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新晋多名BCBA/BCaBA为自闭症机构保驾护航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7-20

 

 

前阵子,在朋友圈看到一张图表:

 

 

这条朋友圈的主人说,孩子在医院确诊,但家长们是把孩子送到机构培训的。相对于家长的期望,机构的专业、老师的水平、孩子的进步,还都有着很大差距。并感慨:好老师,还都在培养中呢……

 

真希望每一个自闭症孩子都能在最需要的时候碰见一位好老师。这样,黄金般的时间不会被浪费,成长的路都是笔直的。

 

梦想是我们对自己的期许,梦想是我们对应然之事的承诺。

 

为行业输送更多优秀人才,提升孩子们的干预质量和生活品质,一直是ALSO的期许和努力的方向。为此,我们愿意付出时间和耐心,等待每一位老师开花结种。

 

进入2021年的夏天,我们陆续收到很多捷报,仅6月就有7名ALSO·IN治疗师通过委员会认证考试,成为新晋委员会认证副行为分析师(BCaBA)。

 

至此,ALSOLIFE共有委员会认证行为分析师(BCBA/BCBA-D)8名,委员会认证副行为分析师(BCaBA)22名。另有20多名在读学员将陆续在今年和明年完成资格考试。

 

今天,我们就来听一听ALSOLIFE新晋小花们的心声,分享他们与我们孩子之间的故事。

 

 

他主动拉我的手那一刻,我都感动死了

 

● 赵妍 BCaBA  IN郑州一中心老师

 

我是和IN一块成长起来的,2019年一毕业,ALSO来学校校招,我就跟它看对眼了。

 

我的专业是特殊教育,对谱系群体有所了解。同学们毕业时更倾向于进学校或残联系统下的公立康复机构,我知道那里的体制,想从事更有挑战性的工作,毕竟还年轻,想折腾一下,蹦哒蹦哒。

 

当时ALSO在业内做出了一些成绩,搭建起了ALSOLIFE中国孤独症家庭干预平台,但成绩还不像今天这么亮眼。听泡爹聊自闭症,谈及未来的规划,让我觉得很有激情、有希望。就像他说的“人对了事就对了!”期待自己是那个对的人。

 

刚入行有种感觉,你非常想为这个孩子解决一些问题,但专业能力有限又解决不了,当他出现问题行为大喊大叫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很慌张,只能被动地从后果着手处理问题,没有系统的解决方案,怎么提前避免、能不能找一个替代行为,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我急迫地想提高专业水平,掌握更多教学方法。

 

我带的第一个小朋友是个胖胖的孩子,很可爱。我把所有精力、时间都花在他身上,哪怕有一点点进步都会觉得好开心。

 

带他一年多,最初都是我追着他跑,再后来到公共区活动,他的跟随明显转好;提醒他说“我们一起去上课吧?”他会主动拉我的手,那一刻,我都感动死了。

 

工作至今,我带过的孩子得有10个往上了,每个孩子都不一样。一个孩子来的时候能力偏弱,完全没有听指令的意识,没有模仿意识,上课仨小时能断断续续哭仨小时,还会咬人。

 

起初,我跟着孩子的兴趣走,看他想摸积木,就教他把积木拿出来搭一搭;想离开座位,我们就去地毯上做些简单的游戏,跟他的配合建立起来后,再加入教学内容。如今,他进步非常大,刚开始完全没有语言,现在能主动说两三个字提要求,能跟着仿说一些词语。

 

孩子家长很注重他的语言和社交,现在语言开发出来了,社交这一块正在努力。我每天创造机会,增加他与其他小朋友互动的次数,跟别人分享零食、一起拉个圈圈走走、一起传递一个水果,他看到小伙伴也能主动凑上去,模仿人家,让我感觉很欣慰。

 

我们和谱系家长是站在一边的,都是为了帮助孩子学习、成长。看到孩子真进步了,看到你对孩子的用心,他们也会更加信任老师。

 

去年,经过内部考核,在ALSO培养下,我得以参加BCaBA资格考试,那时最大的想法是,我离开学校已经一年了,还能不能沉下心学习?

