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懊悔!自闭症儿子受欺负6年,他的小学生活我缺位了……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1-26

前阵子,有一位谱系妈妈分享了她的自闭症儿子在小学遭受的不公平对待,让人看了非常揪心。因为让孩子受委屈的,不仅有涉世未深的同学,还有他的老师。我们先来看看家长的讲述——

“儿子小学六年是在压抑、恐惧、战战兢兢中渡过的。6年里,他每天愁眉苦脸地放学回家,不是向我痛哭,就是向我倾诉同学对他的不友好行为。

 

儿子是三年级时确诊的,属于高功能孩子,心智发育比同龄孩子晚两三年。因为对很多社交规则不甚了解,情绪与真实想法无法精准表达出来,同学的恶意捉弄也没办法识别。当他想加入别人的游戏时,迎接他的往往是谩骂、侮辱甚至殴打。

 

上音乐课,老师不让他发出声音;美术课,老师和同学嘲笑他“画的这是什么东西!”话剧课,因为不理解如何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没人愿意跟他一组;上体育课,把球踢进自己队伍的门里,也没人告诉他这样做不对……

 

他不明白同学为什么欺负他。更过份的是,班里几个同学在操场上一起大声叫儿子的名字,喊他‘傻瓜’;课堂上,因为没有把桌上的物品摆整齐,老师让同学把他的所有学习用品扔到了垃圾桶里,儿子哭得无法上课……

 

因为班主任多次处罚儿子,他无法表达内心的想法,只能用哭来告诉我他的伤心绝望,孩子直到小学毕业也没有交到一位朋友。”

6年时间,一位自闭症孩子关于小学的记忆竟然全是来自同学、老师的恶劣对待,读到这里,你也许好奇,小A到底是个怎样的孩子?他的妈妈难道没有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孩子吗?现在孩子的情况如何?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我的孩子该怎么办?

 

下面是来自小A妈妈的自述。同时,作为一个开放性话题,我们也想非常需要其他家长的意见或建议,欢迎去公众号“ALSO孤独症”后台留言。

 

图源:Unsplash

 

口述|小A妈妈

 

没能及早对孩子的问题引起足够重视

 

其实,在幼儿园时,老师就多次找到我,说儿子跟别的小朋友有点不一样。因为工作忙,我和他爸爸没有在意,觉得孩子大了就好了。

 

到小学一年级,要求更严格了,得开始学习了,我才发现他的问题挺严重。老师在上面讲,他坐不住,就下座位溜达,或跑到窗户那儿看风景。

 

老师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反映问题,导致现在我一听到电话铃声,不管是谁打来的,就心跳得厉害,感觉都快得心脏病了。

 

后来实在受不了,我就不上班了,带他去了儿童医院。第一次看,医生给的诊断不是自闭症,就说他是边缘化的孩子、多动症,开了治多动的药,建议上感统课。

 

当时吧,如果只跟儿子待上半小时,不是专业的人,的确不咋能看不出来他有明显不同。

 

但我始终觉得不太对,开的药没吃,但带他做了两个月感统,没太大效果,就放弃了。每天晚上教他写作业,他可能是手眼不协调,无论怎么认真写,都会把字写到田字格外边去。没办法,我就抓住他的手每天写呀写,一点点才改过来。

 

社交上,我能看出来,儿子挺渴望友谊的。最初交朋友也没那么困难,孩子们都还小,没那么多心思,就喜欢在一起追逐打闹,儿子很喜欢,就跟在他们屁股后头一块跑。

 

我也不是特别外向的人,为了孩子,也硬着头皮加入了家委会,想从一年级起就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环境。班级有什么事,我第一个报名;也经常组织各种活动,力争跟其他妈妈们搞好关系;孩子一旦有什么状况,上赶着跟老师沟通,回家跟儿子一块分析,尽量改正。

 

老师看在我积极配合的态度上,对儿子还不错,把他调到了第一排“盯着”,很多问题行为减少了很多。

 

学习上,儿子智商没问题,但学东西慢,我难免在辅导作业上对他发脾气。他爸爸下班回来,一听见家里有吆喝声,就关上门下楼逛几圈再回来。儿子又是那种没什么攻击性的孩子,胆子小,一严厉要求他就哭,第一年真是挺煎熬的。

 

没能陪读,孩子在学校几乎没有支持

 

没有陪读,是一件我非常遗憾的事。我一直觉得他的学业跟得上,其它问题放学回来他跟我说一说,我跟他一块分析、面对,慢慢解决就好了。实际不是的,这6年,他自己过得很辛苦。

 

我这人比较单纯,想着老师也是当父母的,只要真心沟通,老师总得有同理心;而且,本着对孩子负责的态度,老师把问题反馈给我,咱尽全力配合老师解决问题就行,实际上,也不是这么回事。

 

