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孩子不说话?你以为开口说话很简单吗?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08

文 | Rita 高小雅 

 

在言语治疗诊所里,妈妈带着一个四岁的小朋友来说: “他四岁了, 但他还没开口说话。我看他姐姐张开嘴就开始啪啦啪啦地说话了,他怎么这么慢啊?”

 

对于每天说上成千上万字的我们来说,用口来说话可能不过就是一个非常理所当然的过程。也许我们每天都会花很多的时间去想我应该要用选哪一个字,用哪一种语气来说某一句话,来结识新朋友,通过面试,哄女朋友,或是在事业上更进一步。可是,我们可能从来没有想过究竟我们是怎样把一句话说出来的。

 

作为言语治疗师的我们,每天都面对着各种因为不同原因导致说话不清甚至没法说话的小孩和成人,心里面一方面想着利用不同的干预方法来改善他们的沟通质量,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对这个看似细小却又微妙的系统深感折服,所以希望可以通过解答下面一些常听到的问题来带大家探索语言言语系统这个奥妙之旅。

 

 

在ALSO与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爱尔公益基金会、北京大学人口所共同开展的孤独症家庭调查报告中,没有语言在自闭症幼儿早期异常行为表现中位居前列。很多家长由于孩子不说话,觉察出孩子的异常。

 

所以说话真的很简单吗?

 

在年纪非常非常小,甚至还没有记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口说话了,所以大部分人都不会意识到这是怎么发生的。开口说话的过程,大致可以分为聆听,理解,说话三大阶段 (Pepper & Weitzman, E., 2004),我们其实从出生前就能听到声音,因此有研究指出小朋友出生后对母亲声音会有分外的安全感。除了在妈妈的肚子里的那几个月,我们一般还会花大概一年的时间去聆听外面的声音,并学习分辨哪一些是语音哪一些是声音(如:鸟叫声,水声)。

 

与此同时我们也开始进行一些玩声(vocal play) (如:咕咕,笑)。在这个过程里,婴儿开始探索自己的口腔和声带的运用。相信不少父母也看到过婴儿给自己的声音惊讶到的情景,这就是因为婴儿对于自己的发声系统没有完全的控制。

 

慢慢他们的玩声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就到了他们牙牙学语(babbling)的阶段,意思他们会说出不同的音节 (如:baba, dadada)。在这个时候很多父母都会万分期待孩子会先说爸爸还是妈妈,不过我有一个坏消息让父母们失望了,其实在那个时候小孩子并不是在叫你们,他们只是在牙牙学语去探索语音,而爸爸妈妈碰巧是两个相对容易去发的音。但也正因为父母的兴奋,让孩子发现了原来发这baba/mama 会让爸爸妈妈过来抱抱和亲亲,这个就是理解的过程,他们理解到了用口说话是可以影响环境的,特别是baba/mama 代表了爸爸妈妈这两个人。之后,孩子就会从牙牙学语随机地去发这两个音,变成有意图的言语输出“爸爸妈妈”。

 

图片来源:《Discover》

 

这整个阶段对于没有语言言语障碍的你和我一般要花上一年的时间,所以开口说话并不容易。

 

那是不是只要过了聆听和理解的阶段后小朋友就可以开口说话?  不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在说话的过程里,其实我们身体各个器官经历着精密无比的协调合作,才能说出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前文我们横向地讲述了语言发展的第一阶段(注:开口说出爸爸妈妈后,我们的语言发展还有漫漫长路!),现在来纵向地讲讲说话时的生理过程。

 

当我们脑海里想到一个概念,比如:“我要吃冰淇淋。
第一步:我们脑海里要为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元素找到相应的单词。
这个物体叫“冰淇淋”, 配冰淇淋的动词是“吃”而不是“抱”,作出要求时要用“我要”而不是“你要”或是“我喝”。

 

第二步:按语言的文法把单词组成句子。

中文的句型是主谓宾 (SVO),所以是“我要吃冰淇淋”。而韩文的句型是主宾谓(SOV),所以换成韩文说将是完全不一样的句型。另外,还要想想文法的处理,应该是单独用吃一个字,还是要加上过字变成吃过,等等。

 

第三步: 分析说这句话时需要的paralinguistic,包括音量,高低音(如:问句会把最后一个字提高音),语气等等。

这一部份是比较后期的发展,但一般来说小朋友至少会懂问问题要最后一个字提高音。

 

在第一到第三步出现障碍的,我们都会称之为语言障碍。

 

第四步:组织并发送语音消息

把说这句话需要的语音按句子排好并把讯息传到口腔肌肉,脸部肌肉,声带和呼吸系统。言语失用症 (Apraxia of speech) 的小朋友和成人一般就是这个环节出现了障碍,因此他们经常会感到非常沮丧,明明脑中已想好要说什么,说出来的却是“错”的,而且每次“错”的地方都不一样。

