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欺负别人还是被别人欺负?关于高功能ASD的迷思

作者:ALSO孤独症 2020-08-07
 
 
 
 
 
 
 
 

 

ALSOLIFE第五季微课

 高功能ASD青少年的社会认知

柯 晓 燕 

 

 
 
 
 
 
 
 
 

 

 

从事儿童孤独症的临床工作已经将近30年了,柯晓燕教授坦言,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工作了很久,但是对于这个领域还是有很多未知。

除了临床的经验,柯教授也会带领团队做一系列的科研工作。面对家长,被询问最多的问题就是:你们平时做的那些研究是干什么用的?到底对家长有什么帮助?

 

柯教授特意在本节微课向大家展示了最新的科研进展,希望能对家长的干预有所帮助。

 

 

01

不公平感从何而来?

 

 

作为一个儿童精神科医生,在接诊的儿童青少,尤其是大龄ASD孩子中,在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生气,为什么会和同学发生冲突时,他们常有的一个抱怨是——“不公平”

 

从文献或者新闻公共卫生事件中也会看到很多的突发事件和公平感相关。比如说美国的枪击案,有一些认为和高功能ASD相关联,也有一些综述表明ASD参加暴力事件的动机,35例当中有10个青少年认为在这个过程中被挑衅和不公平对待了。

 

 

以上信息会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 

ASD孩子到底是怎样看待外界的公平感的?

他们是不是更容易认为自己是被不公平对待的?

 

高功能ASD孩子为什么老抱怨不公平?是不是他们更容易产生不公平的感受?是不是因为他容易产生不公平的感受,才使得他经常误解他人的意思,产生一些暴力相关的行为。

 

另一方面我们也得到一些相反的反馈,即ASD孩子在学校受欺负和霸凌的比例要更高。

 

于是,两方面的反馈综合,产生了这样一个迷思

↓↓↓

谱系障碍孩子,

他到底是一个欺负人的人,

还是一个被欺负的人呢?

 

02

临床感觉错了?还是研究错了?

 

基于社会图式产生的冲突

高功能ASD认为社会到底是公平的还是不公平的,这属于社会认知的范畴。

 

社会认知:心理学的一个分支,关注的是人们如何处理储存和应用关于自我、关于他人、关于社会情景和关于人际关系的一些信息。

 

社会图式理论:在大脑中,无论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经验,还是媒体的信息,还是一些间接经验等等,最终加工了之后,会形成我们对自我、对他人、对社会的自动的一种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就称为图式,这种图式会帮助我们形成某种惯性思维。

 

比如上图中一群小孩在练习芭蕾舞,我们乍眼看去,会默认是一群小女孩在跳芭蕾,而事实上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是其实是一群小男孩。这就是关于性别的一种图式。

 

我们在社会交往过程中大量信息是模糊的,使得看到的信息和理解的信息之间会存在很大差异,我们更容易相信自己看到或感知的,把这个当成事实。所以,在复杂的人际互动当中,我们对于他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语气的理解,往往是自己加工的,基于我们自己的社会图式。

 

比如说有人斜眼睛看了你一下,有的人就会认为说“他看不起我”、“他不想再跟我聊下去了”、“他讨厌我”,但是,另一个人会理解为“他是不是眼睛不舒服”等等。

 

每一个人对于刹那的情绪是会立刻做出反应的,当理解为“他看不起我”时我们可能就立刻非常生气了,很可能还来不及细细去考虑就开始回击了,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冲突往往就是这种刺激反应模式

 

所以,我们相信每一个孩子他发脾气、生气了、打人了,他是真的感受到愤怒了。It's real but not true——他的情绪感受是真实的,但是和事实是不是一样,那倒不一定。

 

关于公平感的研究

 

当我们感受到公平的时候,这是一个积极的情绪,建立了个人与他人之间的和谐关系。相反,当感受到不公平的时候,就很容易激起内心的不愉快,甚至会产生激烈的社会冲突。

 

公平感在谱系障碍孩子这个群体当中到底是怎样的。回顾正常儿童的发展,可以看到,青少年大概到14岁之后能够学会从他人眼中更加客观全面地认识自己,在此之前也会形成自己和他人看待社会的看法,这种看法还会在不断地变化发展中。

 

到底ASD孩子是不是更容易产生不公平的感觉呢?事实上,从更多研究文献我们看到的是相反的结论:即认为ASD孩子对不公平具有更高的容忍度

 

↓↓↓

是我们临床感觉错了?

