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三个月魔鬼培训、天天考末位淘汰,成为合格的特教老师有多难

作者:ALSOLIFE 2021-01-11
 从一个“小白”到专业的特教老师
是怎样炼成的呢?
不久前,咱公号推送完招聘特教老师的信息后,脑海里立刻冒出这样的问题。而在此之前,我又恰好跟郑州IN实证中心的张青博老师聊了聊。  

 

她去年从郑州师范学院毕业,通过校招“第一志愿”选了ALSOLIFE,那时郑州中心刚成立,她算是初建团队一员。

 

尽管学的是特教专业,但是要成为一名合格的IN治疗师也需要经过数月的锻造。回忆起培训的日子,张老师用“紧张充实”四个字来概括。“虽然很苦,但是地基打得牢,后面的教学就会顺理成章。”

 

期、同宿舍的沙沙老师眼里,张老师是这样的——

 

“认真负责!熬夜准备多样的泛化教具,为给家长们充分解答问题,她要是有一点疑惑、拿不准的,立即跟其他老师商量。”

 

“很温柔、很热心,在工作中谁需要帮助,她都会积极伸出援助之手。”

 

这样一位特教老师,对于开头的疑问,想必有更真心实意的感受。

 

因此,这篇文章主要分享了张老师如何从一名“小白”成长为孤独症治疗师,以及这一年多来在郑州IN中心工作的独家体验。

 

/口述/ 张青博

/采写/ Xin


01
实现了当老师的职业梦想
初中的时候,当老师成为了我的职业梦想。那时候课业难度大,明显感觉一位好老师起到作用也非常大。比如我的化学老师,讲课非常幽默,而且举一反三、浅显易懂,让学生们进步很快。所以,从那时就很崇拜老师,自己也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
 
但考大学选专业,当什么样的老师,并没有明确的方向。于是,早教、基础教育、初等教育、特殊教育的志愿选项,我都填报了。最终进入特教专业,算一种缘分,四年学下来感觉也不错。
 
不过,像早教、初教等这些,至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特教完全是空白,不太明白。当进入一个新领域,就会充满好奇,尤其是经过专业学习之后,让我觉得作为特教老师的潜力是无限大的。
 
去年临近毕业,有一天下午,泡爹和ALSOLIFE的同事来学校宣讲,听完后我觉得感染力强、体系完善、未来展望也很清晰,将近傍晚有面试环节,我就决定去了。
 
印象中,特教专业3个班共120多人,前去参加面试的有几十人,而且还是分批次去的。我没什么求职经历,ASLO是正式的第一次面试,直到最后能顺利通过,还蛮开心的。
 
当初,我是IN郑州中心第一批老师,从学习理论到实操,整个过程非常系统,北京总部也提供了相关培训支持。
 
 
△ 这是三个月培训的日常

 

三个月培训间,学习是高强度的。每天严格按正常上下班时间,学习“渔计划”视频课和“行为矫正”知识理论。前期以理论居多,后期附带实操,检验掌握的理论是否准确、有没有遗漏。

 

最“恐怖”的是每天都有考试,考核前一天学习的内容有没有掌握。连续两周最低分将会被末尾淘汰。一开始的气氛简直回到了高三时代,一片紧张和凝重,后来发现紧张没啥用,认真学习和备考才是王道。

 

初次接触都是开头难,比如从理论到实践,语气、指令、操作的标准,督导老师示范完毕,我们再去反复操作,需要不断练习。学习上如果有困难的话,可以跟宿舍其他同事交流,解决不了再找督导老师。

 

最困扰我的是时间分配的问题,因为白天有很多知识需要消化,晚上还要按对对应章节温习“渔计划”,时间上卡得很紧,需要额外占用晚上休息的时间。

 

总体上,培训期特别充实,作为一名小白,我为学到很多知识感到非常开心。

 

△ 这是郑州IN一中心的工作环境

 

 

02
当好孤独症家庭的这根“拐杖”

 

培训期过后,我开始接个案,那时好激动啊!积极地准备教具、布置教学场景。一开始带个案不多,从一个开始带,慢慢往上加。

 

接到的孩子情况不一样,提前准确的情况也不一样。记得我接到第一个个案时,花了两个小时以上准备,反复翻看之前培训时的讲义,以及在实操练习时老师反馈的要点,提醒第二天不要出现。

