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自闭症和孤独症是一回事吗?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23

自闭症和孤独症是一回事吗?对!其实就是一回事,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为什么现在自闭症障碍谱系孩子这么多?好像古代是没有的?是不是以前山青水秀米香菜鲜鸡嫩,现在从粮食到蔬菜,从鸡到鸭,从鱼到肉,从空气到水,不是含抗生素,就是含重金属,还不说各种致癌物质?据说孩子们注射的疫苗里面,无良厂家添加了硫柳汞?自闭症是不是环境污染日渐严重的结果?

 

事情果真如此吗?

 

几年前,有人在挖掘故纸堆的时候,惊奇地发现,早在1848年——距今足足170年前,美国就已经有人觉察到自闭症患者的存在,还做了记录和评论,认为这是一件特别且值得深入关注的事情!

 

这位有先见之明的人是Samuel Gridley Howe(塞缪尔·格里利·豪),马萨诸塞州的一位医生、冒险家、著名的激进废奴主义者、慈善家和教育家。豪医生专注于残疾人尤其是盲人教育,坚信教育是改变残疾人人生的唯一途径。除此之外,他还提出,有为数众多的“idiots”——当时被视为“白痴”和“傻子”的那些人,或被禁闭于家,或被禁锢于收容院,过着悲惨的生活。豪医生认为,政府应该帮助和挽救这些人士。

 

在豪医生的游说下,马萨诸塞州政府通过了一项决议,授权他调查全州所有idiots人士的现状,看看能够为他们做些什么。在走遍了马萨诸塞州的每一个角落后,豪医生总共找到了571位被当地居民认为是“idiots”的人士,并写成一份150多页的调查报告《Report Made to the Legislature of Massachusetts, Upon Idiocy》。感谢谷歌的图书电子化工程,这份调查报告现在可以从网上免费获得。

 

豪医生发现,其中足足有约100位idiots,和人们印象中的“白痴”、“傻子”大不一样!

 

下面是从该报告中摘取的一段,描述了两位特别的“idiots”:

 

该段翻译成中文是这样的:

 

“以第27号叫Billy的为例,他对音乐有活跃和敏锐的感受力。他知晓并且能正确地唱出超过200首乐曲。在演奏其中无论任何一首时,只要有一个音符出错,他都能立即察觉。但是在其它方面,他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如果对他说‘Billy,去挤牛奶’,他只会站在原地,几个小时不停地重复说‘Billy,去挤牛奶’,直到有人来叫他做别的事情,但同样的重复会再次发生。但是,如果给他一个奶桶,对他做一个挤奶的动作,推他一下,他就会走去挤奶了。“

 

“第360号男人对数字有惊人的认知力。告诉他你的年纪,问他总共有多少分钟,他能在数分钟内告诉你正确答案。但在其它方面,他确实是一个傻子。”

 

又如下面这段描述:

 

 

“附录中记载的许多案例在每一个方面推翻了对‘白痴’的定义。许多人在特定方面有完美的记忆力,学过的永远不会遗忘。第175和192号,都是毫无疑问的白痴,但他们能一直数到20000,并且能做大量的运算,远超普通人的水平。”

 

这些描述,读者是不是感觉有些眼熟呢?是不是会想起著名电影《雨人》呢?是不是契合许多人对自闭症患者的认识呢?如果有人说,豪医生所发现的这一百多位非同寻常的“idiots”,其实就是自闭症状严重以至于被当成白痴傻子而又有某种特长能幸存下来的自闭症患者,相信大多数读者不会反对。

 

1848年的马萨诸塞州,人口刚刚达到一百万,没有什么工业污染,自然环境极其优良,龙虾遍布海滩随便捡,人们吃的绝对都是原生态有机食物。但是,简单计算一下就知道,这100多位“重度自闭症”患者,已占据人口总数的万分之一了。

 

在一百多年后的1960年代,美帝首次进行自闭症发病率统计——彼时距Kanner教授提出自闭症概念已有二十多年——时发现,儿童自闭症发病率约为万分之二到四。如果考虑到在豪医生那个年代,对儿童的看护远远没有如今这么好,而在60年代,自闭症患者的定义相当严格,我们其实可以认为这两个数字是相当接近的,反映的都是中重度自闭症发病率。

 

换句话说,一百年前和一百年后,美国已经天翻地覆,森林大片消失,工厂密集出现,含铅汽油烧着,DDT农药喷着,含激素牛奶喝着,催肥鸡肉吃着,含汞疫苗打着,抗生素吊着,但自闭症的发病率却没有怎么变化。

 

有人可能会说,这么说有些意思,但我还是信不过;豪医生的调查太早,描述的症状也完整,患者主体也不是儿童,他们是不是真的自闭症患者要打个问号;上面这个推论恐怕有些问题?

 

对于这个疑问,我们可以研究一下最早的自闭症研究和疫苗使用硫柳汞的时间关系。

 

硫柳汞是美国礼来公司于1929年合成出来的,在1930年代开始用于疫苗防腐;而Kanner教授是于1943年发表研究论文,首次描述了11位自闭症孩子。因此就有人提出,那边疫苗里面才添加了硫柳汞,这边就发现了自闭症孩子——算算他们的年龄,是不是刚好对的上呢?真是细思极恐。

 

怎么说呢?Kanner教授确实是自闭症研究第一人,但这其实是占了美国二战后成为世界经济和科技中心的光。早在1925年,已经有一位叫做Grunya Sukhareva的苏联儿童精神病学医生,先是在本国刊物,随后在一份德国精神病学专业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描述了她所观察到的6位与众不同的奇怪男孩。虽然由于种种原因,她的这一发现并没有为人们所注意,沉没在故纸堆中,但在70年后的1996年,一位英国自闭症研究专家将这篇论文翻译成英文重新发表后,人们才惊觉,天!您老人家是穿越过来的吗?

 

原来,Sukhareva医生在这篇论文中所描述和总结的症状,竟然和2013年颁布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版》中自闭症谱系诊断5条标准,符合得那叫一个好。而这个自闭症标准,即使是从第三版开始算,已经修订来修订去,折腾了三十多年......

 

有这么扎实又专业的记录,谁敢否认Sukhareva老太太在1925年发现的这些儿童不是真正的自闭症患者呢?但硫柳汞是1929年、含铅汽油是1920年代、滴滴涕和抗生素是1940年代才发明的啊......

 

因此呢,自闭症并不是现代社会才有的新鲜事物,很大可能是自打有人类社会的时候就有了。只不过在自闭症这个概念被明确提出之前,患者要么未能长大成人,要么被忽视,要么和其它精神疾病患者混为一谈,因而历史中没有明确记载,我们不得而知罢了,和工业化、环境污染、重金属等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至于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患者越来越多,除了诊断标准的放宽、人们对该病的关注加强外,和资讯空前发达,拿手机便知天下所有八卦也有莫大的关系。毕竟就在20年前,互联网还是罕见东西,中国连知道自闭症的医生都没几个呢!

 

主要参考文献:
The Early History of Autism in America. www.smithsonianmag.com
Tribute to Grunya Efimovna Sukhareva,the Woman who First Described Infantile Autism. J Pediatr Neurosci. 2017Jul-Sep; 12(3): 300–301.

 

本文由椰菜君授权ALSOLIFE使用,内容不构成任何医疗建议,亦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

2021.1.24
椰菜君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