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自闭症康复领域如何应用数字医疗?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0-28

数字疗法作为数字健康的三大子领域之一,使得互联网和科技的巨大潜能在医疗行业中完全释放。随着自闭症发病率的不断上升,与自闭症群体数量激增相对应的是诊断的不及时以及匮乏的康复资源,还有众多家长亟待满足的干预需求。而AI技术的不断成熟,使得近年来兴起的数字医疗在自闭症领域被寄予厚望。

 

 

技术对医疗行业的渗透推动了数字化医疗的发展,数字疗法的风靡以及国外诸多数字疗法案例的成功应用,也给国内的自闭症康复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 数字医疗的应用成果和方向

数字疗法((Digital Therapy, DTx)是一种全新概念的医疗方法和数字健康解决方案。数字疗法联盟(Digital Therapeutics Alliance)的官方定义为:数字疗法是为患者提供基于循证医学和高质量软件程序驱动的干预方案,用以预防、管理或治疗疾病。

 

数字疗法为患者提供基于循证医学的治疗干预措施,这些干预通常由高质量的软件程序驱动,以达到预防、管理或治疗身体疾病和精神疾病的目的,同时矫正不良的日常行为。它们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与药物、传统医疗器械或其他疗法配合使用,以优化患者的护理和健康管理。

目前在数字疗法领域,常见的应用产品有:数字传感器(通常是可穿戴设备)、人工智能(AI)、健康管理相关App等移动应用、ARVR技术、电子游戏等。

 

作为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数字疗法已经慢慢走进大家的视野并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可以把它简单理解成,数字疗法是医生给患者开具的处方。

 

受限于目前的科技和医疗水平,虽然数字疗法还无法适用于所有疾病。但多年的临床实验也证明,数字疗法在应对现有药物治疗不能很好解决的行为介导病症时有着较为显著的功效,比如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戒烟、Ⅱ型糖尿病和失眠等。

 

 

多项权威数据表明,由于中国慢性病患者数量庞大,疾病防治工作面临着巨大挑战,且针对患者的生活行为干预建议存在缺失。在心血管、糖尿病、精神、心理、认知等领域,数字疗法都有广阔前景。

 

由于2020新冠疫情的影响,数字疗法远程、便携且个性化干预的优势得以凸显,这在一定程度上催化了医疗领域数字化的发展。数字医疗在国内外的应用中,首先也获得了相关监管部门的支持,进一步助推了数字疗法崛起。

▼ 数字疗法为何备受推崇

1)监管支持

国内:2020 11 月,我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审批通过了首款数字疗法,标志着国内数字疗法新赛道的开启。因此,2021年,也被业界公认为数字疗法元年。

 

国外: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针对数字疗法发布的紧急审批指南则加速了数字疗法在美国的行业发展。

 

 

2)国外自闭症数字医疗应用案例

 

20206月,首款游戏处方药”EndeavorRxFDA批准,用于治疗812岁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儿童,这一消息也让人们看到数字疗法在儿童精神领域的更多可能性。

 

Cognoa公司:全球首创将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应用于儿童孤独症症早期筛查,也是FDA监管许可的首个用于自闭症筛查II类诊断医疗设备的公司。

 

如何结合AI快速靠谱地诊断自闭症,是一家致力于为行为健康疾病儿童患者开发诊断和治疗方案的公司Cognoa,从2014年就着手思考的事情。20216月, Cognoa宣布,FDA已批准该公司自闭症辅助诊断器械Canvas DxDe Novo分类请求。这个基于人工智能的设备是首个获得FDA批准的自闭症辅助诊断设备,旨在帮助医疗保健人员对表现出潜在自闭症症状的18个月至 5 岁儿童患者进行诊断。

 

早在2018年,由Cognoa公司研发用于检测儿童自闭症的人工智能APP就已经获得了FDA的批准。家长可以通过应用商店下载该App,填写孩子的基本信息,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回答1520个和他们行为有关的问题后,系统将会自动生成筛查方案。大大缩短了家长们通过线下预约诊断的时间。同时,这套系统会将收集到的信息汇总成巨大的数据库,机器通过对海量的医疗数据进行学习,让筛查方案不断趋于完善,更加精准。

