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每50个孩子里就有1个残障儿童,我们希望......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2-07

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最新统计分析发现,全球有近2.4亿残障儿童为此前估算值的两倍之多。每10名残障儿童就有人有过权利被剥夺的经历包括健康、教育和保护等衡量儿童福祉指标

 

据统计我国共有0-14岁残障儿童817万人占儿童总数2.67%也就是说,每100名儿童中,就至少有2名残障儿童。

 

排斥通常是不被结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主任亨丽埃塔·福尔说,“很长段时间以来,我们没有关于残障儿童数量的可靠数据。如果我们为这些孩子考虑,征求这些孩子的意见我们便不能帮助他们发挥自身全部潜力

 

而自闭症群体因其社会交往障碍,在以上方面更困难重重我们希望,对自闭症体的关注不仅集中在世界自闭症日、国际残疾人日、全国助残日这样节点他们困难需要被重视,们的努力需要被看见他们的价值需要被肯定。要做到这些,就需要更多人的关注和支持

 

请尊重他们的权利

 

北京师范大学南奥实验学校(位广州市番禺区)校长郑铁军深入接触第一位自闭症人士是森友。

 

当时是2009年,森友7岁。了让孙子上学森友奶奶已经跑了两所公立学校和一所私立学校,3所学校都没收。她抱着试试看态度,向学校老师提出,能不能见见校长。郑铁军同意了。

 

首次见面,郑铁军微笑着跟森友打招呼:“森友,你好。”手还没握到一起,森友尖叫一声,跑开了。

 

陪同奶奶心凉了半截。没一番深入交谈后,郑铁军答她,先试着收下森友看看。

 

森友奶奶和森友,在校公开演讲。

 

刚来时,森友的常规没那么好,给课堂秩序造成了一定影响;到学校饭堂,他跑快,看见汤盆里有肉骨头,下手就要去捞。时间长了就有家长反映,学校怎么什么人都收,影响我家孩子怎么办

 

郑铁军听到议论后很重视,专门开了政会议,各方意见僵持不下时他问了一个问题:“如果这个孩子是你的,你怎么

 

老师们都沉默了。森友被“保”了下来。

 

对于教育本质郑铁军有自己的认识——办一所以人为本的学校尊重接纳每一个孩子,让他们在原有的基础上,都够得到很好的发展成长。而不是去挑一些所谓的好生源,把他们得多么灵光,考上什么样的大学多好的成绩以此显示我们的教育有多成功。

 

“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受到认真的对待、尊重和教育特别特殊孩子。”他说。

 

首先,受教育是每个孩子权利应该得到每个人的尊重。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特殊孩子存在,对其他同学、老师也是种教育让他们知道在社会上我们的孩子同的孩子是各种各样的,有的境遇并没有那么好我们不能把不一样的孩子筛选之后,挑出一样放在一起而应该追求进来的就是真实的社群体上的孩子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看到,个生命可以这样展开他是可以变化和成长的。

 

南奥实验学校给了森友最特别的关怀和最的包容当他课堂情绪失控,没有异样的眼光,也没有嫌弃的话语和神情;课间休息时,同学会主动拉他一起玩时间长了,大家也知道,哪怕森友会有一些问题行为,也是因为缺乏交往互动能力只能通过喊叫、拍打方式表达出来如果外界环境很友好,森友自信心立起来虽然不能完全像普通人那样表达也不会像以前那么粗暴

 

森友在学校弹琴(截自《一样的星星》)

 

在大家关心下森友登上了很多舞台进钢琴演,并获得了众多赞许与荣誉……2015年,他顺利升七年级。

 

郑铁军对此很骄傲,他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他也坚定了一个理念,对特殊孩子的接纳,是社会平等重要体现。

 

他看来,平等,首先人格上的平等所有的孩子管其出生地、家庭背景如何,以及先天否有一些“欠缺”,每个孩子都独特的,都要受到尊重

 

第二个平等,是机会的平等。

 

森友升七年级,学校只有80个直升名额,普通孩子都抢破头了但恰恰包括森友在内的该校4名特殊孩子,却获得优先直升的资格。有长不服气找郑铁军理论:“按照学分制,我孩子的成绩远远好于们,他们能直升,我孩子为什么不?”

 

优先照顾弱势孩子,会不会是对其孩子不公平?

 

在郑铁军看来,这个难题放在社会背景,恰恰是保障了平等他首先给这位提意见的长道了歉并用下面这番话说服

 

“跟你的孩子相比,如果让森友去外边找一所新学校谁更容易谁更难就像一个母亲有4个孩子,其中某方面的弱势我们出去办事的时候,在限的范围内应该更关心谁?我们更希望森友留下来,是因为在当下的环境里,他们真的很难很难再找到一所适合学校。”

 

“家长们都希望孩子进入社会之后,别人能帮他,给他机会平台。特殊孩子父母也是这么希望,将心比心,我们是也应该这样对待别人。而且,谁能保证自己子,将来在社会上生活、工作的时候,始终是一个强者,他也许在某方面就一个弱势群体,我们希望他得到别人爱和接纳,为什么每个人先去做这样的事情呢。”郑铁军说

 

郑铁军的良苦用心,森友明白吗?

