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自闭症孩子的“鹦鹉学舌”......

作者:星星雨 2020-03-02

文 | 星星雨

 

当你刚接触有发育障碍的孩子时,他们中的许多人是沉默者(不发音),这就是说,他们没有语言或语音输出,或者只有偶尔的元音和辅音,它们的出现是随机的和没有意义的;有些孩子可以说很多的话,尽管所说的东西没有直接的意义,或者是对于社会交往没有价值。

孩子的语言可能是回声式(学舌)的,他在部分或全部地重复他听别人说过的话。回声言语可能是直接的,如果他在几秒钟内重复大人刚刚说过的话;也可能是延迟的,如果孩子重复他在几个小时、几天甚至是几周前听到过的字词或句子。

另一些孩子有相当复杂的言语,它们不是学舌,相反在句子中有不同寻常的字词组合(“字词沙拉”),但没有任何意义,诸如,“山鹑 吊床 蛋糕 下来 眼杂毛”,或者是一个有意义的句子,在与情景没有任何联系。后一种情况的一个例子是,一个孩子一天中长时间地向他所遇见的任何人描述电梯、钟表、或者是日期、日历,而不管当时是什么情景。这种不适当语言被称作病态言语。

病态或回声言语直接影响到孩子发展出适当的言语。这一点可以被清楚地看到,当你在教一个孩子简单的问题,这种情况会严重地妨碍他产生正确反应的机会。有很多理由会使你想帮助孩子克服回声或病态言语,例如,这种言语的出现会干扰学习的进程,从而使认知发育受阻。以下我们将对回声和病态言语,以及克服它们的方法作出更详尽的描述。

·回·声·言·语·ECHOLALIA

回声式言语不只是出现在孤独症或精神发育障碍儿童身上,尽管它们经常被看作是这类病症的标记。在正常的语言发育过程中会有回声现象,其发生的高峰期约在年龄30个月的时候,然后减少。在最近的精神性大脑损伤患者中也可以观察到回声言语现象。

在开始训练一个孩子时,有回声言语的孩子在语言学习上比沉默的孩子的预后要好。

即使孩子不明白他所学舌的字词或字词组合有什么意义,但他知道如何说出来;如果孩子没有回声言语,训练时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教他学习如何形成声音、字词和字词组合。

因此,仅仅为了能够节省了时间,有回声言语的孩子比起他的沉默者伙伴来说都超前了许多。那些开始时沉默,但后来在语言训练中能说话很好的孩子,也是要经过发展回声反应这一阶段的。

以前沉默,而后来没有发展出回声言语的孩子中,极少有人能很好地使用语言。因此,学习回声对孩子是有好处的,即使在你开始训练之前他没有这样做。显然,孩子必须跨过回声(或病理)言语阶段,才具备能动地进行人际交流,问题的解决能力,并且还能使他的认知功能得到改善。

儿童为什么有回声是很难解释的,很可能的一点是,这样做是因为听到他们这样说的人给了他们奖励和增强。

换句话说,回声言语或许不是以社会外在强化为基础的操作(operant)行为,却像自我刺激行为一样可能是以内在强化为基础的操作(operant)行为。孩子有可能是在将听到自己所说的与别人所说的东西配对时得到强化。

换言之,强化物就是配对,在这个意义上孩子是在给他自己强化物。只要注意就会发现,有些孩子如何惟妙惟肖地其他人的说话,事实上,孩子的一些声音,是在模仿妈妈的语调,或者是爸爸的,也可能有老师的。

回声言语可以看作是一个人将他从的周围环境中输入的听觉信息贮存、或者是保存在大脑中,在这个意义上,回声言语与视觉的后想象(afterimage)很相似,所以,保留一些“内部”排演的观点是有帮助的。

以下是如何帮助孩子克服回声言语反应的程序描述。

·克·服·回·声·言·语·OVERCOMING ECHOLALIA

一个有回声言语的学生一般都是对他不懂的句子学舌,例如,如果你说:“指你的头”,而孩子知道怎样跟随这个指令,那么他就不会对这个指令学舌了。

但如果你说的是:“指你的头颅”,孩子就很可能学舌,而不是跟随这个指令。这意味着,当孩子掌握了有意义的语言后,你应该可以观察到他的回声现象在减弱。任何情况下,即使当孩子已经学习了相当数量的语言后,你都要观察他的回声式反应,因为他总是会对大多数问题的正确答案置若罔闻。

