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3个月!从校门外苦等到进班陪读,老师接受了我的自闭症儿子

作者:ALSO孤独症 2021-12-16

掐指一算,从9月至今,这一波学龄的谱系娃入学已经3个多月了。你家孩子在学校的处境还好吗?你顺利进校陪读了吗?你又是如何处理孩子那些引人瞩目又不合时宜的问题行为的?

 

今日,我们邀请到谱系妈妈问号妈来分享经验。入学3个月,她经历了不能陪读只得在校门口等着随时“灭火”,而后争取到在教室外“陪读”的机会,最终又打动老师,得以入班陪读。走到今天这步,问号妈花了3个月。

 

这一切并不那么顺利,面对老师“孩子干预好了再送来学校”的不满,她是如何应对并转变对方态度的?来听听问号妈为陪读所做的三大准备,以及在“实战”中,她怎样化干戈为玉帛,解决一个个具体问题,最终与老师成为最佳拍档的。

图源:unsplash

 

文|问号妈

 

大家好,我是问号妈,孩子今年6岁半,3-4岁评估多动,5岁多做评估自闭症谱系障碍,AS,社交严重缺乏技巧,思维有点刻板,问题行为严重,幼儿园3年,在频繁的投诉中毕业了,现在在公立普校读一年级。

 

我在孩子读幼儿园时,申请过几次陪读,因为疫情,都没有成功。眼看着要上小学了,内心着急的同时,提前大半年,也开始为孩子的普校融合做进一步准备了。

 

从我听说ASD之后,就进入了ALSO社群,一边对着平台提供的IEP计划做家庭干预,一边着手准备陪读。我做了以下几点准备——

 

心理准备

知识储备

环境准备

实战反思

 

这里要补充一句,虽然陪读前觉得自己准备得比较充分了,真正陪读时才发现,又和想象得太不一样。

 

心理准备:

借助评估,预判入学后可能遇到的问题

 

在ALSO平台,学龄儿童可以用到的重要评估是“普通公立小学入学融合必备能力评估系统”,儿子入学前,我先用这个对他进行了评估。可以帮助家长预判孩子入学后可能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心里有个底。

 

孩子在“普通公立小学入学融合必备能力评估系统”中的评估结果

 

线上评估好操作,家长第二个要评估的还有,孩子即将就读的学校处理此类问题的经验。这个可以从其他家长那里打听一下,学校是否有接收谱系孩子的历史,评判一下学校可能给到的支持力度。

 

支持孩子上学的另一份信心来自于和家人的积极沟通,获得他们来自经济和心理上的支持。这时,如果能听到这样一句话——“没事,有我呢!”会让一个有点社恐的陪读家长心里充满勇气。

 

知识储备:

提前半年学习怎么做一名专业影子老师

 

“ALSO课堂”里,一门对我帮助非常大的课程是来自林凡裕老师的《PA影子老师初级认证课程》,我提前大半年就开始学习这门课,按时学完了,还做了笔记,写了听课感悟,收获非常大。里面的案例解析非常清楚,让我从心态和知识上都有了提升,心里更有底了。

 

与此同时,我把往期ALSO平台的微课和《家长说》中,关于陪读的文章都拿出来学习了一遍。

 

图源:unsplash

 

小编从中找了几篇,供家长们学习☟

1.《4岁干预,7岁进小学,社交弱的自闭症孩子也能上好学》

2.《甄岳来:上学,拼的就是社会性》

3.《一个重度自闭症孩子的九年义务教育历程》

4.《让校长“没理由拒绝”,我靠什么把自闭症儿子送入小学》

……

 

环境准备:

开学前老师家访时我准备的资料和话语

 

开学前有家访,带着准备好的资料,我和老师说明了孩子的情况。并且表态,如有需要随时准备好了陪读。这里,我并没有提及任何法律条文,我相信人情当先。

 

