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与父母远隔千里,18岁自闭症少年独自居住、生活了5个月

作者:ALSO孤独症 2022-01-23

你的孩子长到18岁,你有跟他分开居住的打算吗?

 

不少能力较好的谱系孩子的父母曾向小编表示,他们的孩子搬出去独立居住或跟同事/朋友同住的意愿非常强烈。因为不想受父母的管束。

 

你也许能列出一大堆阻拦他的理由,但很难改变他们的心意。今天,我们将向你讲述一位18岁的自闭症少年裕文逐渐独立的心路历程。2021年,他远隔父母,一个人生活了5个月。

 

裕文

 

裕文妈妈向我列举了裕文能做到的诸般事宜——

 

✔ 6岁开始洗内裤、袜子;

✔ 二年级会煮西红柿鸡蛋汤,慢慢地淘米煮饭、切菜、炒饭;

✔ 四年级独立上下学,会自己倒地铁、公交;上初中了会做一家人的饭菜,自己洗衣物、鞋子;

✔ 弟弟是他带大的,幼儿园的亲子作业都是他代劳;

✔ 语数外能跟得上,英语还考过全班第一,上初中成绩前十名……

 

现在,裕文在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某技校读中专三年级,学习机电安装与维修专业。

 

大约从2021年8月开始,裕文在楚雄独自居住、上学、生活了5个月,一直到今年1月独自乘高铁返回湖南老家。那段时间,他的父亲在距他大约600公里外的云南瑞丽市工作,因为疫情无法去看他;他的母亲则在老家湖南,相隔千里(弟弟的学籍在湖南,要上一年级了,妈妈不得不从云南回来安置弟弟入学,并准备在湖南过年)。裕文就在父母给他租的房子里,白天出门上学,晚上回家睡觉,出门购物、买菜做饭,按照他喜欢的样子,安全、自在地生活着。

 

小编跟裕文通过视频聊天大约40分钟,发现他是一个沟通障碍比较明显的孩子,一个问题有时从第二句话就开始跑题,自顾自地说话,但心里又很有自己的逻辑和想法。

 

 

四年级撤出陪读,两小时上学路独立往返

 

裕文跟妈妈在北京生活了10多年,小学也是在北京读的。

 

4岁时,他在北京确诊自闭症,算是能力中上的孩子。

 

他语言出来得早,但一直鹦鹉学舌。隔壁有小孩跟他同龄,幼儿园发生的事情什么都说,我们家孩子就不会说,就觉得他有问题。他还爱上人家的出租车、玩车轮子;记忆力特别好,像复读机一样,3岁时有一次走丢被送到派出所,能说出我们的电话……”裕文妈妈回忆。

 

确诊之后裕文妈妈很着急,便先送去机构干预。一个老师专门给他上课,那些项目裕文过得很快。8个月后,老师说:“我没得教了,你家孩子应该到普通学校去。

 

裕文在小学

 

老家长给她推荐了北京新源西里小学,是当时北京市为数不多的融合教育做得好的学校。校长看了看裕文,觉得他条件不错,但因为孩子还未满7岁,无法入学。说等一年再来。

 

裕文的父母经过慎重思考,不想再把孩子送进当时以桌面训练为主的机构,便决定先带孩子回妈妈的老家江西,上一年幼儿园,提前适应集体环境。

 

这一年,是裕文进步非常大的一年。妈妈为了儿子更好地融合,特地进了老家一所幼儿园当老师,裕文就跟着她在幼儿园上学,小朋友、老师都非常接纳他。直到一年后再次回到北京,进入新源西里小学。

 

裕文初进新源西里小学特教班,非常爱说话,但说的不是广告词,就是从书里看的诗词,跟人对话往往答非所问,或只能回答很短的句子。

 

为锻炼儿子的语言组织能力,裕文妈妈从幼儿园就开始教儿子写日记。从每天回忆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开始,从只能写一句话开始。“他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写日记能帮助他把一天的事情串联起来。”她说,“我会问他,今天干什么了?最开心的一件事是什么?然后帮他梳理,梳理完了他自己写。”

 

这种方法还锻炼了裕文的作文能力。到初中,他能写开头和结尾非常漂亮的作文,还会引用名人名言或精美的语句。

 

从小学开始我就跟他一起阅读,普教班老师寒暑假都开列书单,我们就按照书单上的买来读。”裕文妈妈说,阅读习惯保持至今,在云南生活那几年,她每周末都会带裕文和弟弟去图书馆。

 

进入小学两个月后,裕文开始从特教班去普通班上一两节课。上课前,妈妈会先带裕文做1小时的运动,防止孩子坐不住。

 

退出陪读是五年级,裕文已经能坐住听课了,成绩也不错。那时,一周里,她会选择几天陪儿子倒公交、坐地铁上课,后来也全部撤出,连上学接送都省了。当时裕文住在北京通州区,比较偏远,要早上5点起床,6点前坐上某趟公交车才赶得及上课,路上花两个小时。

 

裕文和普小孩子一起上课的经历还上过新闻报道

 

他智商还可以,前期主要培养自我学习能力,自己能学习了,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她说。

 

不担心儿子走丢或出意外吗?

