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不知道这五点,别跟我聊自闭症

作者:星星雨 2020-02-28

文 | 硕铭

在《给你翻译一下自闭症人到底在想什么! 》一文中我们阐述了ASD特征的相互作用形成了我们熟知的ASD行为特征模式。

对于可观察的行为模式以及背后的特征,可以用冰激凌打比方来讨论它们之间的关系。蛋卷冰激凌的上端表示可观察的各种行为,而被蛋卷裹藏的部分则代表着潜在的差异与损伤。

我们意在对看得见的行为进行工作,改变这些行为,但是要实现这点,就必须了解隐藏在表面背后的因素。

下面讨论的就是某些最常见的行为表现及其可能的潜在因素。在麦西博士等人的论著中也能找到有关信息,那本书中主要讨论的智力水平正常的ASD人士的自闭症文化表现

刻板行为

自闭症文化的多方面因素相互作用,常见的结果之一就是ASD对环境同一性的需求,也就是说,惯例的改变或中断会让ASD人士感觉痛苦。

这种对环境同一性的需求可能源自多重因素的综合作用,如神经心理学上的差异、高度的焦虑情绪、对他人语言指令的理解问题、对事物的含义和顺序的理解问题以及异常的感觉体验。对ASD人士来说,外部世界经常充满了混乱和压力,因此,惯例和预期的、平稳的物质环境能让ASD人士感到舒服和满足,他们强烈地痴迷于这种环境,因为当感觉混乱时,它通常能提供明显的安全感。

多数ASD人士很容易沉迷于固定的行为模式。去上学的低领孩子可能往往要沿着固定的路线去上学,打开固定的门,与固定的人打招呼。有的孩子因为天气不好提前放学,或者因为新闻临时播报导致他喜欢的电视节目改期,他就开始焦虑不安。强烈而固定的重复,是ASD人士根深蒂固的行为模式,他们图的就是熟悉和重复。

发脾气与攻击性

经常发脾气在ASD人士中很常见,他们可能莫名其妙地尖叫、破坏物品甚至自伤。

要想管理这类行为,除了在行为后果上给予适当处理之外,还有必要去理解并调整发脾气背后的因素。ASD人士发脾气的主要原因是沟通能力有限。如果他无法表达自己的想法,比如“我还很饿”或“我脚上有水泡”,“我要终止这个活动”,“我累了”,那么,他就可能简单地运用尖叫和暴力行为。同样,如果ASD人士不理解别人要求自己去做什么,或者不理解周围正在发生什么事情,那他也可能出现尖叫和暴力行为。如上节所述,惯例被破坏或环境遭到改变时,也会见到ASD人士发脾气。

ASD人士偶尔也会攻击他人,甚至会发生在他们未发脾气的时候。这种行为背后的因素与其他不适当的行为相同。攻击他人的ASD人士可能并不能理解被攻击者感到疼痛,他有可能正在尝试主动发起一项社会交往,但不会用语言技能实现,而采用掐拧推拍等手段。也可能由于某些生理上的因素,ASD人士发现攻击性行为带出的尖叫或责骂,让他在感官上觉得很有趣。

有限的社交能力和同理心

在普通人的文化中,社会技能与判断需要对环境中各式各样的信息进行收集、解读,并按照重要程度确定优先等级,然后组织出自己的语言和行为反应,这个反应还需要根据自己理解,考虑到他人会如何接受。构成社会技能的这些要素和步骤,在ASD人士身上却都有显著缺损,因此,按照我们的文化标准,他们的社会交往无疑总汇被视作异常。

例如,一个叫吉米的ASD孩子在大厅里遇到一个人,那人说:“嗨,吉米,最近怎么样?”而吉米的反应有可能是伸手摸对方的衬衫,因为这件衬衫令他感兴趣;也可能答道“我穿了一件新内衣”;或者问了不相关的问题,如“你开什么牌子的汽车?”;这样特定背景中是可以被理解的,但在我们的文化中,就会被视为不正常。

ASD人士有时被认为对他人缺乏同理心,几个“文化”因素可对此做出解释。首先,同理心涉及比事实或思想更加抽象的情感。其次,同理心通常会涉及他人的体验,但是对同样的体验,ASD人士的感觉程度与他人的不同,他很难理解到他人的体验。例如,他可能不理解或者没记住被踩到脚趾、碰到脑袋、割破手指之类的感受。再次,同理心还涉及对两个不同思想的同时把握,即同时把握我的感觉和你的感觉,这在ASD文化中可能很难。

有限的游戏技能

在TEACCH中我们常说,对于ASD人士,“游戏就是工作,工作就是游戏”。这句话的意思是指,与游戏想比,通常ASD人士学习如何工作会更容易些,因为工作是结构化的、有条理的,可游戏需要的是放松、创造力、较少的结构化,这让他们学习起来很困难。游戏规则虽然也能够被ASD儿童掌握,可放松和创造力对他们来说太难。所以,学习如何“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对抗行为

ASD人士表现出来的大多数行为问题,都源自他们认知上的困难,他们难以理解他人的要求,也难以理解自己获得的过度刺激 。

以我们的经验看,ASD人士极少会故意对抗或挑衅。可遗憾的是,常有人会将自己见到的情景解读为故意挑衅,尤其是当ASD人士看向对方,然后做与其要求相反的事,或做出其明确禁止的反应的时候。换一个人群,我们也许可以如此正确地认为出现该行为就是为了表达生气或宣示自主,但对ASD人士,此行为却不应该得到这样的解释。

更可能的解释是他们没有能理解他人的话,或没理解他人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或者不理解当时情境下的社交规则。也可能是ASD人士在被某种强烈的行为冲动所驱动而无视规则和后果,还可能因为房间内的某个感觉刺激而不安甚至崩溃,或者某个规则对他来说太过抽象模糊了。对于ASD人士,“对抗”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个无助于理解的词汇和概念。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