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免试用期直接录取,19岁的森友凭什么找到了工作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1-23

 

前两天,我们邀请森友奶奶分享了森友的成长经历,澄清了一些外界对森友的误解。她鼓励家长们动起来,以实际行动支持孩子的成长。☞《森友奶奶:把森友说成“天才”“程度好”,不是我想传递的》

 

今年7月,森友顺利从广州市番禺区工商职业技术学校毕业,当奶奶正在为孙子的下一步踟蹰时,一位服装企业的老板竟主动伸出橄榄枝,要为森友提供一份工作,让人又惊又喜。

 

森友所在公司的老板娜娜是服装行业的创业者,她学古典音乐,懂艺术,会设计衣服,拍照片很专业,是一位全能老板。2018年,娜娜通过纪录短片《一样的星星》第一次知道森友和奶奶的故事。当时她就问奶奶,森友什么时候毕业?

 

而后几年,双方几乎没有联系。

 

得知森友毕业后,娜娜主动联系到森友奶奶,提出可以为森友提供实习就业的岗位。如今,森友已经成了娜娜公司一名拥有合同和五险一金的正式员工。

 

 娜娜和森友

 

现在,娜娜是森友口中的“娜娜姐姐”。他信任她,跟她说话,给她弹吉他。娜娜则把森友拍得很帅、告诉森友怎么工作,还组织员工给奶奶过生日,让奶奶很是感慨:“娜娜是老人带大的孩子,她首先心疼的是我这个奶奶,然后才是森友。如果没有社会上这些人的支持、帮助,森友不会变成今天这么好的样子。

 

想听一听老板娜娜对森友的评价吗?初入职场的森友又遇到了哪些困难,奶奶是如何对症下药提供支持的?今日,我们继续分享森友的故事。

 

“不是因为可怜森友才招聘他”

 

看完《一样的星星》之后,娜娜很心疼奶奶,当时第一个念头是奶奶怎么办?继而才是如果奶奶不在森友身边,森友怎么办?

 

“那个时候我就想,为什么森友不能来我们公司?公司能为他提供什么?从他16岁上职中起,我就在等森友毕业。”娜娜坦言。

 

森友和奶奶在北京录制节目(娜娜 摄)

 

其实,对森友奶奶来说,孙子毕业就能工作是一件她不敢想的事。她设想过,如果找不到工作也不要紧,可以半天去哪个地方帮忙,半天继续学习音乐和绘画,有事情可干干就行。

 

没想到,娜娜的橄榄枝直接伸到了她跟前。内心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她还特意跑了几个部门,咨询聘请森友能够给公司带来什么政策好处,结果娜娜说不需要,而且森友不需要试用期,直接作为正式员工。

 

我并不是因为可怜森友才招聘他。只是觉得他需要社会的认可,仅此而已。”娜娜强调。现在,通过几个月接触,娜娜更加肯定了这一点——不要把他们当成有病的孩子,他们不是不行,只是需要机会。就算错了也没关系,谁不会错呀。而且,说句实话,森友的表现甚至比普通大学生还要好。

 

接纳始于了解,为了迎接森友入职,全公司的员工提前观看了森友的纪录片,知道了森友的大概情况,还给他开了欢迎会。

 

就这样,员工森友上线了。

 

“谁不会错呀”

 

森友目前的工作是把出厂的服装拆袋、质检,然后贴产品标和码标、重新装袋。这是经过几个月的相处、磨合,娜娜和森友同事们根据森友的实际能力和适应情况,一块开发出的目前森友能够胜任的工作。

 

工作中的森友,有一些内容仍然需要奶奶从旁协助。森友奶奶说,光打牌子一个环节,她就整整跟一个多月才教会。“真正进入工作环境,比想象中更难。”(图片来自《广州日报》视频截屏)

 

而这一过程,也是一家企业接受心智障碍人士就业的范本。

 

森友刚来公司时,大家有点不知让他从何下手。想到森友会画画,就琢磨着能不能让他在布袋子上画画,再通过公司的渠道销售。

 

但一块陪同森友上班的奶奶发现了问题,森友的画没有创意,得给他图案,他才能照着画出来。可工作时间,不会腾出人手专门再给森友去网上找画画的素材,森友是员工,也得为公司创造利润才是。

