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融合中的IEP知多少?

作者:ALSO孤独症 2020-08-05

对于融合教育,大家有怎样的理解。什么样的教育形式能称为融合教育?

 

是特殊需要的孩子终于坐进了普通班级?还是老师以对待普通孩子的教育方式来“一视同仁”地要求特殊需要孩子?恐怕两者都不是。

 

博士级国际认证行为分析师(BCBA-D)林凡裕老师多年在美国高校任教,对于美国的融合教育有着自己独立的观察与体会,“融合”一词核心是什么?在于孩子的需要被看见,每个孩子被合适地对待。

 

我们近期将推出美国融合教育专题,系统地介绍美国融合教育的历史、现状以及课堂的方方面面。本文是系列文章的第五篇。

 

01
两种融合,两种需要
 
 

尽管评估显示六岁的唐宝丹丹智力表现只有三岁,沟通技能可能还比不上一个两岁大的孩子,1986年,他还是顺利完成第一年在德州公立普通小学里特教幼幼班的学习。

 

丹丹妈妈特别受鼓舞,她跟幼儿园的老师商量,可不可以让丹丹多上半天普通幼儿园,让他有更多机会跟其他孩子们一起学习。

 

但是很快,幼儿园的老师就发现自己的教学设计遇到了很大困难。上课的时候丹丹需要陪读老师与普教老师无时无刻的注意,老师根本无暇关注到其他小朋友。

 

对丹丹来说,幼儿园的课程难度太高了,老师试着给他许多练习的机会,但他还是无法独立完成任务。普教老师竭尽全力地改变教学教法,几乎要把自己的课改得面目全非了,其他学生都感觉不太适应了,可丹丹还是没有长足的进步。

 

因此,学校跟丹丹爸妈讨论,打算改变一下丹丹的学习环境,把他从融合班转出来,但是还是能保证丹丹在课间与午餐时间可以跟普通孩子们互动。结果,丹丹的爸妈表示无法接受,既然融合,就必须融合到底。因而一状告到了法院。

 

最终,第五巡回上诉法庭问了两个至为关键的问题——

1、在普通课堂中给予孩子适当的辅助,这名特殊孩子能有效学习吗?

2、如果被安置到普通课堂之外的教育环境,学校是否也尽了最大努力让孩子跟其他普通孩子有互动和交流?

 

针对第一个问题,如果孩子无法有效学习,那么学校可以选择将孩子从融合班带出来。而在第二问题中,如果学校也尽了最大努力为孩子创造融合环境,即使不是普通课堂,也是一个最合适孩子的教育环境。

 

当然,融合班是我们的最终盼望,但不是所有的全融合都是孩子最好的选择。Daniel RR v StateBoard of Education 1989  874 F.2d 1036(5th Cir. 1989)

 

2020年春天的一个下午,一所高中特教班的电话响起,老师接起来,应了两句。他回过头来喊艾立克的名字,艾立克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既兴奋又紧张地走到电话旁。教室里鸦雀无声,同学们眼巴巴地盯着他。

 

一个好朋友偷偷比了个手势,给艾立克加油打气。艾立克接过电话,实习老师听到他在介绍自己,名字、学历、工作经验,并结结巴巴地回答对方的问题。

 

尽管语气听起来有些犹豫不决,但还是可以看出艾立克的努力与热切。最后,艾立克请求对方给他一个工作机会,他一定会好好表现。

 

这是在干嘛?实习老师纳闷了,是在⋯⋯应聘工作吗?

 

中学毕业在即,不仅仅是普通学生,特殊需要的学生们也同样要面临升学就业的挑战。他们即将走出公立学校的保护伞,进入一个复杂而且充满变数的现实世界。该怎么办?该怎么做呢?

 

图源:pexels

 
02
孩子是整个IEP的核心

一人一种模样,一个特殊孩子,一种特殊需要。美国身心障碍者教育法除了让学龄的特殊孩子能得到免费的公立教育,更要求教育必须适合这个孩子。为了确保合适的教育,学区必须为每个接受特殊教育的孩子量身打造一个个人化教学计划——Individualized Education Program (IEP)。

 

从多方面的评估结果入手,IEP从孩子目前的表现,展望一年之后孩子的进展。可以把IEP想成是为孩子制定的特殊教育的蓝图。当想知道孩子的目标与可以提供的服务支持时,就可以回到IEP中寻找答案。

 

但这并不意味着老师只要看看IEP就可以顺利为孩子提供合适的教学计划,另一方面,也不表示老师在教学上完全没有弹性,只能按照IEP的僵硬路子前进。

 

IEP是一个长期预备、一个年度计划、一个教学的大方向大原则。对于需要进行每日教学的老师们来说,它只是起指导作用,不能照章办事,自然也不会把老师的手脚绑住。


更重要的是,IEP虽然是一份家庭与学校之间的合约,但是这个合约并非不可更改。当老师发现IEP提供的服务并不能很好地帮助孩子时,也可以请示重新召开会议,看看有没有必要改变计划,争取给予孩子更好的资源与服务。

 

有一位融合幼儿园的校长告诉我,在他们学校里,不管是普通孩子或是特殊孩子,每个孩子都有一个个人化教学设计。

 

她说:“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有自己的优点和需要。我从为特殊需要的孩子制作个人化教学计划看到了许多的益处。我就想如果我们行有余力,也该给每个孩子都做一个个人化设计。因为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