 

第五步:协调发音
口腔肌肉:舌头的位置,软腭的开闭(鼻音),牙齿的位置等等
脸部肌肉:嘴唇的开闭,嘴唇形状等等

声带:闭合还是打开

呼吸系统:根据句子的长短来送合适的空气量
我们来用“冰”做例子。根据语音学,我们会根据音素这样分类:
 

B/P/

I/ɪ/

NG/Ŋ/

口腔肌肉

 

嘴巴接近闭上;
前舌音

软腭下降

脸部肌肉

双唇闭上

 

发音方式

塞音

鼻音

声带

打开

闭合

闭合

呼吸系统

不送气

送气

送气

注:元音的描述标准跟辅音不一样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到单单说一个“冰”字,我们就牵涉到那么多的协调配合,更不用说一句句子,一段对话。

 

说话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只是没有障碍的我们都太理所当然了。

 

那是不是口腔肌肉越发达,说话就越厉害?

 

不是的,跑步和说有一个很大的分别是,跑步是一个大运动(gross motor),而说话是一个小运动(fine motor),因此其实我们需要的肌肉力量并不是很大,更重要的是微细的协调,就像扣钮扣时,我们并不需要很大的手指力量,却需要很精密的肌肉协调。

 

早在1994年,就有研究指出,我们说话时需要的舌头力量仅占舌头最大力量的一小部分,之后也陆续有研究指出,说话时需要的嘴唇力量只需嘴唇最大力量的10-15%,说话时需要的下巴力量只占下巴最大力量的11-15%。

 

再看看我们上面冰字的例子,单单一个字就牵涉那么多动作,我们平均一分钟说40个字左右,我们可以想象到当中的不同身体系统的配合协调是多么地精密。

 

当孩子不会说话时,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孩子的口腔肌肉出现了问题,于是便想通过非口语口肌训练来帮助孩子说话。

 

但是,在非口语口肌训练里的很多动作,不是说话时需要用到的动作,比如把舌头伸到鼻尖和下巴,我们现在试试做一下,你们能联想到发哪个音会用到这些动作吗?因此,假如小朋友不能说话,我们还把所有的时间去训练肌肉力量,而不是更好地去分析究竟小朋友有否足够的语言输入(见第一部分聆听,理解,表达),或是如何更好地去帮助小朋友去练习协调(练习协调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语音本身,如练习“b”音最好就是用“b”音本身)的话,我担心我们会浪费掉小朋友宝贵的康复时间。

 

你可能会说我见过小朋友做完口肌后真的能说话,但我们可以想想是否因为做了口肌后,小朋友得到更多的语言输入,更多的言语示范,所以也开始能说话了? 很多父母可能觉得做口肌至少是一个可观察到的有形的练习,因此做了会觉得更安心。但我也想鼓励各位父母老师,即使无形的玩耍,对话,陪伴,这一切都已经在帮助小朋友的语言言语发展,不要觉得你只是陪玩就是不务正业,即使你的小朋友不是在端端正正地坐着学习,其实对于小朋友来说任何新的探索都是一个新的知识!

 

我们现在回到文章一开始那个妈妈问的问题:“四岁了, 但他还没开口说话。我看他姐姐张开嘴就开始啪啦啪啦地说话了,他怎么这么慢啊? 

 

对于没有语言障碍的姐姐来说,上面那么多那么复杂的语言言语过程的确是一个很自然的学习跟发展过程。对于没有语言障碍的小朋友,他们会通过“收集”身边不同的讯息(语言言语样本),在脑中的语言中心里作出对比和筛选,经过6-7年的系统完善,就能说出接近成人的准确度的语句,之后再慢慢通过学习知识来丰富语言的复杂性。

 

对于有语言障碍的弟弟来说,很有可能他从收集信息或是作出对比的步骤,或是任一环节出现了障碍,所以之后的学习跟发展就会更加地吃力。因此对于这些小朋友来说,语言跟言语的学习和发展就需要更多的支持。希望通过上面简单的解释,让大家对说话这个过程有一个更立体的理解,以后说话时都会为自己完美配合的语言言语系统感到骄傲。

 

参考文献

 

Bunton, K., & Weismer, G. (1994). Evaluationof a reiterant force-impulse task in the tongue. Journal of Speech and HearingResearch, 37, 1020-1031.

McCauley,R., Strand, E., Lof, G.L., Schooling, T., & Frymark, T. (2009).Evidence-based systematic review: Effects of non- speech oral motor exerciseson speech. American Journal of Speech-Language Pathology. 18, 343-360.

Pepper,J., & Weitzman, E. (2004). It takes two to talk: A practical guidefor parents of children with language delays. The Hanen Centre.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