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你会为孩子选择特教老师吗?康复机构的特教老师是什么样的?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7-30
写在前面的话:
对新家长来说,孩子确诊后最紧要的事情之一,便是找一家专业机构送去干预,并期冀他能碰到一位有经验的好老师。
在很多家长的认知里,年龄越大、从业时间越长就意味着老师水平越高;有着一张青春的脸、工作两年的老师则难免让人心里打鼓:这能hold住我家娃吗?
我们不否认经验的重要性,但专业这个事儿,也不能仅仅依靠经验来判定。在我国,自闭症康复是一个非常细分的小众领域,高校培养出的特教老师很多都流向了学校或残联所属的康复单位,机构花费心血培养并留下一位好老师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当一位老师选择机构,带着热情立志深耕这一行业的时候,本身就已经具备了成为一名好老师的潜质,剩下的便有赖于机构的培养、自身的努力、时间的积累。
就小编了解来看,年轻又专业的老师并非少数,不管他是否专业出身,在上岗前,都要经过了极为严苛的训练和淘汰,除了要掌握基本的理论知识,面对不同的孩子能够在教学框架之内制定出个性化的教学计划、面对突发情况的应变能力,都是衡量一位好老师的标准。
在每一家IN,既有经验丰富、从业多年的老教师,也有很多从大学校园毕业不久入行一两年的年轻老师。他们大多还没有结婚,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当第一次接触到自闭症孩子的时候,他们是有那么一点点惶恐的。但时间和努力让他们很快和这群天使般的孩子建立起了信任关系,成了除父母以外,最了解他们的人;小编相信,这些孩子也勾起了很多老师潜在的母爱、父爱,让他们提前开始学习怎样做一个妈妈、爸爸。
所以,谢谢孩子们,给了我们这些大人从未有过的丰富、新鲜的人生体验,催促着我们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
今天,我们的平台留给ALSO·IN天津中心一位年轻的女老师——陈赟璐,她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写下了这篇稿子,讲述了自己作为特教老师的一天和对这个行业的感受,更加坚定了我们把自闭症康复事业做到极致的追求。
 
陈赟璐和她的学生
 
作者|陈赟
3个小时,180分钟,我们能做多少事情?
看一场电影、读一本书、刷4到5集偶像剧、打几场游戏……
对我们来说,3个小时,可以教孩子学习涵盖认知、语言各方面等近40个目标,进行300多个回合式教学……
我们,是ALSO•IN的治疗师,也是孩子们眼中的老师。
走出教学区,干预就结束了?
从早晨8点开始,老师们的身影陆续出现在ALSO•IN的教学区,每个人都在以最快的速度准备着不同内容。
有的人一边抓紧时间吃着简易早餐,一边整理教具筐,对上课需要的所有卡片和物品做最后确认;有的人一边快速浏览各个教学区的玩具,一边默记不同玩具的具体位置,以便上课期间可以利用玩具帮助孩子练习社交能力;有的老师用辅食剪,把孩子爱吃的零食剪成大小适中的块状;还有的老师在相互协调和调换孩子们喜欢的玩具,毕竟是自己上课的娃,总想把喜欢玩的都留给他……
教具、玩具、零食等准备完毕,距离孩子们上课只剩下几分钟时间了。火速倒一杯水喝上几口,然后整理发型带着微笑,到门口接娃去。
看到各自负责的孩子,大家会纷纷迎上去。没等到孩子的老师,开始不安起来,忍不住看看家长休息区的钟表,心里疑惑:“今儿怎么迟到了?生病了吗?”然后眼睛毫不松懈地盯着走廊的另一头,直到那个熟悉的小小身影出现。
从和孩子们见面打招呼起,治疗干预就正式开始了。
9点,孩子们陆续来到了自己的座位。教学区里,不同的指令声此起彼伏,不同的回应声让教学区逐渐热闹了起来。
今天准备的新玩具好像不怎么喜欢,才动了两下就没了兴趣。于是,老师赶紧拿出孩子喜欢的佩奇玩偶,让小玩偶也来玩玩具。看着喜欢的佩奇在新玩具上跳来跳去,孩子也开始尝试和佩奇一起摸摸眼前这个没见过的怪东西。借着孩子想要玩玩具的动机,老师开始见缝插针,嵌入不同内容的学习任务,也会根据孩子的状态灵活调整教学策略,让教学更加自然和生活化。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同性格的孩子有不同喜好,有的喜欢声光电玩具,有的喜欢操作类玩具,还有的孩子面对抢手的玩具也总是提不起一点兴趣。喜欢的玩具自然会多玩,但老师们也会让孩子时不时尝试不那么喜欢的,然后及时去强化,以便帮助孩子们拓展出更多兴趣爱好。
在桌面学习一段时间后,孩子们纷纷开始外出活动。餐厅主题区、医院主题区、超市主题区……孩子们假扮小厨师做饭、带着听诊器坐诊、推着购物车开始大采购,或者一起骑车、踢球、玩泡泡。
小朋友在超市区购物,在餐厅主题区扮演小厨师。
ALSO·IN教学区内的红绿灯(来自ALSO·IN成都中心)
见面打招呼、提要求借玩具,小朋友间正确互动……看似日常和游戏的瞬间,都藏着老师们的小小心机。老师们会引导孩子们做感兴趣的游戏活动,并在互动中把学习目标很自然地加入其中,期待孩子们可以泛化更多已经学到的不同技能。
课程快结束时,老师们会带着孩子们一起整理教学区。比如把玩具归类整齐,把地面上的垃圾扫一扫,让孩子们的生活自理能力也得到一定锻炼。
带着孩子们走出教学区,老师们的工作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开始和家长聊聊孩子的上课表现,分享孩子的进步和需要继续努力的地方,听听孩子们家里练习的情况和表现,也为爸爸妈妈们的疑问给予解答。
年轻老师不懂家长苦心?
沟通完毕,3小时的紧张有序,被按下了暂停键。
老师们纷纷回到自己的教学区,书写孩子的上课表现、给家长发送当天日报,与另一位老师沟通上课情况、询问上课反馈,和督导老师一起探讨应对策略,并及时对日常干预做出调整……忙完以上这些,老师们终于可以稍作休息喘口气了。
 
