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主动语言多了10倍,爸爸找到了孩子进步的加速器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2-07

△ 可乐爸爸

我是一名医生,因为职业敏感性的关系,在可乐很小的时候我就现他普通孩子不一样:不看人、不说话、自己玩自己的。咨询了一些学医的同学大家推荐我来北京看看。那时候可乐才18个月基本没语言;只玩车,把车排成条直线;喜欢看广告、动画片;不和人主动交流和玩耍。医生没给明确诊断,但因为他表现太明显了,又基本肯定了他是个自闭症孩子

 

早有心理预期,对于这个结果我在较短时间内也接受了,唯一觉得庆幸是孩子尚小早发现早干预,这个意识我还是有的。和许多新家长一样,一方面开始自闭症康复知识,一方面也经历了反复寻找机构过程从老家北京再到天津,兜兜转转,为孩子干预背井离乡;从20195月到现在,两年半过去了,可乐和我都得到了成

 

我们是去年12月天津IN今年58月这三个月,明显地,可乐每个月变化都很大现在主动语言每天二百句有的与之前一天20句有天壤之,也能进行几个回合的日常对话。

 

以下给大家分享的是我的干预心,也包括怎样利用好机构的资源为孩子的步助力希望您不要做一个“躺平”的家长,毕竟孩子发展得好不好咱们自己幸福感息息关。

口述 | 可乐爸爸

 

家长:你要做一个“工具人”

 

我时常在想我们孩子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佛系”、对人没有兴趣?这应该是动机问题。对于自闭症孩子来说,外界人就是个物品,如何把物的状态变成人的状态和他沟通呢?首先就需要他对你表现出好奇心,有跟你沟通的动机。

 

我跟乐一直形影不离,目的就是让他把我当成一个“工具”来使唤。起初,他自己几乎不干任何事,吃饭、穿衣、出门等都需要我在旁边参与。时间长了,我就跟他融为一体了,他做任何事都离不开我

 

一旦离不开,我就给他任务做,或设置障碍,给他制造习机会。后期他会说话了,也会通过语言使唤我“爸爸,我要这个……”你也许会疑惑,事事都要父母代劳,孩子怎么自理、自立?事实上,这些辅助后都是需要逐步撤掉

 

去年5月,在全辅助下,我教会了可乐穿衣服,然后开始一步步撤辅助。第一步要撤掉的给他拿衣服这动作他面临的问题是,不知道自己的衣服在哪?于是,就先引导他跟我一起找衣,其它流程仍然是我辅助,等他习惯了找衣服,再撤下一个环节,辅助剩余流程,此类推……

 

这中间要花很长时间,从完全辅助、半独立、完全独立,平均间隔两个月左右,不要着急,每次撤辅的比例要精准把控,大方向不改,每次改动约10%,最多20%。

 

成为了孩子的“工具”也就一定程度上建立了与孩子的联结下一步就是让他觉得跟你玩起来很我特别喜欢给孩子买玩具,也开发了很多玩法。玩切入点,首先是按照他的方式加入他的玩法,然后小小地改变玩法、游戏的某一方面,起初这种改变几乎是看不出来的,他能接受的;再变化逐渐加大,潜移默化中就变成了以我为主导,引导孩子在玩学习。

 

10月初,我和几位家长借用天津IN的场地,做了一活动室下课后带着孩子进行大运动练习。个过程中,我们会做很游戏,跟孩子玩在一起,建立起更亲密关系。具体怎么玩我的经验是这四字——抱、啃、摇、挠。“啃”就是拿你嘴啃他的身体;“挠”就是挠痒痒

 

 

我们的子喜欢的大都很简单的游戏,比如,一个哥哥需要积木堆房子,我让可乐拿给他,他拿了十几回合都不觉得累,很开心。大多数的游戏,家长给任务都给难了,游戏从简单到复杂,逐渐变成高难度的游戏,一定要慢,多观察孩子。

 

孩子玩的兴趣撩起来了,就要增加对外界的好奇和探索欲。自从开始干预以后,刨去上课、吃饭时间,除了刮风下雨,其他时间我天天带他出去逛。超市、商场,各种户外活动,每天在外面的时长有2~3个小时,晚上10:30左右才回家,目的就是增加他对事物的认知。

 

前两天天津下雪,我就琢磨着带他出去怎么玩能教哪些目标?摸摸雪,感受它的状态从固体变成液体;还可以打雪仗、雪地摆造型;能力好的孩子可以玩追逐游戏……生活即教育,陶行知老先生这句教育名言放在咱们自闭症孩子身上也适用。

 

机构:家校合力,1+1>2

 

从可乐确诊到现在,我也换过好几家机构,在选择机构方面也有了一些心得。首先,干预方法要以ABA原理基础实在是因为ABA太好用了己是受益者现在也越用越熟练以前做项目还提前写点东西,解下步骤,现在就在心里安排好去执行带可乐时,我一般就席地坐或者在床上教,每次教几钟就休息,边学边玩。我感觉,抓住、提高孩子的动机和兴趣最重要。

 

第二,从初级老师、高级老师到督导老师,机构老师水平要有阶梯变化。选择ALSIN就是因为老师梯度比较完善,既有初级老师、高级老师,也有督导。上课中孩子状态难免有时好、有时坏,老师会把孩子变化情况会反映给高级老师,高级老师再反映给督导,及时调整干预策略

 

有了ABA原理和精良师资做定海神针,下一步就是家长如何巧妙撬动机构资源为我所用了。

 

1. 用IEP会议充分沟通,集中火力攻克干预重点

在IN快一年时间里,我们每季度会开一次IEP会议第一次是在给乐进行入园评估后,我和IN督导BCBA朱颖老师聊干预的方向:以提高个人力为主,侧重语言表达方面。所以,我们达成一致,将大运动、精细及自理等项目压缩,我在家带着可乐大量进行练习

