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TEACCH专治“不理解自闭症”

作者:星星雨 2020-02-28

文 | 硕铭

 

鉴于其独特的认知与行为模式

自闭症文化:不知道这五点,别跟我聊自闭症

自闭症思维差异:给你翻译一下自闭症人到底在想什么!

为了帮助ASD人士身处我们的文化中仍能够有所作为,TEACCH发展出了总称为“结构化教学(Structured Teaching)”的教育策略。结构化教学所依据的是下面论述的这几条原理。

仔细而持续的评估

对强项与兴趣的利用

家庭的合作

仔细而持续的评估

自闭症文化的观念非常强调ASD人士普遍特有的性格与行为,这是TEACCH项目结构化教学的基础。但是,所有的文化都不例外,其中的成员之间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事实上,ASD人士彼此之间的差异要比其他文化的人群更大。

从严重的发育迟缓、不会说话,个人卫生自理都存在问题以及有攻击性行为的儿童,到能够阅读书写、能够在社区中独立生活的高功能成人,所有ASD人士都有着自己的不足和自己的能力,而且,他们所有人都存在进步的潜力。

在TEACCH项目中,我们为结构化教学提供了一套高度个别化的评估方法,目的就是对每个ASD人士做出独有的评估。观察每个人在结构化程度不同的模块领域中对各类材料、指令和活动中的反应方式,从而找到有关他学习模式的重要线索,增强我们对他的理解。我们尤其关注沟通、自理、职业技能和休闲技能这几个领域。在各领域中,我们尽量优化地建立起教学顺序与目标。

这种个别化教学最基础的要素是,评估ASD人士对自身体验做出怎样的理解。难以理解自身体验的实际意义,这被看作是ASD最核心的问题。

我们无法确保学生能够理解我们为何要求他做某事;无法确保学生能理解我们所教的技能和行为与他之间的关联;甚至无法确保他能理解我们要他做什么。

即使是最聪明的ASD人士也会经常出现困惑,他吃不准别人的要求、社交习惯以及事物的轻重缓急。当ASD人士身处充满困惑、难以理解我们的文化的环境中时,只有能够换位思考、循循善诱、积极鼓励的老师,才能真正有效地引导他们。

对强项与兴趣的利用

TEACCH非常珍视并利用ASD人士的强项和兴趣。

例如,我们可以根据一个ASD人士痴迷于按照固定顺序来完成任务的特点,教会他运用日程清单来规划各个活动项目,诸如个人卫生、家务活、职业技能,甚至休闲。同样道理,由于ASD人士很注重视觉性细节,因此,我们可以交配对、分类和排序等技能,并将这些技能应用于现实工作中。

例如,如果某个ASD学生痴迷于红色,那么就可以将他工作中的重要部分用红色做标记提醒;如果他痴迷于《星球大战》,那么就可以利用这部影片的剧情来教他书写和算术。

虽然我们不能改变自闭症,但是我们能够利用它作为教学背景,传授我们的文化中需要的技能。

当然,各类教学项目都会同时对强项和弱项给予不同程度的关注,但在TEACCH项目中,对强项的重视有着毫不含糊的强调。

TEACCH对强项和兴趣的充实有多方面的原因。

第一,基于其强项技能的教学模式最能鼓励ASD人士的积极互动,而反复强调他们理解力和行为力不足的缺陷教学模式会导致周围的人更容易出现消极态度。

第二,以强项为底子,更能利用好ASD人士所特有的不同寻常的技能。虽然他们的缺陷很难彻底清除,但是他们的优点和长处(常见在记忆、视觉上或绘画音乐上的某些相对的甚至突出的强项)比较容易培养。同时,我们社会也非常需要他们这种关注细节和追求精确的特殊优点,这些也是我们工作中迈向成功的关键因素。

第三,如果将那些能够驱动ASD人士去观察、思考、动手的活动穿插在我们的教学当中,那么他们的学习就会更容易。如果不强调他们的强项和兴趣,老师就会常常处于抵制的位置上,与学生的那种强迫性兴趣和行为相对立。既然只要将他们的这些强项带进教学活动中,就能增加兴趣和快乐,让教学更加容易和更有成效。

家庭的合作

在制订教育计划的过程中,需要敏感仔细地布置家庭环境,那是孩子们放学后以及未来成年时所生活的地方。

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将ASD家庭未来的期望和现实的生活融入教育项目来。

例如,如果父母希望孩子能与家人一道就餐,或者希望孩子在闲暇的时候能够有事可做并确保自己的安全,那我们就应努力教会他们这方面的一些相关技能。

同样很重要的是,家属与学校日程安排应保持一致,这样才有利于所学到的技能可以泛化到不同的环境中,这方面对于ASD人士来说,是难点,也是重点。

让父母与专业人员密切合作,历来就不容易,尤其在当今的社会更是如此。大家更多地强调各自的法律责任,却忽视了相互的合作。然而,与家庭合作仍是我们要实现的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只有这样才能够帮助ASD学生更有效地学习,更独立地学习。

小结

教师、父母以及其他所有痛ASD人士在一起的人,要达成的目标,首先就是透过他们的眼睛来看世界,然后,在如此理解的基础上,去帮助他们在我们的文化中最大限度地尽其所能。虽然,我们无法治愈ASD人士深层的思维和学习缺陷,但是,通过对这些缺陷的充分理解,我们能够迎接这种发育障碍带来的独特挑战,规划出有效的教育方案。

 

参考文献:

《The TEACCH Approach to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加里·麦西博夫、维多利亚·谢伊、埃里克·邵普勒/编,秋爸爸/译。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