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哭了!那个推着轮椅、带着脑瘫儿子跑马拉松的父亲走了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11

 

上周,国外社交媒体传来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波士顿马拉松(以下简称“波马”)赛道上的传奇父亲,推着轮椅带着残疾儿子完成了超过1000场马拉松、铁人三项赛的运动员——Dick Hoyt于3月19日去世,享年80岁。

 

Dick和儿子Rick

 

全世界都为这位父亲掉下了眼泪。“我最想让爸爸坐在轮椅上,我也要推他一次。”这是他的儿子Rick最大的心愿。如今,最亲近的人已然离开,波马赛道上少了父子俩的身影,留下了他们的传说。

 

1980年,39岁的Dick开始推着儿子踏上马拉松赛道。一年又一年,父子俩推着轮椅跑步的身影激励着赛道上的跑友,也给这家人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欢乐和希望。

 

 

父子俩的足迹不仅留在了波马赛道上,他们共计完成了1130场比赛,包括257场铁人三项赛,72场全程马拉松(包括32场波马)、97场半马。他们还曾在1992年骑自行车穿越美国,45天内完成了6010公里的完整路程。Dick改进了专门的骑行和游泳器具,以便顺利带儿子参赛,诠释了“父爱如山”。

儿子“说”出第一句话:“棕熊队加油”
1962年,儿子Rick出生不久,便被诊断为痉挛性四肢瘫痪和脑瘫。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全身上下只有头和膝盖可以活动。医生建议把Rick送进收容所,他不可能恢复身体健康,更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然而,Dick和妻子并没有照做,他们将儿子留在身边,悉心照顾。
很快,他们发现Rick虽然无法行动或说话,反应却十分灵敏,他的目光会长久跟随他们。Rick11岁时,Dick把他送到特夫斯大学(Tufts University)工程系,询问是否有令孩子与人沟通的办法,家人得到的回复是∶“不可能,他根本没有任何脑部活动!”
Dick反驳∶“跟他说个笑话吧。”研究人员便说了个笑话,Rick竟然笑了,这证明他的大脑内有活动。
经过研究人员的努力,Rick终于可以借助电脑进行表达和沟通。
在研究人员帮助下,他们花费5000美元为儿子购置了一台交互电脑,只要他做出轻微的头部动作,电脑指示器就会出现一连串红色字母。Rick可以选择他想要的字母,然后用头轻轻碰一下开关,电脑就能锁定这个字母,若干字母连在一起,传达出Rick想表达的内容。
亲爱的读者,你知道Rick用电脑“说”出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不是“嗨,妈妈”“嗨,爸爸”,而是“加油,波士顿棕熊队!”那是一支挺进当年决赛的美国冰球联盟。
 
当跑起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不是个残疾人
Rick15岁时,他的一位中学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那位学生举行了一场8公里慈善跑活动,Rick借助计算机向爸爸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爸爸,我也想参加。”
没有长跑经验的Dick最终决定,推着轮椅上的儿子完成这次挑战。那天,他们的成绩是倒数第二名,Rick却说:“爸爸,当跑起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不是个残疾人。”
这句话点燃了Dick的热情,他决定和儿子一起参加著名的波马。但提交申请后,组委会拒绝了这一请求,原因是这对父子既不是单独跑手,又不是轮椅参赛者。
波马不行,Dick并没有气馁,他带着儿子陆续参加了很多长跑比赛,这对父子的故事开始被更多人了解、传播,波马组委会也向他们敞开了怀抱。
1983年,他们终于站上波马赛道。“砰!”的一声,起跑枪响,Dick推着儿子,与身强力壮的参赛者一起,向前跑去……
初战告捷,这对父子的马拉松之旅一发不可收拾。
1992年海陆军马拉松比赛,父子俩跑出2小时40分47秒,创造了属于他们的最好成绩,只落后世界纪录35分钟,要知道这个世界纪录是由一个没有推着轮椅的人创造的。
Dick和Rick的精神鼓舞了众多马拉松爱好者,赢得了人们的敬重。
2009年的马拉松,是他们的第1000场比赛。Rick说,如果要选一场每年必参加的比赛,那一定是波马,那是他最喜欢的赛事。
2013年的波马本应是Dick和Rick一起跑的最后一场马拉松,但因为爆炸案的发生,他们最终没能完成比赛。这一年,波马组委会在波马起点处为这对父子建立了一座铜像,波马首席执行官这样描述这位了不起的父亲:他是一位安静的绅士,他从来不会寻求机会谈论他自己,而是无时无刻不在用行动陪伴他儿子。
Dick和Rick父子的铜像
2014年,Dick最后一次推着儿子完成了他最爱的波马。那时Dick已经73岁高龄,体力渐衰,再也推不动儿子了。他们用了7小时37分33秒坚持跑完全程,所有人都为这对父子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我们就是为你而来
成为马拉松赛道上的常客之后,Dick和Rick给自己的组合起了名字——“霍伊特之队”(Team Hoyt)
“何不参加三项铁人赛?”有人提议。
一个从未学过游泳,几乎未曾踏过单车的人,如何拖着100斤的儿子完成三项全能赛?Dick拿不准。
为了参赛,不再年轻的Dick开始学习游泳、骑脚踏车,而Rick也要进行漂浮训练,学习与父亲配合,以免让父亲分心。
1987年,他们首次挑战铁人三项赛。当Dick在游泳时,他会将儿子放在一个充气艇中,用一根绳子将充气艇连在自己腰间,用身体拉着儿子游完全程。而自行车阶段,Dick会用一个特制的双人自行车,载儿子看遍沿途风景,感受风的力量。最后的跑步赛段,Dick会推着那辆特制的轮椅,将儿子一路推到终点。
 