 

理论课程2020年2月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10月,随后甜甜老师的实操督导也同时开启。那段时间压力非常大,白天上课,晚上学理论,周末还要跟老师进行答疑。通过系统学习,在教学中遇到问题时,我就会想到看过的那些理论知识,理解得更加深刻。

 

这两年,IN不断发展,走进了更多城市,这得益于IN从上到下专业化、系统性的管理,为老师的教学提供了良好的氛围和环境,我也在其中实现了自我价值。

 

未来,我愿意跟IN的每一位小伙伴共同努力,和家长合作,跟孩子一起成长。

 

在ALSO工作是件很开心、很幸运的事

 

● 李曼  BCaBA  IN南京中心老师

 

在ALSO·IN工作两年多了,从IN线下团队成立之初,我就在这里了。与ALSO的相遇可以说是无缝衔接,前脚刚踏出大学校门,后脚就踏进了ALSO。

 

那是2019年5月14日,上午刚结束毕业答辩,下午我就来郑州IN报到了。加入ALSO的原因很简单,我学的是心理学,自己又很喜欢小孩子,看到ALSO招聘简介时就心动了,这不是我理想的工作吗?

 

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发现事情并没有想得那么简单,带孩子上课是件很难的事,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行为时刻考验着你,我经常忙到焦头烂额、心力交瘁。

 

我的孩子老是脱鞋怎么办;我的孩子躺地上我都抱不起来;我今天又被咬了,有点伤心;这个(孩子)上课老是哭,有点怕怕的……前3个月,我因为孩子的各种问题吃不好、睡不好,每天和督导老师讨论各个行为的应对策略。慢慢地,随着与孩子配合度的建立以及经验的累积,发现上课越来越顺手了,遇到一些问题行为也能从容应对了,上课这件事,算是“渡劫”完成。

 

在课堂上,我会发现一些小美好了,这个孩子今天盯着我看好几秒呢;我们学会了飞吻和拥抱了,太棒了;他把自己的零食分享给我了,真开心!

 

上课变成一件容易的事,但上好课并不是那么简单。空课时间,我会去看别的老师上课,看到督导给别的老师提教学建议时也会觉得“这个点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个问题原来还可以这样处理呀”。

 

虽然自己上课变流畅了,但如何更加丰富、有趣、高质量地上好这节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刚好一个机会就来了,公司为我们提供了读BCaBA的机会,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和教学能力,就报名参加了。当时还进行了内部考核,自己紧张地把培训期间学过的内容全复习了一遍,并通过了考核。

 

课程2020年2月开始,我印象特别深,由于疫情,我们在家办公。开始督导时,已是2月中旬,还有半个月,要完成130小时的经验累积。此外,还要听专业课程、写作业以及线上与老师沟通答疑。当时白天工作,晚上听课+写作业,经常熬夜到12点或凌晨,有时忙起来吃饭都没时间,很累很累。

 

当时甜甜老师和朱颖老师还给我们分享了各自的学习经历,为我们加油打气。还好,坚持下来了。5月,疫情好转,就来机构进行入户干预了。当时的节奏是白天入户给孩子上课,晚上写作业,周六日继续学习专业课程,进行线上答疑,每个星期只有半天时间是自己的。

 

直到2020年10月,完成所有的课程学习与督导,才算暂告一段落。到今年6月通过考试,拿到证书,总算一切努力没白费。拿到证书那一刻,非常非常激动,因为知道过程有多艰辛,才更懂得到的不易。

 

学习和备考过程于我来说收获很多。事实证明,当你了解更多的教学策略时,处理起孩子的问题才会更加高效果断,做到对症下药。

 

在ALSO工作是件很开心、很幸运的事。不管从公司还是同事那里,都会得到很多温暖和感动。比如“520”的奶茶、研讨会的爱心水果,还有端午节的粽子,都体现着公司的细心与用心。当一些老师身体不舒服请假时,其他同事也会帮忙代课。隔三差五,老师们也会小聚一次,聊工作、谈生活。我们都有着年轻人应有的热情与态度,我很喜欢这种状态与感觉。

 

在特教这个领域上,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自己能变得越来越专业,尽己所能,为更多的孩子与家庭带来温暖,哪怕一点点也很值得。

 

每个孩子都可以发出独一无二的光

 

● 马静雯  BCaBA  Alpha老师

 

2018年我从海南师范大学毕业,就跟ALSO结缘,认识了泡爹和刘岱岳校长。聊过几次之后,进一步了解了两位谱系爸爸做好ALSO的初心:帮自己,也帮助更多谱系家庭在干预路上走得扎实一点,痛苦少一点,让孩子们在未来可以独立工作和生活。

 

被泡爹和校长打动,我觉得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决心投身这个行业试试。

 

因为学的是心理学,我对谱系群体的印象很模糊,第一次给自闭症小朋友上课,才发现原来是这个样子的,这大大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

