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自闭症孩子上学后,如何在普通学校交朋友?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17
普校融合的话题真是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说多少次都不为过。今日,我们再谈娃在学校环境中社交技能的培养,深入聊聊如何在普校为特需孩子争取各方面的支持。
跟我们分享心得的是身在美国特教一线,有着丰富的学区、中心(机构)及入户督导,助教和影子老师培训经验的应用行为分析师、青岛梦翔学校技术督导娄潇方老师 。 

 

 

      
 
 
 
 
 
 
 

 

ALSOLIFE第五季微课

学龄融合必备之社交

&人际交往技能

娄潇方

 

 
 
 
 
 
 
 
 
 

 

A

LSOLIFE

  娄潇方

  
美国Rhode Island州应用行为分析师(LBA,BCBA)
梦翔学校技术督导
梦翔学校-青岛大学应用行为认证课程讲师/督导负责人

 

专业入学评估做了没?
眼看着娃快5岁,妈妈的心立马不安起来。在迈过“居家干预”还是“机构干预”这道坎后,另一个重大选择题摆在眼前——普校还是特校。
到底选哪个,小编前段时间曾跟各位分享过岐岐妈和修妈的经验,家长们要明白,普校还是特校,归根结底考虑的是——孩子的个人能力。
妈妈们又问了,怎么能做到客观全面评价娃的个人能力呢?
答案是——进行一次专业评估。
“评估结果不会直接告诉我们孩子是该去融合还是特校,但可以让我们对他的能力有个全面了解,预测孩子在个别化支持较少,甚至没有支持的普校环境里成功融合的可能有多大。”娄老师指出。
用啥评估?
上ALSOLIFE呀!找到“EPES评估(翻译过来即“普通公立小学入学融合必备能力评估系统”),免费的评估平台,实惠又管用!
呐,就中间那个,其他两个评估资源也可以免费使用、获取
该系统由ALSO和青岛梦翔的专家团队共同完成,是一套涉及儿童行为、认知、常规等多方面的基于功能性技能的评估系统。其最大特点是技能考量是基于正常儿童的发展水平,为准学龄和适学龄(5.5岁~6.5岁)的孩子进行针对性评估,找出技能差距,并给出有针对性的安置建议。
另一个娄老师推荐的评估系统是VB-MAPP下的转衔评估,它包括18个评估领域,评估结果尤其对孩子,是否准备好了从一个支持较多的环境,进入到一个相对宽松的,支持和限制较少的教育安置环境,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普校、特校利弊要看全
做决定前,家长应该对不同的教育环境有所了解,一特一普,各有利弊,要心中有数。
可以给孩子提供更多支持、辅助的——特校
优点一:小班制教学,比如一班只有10个孩子,一般会配置一位主课老师,甚至一位额外的助教老师。老师更容易关注到每个孩子,也更容易针对每个孩子不同的需要开展一些个性化设计。
➢优点二:教学内容上,往往更贴合孩子的程度和水平。比如一些特校会使用特别设计的教材,内容和难度也比同年级的普校教材容易。也有的特校选择使用和普教相同的教材,但老师会根据班上学生的程度对教材内容或难度进行调整。
与此同时,特校的缺陷也比较明显。
➢缺陷一:整体使用相对简单的教学内容,无法根据孩子的个人情况变化适时调整,会降低我们对孩子的教育预期,让回归普校这件事变得不太容易。
➢缺陷二:因为招生的特点,特校更容易出现有问题行为的孩子,尤其是在师资不充裕的情况下,有问题行为的孩子更容易得到老师关注。因为“能得到关注”这个结果,我们的孩子可能会模仿这些不好的问题行为。
说回普校
➢优点一:给孩子提供了一个融合机会,可以广泛接触到所谓普通发育的同伴,他们可以给我们的孩子提供好的行为示范,甚至一些支持。
 
