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最新研究 | 寻找自闭症的优势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08-24

当我们多数时候强调自闭症人士的障碍的时候,是否忽略了自闭特质带来的优势,比如刻板意味着“可靠”,兴趣狭窄能专注于一种专长。这篇编译自美国spectrum网站的文章带来了专家们对自闭症人士的优势的最新研究,带给您全新的视角更了解谱系人士。

1985年,21岁的道恩·普林斯-休斯(Dawn Prince-Hughes)穷困潦倒、无家可归。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有自闭症——15年后才确诊——但她知道自己很难交到朋友:“我没法理解别人,在人际交往方面总遭受失败。”


一天早上,普林斯-休斯去西雅图的林地公园动物园参观。闲逛之际,在看到大猩猩的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能读懂它们。她说:“我很清楚,它们习惯用沉默和肢体动作来交流,我觉得这些也是我的第一语言。”她开始每天都去看动物,整天观察它们的行为。如果有工作人员经过,她会追着问问题。不去动物园的时候,她就查阅书籍、浏览视频,寻找一切有关大猩猩的信息。最终,动物园招募她做了志愿者,之后又聘请她做助理动物管理员。


后来,普林斯-休斯读完了大学和研究生课程,获得跨学科人类学的博士学位。十几年前,她出版了两本关于大猩猩的著作,其中一本的前言由珍妮·古道尔(Jane Goodall)所写。普林斯-休斯善于用与众不同的视角来观察大猩猩,并能得出全新的结论,她把这种能力归功于自闭症。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自闭症可能会带来一些优势。对普林斯-休斯来说,这些优势包括超常的观察能力、极强的专注力以及对动物的直觉。伊莎贝尔·索利雷斯(Isabelle Soulières)是加拿大蒙特利尔魁北克大学的一名神经心理学家,她说:“跟其他人相比,有些自闭症患者在某些方面具备更强的能力,这是已经得到科学证实的。”

作者 | Rachel Nuwer  
编译 | 笛笛
配图 | pixabay、unsplash

 

被忽略的优势

人们早就发现有些自闭症人士在音乐、艺术等方面有着超常的记忆力和天赋,这些人被称作“学者症候群”。然而,除了相对少见的自闭症学者之外,普通的自闭症患者往往也有特殊的优势和天赋。

 

19世纪40年代,利奥·肯纳(Leo Kanner)和汉斯·阿斯伯格(Hans Asperger)最初为自闭症下定义的时候,就发现了自闭症人群的认知优势。然而,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间,主流科学群体基本都忽略了自闭症积极有益的一面。

 

凯特·库珀是英国巴斯大学的研究员及临床心理学家,她指出:“因为自闭症一直都出现在诊疗手册中,人们也更关注自闭症的困难而非益处。对自闭症来说,优势一直是挑战的另一面。比如‘刻板’带来了可靠性;‘兴趣狭窄’造就了有所专长。但因为诊疗手册把这些特征都归为缺陷,相关的研究也就沿用了这样的思路。

 

十几年前,蒙特利尔大学的自闭症研究者米歇尔·道森(Michelle Dawson)检索了19世纪70年代以来涉及到自闭症优势的相关文献。在她找到的71项研究中,其中41%的研究会把积极有益的特征认为是缺陷。

 

例如在一项2004年的研究中,17名自闭症被试比17名非自闭症被试更快地完成了阅读理解任务,在准确性方面只是稍稍差了一点。但是实验人员在研究被试的大脑图像数据时,认为两组被试的差异,“从神经学角度解释了自闭症患者的语言障碍问题”。

 

 

在2020年的一项道德抉择研究中,研究者发现自闭症被试比对照组被试更有可能拒绝不义之财。但是,他们并没有认为自闭症患者普遍道德感强烈,反而认为他们“不够灵活”或“对不义之财有着过分的顾虑”。

 

索利雷斯认为,这样的曲解对科学界来说是一种损失:对自闭症优势的掩盖或误读也会导致对自闭症的理解出现偏差。这也会让医生、教师等把自闭症患者的特质当作障碍或问题,并试图去压制这些本可能有益的特质。

寻找自闭症优势

虽然大部分人关注的是缺陷,但也有一小部分学者已经开始研究那些可能伴随自闭症而来的优势特征。
 
在2019年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们采访了24名成年自闭症患者,问他们认为自己的哪些特质是因为自闭症才有的,这些特质又是如何在学习、工作、人际关系等方面对自己有所帮助的。被试反映,他们在集中注意力、察觉细节、记忆事实(或经历、对话)等方面,都有着超强的能力。
有名被试说,专注能力帮助他在读研时取得学术成就。另一名被试表示,因为善于在工作中注意到细节,他赢得过客户服务奖。很多人也强调了他们的创新能力、诚实和同理心,尤其是对动物或其他自闭症患者的同理心。
2020年的一项研究中,库珀等研究者请140名青少年和成年自闭症患者列举出跟自闭症相关的单词或短语。有些是负面的词汇,如“孤单”、“情感障碍”、“焦虑”等,但有些是正面的,如“有天赋”、“独一无二”、“关心他人”、“专注”、“理性”、“关注细节”等。他们还展现出了一种韧性:能在困难的境况中找到希望。如果被试把越多的积极品质归因于自闭症,他就越为属于这个群体而感到自豪。
 
