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星妈的孤独,谁人能诉?

作者:星星雨 2020-03-02

文 | 田惠萍

 

编者语:

已故的精神分析大师、志愿者吉布尔·米歇尔先生,为星星雨的家长提供了长达十年的顶尖心理咨询服务,未收分文。

我们亲切的称其为老米。

仅仅一小时,这种人文的、理性的、智慧的谈话,帮助了一批心力憔悴的母亲,重获新生。

文章是田惠萍女士回忆和整理的老米的故事,希望能为现在的家长带来帮助。

 

孤独何人可诉

2018.03.08

“我感到内心很孤独,却没有可以与之沟通的人”

有这种感觉的家长很多,他们的问题一般表现出以下两个方面:

1、很难与周围的其他人(邻居、朋友、老同学、同事)谈自己的孩子或因为或者而遭受的精神上的痛苦。

2、很难与家里的其他成员(包括丈夫)沟通。

“我觉得他们无法理解我,说了也没有用。”

“现在每个人都很繁忙,谁会有时间和心情听你说这些呢!”

“我不爱说这个话题,一说起来就感到自己比别人矮一头。”

你可能需要一个“第三者”

在法国,心理医生会建议有特殊需求的家庭去寻找一个“第三者”以倾诉自己心中的苦处,关于它的释义,请看我们过往的文章《全天下最有爱的“第三者”》

首先你要允许自己有“倾诉”的欲望,要知道“倾诉”是缓解心理压力的重要途径。

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很沉重,不是你个人能够完全承担得了的。因此你需要在生活中找到一个可以对之倾诉的人,这就是我所说的“第三者”。

不要要求周围所有的人都可以成为“第三者”,从寻找一两个开始。如果你不是遇到了这么艰难的挑战,你或许不太需要“第三者”,但现在你需要,所以要主动和付出努力,包括为此而锻炼自己与人交谈的能力。

“信任”是交谈的基础

第二点是要相信别人,对周围的人要给予信任。

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人们都会珍惜别人对他的信任,所以也都会表现出积极的态度。

尝试一下,也许你会很快改变自己原有的看法。我在自己的生活中经常发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障碍往往是由于自己事先的成见筑起了一道隔墙。

有时需要你主动去推倒这道隔墙,有时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时间帮你推倒了这道墙,但总之,一旦墙倒了,你会发现情况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复杂和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永远都不试图推倒这道墙。

老米这时总会谈起自己在“星星雨”的一个经历。

我以前总以为自己无法忍受其他的人用我的杯子喝水,但那天在“星星雨”,一个孩子走过来,二话没说拿起我的杯子,把里面的水喝完了。他有孤独症,不知道交往的规则,但这却促成了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发现,其实我杯子里的水被别人喝掉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当时“星星雨”的老师都被这孩子的举动逗乐了,我也笑了,我多了一次快乐的体验。

“倾诉”帮助我们理清思路

第三点,“倾诉”本身就是让自己获得了帮助。

我们不要以为一定是别人给了我们什么好主意才是有用的,“倾诉”的过程中,我们不仅释放了心理的压力(哪怕是暂时的),同时我们会发现,“倾诉”的过程也是我们清理思绪的过程。

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当我们倾诉完了,我们的思路也变得清晰了。这是因为语言是思维的载体,“倾诉”是将我们的思绪转化为“语言”的过程。如果总是将一切埋在心里,结果可能是越来越乱。

在交谈时,老米不会只讲抽象的大道理,他会极其耐心地让每个有这类问题的家长描述他们的交往环境,帮助他们一同分析这样在他的环境中找到最佳的“第三者”。有趣的是,恰恰在家长描述完自己的环境后,未等老米提示,他们就已经有了答案。证明了“倾诉”本身的确有助于我们理清思路。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在生活中遇到问题时,不要让自己陷在主观的苦恼中,应该学会分析各种客观因素,为解决问题寻找机会。

无人沟通也非末日

第四点,如果实在没有倾诉的对象,也要让自己有其它的方式缓解心理压力。

老米总会向这类家长询问是否有其他的爱好

即使有“倾诉”的对象,让自己暂时忘掉“孤独症”也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倾诉”是缓解心理压力的重要途径之一,并不是唯一的途径。

我们的心理咨询是征求家长的意见的,由他们自愿决定是否与老米谈话。

结果是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愿意。这其中包括一些自认为或被认为是不善与人沟通的家长。

问大家为什么愿意与老米谈,答案多数是:“他是心理医生嘛,相信他能理解我。”

我们将此转告给老米,他眯起眼睛微笑着说:“其实,与我交谈的几十个家长中,真正需要心理医生的技术去治疗的仅是几个人。而就这几个人我还没有时间展开真正意义的[治疗]。”

我们说怪了,你还没有治疗为什么就有显见的效果呢?

老米乐了,“沟通的意义就在于此嘛”。

我们恍然,如果在你的身边没有心理医生,也可以在与人的沟通中帮助自己,等到必须要心理医生的时候,那就惨了。在中国哪里找到那么多且好的心理医生呢!沟通会让我们觉得世界是美好的。

 

“丈夫很忙,因为他要挣钱养家,在外面做事压力很大,我不想再给他增加压力。”

“孩子主要是我在带,他不了解具体的情况,我一说他就烦。”

“丈夫在外地,我很少有与他交谈的机会。”

对于这类问题,老米通常是引导家长回答下列问题:

  1. 你认为不与他谈,他的压力的确是减少了吗?
  2. 如果你明白他的压力其实不比你的小,回避夫妻之间的沟通还有什么意义呢?
  3. 你都采用过哪些方式与他谈,哪些效果是较好的,哪些效果是不好的?
  4. 除了所用过的方式,还有没有其它的方式和途径?比如通过其他的人等等?
  5. 如果与丈夫的沟通确实困难,你有没有尝试与其他家庭成员(如自己的父母、公婆、双方的兄弟姊妹)沟通?其中与谁的沟通最成功,为什么?

因此,我们建议每个被这类问题所困扰的家长尝试回答以上问题,因为在老米的谈话中,当家长回答完这些问题,老米就什么都不讲了。事后问他为什么,他会耸耸肩膀:“他们已经回答完了!”余意就让我们自己去体会罢。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