一种停止对不熟悉的句子学舌的训练方法是由Schreibman 和Carr(1978年)提供的。他们教学舌的孩子学习回答:“我不知道”,作为听到不理解的问题和句子时的一般反应,以下是对该方法的介绍:

第1步:让孩子坐在你的对面,中间可能隔有一张小桌子。想以往做的一样,让孩子坐好了,没有自我自己动作,目光注视着你。

选择4-5个孩子不知道答案的问题:例如,“鸟为什么会飞?”“伦敦在那里?”“你有几个兄弟姊妹?”或“帆船为什么会动?”有许多类似“怎样”、“为什么”、“谁”、“哪里”问题供你专门为你的孩子选择。

你还应该选择一些你认为你的孩子已经可以回答出来的问题,例如,“你叫什么名字?”(指着他的妈妈问)“这是谁?”现在提出第一个问题,如,快而轻声(似耳语)地问“鸟为什么飞?” 然后立即大声地说出答案“我不知道。” 

尝试不同的音量反差,目的是为了让孩子能够学舌出你的答案,而不是问题。对他的正确反应给予强烈地强化。   

第2步:循序渐进地提高你说出问题时的音量,同时逐步地降低你说出答案时的声音。如果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开始对问题学舌,对他严厉地说“不行!”然后将音量的水平回到上一个等级上训练。

你不想让他对你的问题学舌,实际上,对他的安静,对他在问题提出时不做反应进行奖励就是在对学舌进行预防。这种技术非常promising,它用一种很低的强度展示错误答案的信号,能教孩子学会容忍或对一个错误的刺激不做反应。

第3步:最后,用正常的音调提出问题“为什么鸟不会飞?”,先不给出答案,在没有辅助的情况下,孩子不学舌,并按照标准给出正确的答案“我不知道”。

第4步:当你训练了他用“我不知道”回答如“鸟为什么不会飞”的问题,就提出一个孩子已经能够回答的问题,如“你叫什么名字?”(孩子回答出他的问题,给予强化);如果他不反应或着错误反应,给予正确反应辅助,对辅助出来的正确反应给予奖励。

提出他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并将其与他不知道答案的问题混合在一起练习的重要性,是为了让他能够区分什么是知道的和什么是不知道的之间的差别,这可以帮助他避免用“我不知道”来回答所有的问题。

第5步:提出另外一个问题,如“伦敦在哪里?”,训练孩子用 “我不知道” 作为对这个问题的正确反应。继续混合已知答案的问题练习。

如果你继续这个方法将“怎样”、“为什么”、“什么时候”、和“哪里”一类的问题与孩子已知答案的问题混合练习,过一阵(after a while)就会发现,他会自动地用“我不知道”来回答他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哪怕你是第一次提出这个问题(即前面没有训练过的)。

现在你可以看到,他已经知道了“规律”是什么。无论如何,通过这个项目的训练,你可以帮助孩子将他的回声言语转化为另一种表现。

·病·理·言·语·PSYCHOTIC TALK

一般说来,可以将病理言语看作自我强化现象,它不会因为你采用忽视法或隔离法而消除或减弱。

显然因为病理言语对于他们有如此大的强化,使许多孩子即使有适应性的语言能力,也还会保持表达性病理言语现象。

适应性言语言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代病理言语,因为适应性语言可以让孩子得到以前只有通过病理言语提供给他的自我刺激。这就是说,适应性语言可以替代病理言语的(自我刺激)作用。

在多数情况下,病理言语会维持在一个高水平线上,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积极地介入以消除它。

·克·服·言·语·OVERCOMING PSYCHOTIC TALK

合理的停止不适应性和病理语言的训练方法是使病理言语的展示让一个孩子得到社会性的孤立。它使他像一个sore thumb 被他的朋友和社区排除在外。你要帮助他像克制其它自我刺激行为一样克制病理言语。

开始,当孩子说病理言语时,立刻给他一个严厉的“不行!”(或者其他表示不允许的方式)。你可能想说“不要瞎说话!”(“No, no silly talk!”),用意是使他明白他为什么受到训斥,(然而没有什么保证他一定会明白)。

一个较好的方式可以是教孩子在一个刺激后“瞎”说话(即病理言语),做法是你教他在听到你说“瞎说/学舌”之后再“瞎”说话或学舌,然后对他在这个时刻的病理言语和学舌给予强化;然后转而说:“不许瞎说/学舌”,对他在此刻不作出反应给予强化。

这样一种方法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帮助孩子区分出什么是适当的说话和不适当的说话。尽管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很清楚的,但对于有病理言语和发育迟滞的人来说它们显然是不清楚的。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