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结构化教学在瑞典自闭症机构、孤独症机构、自闭症学校应用

作者:于丹 2020-03-05

文 | 于丹

作为孤独症和相关沟通障碍儿童治疗与教育(Treatment and Education of Autistic and

 related Communication Handicapped Children, TEACCH)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结构化教学在瑞典孤独症(以下简称ASD)人士中运用的非常普遍,可以这样说,在瑞典的孤独症学校和机构,以结构化教学为主,再综合运用其他如低情感对待、图片交换系统、社交故事等干预手段和方法。

瑞典之所以选择结构化, 我想主要原因是和瑞典“人人享有受教育权利“的人性化理念和结构化教学对孤独症的理解和尊重不谋而合——结构化教学不仅仅培养个体的能力和技能,同时,还利用结构化和视觉化给ASD人士提供一个孤独症友好的(autism friendly)环境,帮助他们理解周围的世界,训练他们自主和有意义的沟通,培养他们的独立性和管理自己生活的能力。

结构化教学的这两条腿走路,我认为也同样适用于我国的ASD儿童。同时,结构化教学中一些非常实用的教学方法和理念,对国内的ASD儿童家长和同行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在今天的这篇文章里,我主要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结构化教学以及结构化教学的内容。

1. 什么是结构化教学?

结构化教学作为TEACCH 项目的核心,起源于美国。在对结构化教学实施成效的研究表明,构建在特殊教育上的结构化教学给ASD儿童和青少年的成长带来了积极的影响。这种现象的产生毫无疑问地有很多解释,其中最主要的一条是,结构化是唯一的能给ASD儿童的成长需要提供可预知性的的干预方法。

结构化还可以帮助ASD儿童把自己组织起来,更好地促进他们同周围环境地融合。结构化对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要,但对于ASD儿童来说是他们发展得好所必须的。这是因为如果他们没有帮助、指导和辅助,就没有能力把自己组织起来,明白或者调控他们的需求(Mesibov, 1993)。

结构化教学涵盖的内容较多,归纳起来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利用结构化和视觉化给ASD人士提供一个孤独症友好的(autism friendly)环境,也就是给他们的日常生活提供一个可依靠的框架或平台。结构化教学的另外一个内容是个体能力和技能的培养,如认知能力、个人生活能力等。

关于结构化教学的定义,瑞典知名孤独症专家Helene Tranquist在《VAD ÄR TEACCH?》(2006),(《什么是TEACCH ?》)中有很确切的描述:

结构化教学部分是关于日常生活中的所有功能范畴,如发展个体的能力和技巧,部分是关于创造一个使个体明白的学习环境,减少个体的紧张和压力(Mesibov 2005)。这两个方面通过环境、活动和学习材料被一种可视化地和结构化地解释、形成和实施来完成。一个由文字、图片或实物构成的可视日程表向ASD 学生清楚地表明一天内要发生的事,以及用不同的方式组织学习材料,以便使个体非常清楚地了解人们对他们的期望。

学习材料要从个体不同领域的发展水平出发,学习要更多地建立在发展个体的强项和兴趣,多于训练他或她的弱项。交流与沟通的教学也包含在结构化教学的范围内,重点是发展个体自主的和有意义的交流和沟通。Mesibov在2005年写道,通过目前有关感知、认知和ASD人士为何与众不同的研究成果以及倾听ASD人士的叙述,增加了我们的孤独症知识,也使结构化教学一直在不断地被评估和发展中。

2. 结构化教学的内容

根据《孤独症和相关沟通障碍儿童治疗与教育》(麦西博夫,谢伊,绍普勒,华夏出版社,2014)一书,结构化教学的内容包括:环境的结构化,可视化日程表(视觉化日程表),活动系统的结构化(任务/活动流程),可预知的活动顺序和视觉结构化活动。我又加上了时间的结构化和学习材料的结构化。

环境的结构化

环境的结构化就是利用功能性活动区域,家具和视觉提示等手段最大限度地给ASD人士提供清晰明确的工作环境。最典型的就是对活动场所,如学校或家庭等进行功能性划分。如果学校比较大,可以布置成不同用途的功能教室,如教室、游戏室、餐厅、图画室以及学生训练厨房等。如果学校地方较小,可以在一个房间里通过屏风、布帘和橱柜把房间分成不同的功能区。

