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究竟是感统失调,还是自闭症?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1-18

 

在《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中,感觉处理障碍(SPD),即我们通常所说的感统失调,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病症。因其描述的许多感觉方面的症状和其他一些障碍重叠,比如自闭症、注意力缺陷及多动障碍、发育性协调障碍、学习障碍和焦虑症等。SPD却给患儿家庭带来了诸多不便,目前,针对症状而不是诊断的治疗正逐渐取得一定成效,看看这篇来自spectrum网站的编译文章。

作者 | SARAH DEWEERDT
编译 | 依然
内容审核 | 王碧君

12岁的杰克·克雷文拥有一种“超能力”,能够从自己大脑存储的视觉信息档案中,毫不费力地找到家里东西的摆放位置;他还拥有惊人的人脸识别能力,能够从学校体育场的人山人海里,认出仅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面孔;他的听觉也极佳,可以模仿各种声音。如果你让他唱一首披头士的歌,他会问你是想听列侬版的还是麦卡特尼版的。

 

但能力越大,挑战越多。敏感的听觉让杰克无法和家人一起吃饭,听到大家咀嚼吃饭的声音,甚至仅仅看到他们咀嚼食物都会让杰克难受得吐出来。他也无法享受同龄孩子喜欢的游乐场生日派对。婴儿时期,他从来没有连续睡着超过四个小时,并且需要一直被抱着。

 

杰克被诊断出患有感觉处理障碍(Sensory Processing Disorder, SPD),这类孩子要么是感官极其敏感,要么是感觉迟钝异于常人,还有的则是无法同时处理多种感官信息。感觉处理障碍,即我们通常所说的感统失调,并不是一个官方的诊断,在《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中并没有包括这一病症。

 

不过临床上,该名称还是被普遍用来描述这类障碍。有研究认为,大约5~15%的学龄儿童患有此病。而被确诊为SPD的孩子和自闭症(Autism Spectrum Disorder,ASD)患儿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中的90%都存在感知困难。

杰克并不是自闭症,但家住在南卡罗来纳州的阿里·杨却是一个同时患有SPD和ASD的孩子。和杰克一样,他也拥有“神奇”的能力。他可以把维基百科上的文章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阿里婴儿时期也有睡眠怪癖:他必须被放在摇篮中轻轻晃动,听着一段鸟叫的录音才能睡去。父母不得不每15分钟醒一次并重播这段录音,折腾一整夜。
 
如今,9岁的阿里仍然需要在环境过于安静或过于吵闹的时候用哼唱的方式安抚自己。目前他在一所普小上三年级,高度敏感让他的校园生活异常艰辛。就在几个月前的某天,学校宣布提前放学,这一意外惊喜让教室顿时炸开了花,但突然爆发的喧闹却让阿里哭了起来,伴着困惑和惊吓一路跑进了学校的管理办公室。
 
阿里的妈妈说,儿子独特的感官特质和他的自闭症是捆绑在一起的,“我分不清这到底是因为自闭症还是感官障碍,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她说。
 
感官问题不仅会影响孩子在学校的学习和社交,也会打乱整个家庭的生活。“不论这些孩子是否被确诊,这都是极具挑战的问题,“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职业科学和职业治疗教授格蕾丝·巴拉内克说。
感觉处理障碍与自闭症相伴相生
 

里奥· 康纳(Leo Kanner)在1943年的论文中首次介绍了自闭症的概念,与此同时,康纳和其他研究人员还注意到,许多自闭症儿童似乎对大声喧哗和疼痛无动于衷。

 

与此同时,在自闭症研究的背景之外,一位名叫A.简·埃尔斯(A.Jean Ayres)的职能治疗师、神经科学家则发展出了一种理论,即处理和整合基本的感官信息是许多日常生活技能的基础。“当时人们并不明白,如果一个孩子不能轻松地用手来扣紧外套扣子或进行某种学校活动,那么他的问题很可能与大脑功能有关,”罗思安·沙夫说,她是宾夕法尼亚州费城托马斯杰斐逊大学的职能治疗师和神经科学教授。

 

70年代初期,埃尔斯用“感觉统合功能障碍”来描述儿童在日常活动中遇到的这些困难。随着研究人员对其涉及的大脑机制的进一步了解,“处理”一词取代了“整合”,并最终被定名为 SPD。

 

埃尔斯还开发了用于识别这些问题的测试,例如让受试者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判断哪个手指被触摸过。她还创造了感觉统合疗法,该疗法包含了许多能同时调动多种感官的活动,例如寻找藏在沙子或豆子中的物体,或者一边荡秋千一边击球。

 

埃尔斯的这些工作在职能治疗师中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如今,职能治疗师已经在用感官障碍理论来解释孩子为什么会在书写或刷牙方面有困难。许多职能治疗师仍然在使用埃尔斯疗法或类似的方法来帮助孩子解决这些问题。

 

到2000年初,自闭症研究人员对感觉处理又有了新的发现,这要归功于大脑成像和心理物理学的新技术,能让研究人员精确测量大脑对刺激的反应。人们也越来越意识到,感觉障碍是导致自闭症如此难以应对的重要原因之一。

 

尽管如此,许多儿童精神科医生并不认为SPD是一个独立的诊断。他们认为SPD的症状过于多样化,关于它本身究竟是什么,以及如何将它与其他疾病(如自闭症、ADHD和焦虑症)区分开来,仍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范德比尔特大学的精神病学助理教授卡瑞莎·卡西奥说:“我们知道,感官问题对拥有不同诊断的每个孩子都很重要,那些只有感官问题而没有任何其他问题的患儿很少见。