 

画画不是长久之计,森友就先从质检员做起,然后逐渐增添其它内容。后来发现森友情绪稳定且做事专心,同事们就把剪刀交到了森友的手上,让他剪多余的线头。但森友其实还没有理解什么是“多余的线头”,结果把缝线也减掉了,导致几百件正品裤子成了残次品。

 

森友奶奶听后非常惭愧,好在公司对森友非常包容,奶奶提出赔偿,公司也拒绝了。之后,仓库主管调整了森友的岗位,不断发掘他能做的活儿,但剪刀就不能用了。

 

比如,森友换包装特别认真,不会把次序搞乱,速度也快;慢慢地又让他去打衣服上挂的吊牌,他也学会在电脑上操作,起初也会做错,给他试错的机会后,加上同事把关,现在做熟了就不出错了。自闭症人士会重复性地去做事情,而且不会感到厌烦,这是他们的职场优势。

 

当然,大家也看得到他的局限,比如,订单上变化的因素太多,A料换B料,他很难接受改变,这样的就不能给他做。

 

“在公司,桌面最整洁的人就是森友,他会将每天用到的东西,哪怕拆开的、不要的包装袋,也会事先叠好,而不是像其他人直接丢在袋子里,这就是区别。而且,现在的年轻人几乎不想为公司创造价值,更多想的是公司能给我什么,像森友这种一心一意按照公司指令做事,而且能做好的员工,你要是企业老板,要森友还是要一个邋遢随便的员工?”娜娜反问。

 

 

“他是同事们的开心果”

 

森友的时间观念很强,他每天5:50起床,6:30独自出门。上班需要先乘坐一站公交车,再换乘一站地铁,然后步行约15分钟到达单位。

 

单位附近有家健身房,他每天早上健身一小时,吃过早饭后8:30到单位,打扫、收拾一番,9点正式上班,18:30下班。

 

森友的刻板,有时让同事们好气又好笑。有一天要下暴雨,奶奶拜托娜娜把森友从公司捎回家,别的工人都走了,就差5分钟下班,森友就是不走。娜娜无奈,当老板的,只得坐等他忙完这5分钟。5分钟一到,哪怕有天大的事,再让他多待一分钟都是不行的了。

 

森友不喜欢电话铃声,刚来时总会把公司的客服电话线拔掉,导致公司接不到来电。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奶奶跟森友讲道理:“拔了电话线,人家就不来买东西了,不来买东西你就没工资了。”

 

吓唬一番,仍然没有改观,最后只能通过视觉提示,在电话旁贴了一个红纸条“不准动接头”,森友才作罢。

 

 

在公司,大家其实并没有刻意迁就森友,而是有意识地锻炼他,让他多做点,不能宠。同事对森友评价最多的一个词是“听话”,没有太大的情绪问题,加上偶尔暖心、活泼的小举动,是车间的开心果一点也不夸张。工作累了,就招呼森友,“来,唱个歌!”

 

森友在单位的表现,再次印证了奶奶所强调的规则学习、情绪管理的重要性。同时,在新的环境下,奶奶也将这种同事间的互动看作另外一种形式的干预。有段时间,森友因为迷恋车,会在工作时跑去停车场,同事会清晰地告诉他:“森友,这个不可以做。”他就知道,上班时间做这个是不行的。

 

慢慢地,大家发现,森友的语言、行为越来越好,他表达自己的想法也比过去更容易。比如,他完成某项任务后,娜娜会在他额头上点个赞,他也会学着娜娜,在她的额头上点赞,这是以前没有的。

 

森友以前系不好鞋带,工作后由于打包产品经常需要重复打结的动作,所以他顺带掌握了绑鞋带的技能。

 

“体育训练可以抓起来”

 

作为一名上班族,森友没那么多时间学画画、学弹钢琴了,但奶奶并没有让工作成为森友生活的全部。最近,森友迷上了健身,用奶奶的时髦话来说:“我们森友每天去健身房撸铁呢!”

