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自闭症孩子走失后,我们是如何搜救的?|福建麒麟救援队负责人亲述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07

从6月1日开始,谱系圈家长就在接力转发一则寻人启事,寻找那个在福建罗源县走失,钻进动车站后,监控就再也追踪不到的自闭症孩子——林守烨。

 

6月4日上午,男孩鞋子被找到的照片传出,忧虑紧张的情绪升级。下午,有了确切消息:孩子找到了,却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图源:福州日报社

“这几天一直关注这个孩子,希望他也能像哈尔滨那个走失7天的男孩那样,有惊无险平安回家,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太难过了。”父母们唏嘘感慨,在悲伤的情绪中等待官方关于此事的最终通报。

 

每次孩子走失后,家长最企盼的便是好心人伸出援手,把孩子平安送回家。上周,我们分享了福建外卖小哥洪成木边送外卖边寻人的事迹《注意!又有一个人“盯”上了走失的自闭症孩子》,让很多家长深受感动。今日,我们再向您推荐一支在寻人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队伍——救援队。

 

为此,小编采访到了福建省麒麟减防灾救援服务中心(以下简称“麒麟救援队”)发起人金丽芬,作为资深志愿者,她分享了过去5年,救援队寻找自闭症孩子的经历和经验,也有给家长的忠告和希望澄清的误解,希望对今后的寻人有所帮助。

 

(图片除署名外由金丽芬提供,森森为化名)

 

灾难面前,平凡人能做什么?

 

麒麟救援队2016年11月成立,发起人是当时40岁的金丽芬,一位女同志。

 

1977年生的金丽芬曾在医院当过7年产科医生,后来转行跟丈夫创业,日子也算安稳富足。

 

看上去文弱,实际上性格强势的金丽芬。

 

“在我的人生规划当中,做梦都没想过可以做救援。想着自己是个弱女子,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扛不了重物、攀不了高墙,也没有这个兴趣爱好,怎么可能做救援?”现在回想,金丽芬仍能觉出命运这双大手的反复无常。

 

2016年7月,福建闽清县受台风“尼伯特”影响普降暴雨,多个乡镇房屋倒塌、道路桥梁冲毁、水电和通讯中断,热心的金丽芬以志愿者身份参加了当时的洪灾救援。灾难过后,她对助人这件事有了新的认识。

 

“大家都觉得灾难离我们很遥远,当它真的就在身边发生,有人为此受苦受难。我们平凡的人聚在一起,却可以做出些相对不平凡的事,那为什么不继续往前走呢?”她问自己。

 

怎么个走法儿?金丽芬找到了参与过救灾、活跃在福州、有热心、有能力、志同道合的人,成立了麒麟救援队,成了大家口中的“金姐”。

 

自2016年救援队成立至今,围绕应急救援、防灾减灾宣讲、城市寻人等业务,志愿者频频出现在百姓急需的场所,队伍壮大到54人,有公司员工、企业主、银行职员、公务员,大家职业不同,可一旦接到任务,只有一个身份——助人者。

 

寻人是重要的工作内容,5年来,在志愿者的努力以及相关部门、群众的协助下,共帮助560多人回家,其中自闭症人士约占20%。2017年,麒麟救援队寻人小分队诞生,寻人力量中加入了遍布马路街巷的环卫工人、公交车司机。帮助寻找的对象主要有两类,老人和孩子,都是弱势群体。

 

麒麟救援队部分志愿者合影

 

“有人说我有钱、有闲才做这事,我说不是,做公益不分贫富贵贱,只有你愿意和不愿意,我们倡导的就是人人都能参与的公益。”金姐强调,环卫工人那么辛苦,是需要被关爱的人群,却也是寻人的重要力量,他们也能反哺社会。目前,救援队的洁哥洁嫂寻人群,可调动的志愿者达8000人,当自闭症孩子走失后在街上游荡时,他们多一份关注,就多一份回家的希望。

 

5次错失救援机会,那个自闭症孩子走了

 

寻人小分队的成立,来自于一次令人遗憾的寻人经历。“如果那个孩子活到现在,跟我儿子一般大,该17岁了。”金姐感慨。

 

2017年3月5日,学雷锋日,救援队组织去养老院慰问孤寡老人。活动结束时,一名志愿者发来消息,他们单位群里传来消息,有一个自闭症孩子走失了。

 

据悉,走失的自闭症孩子13岁,行动能力很强,父母发动人找,一直没找到,才求助到救援队。当时,包括金姐等人在内,大家对自闭症普遍不太了解,摸不清楚这样的孩子会进入到什么场所,这也导致孩子走失之后,频频错失找回的机会。

 

