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那些为了干预娃考取BCaBA的妈妈现在怎样了?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1-19

今天,告诉你一些秘密!

 

你认识ALSO,可能是通过加入我们的社群,在里面聊天、学习、听微课、打比赛;大概率用过我们的教具,卡片、绘本、行事历等;还有的家长买了线上课程自己学,实操计划、“渔计划”、影子老师课程,不一而足;也有家长很信任地把孩子交到了我们手中,在ALSO·IN干预……

 

你也许好奇,这些产品、课程、活动都是怎么“制造”出来的,怎么就恰恰好符合你的需求。

 

其实,这其中相当数量的产品都是跟你一样的妈妈们设计研发的,她们的名字是你熟悉的晓云、大胖、桔子、小强、彬彬姐、文子妈……

 

在ALSOLIFE,“她”力量是一种强大的存在,她们有共同的身份——谱系妈妈,有一样的想法——给迷茫中的家长送去支持和希望。她们不是纸片人、不冷血、不无情,是有血有肉、有脾气有性格的存在,像我们公众号里写的众多妈妈一样。

 

ALSO设计总监、谱系妈妈、BCaBA小强的“照骗”。她说,这个照片侧面显示了她的修图技术。

 

最近,ALSO自理辅助提示牌上市,已经有家长拿到手了。今天,我们来说说这款教具的主人,ALSO设计总监、谱系妈妈小强的故事。今年10月,她成功考取了BCaBA,我们都很替她高兴,调侃说:不想拿BCaBA的妈妈不是好设计师。”

 

关于小强的更多故事,可点击阅读:☞《生活逼着我成长,我必须坚强……》

口述|小强

 

:在ALSO做设计师是什么感觉?

:老板在看,读文千遍,其义自见

 

除非必要的“召唤”,大部分时间,我是在家办公的。如果你觉得这简直爽歪歪,就大错特错了,我的一天是这样的——

 

01
6:30
起床,做早饭。
02
7:00
喊儿子豆豆起床,监督他洗漱。
03
7:40-7:45
送豆豆上学。我送还是姥姥送,取决于我昨天晚上有没有熬夜。
04
8:30-9:00
开始工作,检查前一天的工作是否完成。
05
9:00-10:00
沟通时间,了解产品进度。
06
10:00-12:00
设计时间,精神比较集中。
07
12:00-13:00
午饭、午休时间。
08
13:00-15:30

会议时间。关乎内容设计、产品推广、销售协调,其中包括跟老师团队开会,从教学原理上审视产品符不符合教学要求,再跟设计公司反馈修改意见。如改动较大,则需要再出新的设计方案。

 

与此同时,出门接儿子。

09
16:00-18:00
孩子从机构接回来,姥姥带出去玩一会儿,我在家见缝插针地工作。
10
18:00-21:00
晚饭,陪豆豆复习功课。
11
21:00-21:30
监督豆豆洗漱,等他上床睡觉。
12
21:30-……
安静的工作时间,灵感女神最常光顾。当然,也有可能图都做废了,重头再来。

小强和儿子豆豆,旧照。现在豆豆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

 

你也许疑惑,为什么开这么多会?

 

打个比方就知道了。至今,ALSO已经推出好几款免费小游戏,通常闯关成功之后,有一个强化是满地出金币。从设计师角度,我更希望给孩子一个倒计时——“3、2、1”,表示上个环节结束了。

 

老师则不希望出现这个数字,因为每个孩子感兴趣点不一样,有的对数字特别迷恋,可能就等着“3、2、1”出来啥也不干,反而失去了游戏本身的作用。

 

最终协调的结果是,拿掉“3、2、1”,用逐渐紧凑的音乐做提示收尾。

 

ALSO程序员小哥哥们开发的小游戏,免费的,给父母打造喘息时间,让孩子在游戏中学习。

 

类似的意见反馈到设计这儿,可能显得太简单、不够丰富,但更符合教学规律,这就得跟老师多聊,知道他们的点是什么。

 

下午三四点是我特别挺忙的时候,又得去机构接孩子(豆豆半天学校,半天机构),经常的状态就是坐在出租车上开电话会议。

 

晚上,我一定会带豆豆进行课业复习,虽然现在双减没作业,但要跟上进度,也得抓紧。好在豆豆挺喜欢学习,只要题目难度适中,是能从中收到强化的。

 

豆豆上床睡觉后,我收拾一下他第二天要用的书,开始干活。白天大部分时间用在沟通上,现在这段不被打扰的时间是最出效率的。

 

爱学习的豆豆同学

 

前段时间,我失眠比较严重,一直干到夜里一两点,晚上兴奋时间太长,大脑始终处在兴奋状态,睡不着觉。一开始还好,身体底子好,但老熬夜,白天的效率更差。所以,现在比较急的活儿我会熬一两个晚上,第二天中午睡一小时或把早晨的工作时间往后延一延,保证后面的工作效率。

 

:你们的产品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掉了很多头发,听了很多意见

 

不知道有没有老家长买过ALSO最早的一款教具——豆豆棒(功特类教具),是我设计的,以豆豆的名字命名。我还记得ALSO最开始做教具时,大家就一块头脑风暴,确立了豆豆棒的方向。我就开始收集材料、写内容,专业老师再给提建议,改完之后再去找素材。

 

小强设计的豆豆棒,不知谁家还有?

