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自闭症孩子什么时候能离开机构了?

作者:ALSO孤独症 2022-02-25

干预路上,每个闭娃和其家庭都有各自的苦恼。尤其进入学龄,家长最担心孩子在自理、安坐、跟随等方面的表现,以及是否有自伤和伤害他人的情况,这些往往是衡量一个孩子能否入学的基本条件。

 

当然,也有一类能力较好的孩子,在认知、学业、精细、运动等方面跟同龄孩子差距不大,最大的挑战来自核心的社交能力,不喜欢往人堆里凑、社交欲望很强但不会用合适的方法表达出来、无法接受批评和输赢……这样的娃有自己的想法,“心眼”也不少,大人讲的道理都能听懂,也能应答,但一到生活中就原形毕露,我行我素,执拗得很。

 

5岁多的小C就是这样一个孩子,虽然能力好过不少闭娃,可由于社交技巧不足,最初融入集体时常常弄巧成拙,闹出不少乱子。经过一年半家长和机构通力合作,好消息传来,小C近日正式结束“半天机构+半天幼儿园”的状态,进入“全天的幼小衔接班”上学,向着明年9月进入普小一年级的目标冲刺。

 

别看现在小C乖巧懂事,是个康复得挺不错的孩子,背后为了解决他的社交难题,机构和家人费了数不尽的心思。作为阶段性胜利的总结,我们请到了小C奶奶和机构的老师——来自ALSO·IN郑州二中心的督导和干预师们,跟大家分享如何解决孩子干预路上的社交难题。

 

ALSO·IN集体课上,小朋友合作玩游戏。

 

害怕社交,见到小朋友就躲老远

 

2020年8月至今,小C进入郑州IN二中心有一年半了。他来的时候自带光环,只花了一个月,便从一对一的密集干预课“跳”进IN的集体课,让其他家长羡慕极了。

 

奶奶是陪伴小C最多的人,从孙子出生到确诊、干预,她一直不离左右。小C的父母虽然要工作,但一直配合机构教学,坚持居家环境下的技能泛化,希望把自闭症给儿子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朝着普通孩子的生活努力。

 

是的,对每一个自闭症家庭来说,想成为“普通人”中的一员都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来IN之前,小C的语言已经出来了,并发展出了较好的认知能力。奶奶特别上心,会花很多时间在生活里教孩子,给他创造语言环境和社交机会。不过,小C在社交上一直进步缓慢,看到同小区一块玩的小朋友,会远远绕开走,不愿意看也不愿意接近。

 

经过IN的评估,小C的能力跟同龄孩子比,认知方面差异不大,但跟人的配合度、对人的关注有待加强;虽然说话没问题,但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主动语言的频率也需加强。

 

为此,督导先给小C定制了一对一课程,注重技能泛化和教学的灵活性。让他理解跟小朋友玩的情景,并利用课间操时间、娱乐休息时间制造他和小朋友的互动机会。

 

小C跟小伙伴一块玩游戏

 

进入集体课后小C有了相对固定的小伙伴,老师教起来更加有的放矢。也许有家长会疑惑:四五个孩子一块上课,每个娃能力都不同,老师怎么在同一堂课中设置目标,保证每个小朋友都有所收获呢?

 

以小C所在的集体课为例,每个娃都有让人头疼的点,有常规不好的,有注意力不好的,也有稍带攻击行为的……每天上课前,集体课老师都会跟个训老师交接,了解孩子的能力表现;也会跟家长沟通,询问他们的预期。比如,孩子在幼儿园常规不太好,家长会更希望先在建立常规上有所突破。

 

“IN的集体课每周有不同主题,贯穿在绘本阅读、互动游戏、手工时间等方方面面,对孩子的跟随、服从、安坐、分享以及合适的语言表达能力等进行全方位提升,并根据孩子的不同能力设置不同目标。”小C的集体课老师郭沙沙说。

 

以老鹰捉小鸡游戏为例,小C的目标是独立讲出游戏规则,玩完之后能回到原来的位置;小D也有这种机会,但需要在老师辅助下讲出游戏规则;小A的社交动机不强,甚至不愿意参与游戏,他的目标是参与就好,哪怕跟着老师跑一跑也会得到强化。

 

“有的孩子学得快,教三四次就会了,有的教四五十次还没会,但我们不会拿他跟别的孩子比,而是跟他自己比。”郭沙沙说,“有的孩子语言不好,说不出来,老师面前有个黑板,他能指出问题的正确答案就好,不用非说出来,然后我把黑板拉远,他也能指出来就是进步。我们考察的是孩子远距离听指令的速度、注意力维持时长,不会只强调认知。”

 