 第一次错失: 该自闭症孩子由妈妈全职照顾,孩子非常干净,穿得也整齐,但出门时没穿鞋子。彼时,福州3月的天气还不是很热,对于一个衣服都穿得很好却没有穿鞋子的孩子,如果路人发现后多留个心眼,揣测到孩子可能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留下他并110报警,可能孩子已经回家了。

 

 

 第二次错失: 孩子走着走着,肚子饿了,本能反应是拿东西吃。根据监控,他进了一个加油站的超市,拿货架上的东西吃(不是买),但售货员小妹把他赶出去了。

 

 第三次错失: 加油站附近有一个地下通道,里面有一些流浪人员,孩子进入地下通道时,已经是晚上,福州当天还下雨。据了解,当晚有流浪汉收留了这个孩子,还给过他吃的,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其间,如果有人留心,也能帮这个孩子回家,无奈,没有,他只能继续流浪。

 

 第四次错失: 孩子走到了福州闽江边上,口渴了,伸手去够某服务窗口的一瓶水,但被那儿的工作人员轰走。此时,孩子刚好在水边,他往水下走了。

 

 第五次错失: 孩子溺水而亡。后面有群众跟救援队反映,有人在河中心的小岛上看到了溺水的孩子,还纳闷这个季节怎么有人游泳,但没有留意他穿着正常的衣服,故没有下水营救。

 

5次错失,让我们最终跟这条生命失之交臂,让每一位寻人志愿者都倍感沮丧。

 

某次救援现场,被找回的自闭症小朋友。

 

“我们也反思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悲剧,除了社会对自闭症不太了解外,当年我们也没有太多寻人经验和渠道,再碰到下一个这样的求助怎么办?所以才有了寻人小分队的成立,既然要做,就要严谨专业。”金姐说。

 

A、B、C三类寻人法,C看上去没啥用成功率最高

 

随着寻人经验的累积,也是由于人力和精力的限制,一次次实践中,麒麟救援队总结出了一套寻人办法,分A、B、C三种类型。

 

 A类: 走失4小时内,两个小时之内有影像的,救援队马上集结出勤,根据影像所指,展开地毯式搜索。同时,配合当地派出所、家属,查看监控。

 

 B类 走失6小时左右,没有太多影像支持,救援队备勤,等待通知再出发。“没有影像支持,所有人出动盲目去找,是一个很大的消耗,不利于后续行动。”金姐解释。

 

 C类: 没有任何影响支持,只发帖不出勤。金姐透露,在他们找回的550多人里,一半以上都是C类渠道找回的,这出乎很多人预料,都没有出勤,怎么帮助到走失者呢?

 

“起初,我们也没想到帖子的传播力量这么大。”金姐说。2018年时,福清市(福州市下辖县级市)一位精神障碍人士走丢,两个月来,救援队不断根据家属反映的信息更新寻人资料,最终,老人被社会上的好心群众看到,报警送回。

 

针对这个案例,金姐做过详细追踪,帖子从福州发出去,老人是在200多公里外的南平市某乡镇找到的,中间经过了不知道多少陌生人的传播,最终发挥了作用。据说,两个多月,这条寻人帖传播到了全省九地一市。可见C类渠道的力量。

 

(监控)不让看是本分,让看是情分

 

2018年、2019年,麒麟救援队曾多次帮助同一名走失的大龄自闭症孩子回家,也是这个孩子,拓宽了救援队的思路,帮助搭建起了一张更大的寻人网。

 

孩子叫森森,是单亲家庭,妈妈带。妈妈对孩子的照顾一直蛮好,一有小长假就带着去旅游。但因为要工作,上班时只能把孩子锁家里,直到有一天门忘记反锁了,森森就跑出去了。

 

此前,救援队曾帮助过森森妈妈寻找儿子,一群人最终在公园围追堵截,把孩子堵到了。可2019年这次走丢,森森直接上了公交车(平时喜欢坐公交车),找人的难度成倍放大了。

 

“元宵节前一天丢的,福州那天还下大雨,找到凌晨2点多也没找到,苦于没有影像支持,只能第二天继续找。”金姐回忆,这期间,森森出现在了他经常去的咖啡厅,吃人家剩下的食物,也莫名其妙光顾了一家超市,把服装店里模特的腿卸下来一只,抱着满街走。

 

两天之后,人还是没找到。后来监控追踪到森森上了公交车,得到公交公司调取监控才行。

 

娃找到了,等待父母接回家。

 

能不能看监控超出救援队的能力范围,金姐急中生智,给当时的运管部门打了份报告,结合派出所的报案,表达出能够查看监控的需求。

 

在这里,小编想向家长厘清一个误区,救援队作为民间组织,没有权限直接进入某地进行搜救,也没有权利随意调取任一单位的录像。按志愿者的说法,对方不让你看是本分,让你看是情分,各单位有各单位的规章制度,志愿者要清楚地明白“我是谁”。