感谢某宝妈的特别分享
➢优点二:环境本身对孩子有较高的教育预期,是家长希望看到的。
➢缺陷一:部分的普校还没建立起完善的融合教育体系,配套服务还很少。我们的孩子原本就不擅长甚至是抵触参与新环境,更何况普校是一个充斥着困难要求,但又提供很少强化的环境。
➢缺陷二:孩子进入普校学习,教育压力会无情地压在家长身上,家长往往需要在课后帮孩子开小灶,补课补到没周末、没朋友,这还仅仅是小学低年级,年级越高家长压力越大。
➢缺陷三:融合中如果支持没跟上或不足,我们的孩子很容易成为班上被被忽视的那个。学校最终变成一个可以去但很难学到东西的地方,时间就被浪费掉了。
“一旦选择什么样的教育安置,家长也需要针对环境本身的缺陷想出可以补足的方法。”娄老师提醒。比如送孩子去特校,要看学校是否有在评估基础上给孩子制定了以回归普校为目标的个别化课程,并追踪个别化课程是否有被执行,以及是否有根据孩子需要及时调整。
入学前可先交一个“小老师”般的朋友
一旦进了学校,很多事就不是家长说了算。融合环境里,老师往往最关心学生有没有问题行为,会不会干扰班级秩序;家长往往最重视学业能不能跟上?在娄老师看来,“融合成功”的关键因素除了刚刚提到的两点,还应该包含社交和人际交往能力
“在融合环境中,哪怕只能交到一个朋友,其好处都是不可估量的,它会减轻孩子因为融合环境产生的焦虑,也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他成为霸凌受害者的可能。”娄潇方特别强调。
为此,娄老师建议,家长在孩子进入普校前,可以先帮他熟悉班上至少一个同伴,最好是和孩子有共同爱好,或是性格相对成熟的,愿意主动接近我们的孩子,释放出善意的小朋友。环境中有熟悉的同伴的存在,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升我们孩子的自尊心,自信心和安全感。
 
“四步走”加入他人活动
虽然孩子送去了学校由他人照顾,但踏进校门的那刻起,家长的心几乎没有平静过。孩子在学校可能出现的社交问题有很多,比如不理人,同伴主动发起交流时不回应;与人互动的方式不恰当,出现问题行为;没有朋友,也不知道怎么交朋友;以自我为中心,缺乏共情和同理心……
对于各方面社交技能,教学中都应该一并涉及到吗?
非也!社交能力的教学不能也没法儿一把抓。具体教学项目应该参考孩子的评估结果,同时要在自然情境中观察孩子与同伴的互动,看是什么影响了他们之间的有效互动?不要贪多,一次定一到两个目标技能就足够了。
社交和人际交往相关的技能
以上每项技能都有需要注意的要点,比如打招呼,包含了看向对方,能够喊出对方的名字,会进行问好;回应别人的对话时,内容要相关,时间不要间隔太长,最好可以停下手里的活动看着别人。
低年级时,小伙伴间并不是以聊天这种纯语言互动为主,更多是在你追我赶的游戏互动中增进感情,这其中,孩子要做到既能安静等待轮到自己,也能在被轮空或不公平对待时拒绝或纠正别人的行为;既能遵守规则,也能接受规则有一定的灵活度;既能在输掉游戏时控制情绪,也能在赢时不过分得意。
建议家长平时多了解同龄孩子中流行的游戏、活动、运动等,回家教给我们的孩子,防止孩子的兴趣和同伴兴趣过分脱钩。
情感响应和简单换位思考,以及解决冲突是较为高阶的社交能力。要做到情感响应,孩子首先要从认知上可以分辨眼前发生了什么。比如,小明摔倒后哭了,孩子要能知道,小明目前的感情是“伤心”,是由摔倒这件事造成的。然后换位思考:类似的事情也在自己身上发生过,别人是怎么安慰我的,我对小明也应该这样做。
解决冲突,比如孩子和同伴都想荡秋千,但秋千只有一个,孩子首先要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表达自己的立场“我也想荡秋千,可以我先荡吗?”在对方有相同诉求的情况下,孩子可以通过协商(如剪刀石头布)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对方始终不同意,孩子也要可以妥协。坚持之后的妥协实际上是一种止损的灵活应对,绝不是缺少主见的表现。
这么高级的目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果孩子存在社交技能缺失,如何去教?
熟悉ABA的家长,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即把复杂技能拆分成小步骤,进行教学,最终目标是,我们所教的技能可以在自然情景中泛化。
可能有些家长和老师会问,社交技能直接在自然情境里教,是不是更有利于泛化呢?从在融合环境中的实践来看,这样做的效率并不高。因为在融合情境中,不可控的、让孩子和大人分心的变量太多;同时行为可以发生的机会相对有限,很难得到足够的练习和强化,也就很难被建立起来。
合理的教学计划怎么安排?建议先在可控的结构化环境里进行教学(比如家里或机构),然后再到自然情境中进行泛化练习(比如学校教室或操场)。
 
