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ASD儿童异常行为的解释模型之一—心智理论的缺失2

作者:于丹 2020-03-05

文 | 于丹

3. 心智理论缺失造成的后果

心智理论的缺失对ASD儿童的行为,尤其是社交方面带来了影响。  但在这里我必须澄清的是,ASD儿童的这些以自我为中心的行为,并不是ASD儿童本质恶劣,而是由于心智理论的缺乏造成的。

交友困难

交朋友是一个及其复杂的过程,因为在交友过程中,常常需要关心朋友的感觉和需要,并且要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坚持,什么时候需要妥协。ASD儿童由于缺乏心智理论,常常从自己的需要和感觉出发,优先考虑自己的需要,例如,比较自我,不愿和其他人分享,从其他孩子那里抢东西,在和其他孩子玩耍时要说了算等等。

卡勒,12岁,有孤独症和触觉感知障碍。卡勒喜欢和同学派尔开玩笑。卡勒也不管派尔愿不愿意,使劲地拍打他,捏他,掐他,用两只手使劲地挤他的脸。尽管派尔说了“停止”,卡勒仍然继续和派尔“开玩笑”。

请看另一个随班就读的高智能ASD 儿童伊萨克的例子:

伊萨克今年六岁,在一个普通学校的学前班随班就读。伊萨克有高智能ASD 和多动症。伊萨克喜欢踢足球,这也是他喜欢从事的唯一的室外活动。每次在组队的时候,他都选择班里足球踢得好的同学,以确保他的队能赢。踢球的时候,他基本上是自己控制球,很少把球传给别人,因为他害怕别人不把球再给他传回去。(他不知道他不传球给别人,别人也就不会传球给他了。)伊萨克球踢得很好,也很勇猛,常常因为拼抢过猛而伤到其他人。但当伊萨克伤到其他人以后,他不是停下来看看受伤者的情况,而是继续带球奔跑。伊萨克上学的主要动力之一就是能和其他人踢球。他所在的队能赢,他当天踢进去了几个球成为他判断一天过得好坏的重要标志。

足球是一个集体项目,他需要有人和他一起踢球。但对于一个同学你先和我打曲棍球,我再和你踢足球的建议,他根本就不予理睬,他只想别人和他踢球,因为,他不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互相取舍和妥协之上的,他只知道取,而不知道舍,也不能理解他一味取所要付出的代价——慢慢地就没有人愿意和他踢球了。这些对于一个“正常儿童”来说,凭直觉就可以感觉到,或者经过提醒或解释就能明白。

 从伊萨克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心智理论的缺乏,伊萨克做事从自己的需求和角度出发,不顾及其他孩子的感受。他也不能从他人的角度,审视和思考自己的行为,以及这些行为给他未来可能造成的后果,例如,他不知道他不传球给别人,其他孩子也就不会传球给他,甚至将来没有人愿意和他踢球。以及踢球不光是为了输赢,还有其他重要的东西,如踢球时带来的快乐和整体配合等。

 ASD儿童在社交方面的困难,会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愈发明显。因为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人际关系变得愈发复杂和微妙,孩子们之间的活动也不再局限于打球等有规则的体育活动,而是更倾向于一起从事一些增进感情的活动,如看电影、聚会等。这些活动,对于心智理论缺乏,对约定俗成的规矩缺乏理解的和对他人的反应缺乏直觉和敏感性的ASD儿童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心智理论的缺乏也造成ASD不能与其他人产生同感和共鸣,不愿意妥协,缺乏同情心和固执,导致他们与同龄孩子交友出现困难。利用社交故事等可以帮助ASD儿童了解社会规则和其他人的想法,是一个非常好的干预方法。

伊萨克在球场上的问题越发严重:他在踢球前,选择队友;在踢球中不传球,几乎每天都有孩子被伊萨克踢伤。很多和伊萨克踢球的孩子开始向老师抱怨伊萨克的“劣迹”,老师决定开始介入。首先,伊萨克不能决定和谁一起踢球,而是大家共同决定。如果大家意见不能达成一致,那么就采取类似中国“手心手背”的随机方式。争夺开球权和场地采取“剪刀,石头,布”定输赢的方式,赢的一方有权选择球权或场地。针对伊萨克不传球的问题,通过和他的交流,问题远远没有那么简单。首先,他传球给别人有诸多前提:一是要看他要传球的队员所在的位置和角度是否能进球;二是要看他要传球的队员是否有能力进球;三是要看他要传球的队员是否把球给他传回来,四是看比分,是不是他的队落后很多;五是要看是一场大比赛还是小比赛。尽管用社交故事,他知道他必须传球,他也抱怨其他人不传球,但一到球场上,他又忘了。

