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白银马拉松中的孤独跑者黄关军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5-27

 

救援现场(图片来源:钛媒体)

5月23日,对我们来说,是黑暗的一天。21名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参赛者不幸离开人世。一开始,人们以为遇难者可能就是普通的跑步爱好者,事实并非如此,遇难者一半以上是国内跑步界响当当的人物,这其中就包括四川绵阳小伙儿、残运会冠军得主、聋哑人——黄关军。

 

黄关军的好朋友得知他不幸遇难的消息之后痛哭:“他是一名聋哑人,他连呼叫求救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不会说话,也听不到四周的声音。”

 

悲剧已经发生,这位在无声世界里将跑步作为最大爱好和终生追求的人,再也没办法自由奔跑了。

 

34岁的黄关军

第一梯队,25个人,21个遇难

 

比赛5月22日上午9点开始,要求次日凌晨5点完成比赛,共计20个小时。

 

当天早上,黄关军跟很多人一样,乘坐赛事主办方的大巴车,来到位于山顶的起点站。当时山顶的风很大,吹得人有点发冷。有选手提前预热跑了两公里后,身上也没热乎起来。

 

最初的赛道是一段较抖的下坡路,直到山脚下方的黄河岸边。因为风力较大,有的选手下坡跑得比较快,有人帽子和眼镜都被吹掉了。

 

根据腾讯新闻的报道,黄关军以一公里4分45秒的速度,跑完了第一个13公里,在10点02分26秒抵达了第一个打卡点。此时他的排名是第一。接着,他甚至进行了加速,以一公里3分54秒的成绩,跑完了第二个11公里,在10点45分31秒抵达了第二个打卡点,此时他的名次是第四名,也不错。

 

到中午12点左右,雨已经下起来了,且越来越大,风大到能刮倒人。选手们进入了百公里赛道最具挑战性的部分,从第二个打卡点到第三个打卡点的8公里,有1000米的爬升,石头和沙土混合的山路,雨水带来的湿滑使赛道更加难走,得手脚并用往上爬才行。

 

一位跑友回忆当时的感觉:“风裹挟着雨点打到脸上,像密集的子弹打过来一样,真疼……眼睛在强风密雨下也睁不开,只能眯着缝儿,视线受到严重影响。”

 

(左)跑友们抱作一团互相取暖。(右)一位选手怕失去意识,用带刺的草扎自己,双膝磨烂。(右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此时,已经有跑友开始口吐白沫,躺倒在地;有人在风雨中花费20分钟才从背包里拿出保温毯,可一阵风刮过,连披都没披上,就被风吹走了。有选手陆续退出了比赛,甚至包括一些大神级的人物,而这部分人也成为了后来的幸运儿。

 

但因为黄关军听不见,这场风雨在他的耳朵里是寂静的,他还在继续往上走,跑者张小涛在这条路上超过了他,他向黄关军打了个招呼,黄关军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表示听不见。此时,包括张小涛和黄关军在内,这是一个由6名顶级跑者组成的领先小队,张小涛排第四,黄关军排第六,后来只有张小涛一个人活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后来的黄关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朋友一直打黄关军的电话,但无人接听。

 

和黄关军一起去白银的还有绵阳其他两位跑者,他们提前退了赛,后来加入了救援队伍。凌晨两点,他们在山上找到了黄关军的遗体,在比赛现场的另一位朋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哭了,“他是聋哑人啊,他都不能呼救。”

 

小时候生病打针失误,成了聋哑人

 

从照片上能看出来,黄关军很瘦,个头也不高,甚至些文弱的书生气,

 

今年34岁的黄关军出生于四川绵阳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一岁时因为一次打针失误,变成了聋哑人。初二辍了学,他在许多地方打过零工,大部分工作做不了,也做不长。

 

奔跑中的黄关军(图片来源 封面新闻)

 

但黄关军从小就酷爱跑步。他的同学回忆,在上初中时,黄关军戴的助听器,和同学交流时则用手语。由于家离学校比较远,他每次都是跑着去学校。

 

每次学校里举办比赛,他都是中长跑第一名。在县、市举办的运动会,也经常拿名次。也因此,在学校,同学们都不喊他名字,而是根据他的名字谐音喊他“冠军”。

 

虽然同学们都对黄关军的跑步成绩连连赞叹,但因为残疾带来的种种特殊,黄关军更像是一个内心敏感,身处无声孤独中的大男孩。唯一做得好的是跑步,最热爱的也是跑步,其他的,她很难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辍学之后也没有十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即便知道跑步需要体力和营养,训练时,他常吃的食物却是泡面。

 

从2015年开始,黄关军开始练习长跑,并多次参加四川省残运会。

 

2019年,是黄关军的高光时刻,他参加了全国第10届残疾人运动会马拉松比赛,以2小时32分29秒的成绩,拿到了听力障碍组获得金牌。跑过马拉松的人都知道,2小时30分钟左右的成绩代表什么。

 

此外,他曾经担任过残奥会火炬手,绵阳圈内人称之为“绵阳一哥”。此前,在接受绵阳当地媒体采访时,黄关军打字说:“我的跑步生涯不会终止,以后还打算从事与跑步相关的职业。”

 

奔跑是最能让黄关军找到成就感的事情

 

“他的家庭条件很一般,好像还有一名妹妹在读大学,他参加比赛,跑友还会给他帮助,比如到绵阳来了后,其中一名跑友还专门腾出一间房让他住。”绵阳一名跑友介绍,只要他有困难,跑友们都会捐钱捐物。“看他确实不容易,因为他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因为确实平时就吃泡面,然后去跑步,你想那怎么可能有营养,我说你这个不行啊。”

 

因此,这场比赛对于黄关军来说,不仅关乎荣誉,还关乎他生活条件的改善,比赛前十名都有奖金。

 

已经有跑友开始为黄关军捐款

 

对于黄关军的离世,很多跑友表示不敢相信是真的。“看他确实不容易,因为他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因为确实平时就吃泡面,然后去跑步,你想那怎么可能有营养,我说你这个不行啊。”

 

还有一位朋友说:“他追求的太高了,一直想参加残运会,但是他的成绩一直没有达到,所以他特别刻苦,他加入专业队就有吃有喝了。最近一次就是5月21日吧,他晒了一次吃羊肉什么的朋友圈,当时我问他,我说你怎么跑到兰州去,我说你还吃得好啊,他说补下身体,然后要跑100公里,我说祝你跑好,安全完赛。他主要还是想去挣点奖金。”

 

黄关军刚到白银时拍照留念(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小编从媒体报道中了解到,目前跑友们正在为其发起捐款,也有跑友表示愿意为其妹妹读书提供资助。一个跑友圈里,1500元、1000元、500元、2000元……一个下午,就捐款上万元。在另一个跑友圈内,跑友们也自发为其捐款,先由群主保存,后交到黄关军家人手中。

 

5月24日,也就是今天早上,黄关军的妹妹黄琴、父亲黄顺林以及母亲和二姑父将到达甘肃。

 

希望天堂里的黄关军也能够自由地奔跑。路上,他可以听到大自然的虫鸣鸟叫,也可以畅快淋漓地为自己喊一声——“加油”。

 

部分内容来自封面新闻、腾讯新闻的相关报道。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