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笑中带泪!23岁自闭症青年给哥哥当伴郎,颤抖完成5分钟婚礼致辞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2-10

 

在近两百人的公共场合中发言,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自闭症人士。

 

然而,美国一位23岁的自闭症青年Sam Waldron做到了。

 

今年7月,在哥哥Jonah Waldron的婚礼上,弟弟Sam作为伴郎,在现场170位来宾的注视下,完成了近5分钟的婚礼致辞。尽管Sam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紧张,拿讲稿的手也有些颤抖,但他幽默而真挚的发言惹得现场不时爆发出阵阵掌声、笑声、欢呼声。

 

“我叫Sam Waldron,是今天的伴郎,我来给我最好的哥哥当伴郎……”当Sam一开口,哥哥Jonah的眼眶就湿润了。

 

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Sam在7岁的时候被诊断为自闭症,这时哥哥Jonah 11岁,他开始明白了为什么弟弟总显得跟别的小朋友有点不一样;为什么他在家里表现好好的,一到公共场合就状况百出;为什么一跟人交流时,他看起来总是那么胆怯、紧张和害怕。

 

也因如此,他始终对这个特殊的弟弟格外照顾。

 

“我们俩的关系从小到大都非常好,一起玩耍,互相陪伴。”Sam说。他知道,身为哥哥的Jonah一直在尽力支持和守护着他。以前,兄弟俩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只要有空,Sam就会跑去找哥哥,哥哥不仅会在学习上指导他,更能在社交场景中给予他很多帮助。和哥哥待在一起,让Sam从紧绷的社交环境中放松下来,感到心安。

 

而Jonah为了更好地帮助弟弟,以及像弟弟一样的特殊儿童,还专门接受了特殊教育的培训。

 

“哥哥从来没有看轻过我,”Sam感激地说,“他还告诉我‘与众不同其实是我的优势,而不是缺陷’。”

 

上了大学,交了女朋友的哥哥Jonah,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他内心有些忐忑,尤其是不知道一向畏惧生人的弟弟Sam会怎样看待他未来的嫂子。

 

令人惊喜的是,从一开始,Sam就对哥哥的女朋友表现出极大的接纳。“你让我感到舒服和自在。”Sam在婚礼上对他的嫂子说,“有你参加我们家庭聚会的时候,家里充满了更多欢声笑语。”

 

Sam和家人

 

在Sam的发言中,既有这样直白真诚的表达,也有许多诙谐幽默的语句——

 

▐ 他把自己的大家庭比作“法奇软糖”,整体是甜的,只是里面有很多“坚果”(nuts,也有“疯子”“令人头大”的意思)。

 

▐ 他说哥哥Jonah Waldron是“世界上第二帅气的Waldron”,因为自己是最帅的那个。

 

▐ 他调侃哥哥虽然很优秀,拿过很多奖励和荣誉,朋友也多,但也有好多地方“不如”自己:没有在篮球赛中投进两颗三分球,没有在全校面前表演过即兴说唱,没有获得“返校日”的选举投票……而这些,Sam都做到了。

 

他成长为一个帅气、阳光、自信、惹人喜爱的青年,离不开哥哥和其他家人,还有身边朋友的爱与支持。

 

Sam的这番致辞打动了无数人,不只是婚礼现场的宾客,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当Sam的发言视频被传到网上,许多人为之动容,纷纷点赞、留言、转发。

 

Sam为此感到很快乐,本来是为哥哥新婚准备的祝福,却意想不到地给更多人带去了鼓舞和力量。“我感觉我在对自闭症人士说话,也为整个自闭症群体发声。”Sam表示。

 

Sam顺利完成致辞之后,一旁笑中带泪的哥哥和嫂子立马侧身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在众人的掌声和对新人的祝福声里,Sam的心情也慢慢从紧张中平复下来,他形容,自己有一种“美梦成真”的感觉。

 

为了这次致辞,他提前准备了很久,在家里反复练习,一家老小都当过他的听众。直到起身开始讲话之前,他的心都一直悬着,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犯错,宾客会不会喜欢他的讲话。但他终于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公开讲话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因为我的自闭症”,Sam说,“我感到很害怕,但是为了一个人(哥哥),不,是两个人(哥哥和嫂子),我愿意去克服这种恐惧。”

 

因为,哥哥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英雄。

 

 

自闭症人士在公开场合讲话时,在想什么?

让自闭症人士在公开场合演讲,可谓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当众人都望向演讲者时,他的眼神却不会回应你;为缓解焦虑的情绪,他们的身体可能会有一些异样的举动,比如身体前后晃动,说话不连贯,挥舞手臂,也有的人会突然中断演讲跑下台……

 

在这样公开的场合成为众人的焦点,他们的心情是怎样的?讲话时,他们又在想些什么?我们邀请了两位自闭症人士丫丫和程宇,谈谈他们的感受。

 

我演讲时会把紧张转变为面临新挑战的兴奋

 

文|丫丫

 

从视频中我能看出来, 弟弟虽然因自闭症而有社交恐惧的困难, 但他勇于挑战并突破自我, 在家人的陪伴下变得开朗起来, 接纳并发展自己的不同之处。

 

虽然他在演讲中很紧张, 身体一直在抖, 也不敢抬头,但他还是坚持讲完了。其实就算是正常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很难完成演讲,我甚至见过有同学直接放弃演讲,更别说自闭症了。弟弟努力到现在已经超越了很多人, 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如果他稍微抬起头,就能看到家人们为他感到骄傲的笑容。

