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你可能想不到,自闭症孩子有多爱你

作者:ALSOLIFE 2021-01-11

 

好久没有分享影视作品了,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一部十几年前的英国电影——《我和托马斯》After Thomas友情提示,观看电影之前请自行备好纸巾。

 

影片讲述了一个普通而典型的自闭症家庭的故事。小男孩Kyle患有严重的自闭症,但在家人和一只金毛犬的爱与陪伴中,他逐渐学会面对并拥抱外在世界。

 

这个过程并不容易。每个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应该都或多或少有过相似的经历和体会,那么,也希望Kyle能带给你们希望,要相信,所有的努力终会等来好的结局。

 

 △ 电影原版海报

 

《我和托马斯》全片以细腻的视角铺叙Kyle一家生活的同时,也不断抛出对自闭症家庭现实议题的讨论。

 

一是对教育模式的探讨。什么才是最适合自闭症孩子的教育方式?

 

就Kyle来说,他在他所待的特殊教育机构里,是情况“最严重”的孩子。他五六岁了,还不能独立上厕所,出门需要使用尿布;他几乎没有语言,喜欢大吵大闹,稍有刺激就发脾气;上课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沉默地待在角落,摆弄他的小火车头——动画片《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Thomas and Friends)当中的火车头“Thomas”,是他唯一感兴趣的东西。

 

  电影开头令人揪心的一幕,妈妈Nicola在马路上拼命控制情绪失控的Kyle

 

Kyle的妈妈Nicola原本是一名儿科护士,为了照顾Kyle,她不得不放弃全职工作,只每周去上两次夜班。她也从一个“怀孕九个月还会在超市跳踢踏舞”的潇洒女孩儿,变成了围着孩子打转的憔悴主妇。

 

但当Kyle的爸爸Rob提议将孩子送到“布鲁斯之家”(Bruce House),以减轻她的负担时,Nicola坚定地拒绝了。

 

“布鲁斯之家”是所乌托邦式的特殊学校,接纳了不同年龄的自闭症孩子。在这里,他们不用接受外界眼光的审视,不用按照大众社会秩序生活,被允许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他们也会一起参加各式各样的课外活动,“看戏剧、听音乐、滑雪”……校长John似乎有种特殊的魔力,所有孩子都很听他的话。

 

 

不过,“布鲁斯之家”采取寄宿制,孩子只有周末可以回家。这对一直寸步不离Kyle的Nicola来说,是难以忍受的。而且,在Nicola看来,送Kyle去“布鲁斯之家”也意味着,孩子将几乎完全与普通人、普通社会隔绝,丧失了融入社会的可能性。

 

Nicola和Rob夫妻俩为“到底该不该送走孩子?”的问题爆发了激烈的争吵。Nicola放下狠话说,让Kyle离开家庭,独自生活,就是“抛弃”了他。他是一个自闭症孩子,需要父母全身心的关爱。

 

爸爸Rob则反驳,这不是“抛弃”Kyle,是为了让他接受最好的、最适合他的教育。并且除了孩子,他们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两人的出发点,其实都是为了Kyle好,都是出于“爱”。妈妈的爱是想把Kyle留在身边,尽可能给他提供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爸爸的爱是接受Kyle的“特殊”,那就让他和同样特殊的人待在一起。

 

妈妈是理想主义,爸爸是现实主义。他们站在天平的两端,各自小心翼翼地向中间靠近、摸索,寻找对孩子而言最佳的平衡点。

 

 

后来,这场博弈以妈妈Nicola 的“胜利”而告终。Kyle没有被送去“布鲁斯之家”。

 

可Kyle又没法跟其他孩子玩到一块儿,也不能一直没有伙伴啊。于是,本片另一位“主人公”登场,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金毛犬,成为了这个家庭的新成员。它叫“Thomas”,Kyle给他取的名字,这可能是他唯一知道的名字。

 

Kyle似乎很快接纳了Thomas。他和Thomas一起玩耍,形影不离;他会呼唤Thomas的名字,会和它说话;他会在睡觉时给Thomas盖好被子;当他闹情绪的时候,假装Thomas的口吻跟他对话,他就会迅速安静下来。

 

在Thomas陪伴下,Kyle的情况也一点一滴地发生改变:Thomas弄脏房间被教育后知道去外面尿尿,Kyle也主动提出要去厕所;他学会了画画,第一副作品是外表“四不像”的Thomas;他开始表达情绪,学会说“对不起”,看见有人骑行车摔倒会感到“遗憾”,虽然他遗憾的对象是那辆自行车……

 

 两张纯净的睡脸靠在一起,大概是全片最感人、

最可爱的画面

 

夫妻俩为Kyle的转变感到欣喜,同时也有些小小的“嫉妒”:为什么Kyle让Thomas轻松进入了他的世界,却将家人拒之其外?

 

尤其是妈妈Nicola,自从Kyle诊断出自闭症,她的生活除了每周两天的轮班,就全是围着Kyle打转。哪怕只值两晚夜班,值班时照顾的小病人也喜欢她,会在出院时对她说谢谢,拥抱她,送给她自己亲手做的贺卡。而对于Kyle,就算她付出再多,也“不能和他说话,不能亲近他,不能亲吻他,不能拥抱他”。

 

Kyle只会把她锁在橱柜里,会打她,会拿叉子刺伤她的脸,尽管她知道,那并不是他的本意。

 

电影抛出的第二个话题便是,自闭症孩子懂得“爱”吗?

 

得不到孩子回应的妈妈Nicola,曾无奈而委屈地对爸爸Rob说:“Kyle讨厌我。

 

“当然不是”,爸爸Rob回答道,“但他也永远不可能爱你。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感情,也不知道什么是爱。”他让Nicola放弃幻想,不要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抱有期待。

 

真是这样吗?不,影片给了我们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尾。Kyle一家三口带着Thomas来到公园,Kyle一边牵着Thomas,一边和妈妈说话。他说:Thomas 爱妈妈,Kyle也爱妈妈

 

我猜,你们如果看到这里,一定会不能控制地掉下泪来。

 

这句等了太久太久的告白,仿佛一剂灵药,瞬间抚平了妈妈Nicola心上所有的伤口。它也暗示着,自闭症孩子,就算是重度自闭症孩子,也懂得爱。他们不仅能感受爱,也能表达爱

 

《我和托马斯》从一个不幸的设定,完成了幸福的落幕。Kyle一家身上,能看见许许多多自闭症家庭的影子。一路走来的心酸也许不尽相同,但都相似地艰难、深刻,难到让人觉得快要抗不下去,却可能因为孩子的一句“爸爸”,“妈妈”,甚至只一个温柔的眼神,就可以消解所有的汗与泪。

 

 

看到有影评说,《我和托马斯》“真实地洞察了每个父母的噩梦”。真实,是因为这本就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在电影上映的时候,现实中的Kyle已经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当然,我们不能仅凭Kyle的经历就断定小动物对自闭症的作用或影响,影视作品也少不了艺术的加工和创造。但,毫无疑问,这个温暖的故事给我们带来了感动与希望,它以一种温柔的方式,将噩梦掰碎,重新造了一个新的美丽的梦。

 

请相信这样美好梦想的存在。请相信,每个自闭症孩子在他的小世界里,一定正以某种方式爱着你。

 

文章版权为ALSOLIF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