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三个从城市回到农村生活的自闭症孩子怎么样了?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09

去农村上学、过日子,这是一条谱系家长用智慧和实践探索出的农村包抄城市的道路。原因更多出自无奈,他们患有自闭症的孩子被城里小学劝退了。

 

心酸委屈的父母只能为孩子另寻出路、孟母三迁。于是,有家长开拓出一条新路子——要不去农村试试?那里学生少、作业少,老师升学压力小,也许对孩子更包容、更有耐心。就这样,一部分城里娃成了农村娃,他们的父母也候鸟般迁徙到农村这个主要由亲戚和熟人组成的小社会。

 

换了环境,孩子们的生活、情绪、习惯会有什么变化?乡村学校的孩子跟城市小学生有啥不一样?如果有这样一个融入集体的机会,你会选择带孩子到农村生活上学吗?

 

今天这3位有过相关经历的家长以及他们面对的困惑和挑战,或许对你有启发和帮助。

 

01
娃的干预or父子亲情,怎么选?

 

从贵州省六盘水市中心向东南,到达约140公里外的木岗镇西侧,有一个四面环山的大村落,村里有对特别的母子。

 

去年11月他们突然“闯入”村民平静的生活,在村里住下来。早上,母子俩会一块出门去村中心小学上课。儿子童童7岁,一年级,妈妈以志愿者身份教一年级非考试课程。周五,母子俩又不见了,回市里过周末,周日又回来。

 

童童和妈妈生活的村庄

 

为什么城里好端端的房子不住、工作要辞掉带孩子来乡下,童童的父母有难言的苦衷。如今,面临着可能出现的新选择,她再次陷入两难……

 

