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助人者也需要帮助:郭沙沙为弟弟走入特教行业

作者:ALSOLIFE 2021-01-13

 

加入Alsolife实现你的想法了吗?

 

“实现了吧。进入Alsolife前不了解自闭症,以为自闭症是后天造成的。来到这里才了解自闭症是先天的,在2岁半就可以查出。自闭症的一些行为可以通过干预来改善。加入Alsolife让我学到了专业知识以及实操,通过努力让自闭症的孩子每天进步一点点,这就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口述、图片 | 郭沙沙
采写 | 刘巍
 
 
郭沙沙一生中最高兴的事是有了弟弟,从此以后她不再孤单;她最不开心的也是弟弟,弟弟五六岁出现了问题,后来先后被不同医院诊断为“发育迟缓”、“精神分裂”。
 
学幼师的郭沙沙在大学毕业这一年,无意中看到自闭症干预机构Alsolife的招人启示,她就选择了加入。
 
这既是为帮助别人,也是为了治好弟弟的病。
 
现在,24岁的郭沙沙已是ALSO·IN郑州中心一位高级教师。通过学习与实践,她认为弟弟是属于轻度的自闭症,但她日常忙碌于拯救一位位“小天使”,无暇回到乌兰察布的家乡,去带弟弟做进一步的确诊。
 
ALSO·IN郑州中心的督导老师朱颖说,郭沙沙是ALSO·IN郑州中心最早的一批老师。早在入职培训时,她就非常认真努力,虽然能力不是特别突出,但她很执著,改变与进步都很大。
 
郭沙沙知道自己在教学中“放不开”,就努力调整。她说话声音变大了,去年冬天还把噪子喊坏了。大家让她休息一天,工作一天,但她选择了坚持。
 
郭沙沙有一种天赋,她不会发脾气,有的孩子真得很顽皮,但任何情绪也扰动不了她。碰到很小的孩子,为了与孩子平视,她就直接坐在地板上。自闭症的孩子有时记不住老师,但孩子认识沙沙,还会叫“沙沙老师”,这是沙沙的不一样。
 
由于沙沙的父母识字少,不会说普通话,所以弟弟的求学、求医都是由沙沙来管,因此沙沙事实上也是一位家长。
 

沙沙和弟弟
她第一次带弟弟去呼和浩特看病,跑了3家医院,那里的医生建议去北京,于是她和父亲又带弟弟匆匆来了北京。在首都的第一夜,是在没有窗户的小旅馆里渡过的,闷热加上紧张,她和父亲一夜未眠。
 
第二天医院挂号,却被告知一个月以后才能看上。一旁凑上来的号贩子在无望中却给她带来“希望”,这是惊喜,也有一分荒诞。
 
沙沙知道自闭症是不可治愈的,但她充满乐观,因为孩子们都可以通过教学变得更好。只要生命中可以更好,就有了希望。
 
她说,“现在每天都很充实,给孩子上课,给新老师们提建议,还可以用所学的知识去教弟弟,当然现有知识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需要不断地充电,才能带着小天使们不断向前。”
 
沙沙的经历诠释了自闭症家长组织的本意,在互助中自助。在命运不公平的被动中,主动去展示人性的光芒。
 
 
01
姐姐上了大学,弟弟却出了问题
在5岁那会儿,弟弟就有一些异常,在幼儿园把水倒在桌面上去舔,家里当时也不懂,就觉得是调皮捣蛋,也没放在心上。
沙沙上大学以后,弟弟的情况变得严重,在上大一的时候,姥姥告诉她弟弟出现了攻击行为。当时弟弟6岁,沙沙和爸爸带弟弟去了北京的儿童医院,这才发现挂上一个号真的好难。
 
等了3天,终于挂上了号,诊断结果是——发育迟缓。医生给配了一付抗精神病的药物,还叮嘱要经常带弟弟出去玩。当时沙沙以为吃完药就好了,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下来。
 