库珀说,这项研究或许有助于找到改善自闭症患者心理健康的方法。“如果我们能为自闭症患者创造机会,让他们一起来关注自闭症所带来的优势,也许能让他们的感受变好很多。”
自闭症群体中最常见的优势是哪个?目前还没有定论。但是出色的视听能力有可能是其中之一,包括音乐才华和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纽约雪城大学的心理学家娜塔莉·鲁索(Natalie Russo)说,不同国家的不同实验室,在不同年龄群体中都发现了自闭症患者有较高的感觉敏锐度,而且结果都是很令人信服的。
很多研究都支持自闭症伴随着超强视觉能力(当然视觉困难也是很常见的)。比如鉴别相似的物体或模式,以及在很多相似字符中辨认出字母或数字。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索利雷斯和道森等招募了42名自闭症被试和30名对照被试。在实验过程中,屏幕上快速闪过两条平行线,被试要辨认出哪一条更长。结果显示,自闭症被试的辨认速度显著高于对照组。
 
2020年,鲁索和她的同事也做了个实验,在24名自闭症儿童和30名非自闭症儿童面前以不同速度呈现黑色的字母,其中还混有一些紫色字母,孩子们要辨认出这些紫色字母。自闭症儿童的表现也比非自闭症儿童更好。2016年有一项研究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而且研究者发现,图像的播放速度最快时,自闭症儿童的优势也最为明显。在2015年,有研究发现,这种优势在患有高度语言障碍的自闭症儿童中也有所体现。
这种视觉能力上的优势,可能早在婴儿期就出现了。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者测试了82名9月龄婴儿的视觉搜索能力,这些婴儿都有兄弟或姐妹是自闭症(因此他们患上自闭症的概率也提高了),同时也找了27名同龄的对照组被试。
 
研究者给这些婴儿看由很多很小的字母X和一个字母O、S、V或加号组成的圆形图像。然后他们追踪婴儿的眼睛,来判断婴儿第一眼看到的是X还是其他符号。相比于那些一直盯着X看的婴儿,首先看到其他符号的婴儿有着更强的视觉检索能力。而在他们15月龄和2岁时进行的标准测试结果显示,这些孩子也表现出更多的自闭症特征。
 

有些专家认为,自闭症人群的视觉搜索能力更为突出,也许是因为他们更善于观察细节。2020年有项研究发现,善于把握细节的视觉能力与自闭症特征相关。早年的研究也显示,在某些环境中,自闭症患者比其他人更容易注意到细节。

 

有些自闭症患者可能还具备更强的声音感知能力。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自闭症患者中有11%的人拥有绝对音准,而这个比例在其他人群中只有0.01%。自闭症患者可能还有着更优秀的音乐记忆能力——记住旋律和音调走向,更善于发现音乐中的不和谐音符,以及在仅有极少提示的情况下就能辨识出乐曲旋律。

 

举个例子,在2005年的一项研究中,15名自闭症儿童在辨别一串音符的音调是升高还是下降时,准确率就显著高于对照组的非自闭症儿童。蒙特利尔大学精神病学教授洛朗·莫特隆(Laurent Mottron)表示,这些优势可能来自于大脑对于感知信息的权衡处理。相较于社交性、与情绪相关的特征,他们的大脑更看重非社交性、模式化的信息。

 

2019年曾有一项研究,给23名自闭症儿童和50名非自闭症儿童观看一位老师讲故事的视频。视频背景中展示了一些信息,有些跟故事有关,有些无关。所有儿童都能很好地回答关于故事本身及其相关信息的问题,但只有自闭症儿童能回忆起无关背景中的信息。2012年有过一个类似研究,发现增加视觉材料的数量后,没有自闭症的成年人很难在场景中找到某个特定细节,但对成年自闭症来说,这项任务的难度并没有增加。

 

英国朴次茅斯大学的心理学讲师史蒂文·卡普(Steven Kapp)表示,需要注意的是,“自闭症优势”跟语言能力、智商等是无关的,甚至有些优势在语言障碍较明显的自闭症群体中更为多见。英国剑桥大学自闭症研究中心主任西蒙·拜伦-科恩(Simon Baron-Cohen)曾经提出,识别模式及系统整合信息的能力是自闭症的核心能力。他在新书《模式寻求者:自闭症如何推动人类发明》中提到,这项重要技能为许多科学进步提供了支持,或许能成为解决人类面临的诸多挑战的关键所在。