 

我之前在幼儿园、早教中心待过,很多小朋友我一见就知道怎么跟他们玩了,所以来ALSO前还挺有信心的。但自闭症孩子真不一样,他们没我想的那么活泼,有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处在冰冻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互动,我说话他们也不理,很受挫。

 

不过,这并没有劝退我,我开始学着观察同事怎么跟孩子玩。大概两周吧,就跟小朋友有了初步互动,被大大强化,我发现,他们真的好可爱呀。

 

我带的第一个小朋友,当时是机构最小的孩子,能力比较好,语言还不错,但完全没法儿等待,规则意识也不是很好,这对我来说也是个挑战,之前练习的回合式操作,对他来说就不那么适合。教了他大概三四个月,进步很明显,感觉他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孩变成阳光大男孩了,表达、共情都很好,让我觉得:“哇,原来我也可以做到!”

 

还有一个小女孩,来时有严重的问题行为,会打人,第一节课一直哭着找妈妈,根本没办法进行任何测试。我跟她说:“好,你不是要找妈妈吗?可以,那我们就集小代币吧,集满了就能去找妈妈啦。”与此同时,我跟孩子约定多长时间就得回来继续学习,她听后居然就没有再哭了,真的跟着我一步一步来。这是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一个小朋友见面这么一会儿就有了变化,给我很大的信心。

 

很多孩子,我只带过他们短短一段时间,他们从机构离开后,有的已经在普通幼儿园就读,妈妈还会给我发信息,说自家宝贝在学校里表现怎么样,让我感到被家长信任是件很幸福的事。

 

回望这一路,孩子们在长大,ALSO也在快速成长,不断为家长赋能,鞭策着我也要跟上它的脚步,考取BCaBA,让自己更有专业能力为孩子们服务,是我一直想追求的。

 

刚毕业进入ALSO时,刘岱岳校长就十分鼓励我们报考,后来ALSO越来越重视人才培养,报考费用由单位报销,在经济上免去了我的后顾之忧,坚定了要好好学习、一定考上的决心。

 

备考那段时间非常忙,白天工作,晚上才有时间听课。刘岱岳校长很支持我们,为提高学习效率,特地给了我们两周假专心听课。

 

从以前的ALSO·IN北京,到现在的Alpha,其教学环境变化之大,人员队伍发展之迅速,专业能力的飞跃提升,是我刚来ALSO时没想过的。Alpha是一个为特殊孩子与家庭创设的园地,以帮助孩子进入幼儿园、小学学习为终极目标。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团队,致力于架设一套务实有效的特殊教育学前服务体系。校务总监、BCBA—D林凡裕老师从Alpha开始筹备就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给我们做培训,会经常来看课,解决我们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Alpha现在开设家长沙龙啦,会定期邀请业内大咖前来分享,与家长交流,让家长不再只是关注我的孩子,而是从专业人员的角度进行思考,学会预见孩子的进展,积极地设计教学,而不是被动回应孩子的问题。

 

现在的Alpha是一棵茁壮成长的树,我们将手牵手和孩子齐头并进、相亲相爱,让每一个孩子,都可以绽放独一无二的光芒。

 

来自老师们的更多表白,真是对孩子们越爱,对自己要求越严……

 

王碧君 BCBA Alpha

有一次去机构听课,有个孩子在上课玩拉个圆圈走走的游戏时,主动跟自己的主课老师说:“我想让王老师一起玩。”当下觉得特别开心和幸福!也觉得自己做的工作哪怕能够让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有一点点改变,就很值得。

孔艺蒙 BCBA IN郑州中心

世界上的花是各种各样的,世界上的人也是各有特点的。我们要理解孩子的奇奇怪怪,接纳他的不一样。在他们是特殊儿童之前,他是一个小朋友。小朋友都会有情绪波动,他们开心时会笑,有需求的时候会哭、会发脾气。当孩子偶尔出现情绪问题或问题行为时,不要太过焦虑。不是所有的行为都和不正常、特殊之间有等号。千万不要为了让孩子“正常”而忘了正常其实是多样的。

芦静 BCaBA IN南京中心

至今从教已经12年了。从校园到职场,一直陪着这些星星的孩子一起成长,一起收获。证书不是终点,而是让我们的工作更加符合伦理道德,给孩子的服务更加专业。特教这个行业非常孤独,我们一辈子都不希望桃李满天下,对每一个离开机构的孩子,都希望他走得坚定、未来可期,头也不回。就这样,孤独的路上遇到了很多的同行人,遇到了更专业的导师,专业让爱心更有力量,变成可能。

