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回归-记15岁孩子行为问题干预⑥

作者:谆仪行为咨询 2020-03-11

文 | 朱璟

很想和大家分享朱老师这个系列的旧文,发于2013年。行为干预对于一些家庭来讲太重要了,也是谆仪行为咨询未来发展的目标。更想说的是,已经有很严重行为问题的大孩子的家长们,一定要抱着信心,只要我们科学地去干预,就还是能改善;也要对其他特殊需求孩子的家长们说,在孩子还没有出现严重的问题行为时,就要做好预防和正确教导的工作,以避免进入将来的困境。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写这篇文的目的,并不在于让大家参考干预的程序是怎么样的。每一个干预都需要为孩子以及他的家庭量身定制,所以请大家不要把文章中的步骤直接拿去操作。写一篇文章的目的是想要给自闭症大孩子的家长们信心,即使孩子有很严重的问题行为,学习能力也比较弱,并不代表生活就没有希望。应用行为分析(ABA)的策略在行为干预方面是十分有效的,只要我们找对方向,只要家长能坚持去执行干预,我们就有希望让孩子们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回归,是我们的愿望,也是我们的希望!
六、三年后的R
说明:请了解这个孩子及他的家人的朋友们,在评论时不要提及姓名及他们的个人信息,谢谢。
因为谆仪转发《回归》这个系列,我相信大家都会很想知道今天的R怎么样了。我征得了R的妈妈的同意,追记一篇今天的R。
三年后的今天,R已经18岁,按了指纹、拿了身份证,完成了他的成年礼。支持R的团队也有了很大的变动,叔叔和哥哥都已经离开,只有年轻的女老师一直陪着R走了几千个日日夜夜。R的妈妈在收到我的消息的时候,第一句回我的话是“朱朱老师,你的指导我们一直有在做哦”。其实,这三年来,我只是在微信朋友圈里关注R的动态,并没有再给予任何的支持。我真的要说,R的今天,是对R的妈妈爸爸和老师的辛苦付出的最大回报。真的很为他们高兴!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R今天的样子吧
 
想当初爸爸妈妈不敢给R任何的指令,家里做任何事情都要把R的反应惦记在先,如履薄冰地过每一天。今天的R,也成了“有劳有得”的一族,开始了他的糕点制作“事业”,每天要完成一系列的工作,然后才可以“消费”,享受他喜欢的东西,比如下馆子。而R的团队出品的意味豆饼和罗罗豆豆,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好评,供不应求(全手工制作,数量有限!)。
豆饼和豆豆的制作有着非常复杂的过程,R当然没有办法全部完成,但他在中间承担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比如说剥豆子。R每天要剥好多种不同的豆子,一开始的时候,R每天剥200克的毛豆2袋,现在增加到了每天剥350克的毛豆2袋。除此之外,还按不同的季节加入蚕豆和豌豆等。R的妈妈说,在剥豆子的过程中,R对声音和触觉的刺激的需求也得到了一定的满足。除了剥豆子,R还帮助压饼成型、摆放、送入烤箱、包装等一系列的工作。
                          
                         
吃饭曾经是R最容易出现行为问题的情况之一,现在R的妈妈会事先把R的饭菜给他单独准备好一份,按他的饭量和喜好来准备。R不仅接受,并且学会了用语言来表达“这是我的”。使用的餐具已经从摔不烂的木质碗回到了瓷碗。吃完饭后,R会收拾好自己的碗筷,放进水池里。在餐馆里,R也会收拾好自己的餐具,然后交给服务员来收走。
之前R看到就会发脾气的每日行事历,现在又可以使用了。妈妈在黑板上用大大的字写上R每天要做的事情,R每做完一件就会划掉一件,并且也可以在行事历上看到接下去有什么活动,其中当然安排有他喜欢的活动。
R最大的困难在于刻板与强迫症状,所以R的妈妈在生活中一直注意变化,比如早餐会有新的品种加上前几天吃的品种的混合,用的盘子有两个一样的也有单个不成双的。制作的豆馅也在不断地变化中,每天2-3种不同。夏天会减掉黑花豆,加上绿豆。而R在制豆馅的过程中还学会了颜色。很难想象以前那么刻板的R,现在能接受那么多的变化。前一阵子R的妈妈干预他对任何东西都需要是偶数的强迫要求,渐渐的实现了一整盘的豆饼可以是单数。在各类豆饼中,R只吃黑糖味的,于是R的妈妈制作了一半黑糖一半原味的豆饼,就是为了增加R的食物选择方面的灵活性。R的妈妈给我这张图片,告诉我说,“最下面的4个,R同学分两次全部吃掉了。“
今天的R,常常都带给我们惊喜。R的妈妈说,最近正在训练R订餐,当快递小哥来送餐的时候,由R自己完成付款接货的全套活动,并且给我看了视频。在视频中,R面带微笑,完成了付款的全过程,中间少拿了一块钱,妈妈提醒他,他也高高兴兴地去拿了钱再回来给快递小哥。R的妈妈还补充说,最不容易的是,那位送餐的小哥来的时候,R正在干活,他竟然可以把手中的活停下,付了钱拿了送来的肯德基,然后继续干活,最后是在把活干完之后才吃肯德基的。这样的打断与等待,对于以前的R来讲,可以说是绝无可能,而现在却可以平平静静地接受。每天除了工作,R也参加很多社会活动,比如已经坚持了多年的游泳、最喜欢的餐馆吃饭、去各类博物馆、去乡村的农家摘菜摘果子等等。R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带出门就让人担心的孩子了。
现在R并不是没有问题,他的刻板和强迫的特点仍然明显,仍然会焦虑。比如他会不断地重复提要求:“洗完牙以后的买饮料、吃面、超市、剥毛豆”,“下次还要去买饮料、吃面、超市”、“下次还来麦当劳麦、辣鸡翅、喝红茶”,每当他重复这些话的时候,他就必须要得到他人的回应,否则应当会产生过度的焦虑,并且对于他人的声调用字态度也特别敏感。干预仍然需要继续,但R的妈妈很有信心地跟我说“朱朱老师,我们一直都在战斗,但我们一直都在胜利!”
去年回上海的时候,我和R的妈妈见了一面。这是继前一次去看过R的两年后,我们第一次能相对比较轻松地坐在咖啡馆里喝咖啡聊天。R的妈妈并不是完全没有焦虑,但焦虑的同时,我也看到了她的信心。在重发《回归》这个系列的时候,R的妈妈留言给我说,“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能活着是从地狱爬出来的。”R的爸爸留言说,“过去这么久了,今天再看到,感触仍然那么强烈”。这些话的背后,是一种什么样的坚持?!而我所有的,除了感动还是感动,为R有这么爱他并且为他付出的爸爸妈妈而感动。R的妈妈可算是圈内的资深家长,在我还没有入行之前,她对R做的干预已经上过电视,但她却从未放松过学习。上个星期,我给社工团队和志愿者做公开讲座,后一天就收到R的妈妈的留言,“昨天的课,我们都听了,哥哥昨天休息的,晚上特意回来听你的讲座。”我很想说,“你的坚持,给我在这条路上继续坚持下去的力量!”所以,这个力量,我也想要分享给大家。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