 

 

▼ 数字医疗在国内自闭症康复领域的应用潜能

根据2020年的一篇科研文献显示,中国的自闭症发病率从九零年代的万分之一点五,发展到目前的1%左右,也就是有约240万中国儿童患有自闭症。这个数量与上升的速度远远超过目前中国康复人才能够负荷的极限。概括起来,传统的自闭症干预存在以下亟待被解决的问题:

 

1)医疗资源匮乏,自闭症诊断、康复领域的人才缺口大

美国能做自闭症诊断的儿童精神科与儿保医生至少在五千人以上,而在自闭症儿童数量更多的的中国,却不超过五百人。美国能够从事中高级康复的人才(应用行为分析师/副分析师)约有五万人,而中国预计截至2021年底前也仅有六百人左右。人才匮乏不仅仅是因为中国自闭症行业起步晚,也是因为领域人才成长周期久,门槛高,加剧了供需不平衡的状态。

 

2)自闭症行业难以量化和数据化,科学研究进展缓慢

自闭症的诊断无法通过任何单纯的生物指标,比如基因、血、尿等化验,去确诊自闭症或是判断其严重程度,也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治疗甚至改善自闭症的核心症状。当指标不能被量化、数据化时,医生和康复师只能依托于自己的经验来观察和工作,并很难对康复的效果进行精确的评估,这让本来就匮乏的资源更加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不同国家甚至不同民族的早期发育规律存在一定的差异,目前很缺乏针对于中国自闭症儿童设计的诊断和评估工具,这本质上是由我国在自闭症领域缺乏足够优秀的科研单位导致的。

 

3)人工的低效能和居高不下的康复成本

目前广泛应用的自闭症干预金标准是应用行为分析。自闭症治疗师使用应用行为分析的科学,去建立与孩子的连接,将呈现的里程碑目标做出科学性的整理与重组,系统化帮助儿童建立与外界的互动,从而改善其核心障碍,即社交和行为。虽然不能根治自闭症,却能够改善自闭症儿童的功能表现,也提高了自闭症家庭的生活质量。

 

 

自闭症康复不能短期速成,传统干预中最常见的早期密集干预,以一周2540小时为单位,这期间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

▼ 数字医疗在国内自闭症康复领域的应用现状

数字化转型正在重构整个自闭症诊疗流程。远程医疗和AI技术让自闭症筛查覆盖更多的患者,提高诊疗效率的同时也降低了医疗费用。随着自闭症发病率的上升,从诊断到康复,更多的自闭症谱系障碍群体及家庭都需要更好的支持体系。为了解决传统自闭症干预的痛点,国内的自闭症领域也已经开始了数字疗法的探索。

 

目前自闭症数字治疗的主要成果有这四类:语言/行为康复治疗、AIVR/AR治疗、自闭症APP管理和自闭症患者社区。其中包括但不限于面向康复机构或家长的线上评估干预系统和智能干预辅具。

儿童精神疾病领域数字化医疗服务平台ALSOLIFE以北京大学第六医院自闭症专家郭延庆倡导的ALSO为基础,即 A(认知 + 学业),L(生存 + 生活),S(社会 + 社交)和 O(职业),首创自闭症儿童线上干预机制,致力于用数字疗法为自闭症康复提供更多创新的解决方案。

 

ALSOLIFE评估系统已经累计为数十万自闭症谱系家庭提供服务,旨在为自闭症家庭提供面向未来的在线评估、针对性报告、个性化教学计划、家居训练指导及拓展型服务,本质上是一个基于ALSO理念以及ABA科学理论的大数据平台。

 

数字疗法在自闭症康复领域应用的第一目标是结合人工,以达到更高效、理想的康复效果。ALSOLIFE的团队一直以数据驱动和循证医学的方式,探寻领域内的治理路径以及最经济有效的干预方法,用科技改变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