还是研究错了?

 

03

关于公平感的三个问题

 

回顾了文献之后,我们就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 ASD的公平感到底是怎样的?到底更倾向接受不公平,还是更不容易接受不公平?

  • 公平感和什么因素相关?和什么样的心理过程相关?

 

 

接着我们在研究中提出了三个问题:
Q1:高功能ASD公平感行为特征与正常对照组是否存在差异?
Q2:高功能ASD公平感的异常是否与不同的脑认知型相关?
Q3:高功能ASD的ReHo异常的脑区是否与公平感相关?
 
更多时候,谱系障碍孩子不仅存在着心灵理论的缺陷,同时还可能存在过度的系统化,因此,我们进行了一个假设,即公平感的异常,是不是可能会这种不同的脑认知型相关联。

 

 

脑认知型实际是一个认知特征,我们会把孩子的心理特征从两个维度来区分,使用的是同理心及系统化特质的一个问卷。一是同理型的程度,二是系统化的程度。

 

根据这两个维度,把孩子们根据量表评分可以分成5个类型,一个是平衡性,然后偏同理型和极端同理型,偏系统化型和极端系统化型。这不是做大脑的功能测试,而是一个神经心理的测试。

 

 

第三个问题想知道谱系障碍孩子的公平感,在静息状态下,和什么样的脑区功能相关联。

 

在招募了健康对照和谱系障碍的孩子进行了临床的心理评估和脑认知型的比较后,我们发现与TD孩子相比,高功能ASD孩子确确实实更多地存在同理型下降,而系统型增高的现象,两者之间的差异具有显著性,两组的脑认知型的分布也是有显著性差异的。

 

从我们的研究数据中可以看出,与普通孩子相比,谱系障碍的孩子反而是更容易接受不公平。由此我联想到很多家长的担忧,担忧孩子在学校里受欺负的,担心孩子受到不公平待遇。而事实是,家长感觉到孩子被欺负了,但孩子并没有感觉。

 

家长的这种担心一般存在于小年龄段,即孩子刚入学的时候。同时,我们发现孩子对一些细微的情况并没有觉察,倒是很乐意地接受了。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说谱系障碍孩子对于不公平的接受率反而更高,因为他并没有感觉到这其中的细微差别。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对于入组参与测试的30个谱系障碍孩子和39个普通孩子我们有选择的标准,即不仅仅智力正常,同时没有严重的共患病,没有明显的问题行为,以及情绪的不稳定,也没有焦虑障碍、抑郁障碍或者其他一些问题,相对来说是平时见到的比较好的孩子。

 

由此得到如下研究结论

↓↓↓

 

04

讨论

 

但值得我们思考的是,为什么在临床当中还是见到很多青少年会因为感受到不公平而产生一些攻击性行为,或者是产生一些愤怒的情绪呢?这是怎么变化来的呢?

 

于是我们将研究群体按照年龄段进行了进一步划分,分成了儿童组青少年组,当然样本量很小,只是一个初步的探讨。

 

 

研究发现:小年龄的孩子对不公平的接受率更高,说明接受度与年龄是相关联的。这就引起了我们的重视,年龄或许是ASD孩子不公平感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个重要变量。

 

或许可以假设,小年龄段的孩子在刚刚入学的时候是被欺负的,他对不公平的接受度更高,但与普通孩子相比来说,为什么后面他又对公平这个话题特别敏感呢?这可能与他的经验有关,在他的生活经验中,反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有可能就会对公平感产生高度的敏感性。

 

这仅仅是我们在一个很小样本的一个分组的比较当中得到的初步假设,需要将来进一步扩大样本,反复去论证。

 

综上所述——

一方面,没有情绪障碍、没有共患病的高功能ASD孩子确确实实更容易接受不公平的情景。

 

另一方面,日常的临床当中,感受到强烈不公平的待遇的事实上是另外一群孩子。那群孩子由于压力、生活事件等诸多的因素,已经产生了一些相关的情绪问题。在这种状态下,他们更容易出现攻击和愤怒情绪等等,或许这和他们后期的生活经验当中形成的图式是相关联的。

 

 

更多关于自闭症的迷思

等待我们去发现和研究

 

-END-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