 

森友奶奶曾提起一件小事,2016年,森友参加了全国“101钢琴家”比赛,并有机会在北京与郎朗同台演出。

 

消息后周围朋友都很高兴拿出郎朗的照片给森友识别,但森友心却只有郑校长,他最大愿望就是郑校长能他的现场演出。结果郑校长真了,他高兴得一蹦一跳的

 

请给他们赢得光荣的机会

 

残疾最渴望的就是健全人平等。在大街上、地铁中、商场里、小区内等各种公共场合自闭症士的家人遭遇了太多不堪回首的尴尬甚至崩溃瞬间。久而久之有的大人干脆不带孩子门了,因为听不得那“刺耳”声音看不孩子受委屈

 

平等是什么史铁生说平等不是可以吃或可以穿身外之,它是一种品质,或者一种境界,你有了你就不用别人送给你你没有,别人也无法送给你

 

怎么才能有呢?他说只要消灭了特殊”,平等自然而然就会了。即我们不因为身有残疾而有任何特殊感。我们不因为残疾就忍受歧视也不因为残疾去摘取殊荣。如果们干得好别称赞我们,那仅仅是因为我们干得好而不是因为们事先已经有了被称赞优势我们靠货真价实的工作赢得光荣。

 

在大龄自闭症群体中,我看到越来越多家长带着孩子走出泥潭,靠自己努力赢得尊重和平等

 

济南的凌晨中,有对母,母亲徐敏星每天带自闭症孩子大帅出去送牛奶

 

凌晨4点出门送奶徐敏星、大帅母子。

 

2018年,帅要成年时徐敏星作出个重要决定——带着子送牛奶一来送牛奶相对简单;二来能让他像普通人一样学会些生活技能;三来能够接触外界,更多融入社会。

 

大帅很喜欢这份工作。

 

“干别的事情容易生气急,只有你喊早起从来不耽误完成得也很好。”徐敏星说。

 

每天母子俩从牛奶配送站取出同包装的牛奶按照瓶装奶、盒装奶、袋装奶,分门别类地摆好。这些工作,大帅做得有条不紊。发后找对方、打开奶箱、放好牛奶、锁好奶箱……

 

徐敏星坚持让大帅慢慢成长情绪控制能力、理解能力、认知能力都了很大提升。刚送奶时大帅对人与人之间缺乏界限感,上门收奶费时会不经主人同意进到屋里甚至歪倒在人家沙发上;有的老人会拿好吃的给他,他拿起来就吃会表达感谢。遇这种情况徐敏星就教育儿子:“咱们是送奶工,是给人家提供服务,要懂礼貌”说得了,大帅慢慢就懂了。

 

 

4年来,搭档勤劳和坚持获取收入也换来了社区居民尊重,善意一点点释放出来

 

时天气不好会有订户给徐敏星打电话嘱咐她不要着急;有人知道大帅情况后会下单支持母子俩的业务;还有的居民跟徐敏星学会了夸奖大帅:“大帅得真帅,真能干”……这些在徐敏星来并不是怜悯,而是尊重。儿被人认可了参与到社工作中了,他也觉得自己是有价值

 

靠实力赢得尊重我们便再没有什么特殊于别人的地方。但自尊不意味着拒绝别人的好意。只想帮助别人一概拒绝别人的帮助,那不是者,其实是一种心理上残疾,因事实上,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如果您想帮助自闭症群体,也有能力提供帮助可以给他们开发岗位帮助他们融入社会;也可以支持他们的创业购买他们产品,很多自闭症人士在各自的岗位上做着有价值工作,烤面包做咖啡送牛奶洗车……

 

请以专业的力量为们赋能

 

就业辅导员,你听说过吗?

 

由于心智障碍群体大部分无法直接胜任社会工作,也难与陌生人交流,就需要就业辅导提供持续岗位技能培训及全方位帮助。他们首先对有意就业的人进评估;然后寻找合适的企业前往洽谈开拓就业机;接下来也是至为关键环节,即根据企业提供岗位,制定个性化培训方案进训练;上岗后,还持续关注学员的情绪反应和工情况教导他做出适当的际应对、矫正偏差行为。

 

“80后”李国斌就一名就业辅导员一行工作近10年。最高兴的事是,看到自己辅导的学员,包括自闭症人士,走出去工作企业又来找们要人,然后又接新学员,这样周复始非常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