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十八线小城市,跟学校“斗智斗勇”俩月后我进校陪读了

作者:ALSO孤独症 2022-02-16

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陪读妈妈们又要上阵冲锋了!

 

虽然陪读的日子很累,心理压力也很大,但家长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多妈妈十分羡慕的。因为在非常多的地方,学校都是不允许家长或影子老师陪读的,他们顾虑重重,担心家长坐在教室里影响正常的课堂秩序,甚至猜想家长是不是来“监督”老师的……

 

这种心理在融合教育理念还未普及的小城镇学校很是常见,哪怕学校深谙残障儿童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学校应收尽收的政策。但规定是规定,具体到各地实施情况又不同,很多学校会找出种种理由拒绝家长陪读,甚至将我们的孩子排斥在门外。

 

小宝和妈妈

 

今天,我们接触到一位来自某十八线小城市的妈妈小宝妈,她的儿子今年读普校一年级,自闭症谱系,能力中等。为送孩子入学以及陪读,这位妈妈与学校多次“交锋”,用尽方法最终为孩子争取到一张普校小课桌。听完小宝妈的讲述,你会为妈妈的韧劲所感动,也不得不感慨,自闭症孩子的上学路仍是一条漫漫征途,需要一代又一代家长和社会有识之士的努力推动!

 

以下是小宝妈的口述。她争取陪读的经历跟读小说一样跌宕起伏,大气还没喘匀,事情又起了波澜,让人把心一揪,山穷水尽后是否能迎来柳暗花明?

 

懊悔:幼儿园浪费了太多宝贵时间

 

小宝今年7周岁,22个月时确诊的自闭症,3岁开始在机构干预。当时他根本没有语言,大运动落后,走路摇摇晃晃的,有社交规则的理解障碍,眼神也不对视。

 

在机构干预那两年,效果挺明显的,儿子一个月就出语言了,各方面的能力都有所提升。机构也很愿意让家长学习,我就拿个笔记本在孩子教室门口学,回家按老师的方法教,也买书看,逐渐积累起一些经验。

 

到5周岁,考虑着孩子该去集体环境试试,便送他去了幼儿园。当时我也知道孩子能力不太够,想争取陪读。但老师不允许,我又害怕太坚持幼儿园不接收小宝怎么办,就想先进去再说。事实来看,没有足够支持,强融是融不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