当时陪读是被老师拒绝的。老师明说了,也有条文规定,如果孩子严重影响教学、有严重攻击行为的,学校是可以请家长带回去,教好一点再来的。她说她带过一个孩子,会打同学,导致其他家长们给学校施压,学校也很为难。

 

针对这一点,我也表明了对学校和老师的理解。

 

我准备的一些资料和话语有这些:

 

▐ 生活自理、运动基本没问题。

 

▐ 可能的状况:社交比较落后,自我意识比较强,语言表达欠缺。(一天可能两次情绪,一般让他画画和算数可以很快平复)

 

▐ 优点:喜欢数字,运算能力比较好;喜欢画画,用漫画形式表达心里所想,并出示漫画作品;很喜欢下棋。

 

▐ 报告出示:自闭检查报告,跟老师解释孩子的智力、语言、发育情况。

 

▐ 向老师说明,目前孩子每周有两次专业老师的干预指导,同时也在持续给予家长养育指导。

 

▐ 表明态度,如需要陪读,专业上没有问题。自己有去学习专业的影子老师和正面管教课程。

 

图源:unsplash

 

开学前3天,一年级提前入校,熟悉学校环境。我在校门口站了3个半天,随时待命的状态,因为孩子情况我太了解了。教导主任到校门口找到我,说先观察一阵看看,再确定是否陪读。

 

这里我插一点,我们跟孩子的幼儿园透露过儿子的情况,小学招生时校方做背景调查,幼儿园就透露给了小学,所以小学给孩子安排的班主任是一个负责、有经验的班主任。

 

所以,如果学校有过接收谱系孩子的经历,提前透露给校方,是有帮助的。教导主任也比较欣赏我主动跟家访老师坦白孩子情况的做法。

 

开学一星期后,我顺其自然进了学校

 

正式开学后,前几天,班主任用到了我之前给到的画画等小技巧,让孩子平复情绪。因为开学老师都很忙,沟通不那么及时和顺畅,孩子的问题就暴露和被搁置了。

 

几天之后,班主任表示,没有办法时刻都在旁边去处理他的问题,难点在于,任课老师教学任务重,不可能为了一个孩子去耽误时间。一节课只有35分钟,如果影响教学,家长也会有意见。

 

这时,我听出来,老师其实有点松口让我去陪读了。于是,我再次提出我陪读,老师同意了,校方也同意了。

 

开学一星期后,我顺其自然进了学校,但不能进班。只能在一个办公室随时待命,等着起“火”了,我负责把“火”引走,再灭“火”。

 

直面孩子问题行为大爆发

 

入校后,就不得不开始面对孩子的问题行为。通过观察和询问,我发现孩子问题挺多的:跑出教室、使劲推挤后面同学的桌椅、一边看着老师一边掀翻自己的桌椅。

 

他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离开教室,一方面是规则问题,一方面是听觉敏感影响了他。老师为了看集中儿子的注意力,把他安排在了第一排,这样做有利有弊。好处是儿子的注意力更集中了,偶尔还会举手发言。

 

但不好的地方是,第一排距离广播、老师的小蜜蜂都很近,这些声音对于听觉敏感的孩子就和轰炸机一样,超过了承受范畴。而且,儿子有一点问题行为,全班同学都会看见,可能还会强化了他,进而影响他的融合。

 

有些老师会直白地跟我说,“孩子干预好了再送来呀。”听到这话,我心里是很难受的,但又不能太玻璃心,老师说得也没错,只是我的孩子我清楚,自闭症孩子缺什么——缺的这样的集体环境,更缺有辅助支持的集体环境。

 

经过沟通,老师把儿子调到了最后一排。同时,我买了喇叭、音响,让他在家里玩,录音、播放、解释它的原理,玩了一段时间之后,儿子便没有再因为声音刺激出现问题行为了。

 

但调到最后一排后,由于位置宽敞,更多问题爆发了:孩子直接躺/趴在地上、爬到桌子、椅子上再跳下来、用力关教室的门、玩开关,擦墙后面的黑板报、在教室后面随意走动、踢垃圾桶、撕掉后面墙上的东西、拿图钉到处走,拍同学桌子、拿同学东西、扯前面同学小辫子、上课跳绳、用拖把捅日光灯,甚至砸老师讲台,一盆水直接倒到讲台、黑板上……

