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当被锁在院子里时,他才明白怎么和人打交道

作者:星星雨 2020-02-28

文 | 薄宏莉

很多自闭症的孩子很难将抽象的概念与自己的直接经验链接起来!通常我们会认为一部分自闭症孩子缺乏这种共情的能力。

比如说,如果你去火上摸东西,你的手就一定会烫了,那你跟他解释半天,可能是没有用的,他听不懂!

这个时候怎么办?我们可以在安全的范围内让孩子去感知一下,自己亲身的感知让他去了解什么是热,热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是烫,可能经过反复的练习,建立起因和果之间的关系。

我教过的一个孩子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他之前在我们这里做志愿者,每一次从来都是到星星雨门口了给我打个电话:“薄老师,我来了我来做志愿者。”

从来不管什么时间,不管我有没有空,他就是薄老师我来了,我来做志愿者,然后我就跟他说你记住每一次来之前一定是头一天给我打电话,你星期三来星期二给我打电话,你星期五来星期四给我打电话。

跟他说了差不多不下十遍,没用,一贯如此,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情。

特别巧,就在去年,早上我们来上班,突然星星雨里停电了,屋里会很冷,也没有灯,一些电子设备也使不了,所以那天我们临时调一天课,老师就组织家长去外出活动了,我当时的选择是回家工作。

我前脚走,他后脚就到了。

那孩子给我打电话:“薄老师,我在你办公室门口呢。”我说:“你来干嘛来了。”他说:“要毕业了志愿者证明要盖章,我来找你盖章来了。”我说:“对不起,学校没有人了。”因为我知道我走的时候星星雨能盖章的同事都走了,我说:“我走了,现在不在,下次再跟我约时间。”他说:”那好吧。”

一会儿又给我打电话:“薄老师,我被锁在院子了。”

可能是他来时,打扫卫生的阿姨还没下班,他没跟人打招呼就进来了,结果阿姨收拾完东西看没人就直接锁门了。

然后他就给我打电话,老师我出不去了,我说你出不去了那你等吧,我找人给你开门,然后找了好半天才有人来给他开锁,然后我说这次你要长记性,下次再来一定要提前问我,说完了我觉得他今天能长点记性了吧?

等到星星雨学期放假的时候,他又跑过来。

到了楼下他才给我打电话说:“老师,星星雨怎么没有人哪。”我说:“我们今天放假。“他说:“我特别特别着急,你能不能让你的同事盖个章,因为我马上毕业要交这个东西。”我说:“同事们都出差去了,给你盖不了章,章也不在我手里,我也没法给你盖,你只能等到我们上班的时候。”于是他只能无功而返。

经过这两次,后来他再来的时候提前跟我说:“薄老师,我星期一要去找你,你在不在?”他终于知道要问我在不在,我说:“你可以来,来了你就到办公室来找我。”

也就是他经历了很多很多这样的结果之后,他才懂得,我要提前跟你打招呼,不然你就会带来一些不好的结果。

你想想一个都大学毕业了的孩子,我跟他讲提前打招呼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你觉得他不能理解吗?他肯定理解,他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他听得懂。但是他为什么就是不能做呢?

因为他每次到的时候我还真的每次都在,我还能给他找到一些工作,比如帮我整理一下文件,他不觉得不提前打招呼有什么不好,反正来了老师都能给我找到一些工作,让我今天志愿者的工作可以完成,直到他遇到了几次真正的困难,得到一些结果,他这个行为才会减少。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