要不,你们换到特校或大城市试试
童童3岁时,童童妈发现他在发育上比同龄孩子慢一些,去医院检查,医生给的结论是发育迟缓。
从医院回来,她把童童送进了培训机构做干预。“到4岁多,我觉得童童不仅是发育迟缓那么简单。他不跟人目光对视,对人的兴趣也不大。我们在机构里接触过自闭症孩子,心中隐隐就有些怀疑,干预方向也开始向自闭症靠拢。”童童妈回忆。 
5岁时,北京有自闭症诊断方面的专家来贵阳开讲座。童童妈带儿子去了,并确诊自闭症。“其实去之前,心里大概就知道是了,就是再确认一下。”
经过近两年干预,童童的认知和理解能力提高很快,加之幼儿园对孩子要求不高,童童比较顺利地度过了幼儿园时光,进入了小学(划片小学,入学面试只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入学分班后,童童妈才向校方坦白儿子的情况。
做眼保健操的童童,那时刚到农村上小学,还没有校服。
“校方态度还蛮好,考虑到之前没有教过这样的孩子,允许我进校陪读,但只能在走廊外随叫随到。”童童妈介绍。
没想到暴风雨说来就来。第一周,童童课堂上不断有问题行为出现,总打断老师的节奏。一些他意愿之外的事发生时,比如写错字、画画不理想都会大哭大闹,有时还会扔别人的文具,或撕别的同学的作品。看到老师“惩罚”小朋友,他会充当老师的角色,去打跟这件事不沾边的其他同学。
解决这些问题本就让人心力交瘁,偏偏此时,又有坏消息传来:第一周刚结束,另一个班上的心智障碍孩子被劝退了。
发生这件事后,童童妈耳边有老师开始吹风了:“开学这么久了,进步不明显啊,也许是适应不了。”“是不是可以去特校或换个大城市的小学试试,别耽误孩子。”
母亲的危机立马袭上心头——儿子已经开始不受老师待见了。与此同时,她也明显感到,童童不太喜欢学校了,如果给他两个地方选,学校肯定是落选那一个,出门前也会说“不要上学”。
“也和老师谈过怎么干预童童的问题行为,告诉他自闭症孩子的进步要很长时间。但老师并不理解,说‘作为妈妈,你可以很伟大,我只是个普通教师,只想做好本职工作。我们的孩子是孩子,别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要对其他家长负责。”童童妈说。
基于此,童童的父母开始考虑,是不是给儿子换一所学校,100%的家庭干预也不是很适合童童,因为他有一定的社交能力和欲望。
她和爱人考察了当地的特校,发现并不适合,老师也说,对童童这样能力还可以的孩子来说,上特校有点可惜,孩子有可能走下坡路。
怎么办?
辞职回乡,儿子一点点变好
“当时没有找到立马接收童童的新学校,权衡之下,我想到了村的亲戚以及当地的小学。”童童妈灵机一动。
经过跟亲戚和小学校长、老师的沟通,了解到童童的情况后,学校同意暂时让孩子来适应适应,看情况再说。
就这样,2020年11月,童童妈辞去市里的工作带着童童下了乡。一块来的,还有当时刚满一岁没断奶的妹妹。爸爸则在市里留守、挣钱。
村里的中心小学有不到300个孩子,一到六年级,一个年级一个班,童童继续上一年级。这里教学压力比较小,老师对成绩要求相对宽松,作业多半能在学校完成,回家只需要一般的预习和复习。
妈妈在学校辅导童童写作业
更可喜的是,同学老师对童童很包容。画画能让童童保持情绪平稳,老师不会强行阻拦或没收,童童会把在班级看到的事画下来,谁打了谁,谁哭了。农村孩子调皮也多,童童轻微的问题行为孩子们并不特别在意,打一下也会觉得没关系或很正常。还有一点,这里很多孩子是留守儿童,懂事得早,每当童童不开心时,孩子们会过来安慰他:“你画得很好啊,下课我陪你画吧。”像哄弟弟妹妹一样。
当然,这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童童的问题。他仍然会在老师批评或“惩罚”某个小朋友时,去打另一个没有犯错误的人。童童妈就反复给他讲社交小故事,并在老师批评别的同学,他还没来得及出手打人时,及时制止。
“情绪爆发频次比以前少多了。”童童妈说。儿子还会跟老师讲道理。有一次老师不在,同学们闹成一团,老师发现后让大家集体起立罚站。童童站了一会儿后跟老师说,我没有乱跑,我不用罚。就自己坐下来了。
“他觉得自己是遵守纪律的,被罚是别人的事,自己不该罚。道理都懂,就是自我管控不行。”妈妈说。
在村里,童童妈也没有刻意隐瞒儿子的情况,邻居大都知道他有点小特殊,没有过多地大惊小怪。有时童童一个人上学(家到学校走路不到10分钟),童童妈跟出来,会有村民指给她,“你儿子刚过去。”
上学期刚来,童童见不到妈妈会哭着找,现在童童妈会提前跟他讲清楚,妈妈有事情,你要自己在学校。他就能接受,也能在学校待下来了。
如今,小半年过去,在这个离家几百公里的村庄,童童的日子比过去平静多了,班里很多同学甚至很羡慕童童:“我们的爸爸妈妈都出去打工了,童童妈妈却每天陪着他。
乡村or城市,离开还是留下
波澜不惊的日子里,童童妈却有新的隐忧,那就是住在城里的爱人和一岁多点的妹妹。
当初生妹妹,夫妻俩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有人觉得生老二有点自私。后来有个家长的想法打动了我。她说,没老二前,每天都在干预孩子,全家人都处于战斗状态。生了老二后,对老大的干预放松了些,但带老二的过程中,好像有了正常天伦之乐的感觉。”童童妈说,“本来已经挺苦了,再苦一点也还是苦,就抱着愿赌服输的心态生了妹妹。现在来看,老二确实就有点开心果的感觉了,带俩孩子每天都很忙,但精神状态比一个人的时候要好。”
刚进村时,童童妈是带着没断奶的妹妹一块来的。因为村里居住条件简陋、医疗条件也不好,妹妹几次生病,不得不送回城里,由老人和爸爸带,一家人在周末时团聚。
“童童的变化是肉眼可见的,但我们继续在这儿的话,儿子童年很长一段时间,爸爸都会参与得很少,还有妹妹。现在,有机会是,城里另一家学校没准愿意接收童童。我就迷茫了,到底要给童童一个什么样的成长环境,如何取舍?”童童妈道出疑惑。
她拿不准,城里另一所小学的同学和老师是否能够接纳童童;她拿不准,童童已经减弱的情绪问题是否会在新环境里再次爆发;她拿不准,繁多的作业会不会让童童很快跟不上学习进度,最后的融合只是形式化的随班混读。
一头是童童的干预,一头是亲情的呼唤,她该作何选择……
 
02
天大地大,我儿更喜农村

 

