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疫情让自闭症男孩宅家长胖数十斤!妈妈在社交媒体求助......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22

 

照片上的这个大男孩,名叫卡森·斯瓦兹(Carson Swazey),19岁,来自加拿大艾伯塔省南部小镇科尔代尔,是家里四个孩子中的老二,也是一名典型自闭症少年。

 

在全家人,尤其是妈妈阿曼达·金尼(Amanda Kinney)的悉心照料下,卡森在充满爱的家庭氛围中成长起来,并发展出了广泛的兴趣爱好。他喜欢画画,喜欢冰球,喜欢游泳,喜欢发光的东西,喜欢自然......

 

而且,卡森虽然不会说话,也不能阅读和写作,但他却很喜欢别人读给他听。

 

平时,卡森除了在学校学习生活技能相关的课程,还会按时去食物银行、图书馆、自然中心等地方做志愿者。有时会遇到些障碍,但卡森总体做得不错,基本的社会规范都能遵守,出现问题也会有人辅助他。

 

这些都离不开卡森妈妈的努力,对卡森的培养,对卡森周围环境的塑造。“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他能生活在积极友好的环境中,能和他人建立联系”卡森的妈妈说。她从来不为自己有个自闭症孩子觉得不好意思,而是希望更多人可以看到他,了解并理解他。

 

但是,疫情的到来,打破了卡森原本的生活节奏。学校不能去了,志愿者也做不了,卡森待在家里,无所事事。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以前常去的那些地方,现在突然都去不了了。

 

卡森的情绪日渐变得低落、消沉,唯一能让他感到满足的事情就是吃。这也让他的体重持续上升,而他本来就有些超重。

 

卡森和妈妈

 

为了卡森的身心健康考虑,妈妈阿曼达意识到,必须要帮儿子减重了,她想了两个办法:

 

首先是控制卡森的饮食,尝试调整和改变他的饮食结构——这花了一些时间,因为卡森和许多自闭症孩子一样,对食物格外挑剔。同时鼓励卡森在家多运动,比如跑跑步机等。见效很快。

 

一段时间后,又去镇上的邮局给卡森专门开了个信箱,每天让卡森在人陪同下,去邮局取他的信件或者卡片。从家到邮局步行大约需要15分钟,来回就是半个小时的运动量。

 

之所以想出第二个办法,一是妈妈知道卡森喜欢,他喜欢收到信和卡片,喜欢听妈妈给他念上面的内容。也因此,卡森很乐意去邮局,这甚至成了他每天生活的期待。

 

“他虽然不说话,但我从他的表情能看得出来,他很认真地在听我说的每一个字。”卡森的妈妈说,每回她给卡森读信,卡森整个人都特别专注。

 

二来妈妈也知道,卡森去邮局要能有所收获,他才有去的动力。最初那两个月不用操心,正值卡森从学校毕业了,会收到成绩单和证书,接着是卡森的生日,会有不少人给他寄生日贺卡。

 

就这样,差不多半年下来,卡森的体重足足减掉了75磅(约34kg)!精神状态和体能也都有了很大改善。

 

(左)减重后;(右)减重前

 

感到欣慰的同时,妈妈逐渐开始发愁,卡森生日过去后,好像想不到还有什么人,有什么理由给卡森寄信了?若卡森一直看到空空如也的信箱,应该会很失望吧?

 

慢慢地,确实卡森收到的信和卡片减少了,到后来经常空手而归。时间一长,卡森去邮局也不像之前那么积极了。

 

卡森妈妈不忍看到儿子满脸沮丧的表情,更担心卡森又回到那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于是,她开始向自己Facebook上的几百个好友求助,希望大家能随便给卡森寄点什么——信,卡片,图片,图画,什么都可以。

 

卡森妈妈去年11月在Facebook上的发帖。末尾是卡森的信箱,如今仍然开放。

 

这条帖子很快被转发了3000多次,也收到了很多留言,纷纷表示愿意给卡森寄信和卡片,数量远远超过卡森妈妈的预料。她原以为,能有几个人、十几个人搭理她就不错了。

 

很快,卡森的信箱涌进了许许多多的信、卡片,还有包裹和礼物。先是来自附近地区的,科尔代尔小镇,艾伯塔省,然后是整个加拿大,以及美国、欧洲、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等世界各个地方。

 

到今年1月初,已经有24个不同国家的人们向卡森寄去了他们的关心和祝福。几乎每天,从邮局回家的卡森都是满载而归。“丰收”的时候,卡森一天就能收到上百封信。

 

被各种信件和包裹围绕的卡森

 

“陌生人的热情令我不知所措。”卡森妈妈感激地说,“没想到我的请求能得到这么多回应,它们不仅让卡森有了继续出门去邮局的动力,也帮他找回了由于疫情而失去的快乐。

 

“尽管卡森不会表达,但我能够很明显地察觉到他脸上的笑意。他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收到这么多东西,也不理解信或卡片上写的内容,但他一定能感受到,别人向他表达的爱与尊重

 

28岁的玛丽亚·萨默斯(Maria Somers),有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弟弟。她偶然间看到卡森妈妈的帖子,“整颗心都被牵动了”,立马从美国克利夫兰给卡森寄去了一张卡片。

 

79岁的苏珊·彼得森-帕森斯 (Susan Peterson-Parsons),长期服务于特教行业。在寄出了第一批礼物和卡片后,苏珊给自己设置了日程提醒,接下去五年,每年都会在圣诞节和卡森生日当天给他寄卡片。她说,“我知道这股热潮会慢慢消散,但我打算把它当成一种习惯。”

 

很多媒体都对这个事件进行了报道。卡森的故事,让普通民众加深了对自闭症的认识、理解和关注。“这件事不仅帮助了卡森,也帮助了许许多多有障碍的人士。”当地自闭症机构的负责人说道,“在这段艰难的时期,任何一个小小的举动都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能量。

 

“这个故事令人感动的地方,不光是这么多人给卡森寄了信。”波士顿大学心理学教授、从事自闭症研究的海伦·塔格·弗鲁斯堡 (Helen Tager-Flusberg)说,“更是他的家人为他发起了这个计划。”它让身处遥远的人们看到了卡森,知道简单的一张卡片、一封信,就能为这个孩子和家庭提供帮助和支持,于是有了温暖的传递。

 

卡森妈妈平日也很爱“晒”儿子的日常。她说,她知道有一些人——不只是自闭症,还有其他障碍人士的父母,由于担心别人异样的眼光,不愿让孩子过多露面。但是,正因为仍然有误解和歧视存在,才更应该让别人看到他们,走近他们,了解他们,不是吗?他们都是“可爱”的孩子。

 

“他们都应该,并且值得被爱、被尊重。我们需要的不是同情,是接纳。

 

卡森在“涂鸦”

 

如今,卡森妈妈正计划和卡森一起,给每一个寄信、卡片或礼物来的人写一封回信,妈妈负责文字,卡森负责画画。

 

毫无疑问,这将会是项非常浩大的工程,不确定什么时候可以完成,但妈妈希望卡森能明白,当有人向他伸出手的时候,他需要去回应别人的善意。他和社会、和其他人是相互联结的。

 

本文素材与图片来自CTV news及Chron.com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