊了声他的名字,挥手跟他打招呼。他正跟一位师傅擦车,立马跟小编挥了挥手,还了个微笑,没说话,继续干活。
小编一脸惊喜问店长任忠强,生人打招呼他都这样热情回应吗?任忠强回答,非也!炫超对女同志明显更热情,甚至热情得过度。有段时间见到洗车的女客户或吃饭见到女孩子,会当着人家的面哈哈大笑,引发对方的恐慌。后来经过就业辅导员的干预,已经很少见了。
工作中的炫超
精着呢,别看什么都不会说,心眼可不少,啥都知道,学东西也快,教几遍就会。”同事郝博涵评价炫超。
相处时间长了,大家摸清了炫超的脾性,12:30要吃饭,多一秒都不行;爱吃花生米(有一次郝博涵带了花生米自己吃,吃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半,“破案”后才知道是炫超“偷吃”),要是表现好,大伙会买些犒劳他;不怎么说话,但哪位师傅需要,立马跑去打下手;跟东哥一样,会把垃圾带走;大家跟他开玩笑,说给他娶个媳妇什么的,他就很开心;有时闷闷不乐,同事就问他:“谁欺负你了,我们给你报仇”……
处成这样并不容易。任忠强回忆,炫超刚来时,由于不熟悉环境,会做些他们看不明白的事。物业刚送来份合同,他用笔在上面打个大大的“X”;每位员工有一个存放私人物品的柜子,炫超曾经把涂料洒到每个人的柜子里,衣服等物品都糟蹋了;车主给他钥匙他不接,说话也不回,“这员工怎么这么没礼貌?”有人埋怨,这时其他人就要出马解释,一般情况下对方也都会理解。
发生无法处理的情况,同事们第一时间跟就业辅导员沟通。比如泼涂料那件事,辅导员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一定要让炫超学会承担后果,把能洗的物品自己洗了,洗不干净的,从自己工资卡里取钱赔偿。让他明白这件事是错误的,今后要减少犯错。
“当然,也有惊喜。有一回,带他的师傅给客户送车离开了,等师傅回来,发现施工一半的车已经擦完了。”任忠强说。
听说要上镜,任忠强给炫超选了身干净衣服换上。
25岁的炫超年龄比一些年轻小师傅还大,但这里每个人都在不经意间照顾着他。接受视频采访前,任忠强专门带炫超去休息区,换了身干净的工服,亲自给他穿上、系好扣子,像照顾弟弟一样。正是大家的包容和耐心,成就了这些心青年在社会上的价值。
 
企业主说
什么样的心青年更容易成功
即便大环境在一点点好转,不可否认的是,心智障碍者的脆弱和被边缘化是显而易见的。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大背景下,心智障碍者最先受到了裁员的冲击。
一个在面包店工作的小伙子,疫情期间一直和店长坚守面包店。他在这里工作好几年,一直勤勤恳恳,但这家店去年进行收缩和撤店时,还是首先裁掉了包括他在内的几名心智障碍员工。
怕这位心青年不理解和伤心,就业辅导员编了个善意的谎言,说劳动合同到期,双向选择下,公司没有续签。小伙子离开时,就业辅导员发现,他居然记得这几年和他共事过的所有42个同事的名字。
“我们的确是有疑虑的,员工的接纳程度、心青年的工作效率、安全隐患等,企业在履行社会责任时,真的应该问一句‘我们到底做好准备接纳这群年轻人来工作了吗 ?’”王超说。事实证明,5年,从两个人到今天11个人,因为有就业辅导员一直陪伴左右,直到他们完全融入工作团队,能自己工作、上下班,辅导员才撤出,这让企业越来越有安全感。
一直关心关注心青年就业的王超
王超也总结出一些关于心青年就业,企业关注的点,企业很看重家长的态度和心青年成长的家庭环境。支持孩子就业的家长会很好地配合就业辅导老师和企业提出的合理建议,有的家长会悄悄来洗车店观察孩子的工作,跟负责人沟通孩子的表现,甚至会在特殊的日子给同事送上亲手做的小零食表达谢意,帮助孩子和同事建立良好的关系。
“家长对企业的信任很重要,他愿不愿意放心地把孩子交给我们。”王超说,有的心青年成长于单亲家庭,受父母关爱比较少或没有跟父母一块生活,他跟新环境、新同事相处起来就面临很多挑战。
“合作这5年,对企业来说反而收获更大,我们慢慢看到了这些小伙伴身上的闪光点,他们甚至能挖掘到我们很多之前挖掘不到的客户的需求。”王超总结,“本以为我们提供的只是11个就业岗位,但实际上我们满足的是11个家庭。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加入到这个团队中来,每个人走一小步,这个社会就会前进一大步。
东哥会一直在这儿工作下去吗?”小编问
“为什么不呢?”她反问,“我们花费5年才培养出了这么优秀的员工,他走了是我们的损失啊!”