 

图源:pixabay

 

当时的环境,老师是没办法接受我在教室处理这些问题的,只能带孩子离开教室,因为动静实在太大了。有时拉扯之间,孩子还会出现情绪问题。

 

孩子不愿意跟我出教室,他问,“为什么其他同学可以在教室,我不行?”“我不想听课,我无聊,我是可以这样做的。”一副思维堵塞的样子。

 

考虑到他的情绪,带离教室以后,我不会责备他,而是在另一间教室给他一张纸让他画画,画刚刚发生了什么,或者随意画他想画的。平复以后,让他说说发生了什么,做一些引导,然后等下一节课再回到教室。

 

时刻记住,当下目标是——不惹事

 

对于我的入校陪读,老师们也轻松一些。只要一发生问题影响课堂,老师就把他送出来或者让同学来告诉我,我入班把孩子带离教室,老师继续上课。我就在办公室给孩子单独上课,等他情绪平稳之后,再送回教室上下一节课。

 

孩子很精明,他发现,只要上课胡闹一番就能离开教室,而且吃定了妈妈和老师拿他没办法。问题行为的频率在增加,这让老师们觉得压力很大,上我们班的课都提心吊胆的,吃不准孩子什么时候会炸。我陪读的压力也大到失眠,每天都有快崩溃的感觉。问题发生的当下,我恨不得立刻带他回家,也有想过干脆就休学,甚至都打听好了休学的手续。

 

一边想退路一边崩溃,最后却又转过背擦干眼泪,仔细思考,我的孩子缺的是这个环境,又能退去哪里?无奈就硬着头皮再想办法,我是不是还没尽全力就开始退缩了?

 

 

目前,环境不允许我入班,我得想办法获得更多支持。

 

▐ 尽量不给老师添麻烦,帮老师们多做些事。

 

入校后我没有提任何要求,不给老师添麻烦,观察到学校一年级的值日生是老师来做的,我和孩子主动承担了值日生任务;观察到学校办公室的快递是凌乱成堆的,每天主动整理分好,老师们来拿快递的心情都是很不错的,可以聊聊天,通过快递认识了很多老师;也会帮老师和医务室做一些资料整理的小事。

 

▐ 给班主任强化。

 

观察到班主任比较好说话,我先给了班主任一些小问题的处理方法,她在课上尝试过几次之后发现确实有效,也有点小成就,会举一反三思考更多我没说到的办法。我就经常大大夸赞老师的办法。慢慢地,一些小问题就不需要我再出现了。

 

▐ 找出孩子最容易出问题的课。

 

这门课,因为零基础,孩子听不懂,最容易爆发问题。该课程的老师也是曾经跟我说“教好了再送来学校”的老师之一。我只能硬着头皮上,每次看到老师主动打招呼,孩子有一点点进步都反馈给老师,请教老师怎么教,生活上一些小事帮个小忙……慢慢熟络起来了以后,我们能一起聊聊天了。

 

她开始安慰、鼓励我,我尝试提出来,她的课我能不能进班,她同意了,前提是不影响教学。所以,她的课我是第一个成功入班的。为了不让其他同学老看我们,她还会特意去吸引同学的注意力。我观察到孩子有点坐不住了,就辅助给画画,写字,打“★”强化,课后兑换。

 

这样跟了一段时间下来,这门课逐渐坐住了,我就撤出教室,到门外,再到办公室。(时刻记住,当下目标是——不惹事)

 

解决了一门课,剩下的我一直在想办法。其他课,有些老师并不习惯教室有家长,我也不能太坚持。

 

居家干预不放松

 

每天放学回到家,我会用ALSO平台的IEP和入学前评估结果练一个项目。

 