 

他给出了很多证据做支撑。2015年他和同事们曾调查了超过45万人,他们发现从事科学、技术、工程或数学等职业,与较高自闭倾向指数是相关的。2011年他们发现,在有荷兰硅谷之称的埃因霍温,人群中自闭症的比例很高。与其他两座体量相当但高科技产业不发达的城市相比,埃因霍温的自闭症比例是它们的两倍。然而他们也承认,有可能是因为埃因霍温整体对自闭症的认可度较高,所以当地才有了更多的自闭症患者。

 

早在1997年就有数据显示,自闭症儿童的父辈和祖辈中出现工程师的概率是其他家庭的两倍。科学家们做了个假设:跟自闭症有关的基因会让人对物体及其机械性质拥有更强的理解能力。

 

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学院工作的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科学家斯文·博塔(Sven Bölte)说,在科学技术领域,有自闭症特质的人数“几乎肯定”是远高于平均水平的。“他们的认知优势可能让他们更倾向于从事某种职业,但总体来说,我们不应该太多强调这一点,这样会把他们限制在这一领域。”

 

发挥自闭症优势的积极作用

 

专家们认为,强调自闭症特质的积极一面很有实际价值。范德堡大学的终生谱系实验室主任T·A·莫里迪恩·麦克唐纳(T. A. Meridian McDonald)说,这样可以增强自闭症患者的自我意识,也会对就业技能的发展有所帮助。

 

麦克唐纳正在邀请超过一千名患自闭症的成年人评估他们在追求个人兴趣的时候,获得了多少鼓励、支持和机会。调查结果可能有助于我们了解,在个人兴趣上获得的早期支持(或缺乏支持)是如何塑造了自闭症人士的自我认知,又是如何影响了他们职业技能的发展。

 

麦克唐纳认为,我们需要让治疗项目更关注优势方面,才能更好地支持自闭症儿童的兴趣发展。早期干预对自闭症治疗来说是很关键的,但一般都是去教授一套预先设计好的社交和生活技能。自闭症儿童如果一周要花40小时在这样的课程上,可能就没有时间去追求自己的特殊爱好了,甚至他们也不被鼓励去追求兴趣爱好。

 

麦克唐纳说,“进行早期干预时,孩子对汽车的喜爱可能被认为会有限制作用,需要进行控制。但如果普通孩子也表现出对汽车的兴趣,大人的反应可能会是‘我们再多了解下汽车吧’。”

 

 

包括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范德堡大学等在内的一些高校,已经发起了关于发展自闭症优势的倡议,并会宣传给潜在的雇主。有些企业和机构已经开始认可自闭症员工能带来的正面影响,并开始雇佣自闭症员工。

 

但博塔说:“对绝大多数公司和整个社会来说,这些观点都还是太新了。”他认为需要从国家层面部署计划,把自闭症人群纳入劳动力范畴,整个社会看待自闭症的方式也需要极大的转变。

 

要助力这些改变,可能需要更好地理解自闭症优势。莫特隆致力于探索自闭症人士学习、储存信息的方式与自闭症优势有什么关联。有其他的研究者在尝试找到具备同一类天赋的自闭症亚群体。索利雷斯说,“这些能力不是在所有自闭症个体身上都存在的。如果能在不同的自闭症亚群体中找到这些能力分布的模式,将会很有帮助。”

 

索利雷斯和同事们已经在往这个方向行动,他们研究为什么有些自闭症患者能在视觉空间能力测试上脱颖而出。测试中,被试要根据目标图形来排列彩色的积木。

 

过程中,研究者会用相机和眼球跟踪软件来测量一些指标,包括被试观察每块积木用了多少时间,用怎样的顺序移动了哪些积木以及他们纠正自己错误的速度。研究者运用这些数据和最新算法,想要找出这项任务的解题思路。希望通过对这些思路的分析,确定每个自闭症患者的独特技能组合,这个结果也许可以用来匹配工作岗位。

 

也有些专家正在推动将识别谱系优势作为诊断过程的一部分。心理障碍诊疗手册只关注缺陷,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国际功能、残疾和健康分类(ICF)》鼓励把优点和缺点都作为评估内容。博塔等研究者正在推动医生和科学家使用世卫组织的指南来评估自闭症患者的能力。博塔认为,“这种评估的目的是帮助他们找到未来能改善人生的方向。”

 

原文网址如下:

https://www.spectrumnews.org/features/deep-dive/finding-strengths-in-autism/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