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森友奶奶:把森友说成“天才”“底子好”,不是我想传递的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1-17

赶在立冬下大雪之前,森友奶奶带着森友来了一趟北京,随行的还有森友所在公司的老板娜娜。

 

今年7月,森友顺利从广州市番禺区工商职业技术学校毕业。作为一家服装公司老板的娜娜主动联系到森友奶奶,提出可以为森友提供实习就业的岗位。如今,森友已经成了娜娜公司一名拥有合同和五险一金的正式员工。

 

冒着疫情的风险,从广州千里北上,奶奶有两个目的,一是受邀参加央视三套的一档综艺节目,通过向外界讲述森友的成长经历,发出一些倡导;另一个是想借助ALSO平台,跟家长说些心里话;澄清一些误解;希望通过森友的成长个案,对其他家长有所帮助。

 

由左至右分别为,森友、娜娜和森友奶奶徐平。(娜娜 摄)

 

森友奶奶72岁了,这次出门,所到之处,手机上行程码、防疫情况的填报,让她有点心烦意乱,全程还要照顾森友的生活和情绪,难免力不从心。于是,老板娜娜“降格”成贴心大管家,始终从旁照料,让一老一少安心不少。

 

因为行事低调,圈里人对森友的工作单位、老板为什么愿意雇佣他,都有不少疑惑。这次机会难得,娜娜也向我们透露了她招聘森友的原因。有心让自家孩子就业的家长,不妨一听。

 

这次畅谈,森友奶奶、娜娜知无不言,作为“听众”的森友在一旁画火车,偶尔插嘴否定自己干过的糗事——“不是我,我还好,是谁?”“我最近没有去了”……从见面到分开整整6个多小时里,他一直情绪稳定,让人感到舒服、温暖。

“很担心森友被塑造成天才的自闭症形象”

 

森友奶奶其实习惯了在镜头前和公众场合讲述森友的故事,但这次来北京上节目,还是犹豫了好几天。

 

我很担心森友被塑造成一个天才的自闭症形象,会弹吉他、会画画,这对大众、对家长群体都是一种误导,容易让外界认为自闭症是天才,一些没有接触过森友的家长会觉得他是能力很好才变成这样,而忽视大人背后的努力。”森友奶奶说,“森友还是非常需要来自社会、家庭的支持。”

 

在奶奶看来,很多谱系家长通过媒体宣传认识的森友和她一手带大的森友,中间是有偏差的。

上学时的森友

 

在她看来,森友不是谱系群体中的“例外”“奇迹”,他身上发生过的事是大部分谱系家庭都遭遇过的:在机构做别人都做过的康复;被多所普通小学拒绝;好不容易入学后,他也曾在课堂大喊大叫,甚至攻击过同学;森友的家人也经历了从迷茫无望到自我学习、陪读融合的过程;哪怕工作以后,森友也犯过一些错误。至今,他还在成长学习,离不开别人的支持……

 

森友真实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样的?

 

按森友奶奶的说法:“他在轻的孩子里是重的,在重的孩子里是轻的。他的社交、语言、思维都不太好,但动手能力还可以,是从小被训练出来的。

 

弹琴,森友听老师弹一两遍,就能照着弹出来,谱子不用教就会,但作品中表达的感情,他并不理解,也不通晓乐理。讲音色,老师就用“晴天”“阴天”“水滴声”类似的词来形容。

 

画画,森友更多停留在模仿阶段,不能原创,大部分作品都是老师画一笔,他画一笔。线上学美术时,老师讲一幅画要两到三次课,森友得把老师的课倒回去反复看,用两三倍的时间完成同一幅作品。

 

森友的画

 

森友的画,左边一张正常发挥,右边一张,奶奶稍微没盯着,模特的脸就被削平了。

 

这就是真实的森友,他的学业从二年级下学期就跟不上了,便开始有选择地上,其他时间被奶奶抽走学习音乐和美术;到了初中,老师基本没法儿改他的作业,爷爷奶奶会给他一份“答案”,森友抄上去,把试卷写满,但大都文不对题。