 

裕文妈妈说,担心肯定有。有时公交车上人多,母子俩会被挤散,换乘时还出现过其中一个人没有下车或上车的情况。裕文走丢过非常多次,也坐错过车很晚才回家,但都能通过电话手表、向乘务员求助、报警等方式联系上父母。时间长了,也就放心他独立出行了。有时北京新开了地铁线,他会特意跑去坐一圈。

 

在学习这些技能时,裕文妈妈指出,家长的心态非常重要,要有耐心。初始阶段,她一直是忠实的陪伴者,陪儿子练习,再慢慢退出,大胆放手。虽然儿子学东西确实很快,但她并没有要求做得多好,只要学会就行。比如裕文拿筷子的姿势并不好看,但也不想过度纠正,“能夹上来就行,有的普通小孩也不会用筷子。”

 

打架、报警,自闭症孩子最需要的是接纳

 

作为一名高功能自闭症人士,裕文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社交障碍。小编在跟他视频时,问他有哪些好朋友,他一口气说出了七八个中专同学的名字,再问他,在一块都干什么,他说“打游戏”。其他的沟通互动很少发生。

 

同学们很难接纳他,他一说话,人家就知道他有问题。他也会跟同学闹矛盾,甚至打起来,裕文就报警。”他妈妈说。

 

在新源西里小学,裕文过得还算顺利,这里的老师懂特殊教育,但进入初中,孩子们都大了,主意也多了,对裕文的包容反而不如从前。

 

在北京上到小学六年级,因为政策变动,特教学籍转普教学籍提高了门槛,裕文上不了北京的普通中学,加之爸爸的工作变动,2016年,裕文便跟家人一块去了云南上学、生活。

 

裕文和弟弟

 

初中时,有同学拿裕文恶作剧,教他说“脏话”,甚至带他看黄色影像,让他在公众场合模仿里面的不雅动作。老师就喊裕文妈妈来“教育”一番,让她非常无奈:“我们管不了别人家孩子,只能管好自己家的。”

 

有一次,班里来了一位实习老师,不太了解裕文的情况,裕文在跟同学打闹时,同学让裕文说了句“脏话”,被这位老师听到了,以为在骂他,一拳打在裕文脸上,裕文自己打110报了警。他通过电视上的法制节目知道,“当受到人身攻击或者被别人侵犯了,要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报警,似乎成为裕文解决问题的一种手段。有一次他跟家人怄气,无处发泄便出门砸了外头的路灯,砸完后主动给警察打电话“自首”,理由是“这是公共事务,我损坏的我要赔偿。”让人哭笑不得。

 

因为频繁报警,让警察也有点头痛,家人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有一次在打碎人家的玻璃后,裕文爸爸转换思路,跟警察沟通,一会儿是否可以“狠狠”训斥一番裕文,他更愿意听警察的而不是父母的话。工作人员也善意配合了他。赔偿对方500块钱的损失,裕文爸爸也明确跟儿子表示,钱只是借给裕文的,会慢慢从他的生活费里扣除,直到还清为止,教会他承担后果。

 

初中最后一年,有一次升旗仪式,裕文因为迟到且在队伍中小声说话,被教导员发现,俩人又吵了起来,虽然没有被退学,却失去了参加中考的资格。无奈之下,父母通过关系把裕文送进当地一家技校,给他选择了机电维修专业。

 

为防止儿子在学校被别人带坏,裕文妈妈给他在校外租了房子,每天走读。房子距学校11公里,他每天自己上学,在学校吃饭,自己也能在家做饭、点外卖、购物。

 

2021年10月裕文的朋友圈,独自在楚雄家中的他,做了馒头。

 

2021年8月裕文的朋友圈。裕文爸爸说,儿子很喜欢做饭,而且愿意倒腾不同的花样。

 

这期间,他在一间书屋遇到过了一个喜欢的女孩子,便上前搭话,要到了人家的QQ,但联系上之后又很少聊天。说这件事时,像极了任何一个感情受挫的男孩子。

 

小编问裕文,喜欢自己住还是跟爸爸妈妈一起住,他不假思索地回答:“个人住更好。”原因是——“我觉得爸爸现在对我管得那么严。以前我跟他相处那么好,我很小的时候他还带去到广州和深圳玩。”“那是因为我到了青春期,人都有叛逆嘛。”

 

“没办法,孩子长大后越来越难管,说什么都不听,情绪特别不稳定,有时候破坏性很大。我跟他妈妈只能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在他面前树立权威。”裕文爸爸解释,这让他在处理裕文的情绪问题时难免控制不住脾气。

 

现在裕文的情绪问题仍然是一家人头疼的问题,对于爸爸这种严厉的教育,是否对裕文的成长更有利,读者可留言讨论。

 

“我要学会生存,要学会养活自己”

 

裕文是个“财迷”。为了挣钱,他做了诸多尝试。

 

在小卖部1块钱一瓶买5瓶水,辗转到公园2块钱一瓶卖掉。

 

去沃尔玛应聘售货员,暑期到饭店找活儿刷盘子都没有成功,因为人家多问几句就知道他有点问题,就不要他了。

 

裕文说,在网上刷视频也能挣钱。

 

他还去外面捡过瓶子。

 

他学习成绩好,有同学想抄他的作业,他就跟人家收钱,成交率很高。

 

他甚至偷偷拿妈妈做的玉米饼出去卖,因为同学们说好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