 

我也曾经在课堂上做过演讲作业,人数最多的时候现场有30人左右, 也就是整个班的学生加上目光充满“杀气”的老师。也曾经在亲戚参加的饭局上向长辈们致辞, 属于临时发挥,这两种情况不同——

 

课堂演讲可以提前准备台词卡,并尽量背熟,但老师要根据流畅程度和互动技巧打分,所以上场时更容易紧张,下台后通常会轻松些。当然也会有意外情况,比如我高二的老师会在演讲后提问。

 

饭局措辞相对没有那么拘谨,但一般不会提前通知, 完全得靠临场发挥。

 

如果是非正式场合下讲话,我没啥问题,但像演讲这种正式场合下讲话会紧张。其实任何人在正式演讲时都会紧张, 就算是著名主持人也不例外, 这很正常。不过别让这种紧张影响你现在要干的事,不然你会真表现成你想象中的窘态。我演讲时会把紧张转变为面临新挑战的兴奋,这样能缓解紧张。

 

我最常经历的社死场合就是说错话, 或者忘记原来要说啥。以前我会自责, 做错事会认为是我不好, 但现在我是及时纠正、虚心受教就行。

 

另外,我因为有多动症,所以无法长时间集中听别人讲话,不知道其他人能集中多久。我长时间呆在观众席容易走神,如果手上有纸的话会折纸,尽量不会影响到别人。

 

丫丫,两岁多在北大六院发现自闭症倾向,14岁时在新西兰的医院检查出多动症和自闭症。后考入马来西亚某大学读书。

 

关于丫丫的故事可点击了解——

《自闭症女孩丫丫回答了我12个问题……》

 

 


假如好哥们结婚时让我去致辞……

 

 

文|程宇

 

看完视频,我觉得弟弟致辞的内容确实是真诚的,如实地反馈了他的祝愿、想法。虽然说这样拿着致辞去祝愿、演讲,给人一种很没感情的感觉,不过结合他自闭症以及紧张的背景,大家基本上很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他致辞的表现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能说很勇敢,确实值得鼓励。

 

我也有几次在公共场合讲话的经历,记得的3次分别是:在教室里面做英语演说、论文答辩,以及我给家长讲自己自闭症的经历。实际上都没有多少人,应该就是1-2个班的同学或同年级学生,或是参与培训的十几个家长。

 

比较正式的那次肯定是水污染专业课论文答辩那一次。实际上那回我准备得还可以,就先做PPT,做完以后照着演讲个两遍,心里有个谱。PPT的内容肯定也是先把论文整好,拿论文当基础,然后就上台讲了。其实这次上台答辩我就稍微有点紧张,没有放松到一点不当回事那样,毕竟是正经答辩,我就精神崩着点。同学问问题是比较麻烦的,可能答不上来,这就非常尴尬。下台后也没啥,感觉自己应该是过了。

 

这打着字,想起自己环保设备那门课也答辩过一次,那会儿是面对着本专业本年级的学生(六七十个人)讲PPT,流程都差不多。那次我就上台时除了看时间、掐时间,剩下也没当回事,结果提问的时候,有一个宿舍的4个女生问出来的问题我居然都没法儿答,那会儿就压力爆表。至于说我自闭症经历那一次,我全程都没啥压力,因为讲不好也不会有多大后果。

 

比较窘的时候就是正式场合发现讲着讲着自相矛盾了(这个肯定就没怎么准备),或者是问问题我不会(这个最要命,压力瞬间爆炸)。像这种意外发生了,后者那个是硬伤,逮住了就是个死,问住了盲区肯定答不上来,那种环境下又不能转移话题,“这可真是个好问题”,说一些云里雾里的不说本质啥的。前者发现了就先说一些有的没的,看看能不能让人们忽视矛盾点转回来,实在转不回来也就只能认栽。

 

如果提前没有通知我,突然需要我上台讲话/表演节目,我几乎是没法儿接受的。前头没有工作,我上台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肯定就紧张了,除非说就是让我提一些没有技术水平的话题,又或者本来对方也不预期我做大量准备(就例如我前期工作啥都没有,突然让我写计划书PPT上去讲两句,那铁定没得耍)。表演节目的话,我很不熟练,基本也练不出来个啥,所以总的来说,几乎没法儿接。

 

听别人在公开场合讲话,实际上,我的注意力集中最多也就10分钟。

 

如果我的一个好哥们要结婚了,邀请我当他的伴郎,又要上台致辞的话,我当然先提示他,我文采其实也不咋地,然后说我能不能带稿子,我讲话不能不打草稿,看他啥反应。假如他不说好不说坏,就让我畅所欲言,那我可以,这边敢让我放飞自我,我就敢在婚礼上现场表演。

 

当然,也不能真的完全放开,起码准备准备有点工作量,不然那画面就是在侮辱每个观众,最好读几遍,看看能不能脱稿大概齐来一通。

 

 

程宇,今年24岁,2岁时被确诊为典型自闭症。程宇小时候比较严重,很刻板,大小便不能自理,4岁才有语言,妈妈辞职后不离不弃带着他干预,让程宇越来越好,也读了大学。图为程宇和妈妈。

 

关于程宇的故事可点击了解——
《我24岁,典型自闭症,努力学习找工作》
《反转?!24岁自闭症青年的妈妈来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