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自闭症孩子上学要做哪些评估?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17

古龙小说里有个武林智者,叫百晓生。此人对武林掌故极为熟稔,对江湖动态的掌握非常全面和及时。任何人想要打探什么消息,首先会想到去问他。

 

在ALSO社群内,也有一位“百晓生”,那就是把干预方法、圈内动态总能拿捏得死死的修妈,一个有想法、有坚持、有点逗、有点暖的撸娃好手。平日的修妈是社群内的活跃分子,休闲聊天的时候是讲段子的高手,一笑解烦忧;需要专业支援的时候,她也能给出中肯的建议,可谓能文能武,上得厅堂,抱歉,下不得厨房(就这个缺点,凭实力获封“炸厨小能手”荣誉称号)。

 

2020年,修哥从幼儿园进入小学,一家人迎来新的挑战。这次,不开玩笑,不插科打诨,修妈老老实实、一本正经分享了她和修哥进入小学并适应学校生活的经历,其间有得有失,分享出来,望能给大家在2021年有一些帮助和启发。

 

修妈/口述

 

大家好,我是广东修妈,我是志愿者,是基础治疗师,是初级影子老师,是PMP(项目管理人),是“炸厨房小能手”,但是我永远有一个最根本的身份——我是修哥的妈妈,一个自闭症儿童的母亲。

 

修哥是2015年被诊断为自闭症的。刚开始干预时,修哥能力不算好,有语言,机械记忆能力比较强,但是功能性的社交性互动几乎没有,他会跟我背背三字经、古诗,但从来不会向我提出要喝一杯水,要吃什么菜这些需求。经过两年辛苦的全天康复战斗,2017年修哥进入了幼儿园融合。磕磕碰碰的幼儿园之后,我原计划在2020年的上半年送他进入幼小衔接,半年后进入小学融合。

 

修哥和妈妈

 

自闭症儿童的发病率日益提高,然而,佛山市顺德区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只有28%的孩子进入了普小和特校,所以进入小学将是一场艰难的挑战。

 

正在我觉得这本身已经够艰难的时候,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来了,武汉封城,全民宅家抗疫。这半年,我并没有虚度,通过了“渔计划”考试,接受了in+的实操督导,实现了知识的积累。

 

可是对修哥,这一宅,意义就不一样了,直接把原来的幼小衔接给宅没了。所以,下半年一开场,我就面临着一个巨大选择——按原计划进入小学还是放弃?受疫情影响,之前跟学校沟通好的陪读等很多情况都发生了变化,学校通知我说,不能陪读了,外人不能进校。

 

我寻思那就算了吧,也觉得没准备好。然而,毫无准备的,8月31日下午,学校突然通知我说,做了核酸检测就可以陪读。这个消息有点让我措手不及,去还是不去,我需要分析、思考。

 

SWOT分析(即基于内外部竞争环境和竞争条件下的态势分析)是我们在项目管理中常用的一种分析工具,通过分析一件事情的优势、劣势以及带来的风险和机遇,得出可行性。那就把我的优势劣势一一列出来吧,优势是修哥对我有极好的服从性,大部分指令都是可以执行的,他没有严重的行为问题,我有很好的环境适应能力、学习能力,有一定的行为处理基础知识,而且在上半年的学习、积累和沉淀中,我跟他建立了良好的配合关系。

 

 

修哥学业能力一般,社交抗挫折能力不强,被拒绝后会出现退缩现象,情绪问题也很严重,他欠缺的这些能力都不是短期可以得到巨大提升的。

 

顺便提一下,修哥小时候是个情绪非常稳定的孩子,是我过于贪心,总是让他表现得更好,并且把这种好作为一种理所当然。所以我也希望小龄的家长不要踩这个坑,多年以后你再看的话会发现,没有什么技能是值得牺牲情绪去交换的。

 

笑眼盈盈的修哥

 

这也是个巨大的机遇,学校主动提出了接纳并且同意陪读,修哥欠缺的能力、情绪问题也不是短时间能够显著改进的,所以比起停学一年进行集中干预,我想不如边上学边干预。

 

