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缺失这些,你有再大的能耐也无法让孩子在“正常”学校上学

作者:星星雨 2020-03-02

文 | 星星雨

一名自闭症少女被同学家长联名劝退。

这像一把匕首刺进所有我们谱系家长的心中。

关于这则新闻,表面上就是自闭症孩子发生行为问题,同学感到威胁告诉家长,家长通过媒体和示威向校方试压,校方中间打圆场,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拼尽全力维护孩子的正常生活。

其实,本次事件校方出人意料的站在了弱势一方发生,可经过这件事,我们的自闭症孩子又怎么会走入着充满敌意的教室呢。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换位思考,作为小方(化名)的同学,没有人教他们该如何与自闭症孩子相处,因不了解而产生的恐惧是人类的本能。

同学的家长所做也是本能,用尽手段保护自己的孩子而已。

小方妈妈有错吗?当然不是!

天晓得我们的家长每天都在经历些什么,相比自闭症人,他们的父母更需要被安慰。

在中国,遇到什么社会问题你不怪一怪政府感觉对不起自己,所以质问一下教育、法律、特教资源等等应该没错。

可就算政府一纸公文下来要求学校零拒绝,没有特教资源的介入,霸凌、误解、联名信依然不会停止。

而特教为什么少?回想我们填写大学志愿之时,有几个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报考特教专业。至今,有不少自闭症从业者都很难和家人解释自己的工作。

最终,我们会说都是自闭症的错,是它让星儿们不正常,被正常的社会排斥!

整件事情在一个正常的逻辑下处处体现着不正常。

我想,真正的问题,在于人心。

在你心中,你认为什么是正常?

早在47年前,北欧一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1969年,西方世界特殊教育也非常的不完善。

但是,瑞典的本特·尼耶(Bengt Nirje)对“正常化生活”的解释为此后半个世纪的障碍人士权益保障提供了正确的理论基础。

让障碍人士在各个阶段都过上尽可能正常的生活。

换句话说:围绕着障碍人士的所有努力都应该以实现符合当地文化特点的年龄、性别角色关系为目标。

本着这一目标而提供的社会辅助应该尽可能的正常和少量,但要尽可能的专业和全面。”

正常化原则是一种方法,它允许障碍人士获得成就的机会,与社会上的其他群体一样,接触并使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条件。——本特·尼耶

所谓各种条件,当然也包括国家提供的义务教育。

从各种不同版本的定义中,本特·尼耶(Bengt Nirje)发展出衡量正常化原则是否实现的八个方面:

在每个人心中,对于各类障碍人士有了这样的认识,我想,没人会拒绝自闭症孩子出现在大家身边。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