这样做是的原因是,一些ASD 人士,尤其是处在早期发育水平的ASD儿童通常需要通过视觉化的管理来获知教室各个特定区域会发生怎样的特定活动,并且还需要用清晰的物理界限来标示这些区域。(Mesibov, Shea,,Schopler,2004)

如果我们不对外部环境进行功能化区分,就会造成他们想在哪里干什么就干什么,因此,他们需要外界用结构化和视觉化构建一个清楚易懂的外部环境,以帮助他们把特定的活动、活动地点以及对孩子的期望联系起来。

这间教室通过橱柜、屏风分成了四个功能区,从左到右依次是玩具区,拼图、画画区,学生独立学习区和休息和看电视区。孩子经过结构化教学的训练,看过可视化日课表后,就会到相应的活动地点从事相应的活动。

可视化日程表

一个由实物、照片、手绘图、图片构成的日程表,视觉化地展现了一个ASD学生一天的活动。大多数ASD儿童由于语言沟通和理解能力的缺乏,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理解和执行老师的口头指令或使用用文字做成的日程表,因此,可视化日课表就成了不二之选。

可视化日程表给ASD儿童的灵活性创造了条件,因为他们能够通过日程表的变化,预先了解了活动的变化,这样就避免他们过度得依赖他们自己的记忆和他们自己总结的一套规程(routines)。(Helene Tranquist  & Marita Falkmer)

一个由标准化图片”黑白象形图“组成的可视化日课表。操作程序如下:

学生拿下可视化日课表上最上面的课表图片,放入下面的小纸盒中,然后,根据课表图片的内容从事相应的活动。

如果有可能,应尽量使用标准化图片。标准化图片是一种图片式的标准语言,就如同我国的普通话,越多人使用,越多在不同的场合使用越有利于ASD人士的独立

可视化日课表也可以在家里使用,没有标准化图片的可以使用照片或网上下载图片。不能做全天的,可以做晚上时段,或周末。

这种可视化日课表最适合在学校全天或半天的ASD儿童。刚刚随班就读,还不会读写文字的ASD儿童也很需要。参加机构训练的ASD儿童也可以做一个训练时段的可视化日课表。

活动系统的结构化

如果可视化日程表和环境的结构化告诉一个ASD学生一天要做的活动以及每个活动的地点。ASD人士进入一项活动的特定区域后,就会有任务/活动流程来告诉他应该做什么。任务/活动流程能够确保ASD人士理解任务或活动,确保他们集中注意力,独立地完成任务(Mesibov, Shea & Schopler, 2004)。

以上的图片描述的是学生独立学习的场景。

操作程序如下:学生从桌上的撕拉条上取下图形”星星“,粘到带有”星星“图形的塑料筐的星星上,取出筐里的作业,做好,再放回到筐里。然后再以此类推做完其他两个作业。学生独立学习的作业通常是学生已经完全掌握的。这个活动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独立学习的习惯和能力。

孩子的家长也可以在家里利用这个流程让孩子做一些认知、手工精细和拼图等的练习。学校或机构也可以利用这个流程设计一些集体手工活动或游戏活动等。

可预知的活动顺序

在去公园、图书馆和郊游等活动前,老师或家长应该根据结构化的要求,尽可能地了解以下的信息,然后,把这些信息视觉化,做成图表,以减少ASD儿童活动前的紧张和焦虑。

  • 去哪里,地点的标准化图片,如果你想让学生或孩子知道你们要具体去哪一个地点,也可使用这个地点最标志性建筑的照片。
  • 什么时间出发,多长时间,什么时间结束;
  • 和谁一起去;
  • 如何去,如何回来;
  • 过程——做什么;
  • 回来做什么?
  • 注意事项,特别需要向学生或孩子说明的事情。此外,根据需要也可以做一个公园里小游乐场的活动选择表。有些ASD学生或孩子需要我们事先告知他们将来可能遇到的情况和处理办法。