二年级到三年级,孩子们慢慢有了独立思想,出现了小团体,儿子仅存的一个好朋友也不跟他一起玩了。我再跟老师、家长搞好关系,也很难填平儿子在学校的异常表现带来的议论、歧视。

 

图源:Unsplash

 

四年级是个分水岭,儿子的语言表达能力、观察能力跟普通孩子的差距越来越明显,他说不清楚他到底在学校经历了什么,分不清什么是正常的交往,什么是恶意的欺凌,很多零碎的信息我都是从其他孩子嘴里听说的。有时我也会告诉老师有孩子欺负儿子,老师盯几天,状况就会好一些。

 

四年级,儿子经历了一次分班,他之前熟悉的好多同学为了更好的成绩纷纷调到别的学校去了,三个班并作两个班,儿子分到了新班级,一个同学都不认识,再搞关系就更难了。

 

换新班级后,我很难从别人那儿问出儿子在班级的动态,只能完全凭他晚上回来跟我说的那点话,家委会的工作,我也没有再去。

 

感觉儿子的压力太大,我也束手无策,四年级时,我去学了教育心理学,学习忙了就更顾不上他了,这也是我的疏忽,当时有点主次不分。

 

后来我才知道,孩子给我讲的并不是事情的全貌,事情的细节他观察不到,人家捉弄他、嘲笑他,他不太理解,除非别人指着骂他“你是傻子”“你是二百五”,他才意识到人家对他的恶意。

 

说起来挺无奈的,我们孩子的融合好坏很大程度上仍然得碰运气,老师的脾气性格、职业追求多半决定了孩子的境遇。有的老师抓教学非常有能力,但做不到因材施教,不重视成绩之外孩子的优缺点,无法引领所有的孩子一块进步。也不是说老师故意为难咱孩子,而是老师能力可能的确达不到。

 

其实,我们的孩子要是碰上好老师、找到合适的学习方法,是很能坚持的。儿子学习打乒乓球,因为姿势不协调特别难教,换了好几个教练都不行,后来遇到一个有耐心的,教了他两年,学得还挺开心的,现在又特别愿意跑步,他说能发泄一下自己

 

没有下定决心换学校,孩子持续受到伤害

 

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没能尝试给孩子换个班级,甚至换一所学校,是我小学6年最后悔的事。

 

当时我很犹豫,跟这位班主任已经磨合了很多年了,他对孩子有了一定了解,再换一个,未必适合孩子,儿子也得重新适应环境。我始终认为,只要足够用心,足够真诚,终有一天,老师就能接纳他。

 

现在想来,我想过各种办法,讨好同学家长,就为了多了解孩子在学校的情况,并帮他找到一个玩伴,但事实证明,有时,家长倾尽全力的努力也无法达到理想的状态,无法抗衡学校环境带给孩子的影响。儿子在学校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快乐、轻松,只有恐惧、焦虑,我当初应该果断地学习孟母三迁,给孩子联系一所新学校。

 

图文无关,图源:Unsplash

 

我清楚记得,有一次受了欺负,儿子跟我说,幼儿园的时候也有一次,老师把他装到桶里去了,他自己挣扎着跑出来的。我才知道,他幼儿园时就开始遭遇这些了。

 

儿子还跟我说,一年级时他坐不住,其实是因为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而不是多动。

 

在恐惧不安中,好不容易熬到小学毕业。暑假两个月,儿子依然无法摆脱小学带给他的伤害,每天不安地问我:“妈妈,上了初中是不是还像小学一样,同学们还是对我那个样子?”

 

我只能不停地安慰他,说一切都过去了,上了初中就好了。其实,我内心也对未知的初中生活充满了担忧。

 

担心儿子休学,初中申请陪读一周

 

开学前期,我整夜睡不着觉,怕儿子休学,因为他状态非常不好。几经考虑,开学之前,我跟老师谈了他的情况,从专业角度跟老师说了什么是自闭症,高功能自闭症孩子的特点,让老师明白了他的问题在哪里。老师听后比较平静,表示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第一周,没发现太大的问题,老师也没找我。

 

即便这样,我依然每天提心吊胆,手机铃一响就心跳加速,虽然孩子每天回来情绪稳定,但我怕他不跟我讲学校遇到的问题。于是,向老师申请去学校陪读一周,老师也同意了。

 

在陪读这件事上,我也征求了孩子的意见,跟他说是老师邀请我去的,理由是班里孩子太多,老师管不过来,让我帮忙管一下。

 

因为提前跟老师商量好了,要把陪读理由编圆满,我还让儿子看了我和老师的微信记录,他一看是真的,就同意了。

 

陪了一周发现老师真的很用心,给他安排的同桌是那种非常老实的孩子,性格安静也不调皮。而且老师对班级调皮孩子的管理非常有方法,班风很好。

 

