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孩子确诊自闭症,从星妈到特教老师,她如何挺过头三个月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6-25
一位谱系家长,从2019年5月孩子两岁半确诊至今,通过自学干预知识,对娃的吃饭、上厕所、睡觉等问题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在解决了基本生活自理问题后,她把儿子顺利送进了幼儿园。集体生活中,妈妈再次发力,与老师积极配个,教他学规则、知对错。
儿子在普通幼儿园成长,妈妈也乘风破浪,顺利实现圈内就业——从实习老师做起,在一家特殊幼儿园任教。今天分享的康康妈的经历,不仅有她作为过来人的经验,还有其进圈工作的初体验,如果你也有边带孩子边在圈内就业的打算,不妨参考。
康康和妈妈
1
地上打滚、床边撒尿,无视规则怎么破
康康确诊时,没有自主发音;遇到喜欢的东西只能拉妈妈的手表达想要,也不会指;小便尿在裤子上,因为完全不会表达,只能等妈妈发现;规则意识更完全没有;好的地方是,他情绪还不错,很少崩溃,即便有脾气,通过安抚也能平静下来。
因为安徽老家条件有限,在医生推荐下,夫妻二人双双辞掉工作,来到南京。康康进了一家机构学习,爸爸则找了份兼职送外卖的工作挣零花钱。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康康和家人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到下半年,妈妈找个家当地机构给儿子过度了一个月,8月,康康进了当地一所幼儿园。(康康妈坦诚,能进幼儿园,有一个原因不容忽视,当地地方小,进幼儿园不用面试。)
“不单单是觉得他到上幼儿园年龄了,外面花费太大,真的吃不消。加上过去一年,康康的干预效果还不错,我们就想让孩子试试。”康康妈说,“孩子的情况还是要跟老师如实讲,有家长想把孩子隐藏在普通小朋友中间,但孩子能力达不到,很快会暴露。”
“无论孩子能力怎么样,我们不会歧视他的。”听完孩子情况,老师反而安慰起康康妈来,“我们看自家孩子觉得他这儿不好那儿不好,到了集体中,多看其他小朋友,康康不一定比别人差。”(听到老师的话,康康妈说她内心的想法是:他是真的挺不好,表达不好、规则不好,课上可能真不听话啊)
“风暴”很快就来了。刚入学那段时间,康康对动画片《宝宝巴士》非常感兴趣,爱学里面的话和动作,喜欢人家逗他、追他。“我当时没意识到,还觉得学这个挺好,能拓展词汇,但没注意到他兴奋过了头。”
没过几天,老师给康康妈发来一个视频:康康旁若无人地躺在地上傻笑。老师在一旁提醒也不管用。“看到视频我就崩溃了,他在家也没这样过。”康康妈的脑子飞快转动着。
“康康,你来看个视频。”晚上,她喊儿子。康康乐呵呵过来,以为妈妈要给他玩手机,结果看到的是老师发来的“罪证”。
“这样不可以,老师说‘起来,站好’,应该要站好。”康康妈示范“站好”的动作给儿子看,脸上的表情也十分严肃。感知到妈妈的情绪,康康一点表情都没有,后来就要撇嘴,但没有哭,他明白自己是在挨训了。经过这次教育,康康也没有再出现教室中打滚的行为。
这种视觉提示的方法同样解决了康康在幼儿园午休结束后不去厕所,直接站在床边撒尿的问题。
这次就需要老师的配合了。康康妈请老师帮忙拍了3张照片,一张睡午觉的,一张醒来后坐床上的,还有一张是卫生间的照片。
“今天中午,康康在学校睡觉了;我们起床了;这是厕所,你要去厕所尿尿了。”3张照片依次排列,串联起一个小故事,通过照片/视频的方式展示给康康看,目前,康康这个行为还在矫正中,但几率已经大大降低了。
学校中的康康
有些家长,在孩子出现问题时,会以“小孩子哪有不淘气”的理由来应对老师的沟通,但康康妈不建议这样做,而是要与老师一起寻找原因,配合解决问题。
2
生活自理解决得好成为入园加分项
现在,康康已经在幼儿园生活了4个月,虽然还会有小麻烦发生,但老师和同学们对康康都比较包容,康康妈提着的心也一点点放下来。能够取得这么大的进步,离不开过去一年里,机构老师和康康妈的大力干预,解决了康康的很多问题行为,尤其是基本的生活自理。
“来南京第一天我就开始思考,离开机构后康康下一步的路怎么走?能不能上幼儿园。现在老师素质整体比较高,但要照管那么多孩子,难免有顾及不到康康情绪和需求的时候,也没法儿保证他不出问题,影响别人。要想老师不嫌弃、小朋友不嘲笑,基本的生活自理,像吃饭、上厕所等一定要练好。”康康妈强调。
因为自理这个事,她跟康康的爷爷奶奶没少吵架,老人溺爱孙子,吃饭时,娃坐一旁,开着手机看视频,老人喂饭,吃进去一口喂一口,康康只负责张嘴和嚼饭就行。到了南京,没有老人参与意见,康康妈开始对儿子的吃饭问题下手了。
手机是最先从饭桌上消失的物件。因为手部小肌肉控制不好,加之挑食严重,康康不太会主动吃饭。康康妈抓住一点,儿子那段时间爱吃蓝莓,她就把蓝莓切成小块,用勺子舀一点饭,跟蓝莓混到一起吃,用这种方法,他接受了几种以前不吃的菜。现在,只要小椅子、小桌子放好,康康自己会坐上去,小手放好等妈妈端饭过来。告诉他有点烫,他还会放嘴巴上吹一吹,用手指碰一碰,看能不能吃。
至于上厕所,也是一部血泪史。康康起初尿了也不会跟妈妈讲,只能等大人发现。“我们6月去的南京,刚好夏天适合练习。我做了一张儿童排便表,记录他的进食时间,喝了多少水/牛奶,什么时间大小便,观察了两个星期。”康康妈回忆,这种密集记录的方法看似繁琐,但实施效果很好,通过记录可以掌握孩子大小便的规律,把握好带他上厕所的时机。在差不多要上厕所的前后时间,她就用手指一下厕所或马桶,康康想的话就会去。找到规律后,大概两个月,康康尿裤子的行为明显减少。哪怕后来天气转冷,这个行为再次出现,康康妈把老办法拿出来一用,仍然管用。