 

但这并不妨碍森友成为一个帅气、情绪平稳的男孩子,跟他相处过的人,都感觉是温暖的,不会想到“可怜”“疼痛”“惨”这些字眼。

 

“我很清楚,他当不了画家,也当不了钢琴家”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不接纳孩子有自闭症的事实,看不见他因此带来的障碍、不同,就像一个人决意作出装睡的模样,怎么喊也不能让他如梦初醒。

 

你还在装睡吗?在机构,拿自家孩子跟程度更好的比;在学校,跟普通孩子比;时常把“笨死了,学这么多遍都不会”挂在嘴边。

 

亦或者,孩子的年龄和个头一年年疯涨,生存、生活能力却几乎为零,只因你已经断定,他没有未来,所以宁愿卑微地苟活……

 

接纳不是刻意改变他,也不是认命、躺平,而是打心底里认可这个孩子,在他需要的地方,为他将来的发展提供教育、支持。”森友奶奶说,接纳,是家长要迈出的第一步。

 

森友会画画,跟郎朗一块弹过钢琴,和张韶涵同台唱过歌,有些热心人兴致勃勃跟森友奶奶建议,让森友吃艺术这碗饭吧,他有天赋。

 

“画画、弹琴没能成为森友的职业,我也没有进一步让他学习钢琴调律,因为我很清楚,他当不了画家,也当不了钢琴家。”奶奶清醒地说,“他耳朵灵,可以给钢琴调音,但他的弱项是和人交往,没办法把钢琴的问题所在跟客户讲清楚,也没法儿做事前和事后沟通。”

 

外人不知道,但森友奶奶很清楚,相比于一份带有浪漫色彩的职业,森友更需活下去的技能。

 

森友和奶奶(由《广州日报》记者拍摄,森友奶奶提供)

 

“这也是我们不上高中,不上大学的原因,没有意义。”森友奶奶强调,他培养森友的兴趣爱好也不是为了就业,而是为了他闲暇时能有事可做,保持情绪稳定。

 

奶奶的教育心得之一便是——不急:不着急他第一时间什么都得学会,不着急他在能力不具备时,给太多压力,而是让他慢慢发展出来。

 

这一点,很多家长就做不到。有的家长一厢情愿,自认为是这么回事,就按照自己的意念去做,完全不考虑孩子的实际能力哪些可以做到,哪些短时间内达不到。

 

对问题行为,奶奶也不求全都消除掉,不影响社会的就忽略掉,影响社会的就想方设法改过来。

 

“你再火,压不住了就去喝凉水”

 

采访森友奶奶当天,森友心情不错,见到人会热情打招呼;画火车时会招呼小编来看;最后还应我们的请求,轻声弹唱了一曲……

 

据森友奶奶透露,此前一天,他们去演播厅走台,现场好几组嘉宾,有点乱哄哄的,唱歌如同“喊山”,导演拿着话筒不停发出各种指令,让森友有些焦虑,在沙发上坐立不安的,起身说要上厕所,眼神也飘来飘去定不住,让导演小小紧张了一把。

 

所幸,旁边有奶奶“镇”着,在她的安抚下,并未出现更大的情绪问题。

 

“有比他能力好很多倍的人,电脑能力、社交和语言都比他好,但就是走不出门,因为不能配合,不能听指令。”森友奶奶道出关键所在。

 

为培养森友的配合能力,奶奶下了很多功夫。上美术课、音乐课时,不是把森友送到教室就走,也没有寸步不离陪在他身边,而是站在窗外看、用耳朵听他跟老师的交流,他在里边怎么发脾气了。下一次上课之前,她就提前调整森友的情绪。

 

森友来北京录节目时,娜娜抓拍下的一幕。整个录制过程非常顺利,森友和奶奶得以比原计划提前一天回到广州。

 