这中间也潜藏着很多风险,我还没有来得及提前熟悉学校,也没来得及和老师提前沟通,而且如果这次融合失败的话,对学校也是种伤害,对未来其他孩子的融合之路也会是一种阻碍。

 

在这个分析表格中,我得到的结论是——我想去。

 

此时已经是8月31日下午了,明天上午9点开学,陪读老师肯定来不及请了,自己上,我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危难时刻,我想起林凡裕老师的PA影子老师认证课程,知道了一个陪读老师应该做什么:

 

第一步,审视自身,调动资源。

成为陪读老师的六项要求中,基础特殊教育的原则原理、伦理、教学计划、执行评估已经有4项可以在ALSO平台找到现成的,尤其是0-6岁评估和入学能力,又名EPES两项评估,报告非常详细,指导性很强。

 

第二步,总结难点,寻求突破。

 

剩下的两项,教学环境与行为的管理,与团队的合作。太难了,考验着我是否真的愿意为此低头。

 

团队合作,这里面涉及到的4个干系人,我爱人是我必须团结的大人物,如何让他更有效地替我分担压力,以及替我跳脱地把握方向很重要。开学前,我曾经跟修爸吵了一架,委委屈屈地哭完闹完哄完,我主动向修爸剖析了我性格中的弱点和我对他不满的具体点,以及希望他如何做,把我们之间的矛盾处理了。所以,当突然收到入学的通知时我们还是很能齐心协力的。

 

修哥和爸爸

 

对于能力不够的孩子,继续机构学习是非常必要的。在机构也遇到一些麻烦,之前以为不能去学校了,就定了机构上午的课程,现在要调到下午,排不上课了,还好机构负责人解决了这个问题,心才算是定了下来。

 

如何跟普校的老师和同学以及家长友好相处,而不给他们带去太多麻烦,同时也能保护自己的利益需要仔细衡量,拿捏分寸。

 

我有个朋友,同时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小学生的妈妈。她告诉我,其实他们很希望孩子能够帮助像修哥这样的孩子,说明他们的孩子有爱心、有能力帮助别人。同时孩子自己也应该是一个值得被帮助的人。这是一个平衡的艺术,我想多从对方的角度去切入,应该会更容易。

 

对教学环境和行为的管理就只能见招拆招了,所有的问题行为反映的是技能的不足,补全技能肯定是来不及了,但至少做到心里有数吧。在下面这份入学前备技能表中,修哥已经具备哪些能力,哪些能力是不具备的,我默默做了一个评估。

 

对学前技能的评估 

 

就这样,带着几分憧憬,几分迷茫,几分忐忑,我走进了小学。

 

修哥“是小学生啦”

 

第一天上学又是开学典礼,又是开学第一课,各种长篇累牍的发言。要求一直坐正,小手放好,尤其是小手,要求一定要叠放桌面,腰挺直。但是我没有要求修哥,我怕一下给他的压力太大,他会发脾气。我第一天的标准是——屁股没有离开座位,没有发脾气。

 

第一天我带了一个牙胶过去,修哥很喜欢在嘴里咬一点什么东西。还带了一个风扇,怕太热会发燥。去之前我跟爸爸讨论了,担心带的东西太多了,其他同学又没有,老师会有意见。但爸爸认为,嘴里咬东西虽然奇怪,总比大哭大闹好。我也认可爸爸的观点,主要看自己的阶段目标是什么。

 

但第二天,我立马就在这件事上犯了错。我个人还是觉得太奇怪,就抽走了咬胶,甚至忘了向修哥说明一下。我急于求成了,他是出现安静这一目标行为,但根本还没有得到维持,我就急忙提高了要求,引发了一系列后果——修哥生气了。

 

我来不及解释,就将他带出了教室。这也是之前埋下的风险,我没有对修哥可能出现的行为和我可能采取的措施跟老师提前沟通,这样显得我在课堂上非常不尊重老师。

 

开局是不容易的,不知道环节疏漏,年级名单有修哥,但各班名册上都没修哥的名字,只好临时插进一个班,班主任开始不太接受,后来通过一周相处,班主任才算是真心接纳了我们。

 

正当我感觉一切进入正轨时,刚一周半,学校给修哥换班级了,而且换到了据说最好的班。其实我内心是抗拒的,害怕最好的班不等于适合修哥的班,新的老师好相处吗?用了一周好容易扭转了老师的偏见,又要再来一次?