有了集体课的磨炼,孩子们进步明显。在小区遇见小朋友,小C能站在旁边看看;后来也能一点点靠近,从他们身边走过;最后也能融入进去,虽然互动不多,但能骑着滑板车在孩子群里穿行;在幼儿园他会主动找到老师,表达:“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玩?”家人别提多高兴了。

 

了解冬奥会,咱也不能错过。

 

社交欲望大增,但不知道怎么跟别人玩

 

进入幼儿园之前,小C的家人给他报了个体能班,一来加强运动,二来培养课堂规则,观察小C在一般集体环境下的表现。

 

一看不要紧,小C就像匹脱缰的小马,完全不听老师指令,沉浸在跟老师你追我赶的乐趣中,体能倒是消耗了,但上课效率非常低。奶奶见状,把情况反馈到了IN的督导那里。

 

当时的督导静静老师首先站在孩子的角度分析问题——小C可能想获取关注,也可能是不喜欢体能课而逃避,不过他是个有想法的孩子,最好不凭空做判断,不如先问问小C。

 

居家干预高手奶奶上阵,循循善诱先让孙子复盘运动课都干了啥,小C便主动提及他在教室里跑,老师追他的事实,这时奶奶便问:“你为什么跑呀?”

 

小C答:“我在跟那个老师玩呢!”真相大白:孩子不是逃避,也不是获取关注,是想跟老师玩,但不知道怎么互动。

 

教会小朋友用合适的方式表达各种情绪是老师们的重要任务之一

 

了解情况后,静静老师建议老师可以这样配合,奶奶听后表示接受,并反馈给体能班老师,尝试暂时改换小C上体能班的目标——

 

把“整节课都能很好地跟随某项运动”变成“跟孩子商定好,比如运动2分钟,然后跑5分钟,铃响之后再运动2分钟,再跑5分钟……”

 

下一步,运动老师把跟随运动的时间延长。小C自由活动的时间减少,如此循序渐进,不断增加他跟随老师做运动的时长。

 

如此施行了一段时间,果然奏效,小C既有机会满足自己跟老师玩的需求,跟随老师做运动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后期小C进入幼儿园融合,也出现了爬桌子、上课拉窗帘等行为,奶奶询问后得知孙子是想跟老师玩捉迷藏。便依样画葫芦,跟幼儿园老师提议,能否在课上给小C创设一两次玩捉迷藏的机会,通过真实的游戏告诉他什么时间可以玩捉迷藏、怎么玩、跟谁玩。

 

老师听后也采纳了奶奶的建议,带着班上的小朋友和小C过了玩捉迷藏的瘾,通过适当的引导,向小C传递了可以做游戏的时间以及游戏规则。

 

IN在课程上也配合奶奶设置了相应课题,老师把重点放在教孩子上课时可以做什么,下课后可以做什么。同时设置上课和下课时间点,帮孩子明确什么时候可以玩游戏。

 

幼儿园和机构双向发力,小C对于游戏规则的理解更加深刻、直观,不恰当的社交沟通和表达也相应减少。

 

ALSO·IN集体课上,小朋友跟老师一起做游戏,左一为小C。

 

情绪问题爆发,会突然拍打、拥抱小朋友

 

随着小C掌握的技能、懂的道理越来越多,社交方面的情绪问题也随之爆发。他能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起玩,也能一定程度上理解别人的语言,但理解得又不太透彻,接受不了任何人说他不好。如果小朋友跟他说话稍微大声,他会出现抓、拍打小朋友的现象,或者冲过去抱人家一下。

 

幼儿园老师向奶奶求助,奶奶把问题反馈给了小C现在的督导甜甜老师。

 

督导通过分析,猜测小C是想跟小朋友玩,以上行为是想表示自己的喜欢和亲近。

 

回到集体课上,老师们继续加强小C跟小朋友的互动,教他跟小朋友打招呼,怎么玩游戏,怎么去回应——

 

【绘本时间】:小A正在看绘本,小C也对绘本感兴趣,会问老师:“这书叫什么名字?”老师不回答,指一指小A说:“你自己问小A‘你的书叫什么名字?’”同时引导小A去回应小C。

 

【手工时间】:几个小朋友一块做手工,老师不会给每个人都发手工材料,而是把剪刀都给小A,把胶棒都给小B,把材质都给小C,孩子们会为了获得一整套手工材料互相借东西,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教小朋友学会发起社交。

 

【游戏时间】:分配角色时,老师不问每一个小朋友想当什么角色,而是让小朋友彼此去问。如果两个人的角色冲突,老师引导孩子表达:“这次我先当老鹰,你再来当好不好?”互相沟通,解决问题。

 

