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由「菌群治疗」和吃大便想到的,到底什么叫「有实证支持的方法」?

作者:ALSO孤独症 2020-08-05
​文 | ASD评测小组
不好意思,用标题把你吸引进来了,先声明,本账号致力于客观、科学地普及孤独症知识,不聊天不扯淡,旨在告诉大家天天挂在嘴边的“实证支持的干预方法”到底是啥意思。
你是不是也多多少少听过一些家长间传播的问题,例如“感统训练”到底靠不靠谱?“菌群治疗”和吃大便的区别是啥?
 
其实这背后折射出的是每个家长,每位老师都关心的问题——“哪种方法最有效?哪种方法对我的孩子最有效?”
 
实话说,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如果世上存在一种对所有孩子都有效的方法,那就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了。每个孩子都不一样,适合的教学方法多少都会有差异,所以选择干预方法真的需要“因人而异”。
 
但是,我们终究是要改善孩子的症状,提高孩子的能力,那我们就来聊一聊——哪些方法是有科学依据的,“可能”可以提高我孩子的表现?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提到一个概念:Evidence-Based Practices,简称EBP,一般被翻译为“实证支持的干预方法”
 
“干预”这个词想必大家都听说过,一提到干预,大家津津乐道讨论的便是某个方法是不是有效的。但是如果让各位把中文翻译为英文,大家会怎么翻译呢?大概99%的人会使用intervention(干预)这个词,而不是practice。
 
所以,“实证支持的干预方法”这样的说法很容易让人误解我们在讨论的范围就是干预,但其实不是这样,practice包含的不仅仅是干预,而是任何具体的实践。比如,DTT是一种教学形式,它可以用在很多种干预方法中。
 
//什么是EBP? 

 

EBP的概念起源于临床医学,美国心理学学会(APA)在2006年发表了关于EBP的正式说明与政策[1],后续EBP的概念被教育学等学科所借鉴使用,它指的是有研究支持的,有效的治疗/干预/教学策略[2]。进一步来说,EBP的目的就是系统地给实践者提供临床研究的证据,以帮助一线工作人员做出合适的决策。
 
这个决策可能是教学,也可能是评估,可能是单一的方法,也可能是一套模式。总而言之,不管这个决定是什么,都不应该是“无中生有”,都不应该是“我说有效就有效”。“你说有效,那你拿出证据来啊!”就是EBP对实践工作者最大的贡献。
 
//当我们谈论孤独症领域的EBP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如果我们针对某个疾病,在医学领域谈论EBP,我们通常会说的是某些药物或者医疗手段在临床上是有效的;如果在心理学领域谈论EBP,通常指的是某种心理疗法;而在教育学领域,则指的是某种教学策略或者教学方法。
 
孤独症相比于其他神经发育类障碍,非常特殊,它横跨医学、心理学、教育学三个领域,而目前医学尚未解释清楚孤独症的发病机制,因此那些“治疗”的方法不在孤独症领域的EBP讨论范围内,例如针灸、饮食疗法、高压氧舱治疗等等。
 
所以,目前为止,我们所谈论的EBP都是属于心理学和教育学范畴的,是针对于教师和治疗师所使用的实践方法而言的。
 
//我们为什么需要知道EBP? 

 

所有孤独症行业的从业者和相关人员,家长、老师、治疗师、研究者、政策制定者等,都需要知道EBP。
 
尤其是对于实践者而言,给孩子选择一个恰当的干预策略,就像投资,选择EBP的方法就像是投资了“优选基金”,经过基金经理们利用之前投资者数据的缜密分析,得出“该基金历史上90%的持有者收益在20%以上”的结论,听上去不错!
 