 

对新产品,我通常会先列思维导图,需要什么、在什么场景中应用,然后交给ALSO·IN总督导甜甜老师把关。

 

自理辅助提示牌前后历时以“年”来计算,因为达不到理想效果几次搁置。泡爹觉得如果这件事做不到大家都满意,索性就放一放。当时决定只出一批,在IN机构内使用,没想到家长看到觉得不错,我们才又重新优化把它做出来。

 

提示牌摆在什么位置、怎么放、以什么形式固定在什么位置上,尝试了很久。最初,视觉提示牌想做18种,光穿衣服的就有各种场景,外套跟内衣不同,外套还有带拉链的,带纽扣的、钻头的,细分了很多种,都是老师提出的要求——样本要多。

 

但我们做产品的就要少、最核心的,这就会产生矛盾,得重新评估、取舍。经过好几轮筛选后,我们会寄给部分家长试用,摆放在家里什么位置、怎么放、以什么形式固定在什么位置上,家长提完意见后再筛选,最后才有了这款产品。

 

有的家长会拿ALSO的产品跟普教的比,觉得它不好看、还贵,很不理解。现在普教从小培养孩子的审美,画风抽象、高度提炼,看上去很高级,教语音、语调没问题,但教认知就不太行了。考虑到自闭症孩子有认知障碍,我们选择图片会尽量贴近实物,否则,孩子会很疑惑,书上的兔子怎么跟现实中的不一样。

 

:为什么教具每次就生产那么点,饥饿营销吗?

:工厂最“嫌弃”的客户大概就是ALSO这样的。

 

做教具设计,我要考虑两方面,一是机构老师能用,二是家长也能使。老师用的话需要大量样本,比如教学目标是桔子,老师会需要五六个不同颜色和形态的,而家长也许俩就够了;卡片也是,老师希望多多益善,可以穿插使用,家长五六十张够使就行,我就得在中间打个折扣,使这个产品简单、好用、好拿,还要节约成本。

 

节约成本比较难,我们希望产品质量好,还要环保,防止孩子去撕或搁嘴里吃,还不能价格太高,所以制造商非常难选。

 

比如卡片的包装盒,我们想要更结实一点,工厂就会告诉你,每个盒子得加1块5。我们每次只做几千套,费用又很高,通常会在成本上有很大分歧。

 

我们都知道,产量上去了,价格会下来,但我们做的是市场占有量很有限的产品,不能做很大的量,但对质量要求更高,这种情况下,单价肯定要高,厂家其实非常不愿意接这样的订单,人家也赚不到什么钱。

 

一直守护着我们的仓库,为大家发货的姐姐和弟弟彬彬。自闭症少年彬彬是ALSO的一位正式员工哟。

 

也不能一下子囤很多货,有受潮和损坏的风险,还有就是产品也会不定期更新,还是希望家长能够用到最新、最全的。

 

:为什么要考BCaBA?

:你有分辨好老师的能力吗?

 

我跟ALSOLIFE的创始人泡爹是黄埔二期的同学,他知道我是做设计的,邀请我为ALSOLIFE设计过一些公益海报。

 

做海报大概一年左右,豆豆开始上小学了,学校有陪读老师,我时间就更充裕了。于是泡爹就邀请我全职加入ALSOLIFE。

 

为什么要学BCaBA?很多家长说,孩子交给机构,让老师带就行了。但我明显感觉到,家长不能只把孩子托付给机构,而自己什么都不懂,还是得自救。

 

豆豆5岁,在敦煌莫高窟。

 

这些年来,我带孩子也看过一些机构/融合幼儿园,时间久了,在跟老师的谈话中也可以感觉到特教老师们的能力差别很大,在遇到孩子的一些问题时,有些老师比较喜欢用经验解决问题——“我以前带过这样的孩子,你放心!”“xxx家的孩子也是这个问题,我知道怎么处理。”但有些老师更喜欢观察孩子,不轻易对孩子的行为下判断。

 

有的老师基本不看教的是啥能力的孩子,当孩子达不到要求时,应该立马换教具,改变教学计划才对,但老师还是硬着头皮继续教。可见,不学习,连老师水平好赖都分辨不出来。

 

了解了一些行为原理知识后,我很想知道怎么给自己的孩子制定训练计划,这是我想考行为分析师的初衷,起初也没计划一定要考证,就想把知识学到身上,为自己的孩子服务就可以了。

 