参加铁人三项的不易
除了奥运标准的“三项铁人赛”,这对父子还参加了6次被公认为常人都不可能承受的“终极三项铁人赛”。什么是“终极铁人三项”:一天之内,游泳3.8公里,骑自行车180公里,再跑完42.195公里的马拉松全程,中途不得停留,不得有他人帮助。常人想想都觉得难于登天,可他们做到了。
每次比赛,都有人专门跑来对Rick 说:“我们就是为你而来,加油!”他们举起牌、拉了横幅,为“Team Hoyt”加油助威。
1989年,他们创立了霍伊特基金,以鼓励和帮助人残疾人勇敢面对生活。同时,Rick考上了波士顿大学特殊教育系,毕业后在学校的电脑实验室参与研发项目。
在一次比赛中,Dick轻微心脏病发,其后医生发现他的一条大动脉有95%栓塞了。医生对他说∶“若非你一直保持着这样好的状态,很可能15年前就要不久于人世了。”
2021年,第125届波士顿马拉松将于10月11日举行,现在报名窗口已经开启。我们再也不会看到这对父子的身影,但相信他们精神会永远激励这条赛道上的人勇敢奔跑。
 
罗书坚和小柏,中国跑界的“迪克父子”
“所谓幸福,就是一个笨蛋爸爸,遇到一个傻瓜儿子。”在人生的马拉松之路上,浙江金华的一位快递员罗书坚带着儿子跌跌撞撞跑过了10多年30多场马拉松,被称为中国跑界的“迪克父子”。
罗书坚和儿子罗知柏在马拉松赛道上收获的不仅仅是一块块纪念牌,还有对生活的希望。
2009年,罗书坚的儿子罗知柏出生,因重度窒息长达15分钟,导致严重脑损,被诊断为脑瘫。一岁时,罗知柏又查出精神发育迟滞带自闭症倾向,2012年7月被确诊为“LGS综合征”,这是儿童癫痫中最难控制的一种。
罗书坚回忆着儿子仅有的笑容,想到每当附近驻地部队训练跑操时,儿子总会等在门口,伴着齐刷刷的跑步声咯咯大笑、手舞足蹈,有时还会踉跄追在战士们身后,怎么都叫不回来。
 
赛道上的父子身影
因为发现儿子看到别人跑步就会笑,罗书坚开始练跑步,每天凌晨4点起床,从5公里逐渐加码到10公里、35公里,然后再去送快递。2015年11月1日,罗书坚推着儿子来到杭州,第一次站在了马拉松赛的起跑线上。之后,父子俩开始在全国各地参加马拉松,全马、半马,他的足迹涉及杭州、北京、厦门、苏州、成都……
带儿子看看中国,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多年来罗书坚坚持跑马拉松的重要原因,他还希望让更多的人来了解脑瘫儿这个群体,帮助他们的家庭勇敢走出来。最近几次跑马拉松,罗书坚特意穿上定制的蓝底黄字T恤,正面写着“您的微笑很美丽”,背面写着“关注星星的孩子”。他希望:“至少我们的孩子走向社会时,大家能够给他们一个微笑。
“尽管目前儿子的生活还受到病症的影响,但只要他还想要通过马拉松的方式去看世界,我一定会是站在他身后最坚强的后盾。”罗书坚说。
致敬每一位在人生赛道上为了孩子不停奔跑的父亲!
(本文素材来源于跑步圣经论坛、腾讯网、搜狐网、中国残疾人网的报道)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