 

虽然提前评估了,对孩子基本情况有了解,也会跟其他老师做一些模拟,但担心的是真正遇到意外困难,不知道怎么解决而依赖于求助督导老师。

 

所以,我绞尽脑汁地把能想到的都想到。把项目单上的每一个目标,每一个卡片的例子,都泛化至少三个,要有真实的、图片的、PPT呈现的,书写三个小时的备课单,不说上得多么好,至少要保证顺利上完。

 

△ 这是我上课时同事的“偷拍”

 

尽管自己准备充分,也保不准孩子在课堂上“出其不意”,有时候上着上着课,尖叫、哭闹等行为就出来了。这时候自己先不能乱了阵脚,行为矫正的方法用起来。

 

等到课程结束,我们会跟家长聊反馈,发送日报,大概模式是概括孩子上课总体表现、项目情况,孩子玩了什么玩具,跟老师的配合度如何。

 

一般来说家长都会提问,例如比较关心孩子发音和语言,有时候还会关照我们多联系哪些能力,这些都要铭记于心,在备课时尽量融入到第二天的课程项目里。

 

而从理论到实践的过渡,会让我有一阵紧张,但逐渐适应之后从容很多,整个状态都平稳了下来。

 

 

再往后,随着个案经验丰富,开始兼做培训工作,同样需要不断学习。在郑州IN一中心时候,只是零零散散的一些,占的比重少。因为那时候我负责管理教具,涉及到教具讲解,我会给大家讲解、示范操作等。

 

后来调到二中心后,内容更多一些。最近的培训就在这个月,最多的是一周四次,上午带课,下午做培训;最少是一周一次,每次3个半小时。

 

比如对照培训系统、计划,修改PPT,更明确操作要点;书写备课单,并检查核对,为确保操作的正确性,一般会提前两天,把备课单和PPT提前发给督导老师进行检查。

 

新老师在培训期,其实疑问很多,而我又是“过来人”,还算比较熟练地能把这项工作完成得不错。

 

目前,我以带个案为主,培训为辅,作为一位“老人”,把经验传下去。个案虽然驾轻就熟,但也需要跟老师们讨论,怎样让孩子们取得更好的进步。总体上处于一个充实、全面进步的过程吧。

 

 

回想在大学的时候,我曾作为志愿者去了解、帮助孤独症孩子,不过机会比较少。本以为他们大多是不爱搭理人,安安静静的,没想过他们需要学哪些系统知识,面临着怎样的困难。

 
现在觉得他们是在用一种很特别的方式表达需求和情绪,是很需要别人帮助的群体。
 
一年多来,我觉得自己起到的是“拐杖”作用,帮助他们学习技能,更好的融入。时间久了,就会发现他们很乖、很可爱,跟随活动、做游戏,跟普通小朋友没什么差别。
 
特别有成就感的是第一次带个案。上完3个小时,觉得自己好厉害、好棒,简直是高光时刻!
 
通过评估之后,个案渐渐增多,如果碰到孩子能力不是很好,相对来说会累一些,最累的是嗓子,需要不停地说话。
 
体力倒还跟得上,主要是心态上,需要有奉献精神。因为工作会占据大部分时间,尤其特教行业,要跟家长有同理心,虽然没办法百分之百做到换位思考,但能用最大的奉献精神、心理,全心全意为了孩子们着想。
 
有这样一个信念在,才能无保留地把知识、技能、能量,传递给家长和孩子们,帮助他们更好地进步。
 

03

“南上加南”也不打退堂鼓

初入这个岗位也会有挫败感,尤其在处理孩子问题行为的时候。比如孩子突然躺着哭闹,头一次面对,就会措手不及,心里也跟着急:“怎么了怎么了?我要怎么做呢?”学习一段时间专业理论以后就心里有底了,怎么合理地处理也能驾轻就熟。
 
正常孩子想要什么、哪里不舒服,说出来好解决,但孤独症孩子,如果没有语言的话,根本没办法表达需求。我都是跟了很久,熟悉了很久之后,大部分情况下能观察出来自己带的孩子想要什么,强化物是什么。所以,每次接新的孩子,又是一段重新摸索、磨合的过程,好在上手会越来越熟练。
 