 

每天我和个训老师都沟通可乐的学习状态老师说课堂上可乐学会东西和存在的问题,我家里玩耍的方式和他巩固老师课堂上的知识。前三月没有明显的进步,感觉在打基础。

 

第二次IEP会议时候,督导朱颖老师计划增加课程内容的丰富性,这跟我的计划不谋而合。当时乐已经学会了常用的形容词、介词,我想让他在日常对话中更自然地把学到词语用起,而不是让人一听觉得很书面。比如,可乐学会了长短高矮胖瘦弯的直的这些简单的形容词,我就建议老师能不能在教学中加入“不,太,非常,很”等一些程度副词,让他说话更灵活。还建议增加了一些常用的形容词,如漂亮、勇敢、坚强、帅气、可爱。这三个月,可乐的语言了明显的变化,表达丰富起来了。

 

第三次IEP会议,朱颖老师诚恳指出如果将来想让可乐进入融合的环境,要开始减少平时我主张的散漫的“玩中学”的时间了,要提高教学效率,注重学业能力。比如可乐社交能力已经提升了,但是数学面的点数还不会,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交。我们达成了一致,教学就更加有的放矢,课堂与家都围绕计划展开,可乐的变化就很明显了,语言逻辑表达上了一个台阶。

 

2. 数据,力曲线自己说话

辗转了几个机构后,对于孩子每天上课的反馈,不得不说IN的纸化记录是比较高效的。一般来说,老师也下课后和家长有10分钟交流时间,包括孩子今天课题,孩子的课堂表现,家长怎样在课下进行力泛化…….听完都记住都不容易。

 

IN比较周到是当天反馈会推送到手机上,尤其是双周报,10天时间形成一条能力曲线,孩子近两周表现如何一目了然

 

有时进步有时退步,比如本身能力不错,没怎么干预过,一开始进步必然明显;或者孩子刚入园有些不配合,老师会设置相简单课题,这时候看见曲线也是上升的。而当某个课题进行了段时间,需要提升难度时候或许曲线就会变得平缓甚至是往下走。曲线上下反复很正常关键是家长和老师得弄明白为什么会往上或往下。

 

ALSO·IN加强孩子社交、认知、语言、精细、运动和自理六大技,也抓住每个教学时机升孩子的社交情绪包括7个方面:

1.学习的配合度 

2.情绪平 

3.用合适方式表达自己

4.主动关心和亲近他人 

5.对新鲜事物表示出好奇

6.与同伴很好互动 

7.尝试独立做自己事情

 

大概在今年夏天可乐社交情绪曲线波动比较大,现在无法识别他人是和他开玩笑还是真取笑他老师就会利每天上课前下课后与可乐玩耍的时间故意惹可乐哭鼻子,我采取不干涉方式,让可乐自己决。

 

然后回到家模拟老师与可乐互助的场景,教可乐合适的表达方式解决问题的方法。让可乐明白什么问题需要用什么样解决方式,再和老师沟通,第二天重场景,让可乐一遍遍地练习,学到解决问题的能力

 

可乐掌握的大多知识技能、语言表达都是在高回合数、高频次灌输后,让他理解,再让他在合适的场合下应用出来而获得的。平时的生活只有家机构两点一线,只能依靠老师为我们重复创设场景。

 

3. 善用督导,鸟瞰孩子的干预全图

机构督导这个角色很重要,是一个机构的灵魂。但其实家长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灵魂”,我们真心需要督导的指导,一般来说,督导都有BCBA或BCaBA执照,仅专业过硬,更有丰富的经验,眼光与格局也更有高度

 

我是一名医生,太明白可乐与普通孩子之间的能力差距了,从确诊那一刻起,我从来不关心他将是不是能上学,能上多高学,我只于他未来能否实现生活自理能否离开父母独立生活。

 

而督导朱颖老师给了我一个不一样的视角,通过她的观察与评估,发现乐是有上学的

 

在提升了认知、语言和社交能力之后朱颖老师希望下一步可乐的目标进入幼儿园融合,将来上小学打基础。这对我是个鼓舞,或许自己之前过于悲观了,或许孩子值得一个更有希望未来。

 

时常反思,常有新知

 

现在,可乐4岁半了,还没有进过幼下一步,我们会去尝试半天幼儿园、半天机构生活,如果不行,就再回机构提高能力

 

对我来说,他上不上学不是最重的,重要的是我在持续干预他,他在持续步。只要融合能力到了,自然就能入学了

 

目前可乐问题,跟他玩感兴趣的游戏时,他会把我当一个“人”,我一块玩玩不感兴趣的话,仍然当我是个物品,而且对我更亲近些,对其他人的关注能力需要强。

 

7岁前,可乐交流能力的提升不是我的主线,毕竟核心问题不好改善,我的重点是让把自己的一天安排好,这样他上学不愿意跟小朋友玩,也自己会玩。

 

个自闭症谱系孩子情况都不一样,所以一定要时常反思。我基本每隔半个月就会反思一下可乐状态,琢磨怎么改变自己,再调整孩子的

 

上周,一个中心的小朋友办离园party准备去幼儿园,可乐充满羡慕地说:“我什么时候也可去啊?”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乐开花:连羡慕这样的高级情感也有了这小子上学有戏!

 

有时候,我会思考教育意义,什么是教育,一方面是教养孩子,同时这何尝不是一场对自教育

 

我成为一个熟稔ABA家长,对什么是靠谱机构也有了清晰的认知。越来越觉得家长是干预的主力而机构是孩子力增长加速器。在6岁之前如果充好机构用“家校结合”的方式进行干预会达到1+1大于2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