在家里每天让弟弟服药,带他玩黏土、踢球、一起看《熊出没》,弟弟的手指很灵巧,能模仿姐姐捏出不同造型,那段时间他很少出现情绪问题,每天都很开心,感觉他的病完全好了。于是家里送他上小学,县里的小学也接收了。
 

开学前一天,沙沙把弟弟送进学校,觉得可以安心回河南上大学了。不料,开学第一周,姥姥就打电话:弟弟不敢吃学校的早餐,也不在学校上厕所。
 
沙沙告诉姥姥,让弟弟在家里吃早餐,上厕所让班主任关照一下。后来老师给她发微信,反馈弟弟的一些问题,比如上课经常自己笑,不愿意写作业,对老师的话一概不听,老师建议沙沙给弟弟补课。
 
沙沙只好承诺,她负责教会弟弟落下的课程,让弟弟按时完成作业。当时沙沙的内心是崩溃的,放学后补课只会让弟弟更排斥学习,后来想出了好办法,就是以视频进行远程教学。
 
大学的课不多,每天下午沙沙就和弟弟开视频,整体效果不错,弟弟能够完成每天的作业。但令沙沙头疼的是网络信号总中断,有时一道题要讲好多遍,弟弟有时还不好好听讲,很多次都把自己讲崩溃了,但是为了弟弟能和普通孩子一样上学,就咬牙坚持。
 
然而有一天,沙沙收到了老师的信息——弟弟被退学了。
 
弟弟在课间操时当众脱裤子,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沙沙想跟弟弟狠狠吵一顿——为什么不争气?为什么姐姐这么努力了,你却不能坚持一下?感觉再多的努力也是徒劳。
 
被退学后,沙沙开始病急乱投医,在百度搜索治疗发育迟缓的方法。她搜到了音乐疗法、感统治疗,放假后进行实施,然而好像对弟弟没有什么效果。
 
于是开始第二次就医,因为家里的经济情况,没有去北京,选择了当地的一家医院,这次被诊断为“精神分裂”。
 
现在作为自闭症干预师的沙沙,觉得还是耽搁了弟弟,如果早一点认识自闭症,可能就会知道自闭症的孩子是可以被干预的,弟弟可能会好很多。
 
看完病之后,弟弟在家待了整整一个月,每天姐姐带着弟弟出去玩。但是沙沙还得去上学。
 
姐姐走了之后,弟弟在家就是看电视、玩手机,还经常莫名其妙的发脾气,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家里人很焦虑,于是决定再一次送他上小学。
 
之前是被县里的学校退学,这次选择了镇里。当时校长不愿意接收,毕竟是被退学的。
 
沙沙急了,普通家庭除了上学也没有什么办法,孩子还小。于是就请求校长给弟弟一次机会,自己会尽量帮他补课,放学就接回家,如果影响了别人,就主动退学。最后校长给了弟弟一次机会。
 
这一次,弟弟半个学期都表现得很好,老师也说基本能够安静的上课。
 
“暴风雨”最后还是来临了,妈妈打电话说弟弟又被劝退了,原因是弟弟打了别的小朋友。弟弟听说不能上学后,整整哭了一路。
 

沙沙的日记
 
后来弟弟说是小朋友先撕了他的书,而且之前经常打他。那一刻,沙沙既心疼又生气,心疼弟弟受了委屈,生气的是他为什么不去解释,于是沙沙开始打消让弟弟上学的念头。
后来弟弟只能呆在家里,沙沙有时间会给他开视频,留点小作业,放假后带他出去玩。
 
2019年春天,郭沙沙毕业了,她刚好在班级群中看到了自闭症干预机构Alsolife的招聘信息,当时就投了简历,觉得这就是理想的工作,学习这方面的知识,也许对弟弟有用。
 
02
“教第一个孩子,会期待,也有忐忑”
进入Alsolife后进行了3个月的培训,白天进行理论培训+实操练习,晚上看“渔计划”视频课程,每天都会进行很严格的考核,如果两周连续排到最后一名,就会被末位淘汰。
 