最开始线下学习ABA时,我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每天回去很累了,带完孩子之后,还看书到夜里一点。刚开始看,那白皮书上全是中国字,单个看每一个字都明白,搁一块就是看不懂。看不懂也强迫自己反复看,对照笔记消化。

 

整个战线拉得比较长,大家在课堂上讨论得气氛激烈,一旦自己学习,难免松懈。最无助的时候,我感觉除了自己在为孩子使劲,其他人都帮不上忙。后来又赶上家里的老人重病,我先生辞掉工作去外地照顾老人,我一个人在北京工作、学习和照顾孩子三头忙活,不光身体疲惫,情绪也是焦虑到了极点,导致家庭矛盾比较多。

 

好在总算挺过了那段时间,现在想想,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当然,我也能体谅老公那两年的辛苦。这次考试报名也是,考前一个月,老公在医院要做个手术,我就是在医院半夜照顾他时申请的考试时间,其实当时心情很绝望,虽然之前也有在复习,但工作太忙以至于复习质量并不高。而且我的考试资格证仅限于2021年底,这样的紧迫感,让我这个“学渣”鸭梨山大。

 

接下来就像生死倒计时,我每天要求自己复习3小时,一般都是从晚上11点开始,刷题、看书、看思维导图,再刷题。真的,我的白皮书已经翻烂了,书上的笔记都是4种颜色起步。

流过的汗,吃过的苦,不会白白付出。

 

好在考过了。考前我跟自己说,考过了要睡一星期,要去shopping、吃好吃的,没想到,真正考完了,也就当下高兴了一两天,很快就没什么感觉了。

 

我以前其实是个很脆弱的人,现在经过这些年这些事,心态已经越来越平稳了。做事之前要先想明白,别情绪直接上来了,对自己不好,对孩子也有伤害。

 

:这么多身份,日常带娃什么样?

:来回切换,尽量不展露出失控的一面给孩子

 

现在身份切换比较自如了,孩子哭闹,先压住冲上来的情绪,从分析师的角度分析该怎么处理,等孩子情绪正常了,再回归父母的角色。

 

这阵子,豆豆对时间敏感,一定要晚上9:30入睡,如果我很忙没顾上提醒他,错过这个时间,他就要哭,使劲跺脚。我会等他发泄完,安静了,跟他商量:“9:30已经错过了,9:45睡觉行不行?”

 

一般他不会同意,总是想等到下一个半点,最终商定在10:30睡觉。

 

商量完之后,我会说:“那你过来,妈妈抱抱你行吗?”安慰他一下,这个时候就是妈妈的角色了。

 

学校组织的做蛋糕活动

 

对孩子,计划一定要安排得非常细,每一步都告诉他,跟他商量,慢慢过渡到让他自己把计划说出来。豆豆现在有做计划的想法,先干什么再干什么,但时间把控能力不行,我会给他放个定时器,适当提醒他。

 

当然,我也有情绪上来压不住的时候,我会控制自己,先不说话,然后很明白地告诉豆豆:“我现在非常生气,不想说话,你能让我在屋里安静待一会儿吗?”尽量不展露出失控的一面给孩子。豆豆也能意识到我的情绪,会安静下来。

 

我现在越来越理性,以至于分析豆豆的问题时,我先生觉得我特别无情,感觉就像在说别人家的孩子,根本不像一个妈妈。

 

事情要解决,就不得不用理智分析。我能理解他情感上的难受,但至少应该有个时限,不能一直难受下去,那我们的人生、儿子的人生就耽误了,很多事情都是在跟时间抢跑。

 

孩子的人生很短,他能认识的面就这么大,如果父母天天沉浸在痛苦和焦虑中,孩子看到也会痛苦。而且,孩子会认为是他造成你现在这种局面的。我儿子有时候就会问我,是不是因为他写作业表现不好,所以妈妈不开心。我也会及时反思自己,是不是也出现了些“问题行为”,影响了孩子,如何去干预。

 

所以说,中年老母亲为什么越来越理性,因为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没有时间留给情绪。光顾自己难受,我抑郁、我焦虑,孩子怎么办呀?

 

成为谱系妈妈的这些年,从崩溃、彷徨、焦虑,逐渐走向平稳和踏实,少不了学习ABA的功劳。同样需要感谢的还有我的孩子,因为他,我学会了用坚强和理性去面对生活,并且拓宽我人生的维度,“被迫”学习了无数“技能包”。

 

虽然豆豆以后提高的空间可能不是很大,但我已经不再焦虑这些了。只要能保持心态的平和,遇到问题一起解决,我们依然可以开心快乐地陪孩子一起长大。

 

要做有准备的谱系父母,给孩子的未来生活做最佳的榜样!

 

豆豆9岁,和妈妈在新疆天山。小心心送给妈妈小强,也送给每一位很努力地带着孩子一块前行的谱系父母。

 

【如果您也是一位为了孩子考取应用行为分析师的谱系家长,您考过了吗?您学的知识用上了吗?您的现状如何?可后台留言分享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