他们在明白自己的行为会影响其他人方面有困难。接下来的例子描述了两个ASD男孩互相抱怨对方的声音影响了自己,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自己也影响了对方。

埃利亚斯,一个八岁有孤独症和中度智障的男孩,躺在沙发上,大声地自言自语。彼得,另一个8岁的有孤独症和智障的男孩,坐在电脑旁玩电脑,并大声地唱歌。埃利亚斯,有仿说(echolalia,即重复别人说过的话)和延迟性仿说(重复以前听到过的词语或句子),和声音感知障碍(即对声音过度敏感),对彼得说:“住嘴!” 彼得也受够了埃利亚斯的干扰,对埃利亚斯说:”你闭嘴!你打扰我了!”

奥里亚斯和彼得都不能意识到他们也打扰了对方。

尽管经历的是同一件事,但他们在明白对方的想法和感觉和自己的不同方面有困难,这常常导致矛盾的产生。

萨米,一个八岁的有孤独症和多动症的男孩,非常喜欢“开玩笑”。有一天,他和丹尼尔在沙坑里玩,玩得高兴了,萨米朝丹尼尔扬沙子。丹尼尔很生气,打了萨米。当老师丹批评萨米,萨米非常失望,认为老师不公平,因为,他只是和丹尼尔开了一个玩笑。

萨米认为丹尼尔和他有相同的感觉,即丹尼尔知道他扬沙子是开玩笑。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别人不同也导致了以下的问题。

如果一个人缺乏心智理论,难么沟通就变得没有必要和无意义。人们就不需要交换意见和看法。

卡勒,一个10岁的孤独症男孩,坚持他的妈妈要去学校早一点接他。妈妈在他想的时间里没有来,让他变得非常生气和失望,一个老师问他是否和妈妈约定好了,他说没有。妈妈和他没有约定什么。“但是,既然你没说什么,那么,妈妈怎么知道要来早一点接你呢?“老师问。

他们在明白社会规则上有困难,例如,排队等候,其他人说话时不要插嘴,上课的时候不经过老师的允许不能随便说话等。心智理论的缺乏甚至可以导致不合适的行为,因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要有规则。他们不能从别人的角度看他们自己的行为。

斯文,一个有孤独症和智障的10岁男孩,经常在操场上和教室里小便。当老师清理他的小便时,他哈哈大笑。

他们在同情和帮助他人方面存在困难。一些ASD儿童似乎不需要别人的安慰和爱,甚至会感到害怕。Gunnilla Gerland 在其自传体《一个真正的人》(En riktig människa)中描述了当她小的时候,她妈妈渴望她的爱情时她的感受。

我有时感到,妈妈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但是,我那时不知道妈妈想从我身上得到的是我对她的爱。我觉得她想从我身上拿走一些什么,一些我觉得对于我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一个人想从另一个人那里得到爱情,想强迫他们给予,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就感觉好像一个人想要从另一个人身上得到器官一样不可思议。。。。妈妈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为什么她不能离我远一点?滚开!我想一个人呆着!

滚开!你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缺少心智理论,使得ASD儿童很难适应环境,他们在与其他人合作,在游戏中关心他人,换位思考和妥协方面存在困难等。

丽娜,一个有阿斯伯格症的11岁女孩很难与他人合作。她总是谈论她感兴趣的话题,不愿意其他人打断她。当其他人谈论她不感兴趣的话题,她就会说“闭嘴!”或者干脆转身离开。

如果一个人缺乏心智理论,他就会变得很自我,觉得一些事只发生在他或她自己身上。

托马斯,一个有孤独症和中度智障的11岁男孩,非常害怕一些事情只发生在他一个人身上。当他,例如,做错了一件事或发生了什么事,他会一遍一遍地问“这件事只发生在我身上么?”,“发生在多少人身上?”

社交故事对ASD儿童心智理论缺乏的情况有很好的帮助效果,尤其是对有一定分析、理解能力的高智能ASD儿童。感兴趣的,请阅读社会故事的发明人卡罗尔 格雷的书《社交故事新编:教会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日常社会技能的158个社交故事纪念版》,现已有中文版出售。

资料来源:

Dahlgren SvenOlof (2007), Varför stannar bussen när jag inte sja gå av?Liber, AB, Sweden, 2007

Gerland Gunnilla, en riktig människa 

Gillberg, Christopher & Peeters, Theo (2001), Autism Medicinskaoch  pedaggogiska aspekter, S

venskautgåva Cura Bokförlag och utbildning AB, 2001

L.Kutscher Martin  Barn medöverlappande diagnoser Natur och kultur, 2005

Wing, Lorna (1998), autismspektrum Handbok för föräldrar och prefessionella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