有情绪不一定是自闭症,自闭症孩子不一定都有情绪,也可能和他的生存环境有关,比如你给予孩子的期望值过高,或者当你发现问题后不去解决,任其发展。”森友奶奶分析,“大人和孩子相处的时候,语调要平和,你再火,压不住了就去喝凉水,去干别的事情,管好自己的情绪是首要的。”

 

还有一种容易影响家长情绪,进而不利于孩子康复的现实——世人异样的眼光和议论。

 

森友8岁时,很多之前学会的能力都使不出来了,他不让别人碰,不能独自吃饭,裤子提到膝盖就穿不上来了。那阵子,奶奶曾经动过带着森友离世的念头。

 

后来,她就带森友去爬山,上一个台阶,森友退一个台阶,围观的人多了去了;他还会在公共场合突然大声地哭,很多人跟看猴似地围在一边看热闹。

 

“那我也无所谓,我经常说,我们没有面子,我们的面子放在口袋里。那些让人心酸的话,也要打掉牙往肚子里吞,不要把这些情绪都发泄到孩子身上。家长自己把包袱放下来,不绝望,孩子就不会绝望。”奶奶说。

 

“不要因为他的特殊,他就可以特殊”

 

这次来北京,奶奶带了森友在音乐、美术上获得的部分荣誉证书,小时候给森友做的故事册子,上面都是森友小时候的照片,旁边还做了文字说明;此外,她还很骄傲地向我们展示自己在带森友融入社会的过程中得到的一些认可:

 

她被聘为广州市番禺区工商职业技术学校(森友职中就读的学校)第五届家委会常务顾问;被聘为京师奥园南奥实验学校(森友小学和初中就读的学校)第十二届校级家委会特教顾问。

 

这两家学校是森友读书过程中遇到的“贵人”,充分彰显了“有教无类”的教育思想,奶奶对学校的校长、老师一直心存感激。无以为报,她便发挥余热,帮助学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小时候的森友和奶奶,那时候奶奶还是一头黑发,现在的头发是灰白的,人却更精神了。

 

“好多人都说,奶奶你面子怎么这么大,为什么森友在关键时刻都能够遇到贵人?校长说我是得道多助,我是很朴素地尊重了孩子的生命,接纳他就是与人不同,但他以什么方式活,一定要换位思考,他不能影响别人。”奶奶强调,学校师生对她的尊重来自于,在陪伴森友上学期间,他的不良行为没有了。

 

面对孩子的入学问题,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慨:“我们的老师很年轻,不知道特殊孩子。”或者总担心孩子在学校受委屈、老师有没有特别关注我的孩子?

 

“不可以这样说老师,什么叫懂,让你的孩子在课堂上乱跑,就是懂了吗?我第一时间想的是森友有没有给别人带来影响;接着是,我需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给他哪些支持?”奶奶说。

 

森友刚入学时,有一次,同学正跟他玩,有一位高年级同学就拦住了森友的同学,提醒他:“不要跟他玩,他是神经病人!”

 

当时跟在身后的奶奶听到了这句话,心里酸酸的却没有发作,只上前问了森友的同学:“你愿意跟他玩吗?”那位同学说“愿意。”

 

奶奶的这个理念,一些家长并不完全认同:“总为别人考虑,难道就不想想我们也是在受气?”但奶奶一直坚持换位思考——不要因为我们的孩子特殊,他就可以特殊。

 

“现在,对孩子有自闭症这个事实,很多家长仍然遮遮掩掩,有诊断也不给你亮出来,说不能给孩子贴标签。办残疾证、给学校看诊断证明就是贴标签了?在我看来,真正的贴标签是:他有自闭症,他什么都不能做,他怎么样影响别人……”森友奶奶说。

 

她把谱系家长的想梦想比喻成彩虹桥,孩子要过这个桥,必须前面有人拉,后面有人推。拉他的人是学校、社会,推他的人一定是家长。

 

北京的深秋,森友和奶奶。(娜娜 摄)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森友工作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