 

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因此,我想说,融合不一定就必须是普通课堂。如果普通课堂无法给孩子提供合适的服务,这样的融合就只会剩下强求,剩下霸凌与歧视,反而失去融合的真实意义。

 

美国的学区必须确保提供许多不同的学习环境选项——融合班、资源班或者特教班。在制定IEP的过程中,先决定了对于孩子最合适的服务之后,学校还必须仔细评估这些服务在哪一个学习环境能够真正落实。IEP不是画大饼,而是切实可用的教学计划。

 

所以IEP是学校校长写的?是特教老师写的?是学区写完了给家长看的?当然不是!IEP是整个团队共同合作讨论之后的成品。这个团队除了学校的校长老师,最至关重要的人就是家长与孩子。

 

对于老师们来说,不管今天在学校遇到多少挫败,学生出了多少状况,都得知道孩子放学之后要回到家里。老师只能跟着孩子一年、两年、几年,跟不了孩子永远。

 

家长永远都是孩子的家长,而学校中所有的教育决定都会深切地影响家庭。老师们可以说自己的决定有多专业,但如果不能站在家长的家庭的角度去思考,理解到他们才是最终承担这样决定的人,老师们的话语就会显得狂妄自大。

 

孩子当然是整个IEP的核心,所有一切都必须围绕着孩子的表现与能力开展。这句话不仅仅是说我们需要做好评估,了解孩子的需要,响应孩子的需要,更是说,孩子是整个IEP的主人翁。我们希望他做一个主动的主人翁?还是一个被动的应声虫?

 

图源:pexels

03
提升参与感实现真正的融合
 
 
根据美国的特教法规,特殊孩子年满十六岁时,他的IEP里还会多一份个人化转衔计划Individualized Transition Plan (ITP)。这份计划是为了大龄的孩子转衔到离开学校、独立生活、就学就业准备的。
 
我们要规划孩子的未来,就必须知道孩子的兴趣、偏好、对于未来的想法与理想。所以在筹划大龄孩子的IEP/ITP时,孩子本人绝对是必要成员。事实上,我真心希望学校不要等到孩子十六岁时再来邀请孩子参与计划制定。
 
这是孩子的IEP,我们曾经知会过他吗?我们尊重过孩子,把他当成一个有完整价值的人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又是否真的理解了融合的意义?
 
当孩子年纪尚小,这样的尊重可仅仅限于告知,让他知道有这样一个会议、这么一份文件,而这件事情很重要。
 
随着孩子年龄渐长,我们可以跟孩子解释部分文件的内容、描述会议中发生的事情。甚至可以开始邀请孩子参与一小部分会议,让他说说自己喜欢什么、对他最有意义的学习是什么。
 
一点一点,我们预备着孩子的未来。当他成为成年人,不再继续在我们的保护下接受特殊教育的时候,他预备好为自己的权益发声了吗?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个特殊学生,就得有一份个人化教学计划,按照一般美国普教老师班级的特殊学生来看,一个普教老师至少需要有三份个人计划,按照一般美国特教老师的工作量来看,一个特教老师可能需要同时处理二十到三十份个人计划,这可是惊人的工作量!
 
即使特殊孩子进入了特教班,也并不意味着老师的压力就能得以缓解。走出学校的围墙,外面的世界并不会给特教的孩子特殊的待遇。老师,特别是教授大龄孩子的老师,需要考虑的远远不是学科技能精进的问题。
 
画面回到上文艾立克接电话的场景,这位实习老师猜对了——这是在应聘工作!只不过不是真的应聘,而是模拟应聘。面对即将走入社会,这个特教班的学生们不再需要补足学科技能,而是如何解决日常生活的各种问题。
 
从找工作、职业实习、与客户交流、穿着合宜的服装、准时上班、与同事相处,到坐公交车、找公寓、煮饭洗衣服、管理自己的财务,如何应对日常生活成为教学的重头戏。
 
每个学生的个人化教学设计中,或多或少都有相似的目标,都需要为未来的就职就业就学做准备。但是具体设定什么目标,也跟每个人的偏好与能力有很大的关系。
 
特教老师会先教一轮找工作的必要技能,上哪去找什么样的工作、怎么读懂求职需要准备的相关数据、怎么准备与投递履历。然后根据学生之前的预备、选项、与个别的能力,特教老师会请同事在特定的时间打电话到教室装作“未来雇主”,对于学生们进行咨询与面谈。
 
虽然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只是模拟,可是在孩子们的眼中,这可是一件大事啊!“电话面谈”之后的反省讨论时间,更让学生自省并修正自己的行为,同时彼此激励,一同上进!
 

图源:pexels

 

 

 

回到美国早期移民开国史博物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全副武装上演起早期移民妇女,手上托着一个放了鱼和面包的碟子,食物上明显地撒了一层盐。她问小朋友们:“为什么要在食物上放盐呢?”有些小朋友忙举手发言,“要脱水!”“要调味!”也有些小朋友忙把头低下来,深怕不知道答案会被叫到。而老师又问了:“谁喜欢吃面包呢?”每个小朋友都兴高采烈地举手了!“我我我!”

 

我偷偷给小姑娘点了一个赞!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回答每个问题,但是随着问题一转,每个孩子都有了参与的机会,都享受到了不同的学习经验,这便是融合!

 
 -END-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