待了一星期我就不去了,怕时间长了,同学对他有不好的想法。

 

也许是过去6年把我吓坏了,我后来还是干了一件事,把家周围的私立学校又打听了一遍,看有没有名额,准备实在不行的话,就给他换学校。现在来看,这条后路暂时是用不着了。

 

儿子的情况,起初只是班主任知道,各科老师、班级同学都不知道,我担心孩子偶尔的特殊行为会引起同学们的关注、议论甚至排斥,于是,我跟班主任又商量,是不是可以在儿子不在的情况下,跟其他任课老师和同学们也说一说,让大家理解和接纳他。

 

老师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了。有一次趁儿子不在班里,向全班同学说了这件事,“我的儿子是一个自闭症孩子”终于不再是一个沉重的秘密。

 

我到哪儿老师都看我

 

儿子喜欢奔跑,但跑的时候肢体动作有点怪异,那样子就像在“飘”着跑,他给我的解释是,“那样是在放飞自我。

 

与小学体育老师的做法不同,他很喜欢初中的体育课,回来高兴地跟我说:“我们体育老师很关注我。”我问他怎么看出来的,他说:“我到哪儿老师都看我。”他们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

 

又过了两天,他说:“我们体育老师指导我怎么跑了,这回我掌握要领了,我跑得好快。”我听后别提多高兴了,老师对他很接纳,而且开始帮助儿子了。

 

 

儿子小学成绩还不错,我观察过小学老师的教学方法,和初中完全不同。小学老师上课用的是偏孩子式的语言;到了初中,授课语言就非常成人化了,而且语速很快。我们的孩子反射弧比较长,往往过两天才能接纳这个知识点,所以他现在成绩有点下滑,属于中等吧。但因为整个环境的改善,我还是比过去更有信心,也会在家里教他。

 

我们家学习氛围很好。我上学时是个学渣,遇到教不了的题,就让他爸爸上手,但孩子爸爸不太有耐心,容易发脾气。于是就他爸在前边教,我跟儿子坐在小板凳上听讲,儿子听不懂的,我就转化成他的思维讲给他,效果还不错。

 

他“报复”了曾经欺负他的同学

 

儿子进入初中两个多月了,每天回来都开开心心的。回来跟我讲,头一次小组讨论问题,他不敢上前,躲在一旁,同学看到了叫他一起加入讨论。还有同学上台讲谁是他的好朋友,其中就提到了他的名字,他好高兴。

 

这次学农(组织青少年学生集体下乡体验农耕、农种的农村社会实践活动)拍照,儿子认真地与同学合影了好多张照片,每张都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让我激动了好久。

 

也许你们纳闷,拍照有啥好激动的?小学六年,儿子几乎很少出现在镜头里,实在没办法必须照,他也会无所适从地参加,照片上我得认好久才能找到他。他会故意摆出各种别扭、怪异的表情,他的毕业照都是扬着脸,鼻孔冲着镜头的。

 

图文无关,图源:Unsplash

 

现在,我开始看更多自闭症的书籍,想进一步了解儿子,也知道,未来的挑战还有很多。这次期中考试,他们班有两个同学跟他是小学同学,他回来跟我说,那两个同学作弊被老师抓了,开罚单了。

 

我问他,老师监考那么严,怎么知道他们作弊的?儿子说,他们递纸条。

 

到第二天,他忍不住了,跟我说:“妈妈,我跟你说吧,这俩人是我举报的!”我就愣了,他说他始终记得过去班里的同学怎么欺负他,一直很生气,正好看到那两个人传纸条,就告诉老师了。

 

我问他:“ 你告完之后,开心吗?”

他说:“开心。”

 

过了两天,我问了他同一个问题:“你还开心吗?”

他说:“依然很开心。”

 

我说:“如果那两个人不是你原来的同学,换成别的同学作弊,你会告诉老师吗?”

他说:“我当然不会啦。”

 

可见他当时受伤太严重了,至今阴影还没去除。那两天,他因为这个事情很兴奋,我们没有立马给他讲什么道理。过了几天,我跟他探讨这件事,首先跟他讲明,作弊是不对的,但其中还涉及到一些人情世故,他其实听不太懂,关于人际关系的处理,本身就是弱项,一时半会儿很难改观。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把他的自信心树立起来,他内心强大了,敢跟人家去沟通了,有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再做了。

 

错过了很多孩子成长的黄金时间,现在我也在看书学习,希望更了解儿子一些。小学6年的经历,给儿子留下了非常坏的印象,可能得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淡去。希望我们的经历,能给有的家长提个醒吧。

 

话题讨论:

 

1.你家的孩子在学校是否遭遇过欺凌,你是怎么做的?

 

2.针对小A出于“报复”心理给老师打小报告的行为,你怎么看?怎么跟孩子谈这件事?

 

两个话题,可后台留言给我们,大家展开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