口述|俊豪妈
我们之前近20年都在深圳“漂”着,也考虑过户口迁移(户口在重庆农村),当时家人不赞成。在深圳怎么说呢,融合的理念很好,入学资源却紧缺,一个班学生太多了,老师根本照顾不过来。而且城市生活节奏快,生活空间狭小,对孩子的自由限制了很多。
回老家还有个考虑,俊豪有一个上小学五年级的姐姐(NT),为了她以后的升学考试,也要回来,不能因为小的耽误了姐姐以后的前途。综合衡量,2020年底,我带着两个孩子回了重庆。爸爸留守深圳,寄钱回来。
俊豪现在上村里的全天幼儿园,一个班只有20多个学生。老师很有爱心,俊豪刚去不吃饭,老师喂,不睡觉,老师陪着。小朋友们对他都很好,也不会嘲笑他。就算有同学欺负他,这也是他成长的一个过程,我要做的就是提升他的能力,让他学会告状,知道怎样去跟人交往。
 
当然,乡下也有不方便的地方,首先就是资源和机构支持少,全靠家长自己。这两年多在ALSO社群里学了不少专业知识,比如“渔计划”,实操计划,影子老师课程等,让我有足够的底气带他回老家读书。即便现在,我也每天都在学习,制定教学计划。幼儿园老师会给我发来他在学校的视频,我看他哪儿不足,回来就补上。
离开机构支持,妈妈的能力很重要。从城市到乡下,我们并不是要逃避问题,是要解决问题。如果妈妈没这个意识,孩子的能力有可能倒退。
俊豪在乡下适应得很快,天大地大,能自由奔跑。我们可以顺应孩子的天性教会他很多技能,尤其是自理能力和社交能力。
俊豪的乡村生活,采买会算账,作业按时写。
首先,孩子到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后,少了很多干扰因素,情绪方面自然而然会比之前稳定。我们也要明白,孩子有情绪是正常的,我们要适当地去疏导,而不是去压制。
其次,为了锻炼孩子的自理能力,我很多方面都让孩子放手去做,慢慢地,他主动学习的能力上来了,会主动观察周边的人和物、花花草草,并自己描述出来。比如,现在他会主动抹上肥皂洗手,边洗边说:“小南瓜手脏了洗手,俊豪手脏了洗手。”洗完还会把连在水龙头上的水管牵出来,冲一冲地板,把之前所学的都用出来了。
这不像之前在深圳,节奏很快,半天幼儿园,半天机构,小孩子回家之后就很累了,再让他去观察什么,其实他没有那个心了。
此外,乡村是熟人多的小型社区,有一个非常好的融合环境,同龄小朋友比较多,可以有很多机会一起玩。
对我们家来说,俊豪爸爸最终还是要回重庆的。对于生活学习在城市的孩子来说,如果他一时无法完全适应学校的生活,可以申请陪读,半天小学半天机构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俊豪下半年就7岁了,我们也给他报名了普小,作为妈妈,我全力支持他。做他的左右手。未来的路不焦虑,一路前行一路歌。
 
03
比在哪里更重要的问题是……
口述|小武哥
 
我是一位全职爸爸,儿子越越现在北京某校读初一。但越越小学二到五年级,却是在老家河北邯郸读的,也是乡村小学。
越越在北京读到小学二年级,我们就发现,他并不适合这所学校。两个原因,一是孩子本身的确有一些问题行为,二是同学们总排挤他。我们感觉这对他的成长非常不好,干脆一家人全回了邯郸老家,陪儿子一块生活、读书。
 
左为越越班上的元旦活动,右为和校长聊天的越越。
越越在老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因为他的规则意识还可以,对课堂秩序干扰不大,能正常做作业、参加考试,老师还挺喜欢他,数学、音乐是越越的优势科目,学得还不错。此外,村里都是熟人、亲戚,大家都很包容,也没觉得他特别格格不入。
后来升初中,因为学籍在北京,到六年级,我们就回来了,初中进了北京划片的学校。学校比较接纳和包容,我们的日子还算平静。关于这一点,我更多觉得是运气,因为老师和校长能接受,孩子在学校就好过很多。
其实,不管是回城里还是上乡村小学,这个倒不是最大的问题。比这个更重要的是,家长要尽可能地利用环境优势“管”好自家孩子,生活自理、社会规则、情绪问题还是要靠家长来干预,使孩子具备进校融合的基本技能,这样,外界对我们孩子的接纳度才会更高。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