一开始,沙沙感觉真的好难,仿佛回到了高考。作为一个从学前教育转行的老师,没有任何基础,所以当时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
而且,还觉得自己总是慢半拍,别人一小时可以掌握的知识,沙沙需要两个小时,刚开始还有点顶不住压力,每天要消化的新知识太多。第二天还要考试。幸运的是有可以一起学习的室友,每天可以一起讨论不懂的知识点,一起实操练习,还好付出有了收获,最后沙沙顺利通过了考核。
 
 培训结束后,对于自闭症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沙沙觉得弟弟也属于轻微自闭症,虽然弟弟可以在手机上学会写字、玩游戏、网上购物,但他存在典型的社交障碍,不能够和正常孩子融入到一起。
 
沙沙认为所学的理论和实操知识也可以在弟弟身上应用,她感觉自己看到了希望。
 
“教第一个孩子,会很期待,也有忐忑与不安,怕自己教不好。教具准备好了,你一会儿又要检查一遍,头天晚上睡不着,后来又做了梦,梦到在上课,真的是很紧张。”
 
沙沙上课前20分钟就坐到教学区,提前把内容看了好几遍,准备好所需的强化物,设想孩子出现问题如何应对。
 
第一次遇到了一个三岁的男孩,很高冷不理人,是一个中度的小朋友,也不算太严重。
 
后来沙沙遇到了很多第一次:由于对于自闭症孩子来说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会出现各种问题行为——尖叫、哭闹、躺地上……沙沙这时感觉大脑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所学的理论知识,一下子急得满头大汗。还好有经验丰富的督导老师在一旁,才及时处理了孩子的各种问题行为。

教学中的沙沙
 
沙沙总结说,不论孩子如何表现,首先得自己稳定好心态。大概一两周以后,在处理问题时就觉得比较自如了。只要用对方法,判断出孩子问题行为的源头,就可以很快处理好。
 
沙沙慢慢感受到成就感。每一个阶段孩子都有进步,通过教学,沙沙看到了孩子问题行为的减少,孩子命名的量在不断增加,学会的音节越来越多,对人的关注度越来越高。
 
“孩子的进步,可以让家长更信任我们,老师找到了问题所在,家长就会跟你保持一致,然后及时沟通,一同去寻找解决方案。”沙沙说,和家长一同去帮助孩子获得一点点的进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现在我已成为有经验的老师了。一年以后,我开始帮助新来的老师上课,每天上午给孩子上课,下午就去督导新的老师上课,给他们反馈,帮他们去处理问题。”
 
再回头看自己,沙沙很感谢公司的严格考核,让她从小白成长为一名专业的特教老师。
 
03
“ALSOLIFE给了我希望”
 
在学习了专业的理论之后,沙沙开始试着用这些成体系的理论对弟弟进行教学,而现在弟弟最希望和姐姐一起玩游戏,弟弟很喜欢手机游戏《绝地求生》,他会在游戏中跟队友沟通,但总是没有人陪他玩,于是每天来邀请姐姐。
 
于是沙沙就通过玩游戏进行了教学。原来弟弟跟沙沙的交流仅限于——今天打游戏玩得好或者不好,你问他别的,他就不怎么愿意谈。沙沙通过应用强化的方式,让弟弟能够主动分享的东西越来越丰富。
 
弟弟会主动告诉姐姐在游戏里认识的好朋友,也能够走出家门看看外面的世界,还用手机拍下照片和姐姐分享他看到的风景。

沙沙弟弟拍的图片
 
未来的愿望?
 
沙沙希望自己带的这些孩子都能顺利地进入小学,对弟弟的期望就是乖乖地长大,能跟人有互动,有自己的一项爱好。
 
对自己的期望?
 
希望自己不断积累实操经验,掌握更多专业的干预方法,帮助更多的孩子。
文章版权为ALSOLIF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