通过这样的练习,奶奶发现小C在幼儿园的不恰当行为有所减少,当他想跟小朋友互动时,能够选择比较恰当的方式和语言。

 

 ALSO·IN绘本时间

 

听不得批评,不接受输赢

 

提起让家人和老师最头疼的问题,还是小C不能接受别人的负面评价:游戏里自己不是第一名不行,抢东西没抢到不行,老师说他做得不对也不行,要是往作业本上打个“X”,他则完全不能忍受,在机构干几次差点把教室“掀翻”,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扔到地下,集体课老师徐莉芳的一副眼镜就此牺牲……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幼儿园,有一次午饭,他抢了小朋友的红烧肉,老师批评了他,他知道这么做不对,但我们一提到这件事,他会立刻说‘我没有呀!’,非常敏感。如果我们用另外一个小朋友的名字把他抢红烧肉的事讲出来,他就能接受,并且知道是在说自己,还会指着身旁的同伴说‘你讲一下小A吃什么的事’,觉得光说他犯错不行。”徐莉芳回忆。

 

为改善这个问题,老师们想了各种法子,比如通过讲绘本,告诉孩子输了也没有关系,这一招在小C情绪好时管用,他能听懂并表示理解,但一到实际情况,还是无法接受一点点负面的话。

 

鉴于此,老师试图通过给孩子做任务拆解,塑造他接受输赢的能力。比如设置一些老师能够控制的输赢的活动(如抢杯子、赛跑),游戏不强调输赢,而强调是否完成,即只要游戏完成,输的和赢的那一方都能获得同等奖励。以下活动流程供参考——

 

接受输赢

 

1.完成就都奖励

刚开始,老师让孩子先赢,然后老师说:“我们两个人都完成了这个游戏,所以都能得到一块糖。”孩子会发现,原来完成游戏就可以有奖励。

 

2.控制输赢比例

慢慢地,老师要有意识地控制输赢的比例,比如说5次游戏里孩子赢4次输1次,老师赢1次,但不管谁赢谁输,两个人都获得一样的奖励。

 

3.增加孩子输的次数

把奖励的糖果换成代币,比如进行5次游戏,每次游戏完成,不管输赢,每个人都能获得一个代币。然后变成5次游戏里让孩子偶尔输1次,因为都能获得代币,孩子一般是能接受输1次的。再进一步增加孩子输的次数,如5次里输2次(2次岔开),甚至输3次,但要保证,不管输和赢都是同等奖励。

 

4.输赢奖励出现差异

不论输赢都获得一个代币,但先赢的那个人先获得代币,延迟输的人获得代币的时间。这时老师要补上一句:“我们完成了游戏,我们都很棒。”

 

与此同时老师增加一些引导的话,孩子赢了就跟他说“恭喜你”;老师输了自己说“我下次要加油!”“我们可以再来一次吗?”教孩子这样表达自己的情绪。

 

5.进一步拉大输赢的差异

赢了可以获得两个代币,输了只获得一个代币,通过这样的过渡,让孩子逐渐接受输和赢。

 

与此类似的问题是,小C听不得别人说他“做得不对、不好”,对此老师一方面通过社交故事加深孩子的理解能力。另一方面,避免直接说“小手没有放好”“你的东西没排好”这样否定的句子,而是说“我们尽快把积木放回原位”“看谁先把小手放回去了,小c加油!”“你看小A做得多棒(强化小A做得对的行为)”,强化孩子服从和执行正向指令的行为。

 

慢慢地,老师会用负面语言加正向语言相结合的方式跟孩子沟通,比如“小手没有放好,跟我这样学就非常棒啦。”“你的书包放错位置了,你可以把它放到最左边的位置。”这样说孩子的接受度会更高,毕竟在幼儿园,老师和同学不会一直说我们孩子想听的话。

 

代币,你真的会用吗?

 

你的孩子有这种情况吗,不管场合是否合适,都想什么就要立即得到,否则马上大发脾气。小C有段时间非常执拗,想喝酸奶,奶奶告诉他“回家再喝吧?”他非常坚持要现在喝,并且表示可以去超市买,甚至说出“那我去超市偷一个”这样的话。

 

奶奶曾试过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说“我们赶紧坐地铁回家吧,回家就能喝酸奶了”,但站在孩子角度,他并未从中获得强化,这一做法可能无法长时间维持孩子的稳定情绪。

 

后期,随着小C的等待能力有了较大提升,从长远出发,为改善小C的执拗脾气,IN在他的教学中引入了一套代币系统。在机构,小C可以集满10个代币之后,跟老师兑换一枚勋章,勋章有什么作用?

 

“简单地说,勋章可以换取妈妈手里的小红花,小红花可以进一步兑换成货真价实的钱,孩子可以用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甜甜老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