另外一个难点是线上课。尤其是疫情时间,以直播的形式给家长们上辅导课。刚开始蛮新奇的,跟个训课完全不一样,时间也较短,需要传递要点内容。难就难在要把他们之前存在的误区纠正过来,告诉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做,以及更详细的步骤。
 
无论是个训课,还是辅导课,可能在跟有一些家长交流的时候,比如今天确实教了很多,但孩子的效果不太好,家长就会觉得,是不是老师没教好。有时候,明明很用心在教,但孩子技能掌握情况,并没有期待中的那么好。
 
因为不管是教具也好,情境创设也好,不同的展现方式,在不同情景下技能泛化也是不一样的,家长可能没考虑到的是,孩子跟家长会比跟老师的配合度更好,这都需要一个练习的过程。
 
再者,老师们也有责任把反馈、描述得更清晰,孩子具体哪一点不会,家长在家里该怎么做,大家沟通上出现问题,其实对孩子最不利。
 
不仅是面对孩子和家长,我还要面对新加入的老师,带着做培训,这对自己掌握的知识、表达能力,同样是一项挑战。记得第一次的时候,感觉教得不太好,内心总想着“好失败啊好失败”!
 
△ 我已经开始辅导新老师啦!
 
其实,我自己有些笨,上手也慢,学习进度不及其他老师。所以,我宁愿起早一点,回晚一点,多下些功夫。
 
周一到周五,如果满课(个训)的情况下,上午3个小时,下午3个小时,拢共带4个孩子,晚上还要准备教具,反馈情况,解决相应问题,还有自我充电…
我习惯早到,起得也特别早,7点多就到中心了(一般早上8点45就有孩子来,9点开始上课)。就算我前一天准备好教具,也会第二天提早过来,还是担心准备不够、时间不够用。最近,因为筹备下个月的新课程,都是熬到零点之后才睡。
我的一天
7:00 起床
7:30 到中心,简单整理教学工位
7:40 准备教具、图片,看视频课
8:20 给孩子准备零食、教具箱、玩具柜,备置项目当中要用到的教具
8:40 接孩子
8:45~11:45 上课(个训,给家长反馈)
11:50~12:10 书写日报并发送
12:40 午餐
13:00 反馈新老师的日报,看课
14:00~17:00 新老师培训(没有培训就上课)
17:00~23:00 看日报、改日报,看课总结、写月报、准备明天的教具,如果下午培训留有作业的话,晚上还要去写作业,再有时间的话,学习视频课
23:30 睡觉

 

有时候忙太晚,很累,家里人就劝我,要不别干了,找一份轻轻松松的工作算了。后来发现,其实迈过这道坎也就没什么,因为无论做什么工作,我觉得都需要自我调节与疏解。

 

比如跟朋友出去聚餐、聊聊天;非常累的时候,躺在床上听听歌,想想当初为什么选特教,为什么坚持下来的心情,还有帮助孩子取得进步的成就感,真的会变得非常开心。

 

孤独症家庭最关心的还是孩子怎样融入社会,总有一天家长不在孩子身边,他们希望孩子得到更多庇护,受到整个社会的关注与帮助。我们除了对孤独症孩子有更好的干预之外,也给家长们提供帮助,传授科学的指导方法。但毕竟我们陪伴孩子时间比家长少,把家长教会,才会让孩子受益。

 

所以,ALSO和家庭的结合方式的确能够发挥最大作用,比如我们开设的小组课,有些能力强的孩子,是可以实现上幼儿园和小学的。

 

特教行业通常面临人员缺口大、宣传不足、普及面窄的难题。就像很多人,最开始并没有深入了解。还有些特教机构,刚进来的新老师接触孩子之后,心理上觉得调整不过来,再加上人员不足,工作负荷过大,薪资待遇太低,只好打了退堂鼓。

 

主、客观方面的原因都有,但关键在于,特教老师如果换得过于频繁,不利于跟孩子和家长们建立配合,也不利于一个机构的长久发展。而我们郑州中心的氛围不错,大家都很年轻,沟通顺畅,团队稳定,福利待遇都不错,还配有员工宿舍。

 

其实,对未来我也没有太细致的工作规划,但是有期许,希望自己能接更多个案,积攒更多经验,在面对新孩子时更游刃有余,在家长咨询时能提供更不错的解答。

 

文章版权为ALSOLIF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