 

但一些家长表示,这与他们的经历并不相符,孩子的本质问题还是感知层面的。琳达是一个SPD患儿的母亲,她回忆说,女儿对穿什么衣服一直很有执念。当女儿进入一年级时,这种执念就演变成了对上学的恐惧。她害怕参加集会,害怕使用抽水声很大的马桶。琳达告诉医生:“她不怕熊,也不怕死;但她害怕袜子,害怕帽子。”

 

事实上,2012 年的一项双胞胎研究发现,超过一半的感官敏感儿童不符合焦虑、抑郁或多动症等诊断标准(该研究未考虑自闭症)。

 

问题仍然存在——患有自闭症且通常伴随着感觉处理问题的儿童与那些单独有感知障碍的儿童有什么区别?为什么阿里被诊断为自闭症,而杰克却没有?仔细观察这些孩子之间的差异可能有助于解答这些问题。

 
是感觉处理障碍还是自闭症?
 

少数研究人员已经能够将感觉处理障碍作为一个单独的对象进行调研,他们的研究成果可能会推动SPD最终作为一个单独的诊断存在。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在皮肤上放置电极,证明了与对照组儿童相比,被诊断为SPD的儿童对日常刺激(例如警笛声或羽毛在脸上轻拂)的反应更强烈。另一项研究则表明,与对照组相比,有感觉处理问题的患儿的副交感神经系统活跃度更低。

 

证据表明,感觉处理障碍具有独特的神经学基础。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患有SPD的男孩拥有非典型的白质(长神经纤维)与感官处理的相关区域相连。2016年发表的一项后续研究进一步说明了这一点:患有SPD的女孩的大脑连接也发生了改变。患儿处理声音越困难,他们的白质改变就越明显。

 

这些研究还显示,自闭症儿童与感官障碍儿童之间存在某些有趣的相似之处。例如,自闭症儿童的副交感神经系统活动较弱,这和患有SPD的儿童非常类似。两类儿童用来处理感觉的白质通路都存在着异常。

 

卡西奥说:“很有可能,这些患儿在最开始发病阶段非常类似,而之后则产生了某种保护机制,可以防止感官处理障碍的儿童发展为自闭症。” 但到目前为止,这些都只是猜测。

 

自闭症、SPD和其他条件下的感官问题之间也存在着差异。自闭症儿童在社交和情感通路上的大脑连接中断,但这些通路在单独患有SPD的儿童身上则完好无损。

 

与自闭症儿童相比,SPD儿童的问题更多表现在触摸方面,自闭症儿童则是在声音方面。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语言和沟通问题往往是自闭症的典型特征。

 

理智与情感
 

除了核心障碍,自闭症患者的许多日常困境都与感觉处理障碍有关,例如受到声音惊吓,或对某些食物厌恶。这些困扰对家庭生活具有极大的影响,却难以获得来自社会环境的额外帮助。

 

杰克现在只能在家里跟着父母学习,因为让公立学校接纳他太难了。由于杰克没有听力损伤方面的问题,他无法申请使用助听的辅助工具来帮助他集中注意力。杰克也没有视力障碍,也无法申请到有视觉辅助的、个性化的课程表。

 

为了获得政府更多的资助,SPD患儿的父母通常会寻求其他诊断,例如通过确诊焦虑症或多动症来达到目的。琳达说,最终女儿用焦虑症的诊断争取到了个性化的教育计划,“焦虑症似乎是学校最能理解的一种病症了”。

 

不过,一切围绕着诊断、贴标签以及获得资助的弯弯绕即将成为过去式。

 

现在,研究人员的终极目标是要找出治疗感觉处理障碍的有效方法。无论孩子被确诊为何种病症,只要他们潜在的问题(例如对触摸太敏感)是相同的,那么正确的治疗方法都会起作用。

 

这就意味着要根据孩子的个体表现而不是诊断来调整干预方法。

 

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职能治疗副教授艾莉森·莱恩及其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定义自闭症谱系中的感觉亚型,从而能够更系统地将症状与治疗相匹配。

 

该疗法的一个小型试点研究发现——针对自闭症儿童的感官治疗不仅可以改善他们的感知困难,还可以改善他们的社交技能。

 

“这是出乎意料的。”领导研发这种疗法的沙夫说,在后续研究中,他们还将与莫尔霍默的团队合作,通过脑电图跟踪儿童的感觉统合能力,以观察其大脑活动,并监测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

 

研究人员还将神经生物学发现应用于SPD的治疗研究中。马尔科正在与SPD基金会合作开展一项试点研究,在专业治疗前后扫描SPD患儿的大脑,以确定干预是否能改善大脑连接。

 

与此同时,阿里·杨也想出了一个方法来管理他高度敏感的大脑,他开始在学校通过佩戴耳机来阻挡噪音,而佩戴耳机也会让他更难听清老师在说什么。所以,阿里一直在进行一种非正式的感官治疗——“有时在嘈杂的声音中间会有安静的时候,那时我就会摘下耳机试试,”他说,“当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我会尽快将耳机再戴回去。”通过这种方式,阿里正在锻炼自己在学校活动中短暂摘下耳机的能力。

 
原文链接: 
https://www.spectrumnews.org/features/deep-dive/talking-sense-what-sensory-processing-disorder-says-about-aut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