规程

规程是一种用系统的、连贯的(consistent)的方式做一件特殊任务的方法。系统化的规程对ASD儿童是有益处的,因为它们能帮助ASD儿童了解一些场合的需求,并有效地组织起来。一个重要的一点是规程要足够的连贯使它们能够帮助学生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同时,又足够的灵活,可以用在很多的场合(作者Gary B Mesibov,  译自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of behaviorproblems inautism / E. Schopler, G. B. Mesibov (eds.)。

以上是利用规程的原理设计的可视化日课表的一个学习时段。做为一个学习时段,他必须先做他不喜欢,费脑的一个活动,通常是老师和学生一对一学习或学生独立学习,然后才能做他喜欢的活动。这个规程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先工作,再玩。”

另外,其他重要的规程,如先洗手,再吃饭;先上厕所,再洗澡(再出去玩);写字,读书从左到右等。

视觉的结构化活动

视觉的结构化活动指的是用视觉的方式(而不是用语言的方式)使ASD儿童所从事的学习和活动更加准确、明白和有意义,目的是让他们最大限度地参与活动。

对于一些有认知和语言理解障碍的ASD人士来说,使用颜色做标注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例如,用颜色识别学生。

瑞典的一些孤独症学校,孩子入学校后会得到一个颜色。假如,奥斯卡的颜色是绿色,那么他的课表站、老师带在胳膊上的袖标、擦手毛巾都会是绿色。这样有利于孩子知道他的日程表放在什么地方,谁和他工作,哪个毛巾是他的等。

时间的结构化

不能明白时间的流逝,不愿意结束喜欢的活动以及不能等待等问题在ASD儿童中非常普遍。一个非常好的办法是使用可视计时器等时间辅助工具。

如果国内买不到这种可视计时器,也可以购买蛋形计时器或其他时间辅助工具。

学习材料的结构化

文化知识的学习是结构化教学重要的内容之一。瑞典孤独症训练学校的教学的内容主要是五个科目,更侧重教授与学生切身相关的知识,培养学生与外界沟通的能力以及训练学生的个人生活技能。文化材料的编写主要根据这五个科目编制。

一个训练认知能力的配对练习,主要训练物品的相关性。

在你阅读完结构化教学的内容以后,我希望您继续读完Helene Tranquist的文章:

我很难把TEACCH 看做一个干预方法。我认同Howlin(1997)的说法:在TEACCH项目中存在着不能被看作是干预方法或者手册(manual)的教学方法(pedagogical approach),而是一个教学的框架。Howlin继续写道,对于一个称职的教育工作者有一个可以给教学创新留下空间的框架有很多好处。但对于不称职的教育工作者,那么结构化教学中描述的策略就会有被僵化地使用的危险。这种状况有悖TEACCH 项目关于个性化发展的初衷。

在文章的最后,我的反思中,Helene Tranquist写道:

当我接触和听到来自不同学校和机构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使用TEACCH方法的时候,他们几乎或者从不认为TEACCH是一种价值观和基本观点。当一个ASD人士有一个日程表和一个非常有组织地放在盒子里的学习材料,但与此同时,他没有一个与他的能力和水平相匹配的学习目标和挑战,以及有意义和投入的一天,他不被从他的思维方式来理解和尊重,对于以上的情况,我必须对这个人是否掌握TEACCH全面知识和明白孤独症文化和结构化教学之间的“红线”(联系译者注)产生怀疑。(Tranquist,2006)。

在我长时间从事结构化教学的职业生涯里,也会看到,一些孤独症从业人员让ASD学生机械化地执行可视化日程课表,反反复复地做同一类型的练习,而忘记了学生做这些练习的目的和动机。真正的结构化教学不是老师和学生顺利度过一天的手段和方法,而是不断地调整和评估,帮助学生达到目标的,过有质量和尊严的生活的手段和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他需要得到周围人的帮助,理解和尊重,同时也需要周围人的督促和提醒。

参考文献

Tranquist Helene (2006), Vad är TEACCH? PedagogisktPerspektiv AB, Stockholm, 20

Tranquist Helene & Falkmer Marita (2001), Hjälpmedel ochanpassingar för personer med autism

Mesibov, Gary B , Shea, Victoria  & Schopler,  Eric, (2004),《孤独症和相关沟通障碍儿童治疗与教育》,华夏出版社,2014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