 

所以,别说孩子不肯接受新事物,我们自己就敢吗?

 

课堂上的修哥

 

幸运的是,新班级的老师居然是参加过特教培训的,是一位优秀且专业的老师,不是说他擅长DTT啥的,而是他宽容、友善,善用强化,擅长正向引导,以及他尽可能地一视同仁,把修哥当成了这个班普通的一份子,也会批评,也会鼓励,从来不在班上强调他是特殊的。

 

一到这个班,老师立马叫我把之前欠的入学第一封信补上了,之前的风险终于有机会全面弥补。这封信,我要展现修哥的优点,为他争取更多的机会,我要提及修哥无法掩盖的缺点,打好预防针消除老师心中的落差,我要沟通必要的行为处理方法。

 

信我涂涂抹抹写了一晚上,还请星辰爸帮我修改了一番,总算是掐着点发给了老师。

 

第一次当妈妈,第二次上小学,而上一次已经是30年前,变化已经巨大,为了能进入这个环境,我做了很多尝试,很多教训分享给大家。

01.都说要多帮老师干活,但其实我在班上很难帮老师干活。我试图过擦黑板、分饭等等,但老师会说,希望给孩子们一个锻炼机会,所以让他们来干吧。包括维持纪律,这些会受到班上特别皮的孩子的挑战,想帮助老师维持纪律前,需要自己先建立权威。

 

02.我也因为想和孩子们处好关系悄悄地带了礼物过去,但这是一个错误,给谁不给谁,给多少,很难公平,没有收到礼物的孩子会失望,尤其是不可以带零食,老师会有意见。

 

03.肯定也会有同学非常好奇,为什么我在这里。我的统一回答是,因为我需要学习,所以我就来了。这当然糊弄不到他们,但是可以让他们无法追问。当然我也会告诉他们,修哥很害羞,需要给他一点时间。

 

04.学业上修哥基本上是跟不上的,所以我也没有试图在这个时候教授他。而是在课堂上直接跟着老师的节奏,该全辅助的全辅助,该半辅助的半辅助,有啥都下午回来了再补。而且辅助的时候我一直注意非常小声,尽可能多肢体辅助和视觉辅助。

 

05.劳动可以多参与,学业不行,多干活也是特长。

 

06.社交也不必盲目追求,如果孩子确实没有建立友谊的能力,那么我先成为大家的朋友。一年级的孩子还是很单纯开朗的,很容易就接受你跟他们成为朋友。足够有趣又有意义的游戏是效果非常好的,教室门前的操场上画了跳房子的格子,让我玩出了花,轮流跳、比赛跳、加法减法凑十,10个数字可以玩很久了。在这之中,巧妙地维护着修哥。

 

和小朋友一块儿跳格子

 

分享一个小故事,有一次小伙伴轮流跳格子,修哥偏要蹲着跳过去,另一个班的男生看到,大声嘲笑修哥的动作好搞笑呀。这时,我可不能生气,我立马大声表扬修哥:“哇,你发明了一个新玩法,太厉害了,你们还有没有新的方法?”然后孩子们就开始各显神通了。没有人觉得修哥的行为奇怪。

 

07.下课我也常常给他们读绘本,声情并茂、连唱带演,是非常受孩子们喜欢的,每次我身边都围着10来个孩子,老师也很喜欢,甚至在几次家长会上都提出表扬。

 

修妈给孩子们读绘本

 

08.学校所有需要家长支持的活动,读书会、家长义工,我一律积极参与,用实际行动表现出合作的态度,我不仅被人帮助,我也在帮助他人,这在融合中很重要。

 

一个学期结束,成绩不算好,但是,以他的能力来说,这个结果我岂止满意,我简直是骄傲的。

 

回想9月入学时的惴惴不安,此时的内心多了许多甜蜜,辛苦总归值得。万里长征这才是第一步,也许之后也会考虑,能力如果差距太大,会主动从小学退出,但是此刻仍会全力以赴,做最好的自己。

 

本文图片由修妈提供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