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一部电影,揭开阿斯伯格的神秘面纱

作者:星星雨 2020-03-02

文 | 星星雨

阿斯伯格,容易被误解的孩子们。

他们可能会有一些奇怪的表现,

能背下来大家的生日和电车时刻表!

一直说自己喜欢说的事,不管别人是否愿意听。

一被老师责备,就容易受刺激。

知识渊博,像大人那样使用非常复杂的语言。

想什么就说什么......

他们所见到、听到和感觉到的事情,与我们一般人不完全一样。

这是因为他们在使用语言和肢体进行沟通,开动想象力,观察对方的心情等方面都有障碍。

因为阿斯伯格孩子们所展现的高能力表现,会给家长带来一种期望:只要再努力训练一下,他们行为中的异常表现就会消失,他们的“与众不同”就不会被别人知道。

因此,很多“高功能”孩子的家长特别忌讳向周围的人公开孩子的问题。期待有一天“问题”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

今天,我们向大家推荐一部电影。

一部辗转5年,终登银幕的电影!

一幅阿斯伯格男孩修直和他的妈妈田桂芳的17年回忆画卷!

一个关于“爱与沟通”的故事!

——《我的影子在奔跑》

假如浩渺无际的天空真有我们彼此的星球,那么对于这样的修直,母亲田桂芳也一样来自于遥远的天际。

让恍如隔世、隔绝的不同种类的人在某一地相遇,这种际遇就叫做奇迹。

与“遥远星球的孩子”修直的这段“奇遇”,也是母亲田桂芳跨越星球的一次冒险旅行,其间充满了值得回味的艰辛、甜蜜和惊喜。

人生,可能有标准答案,但是通往人生的旅程却可以有千万条不同的轨迹,这样的旅程属于修直——

11个月时,修直的第一个记忆是听见田桂芳叫“修直”,他笑了。修直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思想——他真的是修直还是长得很像修直?

田桂芳是修直的“天”,她阻止了很多事情发生:幼儿的修直没有失踪、厨房胖嫂没被开水烫伤、莫菲的裙子没有烧着……

但门房大爷的伞还是散架了、园长的眼镜碎了……

修直破解了三年级小学生也难解的“和尚分馒头”,修直这样度过了幼儿园。

修直上学未注册就成了只有一个扁桃体的名人!上学15天被叫家长是学校开办35年的纪录。别让修直用“阳光”造句,他会造句直到下课铃响。也别给修直数学题,他会听不到下课铃响,有可能失去脉膊。

田桂芳是数学文盲,修直求证祖冲之圆周率不可能用分割法,田桂芳不懂却下了岗。修直知道蚂蚁天生是计算家,有独特的认路方法,人要靠记忆才能认路,但田桂芳总可以找到修直却是个谜。

田桂芳不像大人,她是修直的镜子,照得见修直和修直的心。田桂芳40岁没有不惑,修直14岁却确信自己到了孔子所言“六十而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晚年。

修直17岁看见铸造自己的模子——爸爸,修直要跟爸爸出国。

那天下雨路不通,修直才发现田桂芳连翻墙也不会。

田桂芳说:“修直长大了,修直长不大才好。”

但修直知道人总是要长大的。

长大以后的修直向往更加辽阔远大的世界,但是修直最终发现——不管走多远,他和母亲田桂芳都不曾分离,他们的关系是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他们的关系叫“我们”,是密不可分的一体。

这是一部给成人看的展现儿童世界的电影。

曾几何时,我们也是天真烂漫的孩童,给爸爸妈妈制造过各种麻烦,是大人眼里的“捣蛋鬼”。

但当时我们真的是故意在捣乱吗?也许并不是。

在小时候的我们眼里,外面的世界很大,是五彩斑斓的,我们对世界充满好奇,脑子里不断蹦出各种想法,当我们把这些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就成了大人眼中的“捣蛋鬼”。

这也是一部给妈妈们看的育儿电影。 一个患有轻度自闭症的孩子,虽然与周遭世界格格不入,受到老师和同学的排挤,但在妈妈的耐心呵护下,也能够正常孩子一样健康成长,数学天赋得以展现。

虽然是一部儿童公益片,但除去公益的元素,在阿斯伯格综合征这个表象之外,它更多的是一部从孩童视角来感知亲情和社会的电影。

辗转五年,《我的影子在奔跑》终于将要于 1月16日 全国公映!

作为一部带有公益项目性质的电影,在商业院线的排片也许并不会很多。

星星雨了解到,这周末开始大象点映将携手全国各地的发起人一起举办《我的影子在奔跑》百城首映礼,已经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武汉、成都、南昌、长沙、昆明、青岛、常德、宁波、舟山、扬州、金华、大连、湛江、淄博、马鞍山、廊坊等城市。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