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有哪些常用的孤独症诊断工具?

作者:ALSO孤独症 2022-01-04

家长自己在网上填写的孤独症测试量表有用吗?有哪些诊断孤独症的工具?家长怀疑孩子有孤独症倾向,应该及时去医院找专业医生看诊。临床上常用的孤独症诊断工具需由专业人员操作,普通家长或其他未经培训过的非专业人士不了解工具的正确用法,而且很多自查量表不够规范,会降低评估结果的参考价值。

 

孩子在发育早期出现明显的发育落后,行为表现异常,警觉的家长怀疑孩子有孤独症倾向,找来评估量表准备自测。对照量表上的行为描述,发现孩子有些很符合,有些完全不符合,既像又不像,不仅没能消除心中的疑虑,反而更迷茫了。

 

那么,孤独症诊断到底有哪些常见的诊断工具?专业人士一般都用什么诊断工具?有哪些家长量表是可以用于家长自测的呢?

 

根据测试对象所处的年龄段,要选择不同的筛查量表,目前可分为以下这两种:

用于年幼儿童的特异性孤独症谱系障碍筛查工具:
1)改良版幼儿孤独症筛查量表 ( M-CHAT-R/F),适用于 1630 月龄儿童;
2)孤独症特质早期筛查量表 (ESAT),适用于 14 15 月龄儿童;
3)幼儿孤独症筛查工具 (STAT),适用于 24 36 月龄儿童。


用于年长儿童的特异性孤独症谱系障碍的筛查工具:
1)孤独症谱系系数问卷儿童版 (AQ-Child),适用于 4 11 岁儿童;
2)孤独症谱系筛查问卷 (ASSQ),适用于 7 16 岁儿童;
3)儿童孤独症谱系测试 (CAST),适用于 4 11 岁儿童;
4)社会交流问卷 (SCQ),适用于 4 岁及以上儿童;
5)发育行为评定量表 (DBC)-孤独症筛查流程 (DBC-ASA) 以及 DBC-早期筛查量表 (DBC-ES),适用于 4 18 岁伴有智力障碍儿童。

 

其中,较为常用的筛查量表主要有:

孤独症儿童行为量表(Autism Behavior Checklist ABC

Krug1978年编制,是目前国内应用最广泛的孤独症评估量表之一,可用于孤独症的筛查和辅助诊断。表中列出57项孤独症儿童的行为特征,包括感觉、交往、躯体和物体使用、语言、社会生活自理五个方面,适用于2~14岁的儿童,可以由家长或老师评分。
 

儿童孤独症评定量表(Childhood Autism Rating ScaleCARS

由美国学者E.Schopler等人于1980年编制而成。CARS是一个具有诊断意义的、经标准化了的量表,也是目前使用最广的孤独症测试评定量表之一,适用于2岁以上儿童,信度、效度较好。不仅能区分孤独症和智力障碍,还能判断孤独症的轻重程度,实用性较强。

 

CARS会从15个主要方面对孤独症儿童进行评估,是一个适用于医师或儿童心理测验专职人员的他评量表,需结合儿童孤独症家长评定量表共同使用。在临床操作中,专业医生及其他专业研究人员等会通过直接观察、与家长访谈、分析已有病历纪录等多种方式收集资料,在此基础上再作出评定。医院和孤独症康复机构常用CARS来评估孩子的综合能力。

 

克氏孤独症行为量表(Clancy Autism Behavior ScaleCABS

针对215岁的人群,适用于儿保门诊、幼儿园、学校等对儿童进行快速筛查,可以用于家长自测。家长在评估时,需明确量表的来源,确认量表是否完整,只有使用规范的标准化量表,评估结果才具备参考价值。

 

孤独症诊断金标准:孤独症诊断观察量表(ADOS-2

使用这套诊断工具,医生需要通过一套标准化的玩具和一系列设计好的标准化活动,与诊断对象互动,然后根据个体在测试过程中展现出来的社会沟通能力、刻板行为等情况,在一套标准化量表上评分,最后根据整体评分判断个体当前是否符合孤独症谱系。

 

这套工具时常还配合ADI-R一起使用。ADI-R是一个孤独症诊断的家长访谈量表,通过对家长进行结构化/半结构化的访谈,专家可以获取个体更全面的发展信息,包括孩子什么时候会坐、什么时候会爬、什么时候会走等身体发育情况,以及语言能力、请求能力、游戏能力、与他人互动等社交情况。

 

孤独症诊断观察量表(ADOS)和孤独症诊断访谈量表修订版(ADI-R)是目前国外广泛使用的诊断量表,国内尚未正式引进和修订,应用范围有限。

 

诊断量表的评定结果只作为儿童孤独症诊断的参考依据,不能替代临床医师综合病史、精神检查并依据诊断标准作出的诊断。家长一旦发现孩子有异常行为表现,不要忌讳就医,应该及时去儿童精神科、儿童发育行为科等专业科室寻求医生的帮助。

 

对于正处在9月龄、18月龄、24月龄、30月龄时的儿童,要进行常规发育监测,特别是常规发育筛查。对于语言发育落后、社交或语言能力退步、兄弟姐妹中有被诊断为自闭症,可能存在自闭症患病风险的儿童,应该尽早进行针对孤独症的筛查。

 

实践表明,早期发现和早期干预对于改善自闭症的预后有良好的效果。因此,早期诊断对自闭症孩子的康复有重要意义,评估和诊断并不是为了给孩子戴上自闭症的“帽子”,而是尽快让家长明确孩子的问题,找到正确的干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