 支持性公益组织说 
心青年就业意义长远
文章开头,小编提到过一个现象——残疾证就业。企业因为法律和社会责任,不得不接收一定比例的残疾人,但又顾虑重重;另一方面,有的家长并不放心孩子脱离自己的视线去外面“闯荡”,如果有人给孩子每月发一笔钱,还能缴纳社保又不用去上班,岂不是件很便宜的事。于是,很多残疾人实现了“就业”。
“假就业”原因是多方面的
部分家长的心理是,孩子一旦就业又失败,政府要发的一些福利保障就没机会享受了,特别是一些心青年进入了社区的托养机构,一旦就业失败,这个名额可能就没了。而心青年作为障碍人士,很多时候选择权不在他们手上。
心青年接受的教育是不完善的。虽然很多孩子进了普校,但他们的生活技能、劳动技能、职业素养技能的培训不足。尤其中职教育发展严重落后,孩子们可以做漂亮的菜、好看的蛋糕,却没有就业的环境。
就业辅导员队伍的缺失、公众的偏见、国家政策和资源投入的不足/偏差(跟多资源投入到了庇护性就业和辅助就业,以及挂靠式的假就业上,对假就业监督不到位,出现劣币驱逐良币效应)等原因,都导致心智障碍群体的就业路步步维艰。
在北京市晓更助残基金会理事长、融爱融乐心智障碍者家庭支持中心总干事李红看来,支持性就业首先是企业开放的融合就业,其次是实现稳定就业、真实就业。这一过程中,就业辅导员发挥的作用非常关键。
就业辅导员一方面要提升心青年的就业能力,另一方面,要面向雇主提供支持,协助企业内和心青年发生关系的部门主管、同事多了解心青年,并学会跟他们互动。
 
北京一家咖啡厅每周会安排员工接受英语培训,每次培训,经理都会邀请在咖啡厅就业的心青年魏来参与,尽管她不能充分学习,但因为经理觉得“她是我的员工,我就要要求她学习”,这位心青年得以有机会学习英语,并且也真的学会了简单的句子,这种把心青年看成团队一分子的理念,支持了魏来的成长。
在咖啡厅工作的魏来   陈婧劼/摄
在不影响企业运营的基础上,帮助企业根据心青年的能力匹配合适的岗位也很重要。在易车生活,心青年可以只洗轮毂。在咖啡厅工作的魏来,工作时段是在咖啡厅不是很忙的早晨九点到下午三点半,这种“合理便利”是《残疾人权利公约》中促进就业非常重要的精神,它并没有影响店面的整体运营,但给了心青年合理支持。
为什么要探讨心智障碍群体就业面临的诸多挑战和解决办法,很多人可能无法估量,一位心青年走上就业岗位的意义?
心青年就业的长远意义
当一位心青年就业,心青年的家人开始相信他们孩子的人生有了多种可能性,心青年也会有自己的新目标,助推这一群体回归社会,培养起有社会属性的独立人格。
心青年的父母可以有空间享受自己的生活
从社会角度来说,如果他们不就业,未来要投入的成本会越来越多,无论家庭还是社会,都会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一些能力好、有一技之长的人就业了,我们的社会服务、社区中的照料托养机构,可以更好地服务中重度、有高支持需求的人,心青年的就业打开了一个天花板,让群体中的整个社会生态流动了起来。
支持性就业是我们向其他国家学习来的一种先进的工作理念和工作模式,但不管在国外还是在中国,它体现的不是被照顾也不是被替代,而是一种平等和包容。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