胡小变 BCaBA IN郑州一中心

大学时学的特教,毕业后还误打误撞进了特教行业。当时挺好奇,选择既来之则安之。从刚开始什么也不懂的小白,经过两年多慢慢学习,让我成长很多。工作上学习到很多专业知识、实操技能。每天下课后和家长沟通时,让我知道他们的不易;在上课的时候更让我发现了孩子们的可爱。

张晓源 BCaBA IN郑州一中心

进入这个行业,有幸成为星星们的老师,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看到星星们取得在外人看来也许微不足道的,一点一滴的成长……要知道,这一点一滴的成长包含了多少家庭的希望与期待!这是一份神圣的职业,正因为肩上承载了太多家庭的期望,所以才会鞭策自己不断前进,让星星们能够得到更好的呵护。

张心怡 BCaBA IN郑州一中心

我还是实习老师时,中心有个孩子情绪问题比较严重。某天,我去叫他妈妈看课,那个妈妈当时身上还有孩子“挣扎”的痕迹,她对我说孩子今天有情绪,怕影响上课,能不能不看。那个妈妈的表情我现在都记得,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只希望我教的孩子进步更多一些,多给家长带来一丝希望。

陈晓淑 BCaBA IN郑州二中心 

从大学开始接触特教专业,到毕业工作在特教领域,一路走来也有6年了。从什么都不太懂的小白,慢慢变成可以淡定面对孩子的突发情况,并对孩子进行完整教学的晓晓老师。成长的路上也有过很多压力,但想到孩子在需要我的时候向我投以的眼神,我就坚持了下来。虽然特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从未放弃。

张青博 BCaBA IN郑州二中心

这一路上,感谢所有给我帮助的老师和同伴,是她们的坚持和专业一直鼓舞着我前进。从开始的茫然到现在可以跟小朋友沟通、交朋友,变化最大的就是自己的心态,更稳重了,操作不手抖了,速度更快了,专业知识更丰富了。

郭沙沙 BCaBA IN郑州二中心

毕业后因为弟弟的原因选择这个行业,让我从一个只会用橡皮泥、好吃的来“贿赂”弟弟的姐姐,变成用专业知识上课的老师。在这里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朋友们,有乖乖的,也有小调皮蛋,我们每天互相影响,会因为孩子们学不会项目而着急,也会在看到他们的进步后开心一整天。想默默和小朋友说一句:“遇到困难你不要怕,我会一直陪你呀!”sasa老师也会更加努力,用丰富的专业知识来充实自己,让我们大手拉小手,一起向前冲鸭!

裴梦娜 BCaBA IN郑州二中心 

从入行的懵懂,到现在考到理论证书,能够独立解决孩子的一些问题,这个过程经历了两年多时间。其间最烦恼的就是,不知道怎么更快教会孩子一个技能,不知道如何更好地处理问题行为,不知道怎么给家长提供更有效的建议。虽然我现在的经验还是不足够丰富,但我会通过不断学习提高能力,帮助孩子们成长。

黄方远 BCaBA IN天津中心  

在跟家长接触的过程中,深刻感受到每个家庭、每位家长的不易,感受过家长们的担忧和焦虑,但也能看到他们的乐观和坚持,很荣幸可以和他们一起同行,帮助可爱的孩子们不断成长。

汪莉 BCaBA Alpha

能成为一名特教老师是我的荣幸,能和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成为师生是我的荣幸,能成为他们的小伙伴是我的荣幸,能陪伴他们走过一段路程是我的荣幸。我的老师说过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所谓特殊孩子,首先是一名普通孩子,其次是有需求的孩子”从业以来一直秉承着这份理念,不止于前,砥砺前行。

 

来,大家一起来亮相

 

 

 BCBA/BCBA-D 

 

 

 BCaBA 

 

好消息:ASOLIFE新晋BCaBA老师已经加入新落地南京、成都两地中心的治疗师团队,为中心干预的质量保驾护航。

ALSO·IN实证中心是ALSOLIFE成立的线下自闭症机构,功能在于为自闭症谱系障碍群体及家庭提供以ABA理论为基础的干预服务。
继郑州一中心、郑州二中心、西安、天津四家中心之后,ALSO·IN南京、成都中心经过一年的准备后也正式落地。

南京中心地址: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恒泰路汇智科技园A9栋
成都中心地址:成都市成华区槐花路优品星座2层
家长可关注IN实证中心公众号进行报名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