课间休息时影子老师能干啥?
在普校融合中,有一个特别的角色——影子老师。初入学校这个“小江湖”,如果能够有一位优秀的影子老师领路,孩子的融合之路无疑会顺畅很多。
孩子在学校的时间大致分为两块,一块是结构化的时间,比如课上时间和其他已经有明确安排的时间,影子老师在这些时间里提供支持相对容易。
让我们感觉比较棘手的是非结构化时间,比如课间休息、自由活动、午餐后时间等。我们的孩子因为缺失相关的能力,在这些时间里常常无所事事,发呆或是进行一些刺激行为,这时影子老师可以怎么办呢?
一,在开始时候,帮孩子做一些结构化安排。比如时间较短的小课间,可以安排孩子先去上厕所,回来喝点水,然后做简单的课前准备,走出教室活动一下,比如散步直到上课铃响。根据孩子的需要,这种结构化安排的内容可以十分灵活,甚至可以和孩子协商,让孩子自己选择想做的活动。
这期间,影子老师可以抓住一些自然发生的机会,或者人为设计一些社交机会,让孩子进行社交技能的泛化练习。当然,这种练习不要太多,避免把课间变成社交课,大人和孩子都吃不消。
二,同伴支持是很好的选择。普校环境里,影子老师的支持最终是需要撤出的,但有一种支持不需要考虑撤出,就是同伴支持。
 
如何获取同伴支持?
你的孩子在学校有同伴吗?”小编问过部分家长这个问题,答案并不理想。毕竟,面对会时不时做出一些奇怪举动的孩子,想要收获一枚友善、稳定的小伙伴,挺难。
面对这个窘境,娄老师建议,提供支持的同伴可以首先由班级老师指派,挑选合适的,能起到行为示范作用的小朋友,和我们的孩子结成松散的对子关系(前提是两个孩子必须都要愿意);其次,在开始时,要和两个孩子说清楚,同伴支持发生的场合和情境,避免出现同伴管得太多的情况。
娄老师曾经有个学生,在午餐常规上如排队领餐、餐后打扫等方面存在困难,他的影子老师这个时间刚好也要用餐,无法提供支持。娄老师便和班主任商量,给他安排了一名午餐伙伴,这个伙伴在看到这个孩子没有和集体一起行动时,会过去提醒他“要排队了”“我们开始打扫吧”“牛奶盒也要扔进垃圾桶里”等。
这种同伴支持最后证实是有效的,一段时间后,这个孩子的午餐常规效率明显提高,也开始得到老师表扬,慢慢地可以在同伴提醒之前,自发完成午餐常规。
关于同伴支持,娄老师还有几点想提醒,一是同伴也需要得到额外的强化;其次,不要让同一个孩子长期承担提供帮助的角色,对他来说并不公平;另外,随机的同伴支持,我们也应该鼓励。
娄老师督导过一个高年级学生的案例,这个学生碰到不会做的题目,起初会马上找影子老师帮忙,后来影子老师和孩子约定,不会的可以问老师,但问之前,必须先向至少一位同学请教,就是为了培养孩子寻求环境中的同伴支持。
影子老师怎样淡出孩子的校园生活?
影子老师的存在,应该尽可能低调,考虑尽快撤出。尤其进入高年级,我们孩子的不同在其他孩子眼里会愈发明显,再加一名影子老师,周围的孩子会明确知道:有这个标签的同学和我是不一样的。这样影子老师的存在,反而在我们孩子周围形成了一个社交壁垒,减少了孩子潜在的社交机会。
作为影子老师,最好的宿命就是低调地存在,然后在合适的时间,在孩子的校园生活中消失。当然,这个消失不是从有到无一下子消失,应该是方方面面地逐渐淡出。
举个例子,我们教会了孩子玩时下一个很流行的游戏。自由活动时,孩子和其他孩子玩了起来,开始时,影子老师可以站在离孩子较近的位置,同时密切关注孩子的情况,看有没有需要介入的状况发生。逐渐地,影子老师的位置离孩子越来越远,关注的密度也下降,可能只会时不时地关注一下孩子情况,提供必要的辅助。
再接下来,影子老师可以仅仅是像负责安全的普通老师一样站在场边,只偶尔用余光关注孩子的情况,尽可能让自己变得透明,让孩子和他的小伙伴越来越感觉不到影子老师的存在,给孩子真正融合的机会和空间。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