 

每天上班前健身一小时已经成为森友的习惯。健身,主要是为了减肚子。(图片来自《广州日报》视频截屏)

 

撸铁,是为了减肚子。森友常常锻炼回来之后,手搭在肚子上问娜娜:“娜娜姐姐,你觉得我瘦了吗?我肚子小了。”

 

体育训练增强了森友的体能,一些行为问题也得到改善。森友奶奶用3年教会了孙子游泳,从几米到30米,再到几百米,到每天1000米以上。夏天游泳,冬天就跑步。跑步用了4年,第一年只能跑一圈200米,第二年就跑两圈。到最后,森友中考时达到了普通孩子中考1000米3分钟的标准。

 

最难的是学游泳,水一到森友脖子,他就开始大喊大叫了,分贝足够吸引泳池所有孩子、大人的目光,逼得教练硬要把学费退给她。后来是奶奶投机取巧,偏偏选择人多的时候去学,原因是人多了就很吵,但大家分辨不出是谁在吵。


潜水的森友,自在得像一条鱼。

 

一直陪跑的奶奶和森友,在体育锻炼这条路上,始终在互相成就,彼此受益。比如,因为森友学会了潜水,在奶奶在70岁时,她又突破了一个人生第一次——深海潜水。

 

可以说,森友的存在给了她打破常规的勇气,也打开了一位老太太欣赏世界的角度。

 

“奶奶,人有三世吗”

 

这个问题是小编跟森友一起吃饭时,他在饭桌上没来由地突然问出来的,据奶奶说,类似的问题还有“人走了是什么意思?”“奶奶,你会不会死?”他曾经问过初中老师一个问题“时间是有限的吗?”那位老师一直记到现在。

 

森友奶奶很清楚,森友出生的时候她就是一个老人了,一定会走在森友前面,剩下的路森友必须得自己照顾自己。

 

所以,从小到大,森友只要问到生死的问题,奶奶就诚实地回答他一次:“人都会死的,奶奶也会死。”她也早早跟森友解释过“什么是死”:“人死了就不能呼吸了,死了的人就再也见不到了。”

 

起初,可能是由此想到了一些吓人的后果,森友会在过年的时候,闭着眼睛干嚎:“奶奶不要死!”把爷爷气得头顶直冒烟。

 

至今,72岁的奶奶还在陪着森友一起工作。每天观察森友的表现,睡前仔细回想不周到的地方,第二天改进。因为森友习惯了视觉提示,她把工作流程拆分了步骤贴在墙上、柜子上,不仅方便了森友,连同事都觉得整个团队的效率都上来了。

 

森友、森友弟弟和奶奶在一起(图片由《广州日报》记者拍摄,森友奶奶提供)

 

一直陪伴,一直支持,一直换位思考,这是很多家长难以做到的。回顾带森友这近20年时光,森友奶奶说自己做了好多不可能的事,不可能上学上了,不可能读职中读了,不可能工作也工作了。

 

森友确诊后,她整个人的时间、注意力都给了森友。“老人”这个词虽然意味着离死亡更近一步,但也给了她便利:她不用工作,没有生活压力,每分每秒都舍得给到森友,这是很多家长达不到的。森友奶奶说,除了小学时一次夏令营,她跟森友没有分开超过一天时间。

 

当然,这种无时无刻的陪伴也有些副作用,导致森友在一些很有挑战的场合比较抗拒奶奶的存在,似乎在森友的印象里,“奶奶在,就会要求我做一些事情”。

 

“他已经觉得很难受了,我一在,他就更手忙脚乱了,比如拔牙的时候,我是绝对不能在的。”森友奶奶坦诚。

 

“我也经常问自己,为什么森友能做到,很多同龄的谱系孩子做不到,后来我发现,很多家长只有要求,没有支持,爱和被爱是双向的,只有同时发生才有用。”森友奶奶说。

 

“你要不想让孩子苟且地活着,从小就要培养他的生存能力,不要光追求学习能力。精神不集中、注意力不好、多动,这些对大部分自闭症人士来讲都是正常的,所以不要经常讲‘你怎么没做好’‘你怎么这么不行’。森友能有今天,是因为在知道很多孩子能力比他好的情况下,我知道他哪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