 

“好在报告上去,领导很重视,协助我们调取、查看了监控,成功定位到森森,最终找到了人。”金姐欣慰地说。因为这件事,在政府相关部门的组织协调下,福州多家公交公司各抽调出一个人,组成了“公交助力群”,遇到走失人员需要公交线路协助时,大家能通力合作。目前这个机制运作得非常好。

 

“没有这些力量,尤其是最重要的监控,我们就像没了眼睛,茫茫人海都不知道从何下手。”为此,麒麟救援队也非常感谢公交、地铁、环卫、物业管理公司等系统提供的支持与帮助。

 

先报警再找救援队

 

凭借着这些经验,金姐给家长分享了一些孩子走丢时的注意事项,仅供参考。

 

 第一: 一定要先报警,再找救援队。派出所一般也有救援队联系方式,会提供给家属,家属最好自行联系,直接对接。“每天走失案件太多,我们人力有限,更多是帮助弱势群体。”她说,而且,只有报警之后,拿着报警单,救援队才能更好地跟相关单位沟通,查看监控、进入搜寻。“千万不要以为救援队员就是神,所有的通道都对其开放。”

 

图片来自《ALSOABA安全训练绘本》之《我不会走丢》(点击图片可放大观看)

 
 第二: 最好家属直接跟救援队取得联系,而不是好心人转求助。一是寻人启事需要取得家属授权,二来寻人信息涉及到走失者和家庭隐私,一对一沟通能减少信息泄露。
 第三: 倡导家长,不管孩子能力怎样,要教给他一些特定性的指示。曾经一个走失的自闭症孩子,一个小时之内就被找到他了,原因是虽然孩子记不住家庭住址,但家长经常告诉孩子家的方向,回家要过一座桥。所以当这个孩子走失想回家时,他会先找桥,最后他也的确是在桥上被找到的。
 第四: 出门尽量穿鲜艳的衣服,容易识别。孩子有一些奇怪行为的时候,也容易引发其他人关注。常规的电子手表、定位手环、写有孩子信息的标志牌等也可以一并备上。
 
 

图片来自《ALSOABA安全训练绘本》之《我不会走丢》,其中下图为自闭症孩子可随身携带的小卡片(正反面),可第一时间联系上孩子父母。
寻人就是一个疯子带领着一群傻子
在我国,大多数救援队都由热心志愿者组成,他们靠专业和热情把走失人员送回家。每一次集结,都意味着,有一群人要放下手头的事情,投入到寻找一个陌生人这件紧急大事上来。
聊天中,有一个小细节让小编感触颇深。麒麟救援队寻人小分队有两名信息员,为了赢取黄金救援时间,不让求助人着急,多年来,大家一直自觉遵守着两条规则——第一,手机24小时不关机;第二,365天不喝酒。这需要多强大的自律能力。
家属送来锦旗表示感谢
家人团聚,志愿者也跟着高兴。其中,有家属想要表示谢意的,金姐也不过分拒绝,但是她给家属定下了一个规矩——7天缓和期:寻人成功以后过7天,如果还想表达表达,救援队会收下这份心意。这笔钱用来购买寻人装备,比如,救援队如今有了自己的寻人车辆,今年还买了5辆小电车,方便走街串巷找人。
在关爱自闭症孩子上,每年4月2日,麒麟救援队都会把时间留给星星的孩子,志愿者们会联合相关自闭症组织,举办自闭症科普活动,或者去探望自闭症孩子,跟他们玩在一起、吃在一处。
虽然在福州小有名气,但志愿者们并不沾沾自喜,大家心里始终有一条准绳——牢记“我是谁”“我能做什么”“我怎么做”。“寻人不是逞英雄,而是更多好心人、更多机构单位通力合作、互相配合的系统工程。只有抱着这样的理念,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向救援队敞开大门。”金姐说,人都是有爱心、有善心的,在协调当中,更多的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世上还是好心人多。
被救援队找到的走失自闭症小朋友,如果每一个走失的孩子都能安全回家,多好。
每年100多起走失案例,总会留下遗憾,听到坏消息,这对志愿者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总结经验,引领我们往前。志愿者经常打比方说,寻人这个事就像《还珠格格》里那首歌《你是风儿我是沙》,无论炎热的夏天、寒冷的冬天,还是下雨的半夜,寻人就是一个疯子带着一群傻子,走遍福州的大街小巷,为帮助一个不认识的人回家。
 

对自闭症小朋友来说,防走失的很多技能需要家长在日常生活中进行培养、锻炼,因篇幅有限,特地为家长提供两项安全行为训练,教孩子接受戴帽子、戴手表,并能在走失后报出自己的基本信息。

图片来自《ALSOABA安全训练绘本》之《我不会走丢》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