为了让儿子养成习惯按时大便,每天早上吃饭之后,妈妈会带他去厕所,刚开始康康很抗拒,要从马桶上下来。她就搬个小板凳坐旁边,给他唱喜欢的儿歌或带他做喜欢的手指操,顺便提醒他现在要大便。一旦康康按要求完成大小便了,就马上表扬他,强化他上厕所的行为。再后来自己可以表达上厕所的意识以后,就不再要求他必须按时去了。

3
圈里就业,多帮一个孩子也是好的
儿子进了幼儿园,这让康康妈的信心大涨。不过,她也没让自己闲下来,今年9月,她找到一份工作,在一家特殊幼儿园当老师,从实习开始,从带一个自闭症孩子做起。
“并不单纯为了工资,如果做其他工作,我就没有精力带康康,在圈里就业一来能督促自己学习,二来小城市资源匮乏,既然已经开始学习应用行为分析,能多帮一个孩子也是好的。”康康妈说,“上第一节课我就跟家长说,我是新老师,也是家长,非常能理解大人的心情,如果哪里做的不好,可以直接指出来,交流改进。”
就这样认识了小宝。小宝情绪问题严重,课上逃避行为很多,不想做任务时会在地上打滚、脱鞋子;打人、抓人的情况也有;此外,他没有自主发音,都是无意识发音。
干预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小宝适应没有妈妈陪伴的上课时光。他超级依恋妈妈,上课时老师坐对面,妈妈得挨着他坐,离开半米都不行。康康妈想了个主意。中途上课时,让小宝妈妈假说上厕所,然后在门口偷偷观察,看孩子找妈妈情绪要崩时赶紧现身,最初这样做时,小宝只能单独跟老师在一起三四分钟。
再到后来,理由越来越花哨,“出逃”距离越来越远。“我去给你买杯牛奶”“给你买点饭吧”,都是小宝能听懂、对他有好处的理由。离开时间长了,小宝渐渐从对妈妈的关注转移到眼前的新老师身上来。
 
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教小宝喊“妈妈”了,差不多教了12节课,(一天一节课)他才愿意张口。“开口是用恐龙辅助的,用的康康的玩具,小宝很喜欢,我就对他说‘恐龙来了’,然后张大嘴巴,使劲‘啊’一声。他起初没法儿完全模仿,‘a’的音发成了‘am’,后面愿意配合张口之后,才最终学会。”康康妈介绍。当时,小宝妈妈就在外面听,第一次叫出“妈妈”时,小宝妈妈热泪盈眶,康康妈也万分激动。
“喊出‘妈妈’前一天晚上,我凌晨一点多都没睡着,怀疑教学方式出了问题,万一教错耽误小宝就是罪过了,夜里做梦都在教他发音。没想到第二天,他就会喊了,第一次肯定了自己,大方向没有错。”康康妈说。如今,小宝单音节词的学习持续进步,能配合着发的音超过了30个。
“ALSO‘渔’计划在实际教学中给我提供了特别多思路,哪怕不能留下来,我也会继续加强自我学习,争取在圈里就业。”问起对未来的打算,康康妈说。她听说过因为大人不重视,导致孩子的最佳康复时间被耽搁,导致长大后生活无法自理、社会交往几乎为零的情况。在很多偏远地区,仍有家长觉得自闭症长大就好了。她心疼孩子,更为大人的执迷不悟感到懊恼、遗憾。
发稿前,小编再次联系了康康妈,得知她刚刚拿到实习后的第一笔工资,且园长已经提议她办理全职入园,但考虑到刚入学的康康状态还不稳定,就先以兼职形式继续工作。跟第一次采访时相比,康康妈现在已经带两位小朋友上课了。ALSO也会持续关注康康妈在教学一线的成长,邀请她分享更多故事和经验。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