下课后,老师们又着手汇总、整理孩子们的上课数据。(来自ALSO·IN郑州中心)
一边吃饭,一边赶紧摸鱼刷刷手机,顺便相互聊上几句“小H今天竟然主动看我了”“今天特别有意思,W问我要是鱼生病了怎么办……”果然,老师们即便聊天,也离不开这群可爱的孩子们。
都说辅导作业鸡飞狗跳,虽然在IN的教室,没有鸡飞也不会狗跳,但老师们也会因为某个细节大伤脑筋。
原本配合乖巧的孩子因为一场感冒,连着两天上课期间总会突然哭着想要找爸爸;孩子最近逃避任务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学习过程中总是提不起精神;家长反馈说孩子不愿意开口说话了……
不同的问题此起彼伏,真是让人发愁。好在,督导老师们总能给出有效的方案,帮助老师们克服一个个难题,也让孩子们可以持续进步。
好在,小可爱这节课又多了很多自主发音,今天和小朋友一起玩轮流玩游戏可以等一等对方先玩,当老师叫名字时知道抬头看了……一点一滴,小到细枝末节,都足够让老师们心生欢喜。
老师机械式教学,谁来都一样?
吃完午饭,似乎又倒退回了早上刚进入教学区的场景:紧张、忙碌、行色匆匆。老师们又开始穿梭在不同的区域,为下午的孩子们准备玩具、零食、教具,继续备战下一个紧凑而艰巨的3小时。
时间场景像极了复制粘贴。可不同的孩子,甚至孩子们每天的状态都鲜活多样。
突然的尖叫声、爽朗的笑声、伤心的哭泣声……教学区里,难免会有孩子们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经验丰富的老师们大多都能恰当处理,快速恢复日常祥和。偶遇暴风雨突袭,督导老师们也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帮助孩子们找到情绪爆发的原因,并在老师帮助下,让孩子们破涕为笑。
送走下午最后一批孩子们,教学区又回归了暂时的平静,却也开启了新一轮的繁忙:书写、反馈、沟通、调整、准备……
在这里,时间似乎很容易复制。在这里,时间又最难粘贴。容易的是老师们每天的工作模式似乎循环往复和单调忙碌;难的是对于每个孩子,老师们的准备始终专属并独一无二。
整理卡片(来自ALSO·IN西安中心)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准备好第二天需要的所有用品,老师们的一天才算真正结束。
回家的路上,大脑难得放松,可就是这样的空闲时刻,往往会突然想起某个孩子上课时的项目难点,然后下意识开始继续思考,明天该如何改善。
孩子们的3小时,有学习有玩耍。老师们的3小时,是细致准备和紧凑高效。
 
ALSO·IN南京中心的老师亲手做的教具
3个小时,从开始到结束,很快。可对于ALSO•IN的治疗师们来说,开始的,或许并不是一份平凡和忙碌的工作,更是一份寄托和爱的期望。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