根据白天的记录,放学后根据不足的地方进行针对性练习。在学校遇到的棘手问题,我会拿出来求助ALSO社群的老家长,他们都非常热心,毫无保留地帮助我分析,也给了我很大的心理支持,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抱团取暖。

 

评估训练截屏

 

班主任用我提供的小技巧解决一些问题一段时间后,我会找班主任有空的时间跟她做一些沟通,坦诚孩子目前的状况和我面临的困难,但我没有提出来,希望老师怎么做来配合我,感觉此时还不适合去提要求。

 

结果,老师主动提出来愿意花任何她教的副课时间来教孩子。这让我非常非常感动,她明明可以遇到问题就甩给我,明明可以轻松地教学,却愿意耗费精力跟我一起在课堂上引导孩子,不让孩子为了逃避课堂而做更多问题行为。

 

有了班主任老师的配合之后,在孩子为了逃避课堂出现一些问题行为时,我就可以入班辅助,辅助孩子的同时也等于给老师做了示范。

 

这里是我陪读之后随时用笔记本做的部分问题处理记录。

 

  

我的问题行为处理记录 

 

慢慢地,其他老师也看到了我和孩子的努力,都愿意帮我一起来教孩子。学校的领导也比较关心孩子的情况,经常鼓励和安慰我,这些都让我特别感动,庆幸自己没放弃。

 

经过3个月努力,目前孩子基本能坐得住一天课堂,中午和课后服务课、需要自己安排事情做的课堂,还不行,他不会利用时间,我就带到办公室给他安排当天的作业和强化。

 

因为开学前期我的目标是不惹事,孩子目前的能力还不适合和同伴过多互动,可能反而会增加冲突,所以同伴关系我一直没有推,也没有提要求让老师做引导,都是顺其自然。我感觉,当孩子的问题行为减少,规则好一些,有了跟随模仿,其他孩子靠过来更有积极的意义。

 

12月,我的目标是希望儿子能“部分参与”,需要更多参照、跟随、模仿能力的练习,总之,困难还很多,挑战还很大,只有继续学习、继续努力!

  

感 

  

孩子能力不能马上改善,陪读有一点要做的是改善孩子的环境,让环境来助力。

 

对这个环境来说,优先处理人情,老师也是父母,老师也有情怀,然后才是专业。

 

对陪读人和孩子来说,优先处理情绪,首先让孩子喜欢进学校,才能进一步发现问题,才能教学。

 

 

PA影子老师课程里,林老师这张图给了我更多的思考,我操作实践下来也确实是这样的,定好当下目标,目标是教学设计的灯塔。

 

句号妈在分享中提到了两个对她很有帮助的评估系统和一门课程。这两项评估系统一个面向小龄干预,一个面向学龄期孩子的入学能力评估,不仅有针对性,且都是免费的。有需要的家长,可登录ALSOLIFE官网https://www.alsolife.com/,自行评估并获取评估报告。还有一门“ALSO课堂”的影子老师认证课程,该课程由ALSOLIFE研究院院长、BCBA-D林凡裕老师授课。林老师是国际顶尖的特殊教育专家,课程中直击陪读中最常见的难题,专业实用,有需要的家长也可进入“ALSO课堂”咨询。

 

▲以上是句号妈提到的ALSOLIFE免费评估系统截图,适合小龄,家长在填写孩子各方面的能力表现之后,ALSO平台会制定出一份专属您家孩子的评估计划,每日向您推送训练课题,囊括学业、认知、社交、社会规则等六大方面,帮助您有计划地干预孩子。

▲ALSOLIFE另一个非常实用的免费评估系统——普通公立小学入学融合必备能力评估系统。从适应性行为、个人基本能力、校园相关能力三方面14个子领域,客观呈现孩子的融合能力。

 

 

▲“林太阳”林凡裕老师的这门课,不仅适用专业陪读老师,更帮助了众多家长掌握了专业的陪读技巧,学会预防并处理突发状况和问题行为,正确辅助孩子参与互动,与学校、主课老师、督导老师沟通配合,为孩子争取更多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