保险,收益的概率很大!而选择非EBP的方法,就像投资“野鸡基金”,可能赚一大把,但是大部分时候,就是在交学费。
 
投资还能交学费,孩子的干预可容不得“试错”,因此,我们需要对“优选实践方法”做到心中有数。
//EBP的标准是什么? 
对于某个实践方法是否属于EBP的标准,没有非常统一的结论。
 
美国国家自闭症中心和国家自闭症证据与实践交流中心(National Clearinghouseon Autism Evidence and Practice, NCAEP)在各自出版的EBP报告中给出的标准也略有不同。
 
例如,NCAEP2020年EBP报告中给出的标准[3]是有至少两个以上不同实验室的组别研究或5个高质量的单一被试研究,至少20个被试参与,或者一个高质量的组别研究外加3个单一被试研究,三个标准满足其一即可。
 
而NAC2015年EBP报告中给出的标准[4]则是2个组别设计研究或4个单一被试研究,且没有结果冲突,或3个组别实验设计或6个单一被试研究,且少于10%的研究存在结果冲突。
 
虽然标准略有差异,但是并没有相差很多。可能会有很多人觉得,这个标准也太低了,只要求这么少的论文数量也能被称为EBP?
 
但实际上想要达标并不容易。首先,你要符合对于某种实践方法的定义。例如感觉统合这个方法,是目前争议最大的,但是对于这个方法的争议从来都不是它到底有没有效,而是它的定义是啥?每个人说的感统训练如果都不是一回事,那你就没资格进入候选了。

其次,你还要符合“高质量”的要求。这个高质量的标准又能列出来一长串,简单来说,就是你需要一个精巧的实验设计和良好的效果展现。
 
最后,我再来看看你这个方法是不是其他人用了也是一样有效的。这样层层选拔,最终被纳入EBP的方法则可以被认为是“可靠的”。
这个过程和选美有点像,按道理来说大家都是人,都可以去参选,但实际上我们大部分人连参选资格都没有。

 

图片来自 NACEP 2020 EBP report

 
//哪些实践方法是EBP?
确定一种实践能否被称为EBP需要经过详细的文献检索,研究质量分析,所以找到所有EBP实践方法是一项极其庞大的工程!在这里,我们就“前人栽树我乘凉”啦!
 
今年NCAEP出版了最新的报告,通过对1990-2017年的所有相关研究的分析,最终以下28种实践被列为了针对于0-22岁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EBP(表格原始内容见NACEP 2020 EBP report)。
 
我们提到“有实证支持的干预”时,往往都是以应用行为分析(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ABA)为理论基础的实践和方法。但是随着研究的不断增加和深入,可以看到运动与锻炼,音乐中介治疗和感觉统合等非ABA的方法也被纳入了EBP的范围。
 
//实证支持的研究数量越多,代表这个实践方法越好吗?
 
并不一定。
能被纳入EBP的实践方法一定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实证支持的研究数量越多,代表这个方法越具有“普遍适用性”,越“保险”。
 
比如获得前三名的三位。“辅助”“强化”“视频示范”大概是每个人在学习过程中都离不开的方法,也是每个人用了都觉得“还不错”的方法。
 
而最后这位,“感觉统合”恐怕是要引来很多争议的方法了。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孩子时,只能说,对于这个孩子最能展现出效果的方法才是最好的方法。
 
//EBP的方法我都可以拿来直接用吗?

当然不是!

首先,每一种能称为EBP的策略都会比我们认为的要复杂,想想刚刚开始学DTT时候手忙脚乱的你吧!是不是有过辅助撤退不及时?是不是不小心把消退变成了间歇强化?

 

所以,不是让孩子做一套体操就是运动干预,不是所有配合音乐的教学都是音乐治疗。一种实践方法,最怕的就是“想当然”地直接用。

 

其次,每种方法都有其强调的重点,针对的目标也不同。某种实践方法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是需要对孩子的整体情况有非常清晰和准确的把握,非常有针对性地选择的。


比如,感统训练的方法,虽然已经是EBP了(我们这里提到的感觉统合,仅仅指Ayres在2005年提出的理论[5]),但是它和传统的ABA教学方法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眼镜和眼睛的关系,我们最终的目的是看清楚世界,如果你不近视,那你完全不需要戴眼镜,而如果你有近视问题,那恐怕眼镜就是非常好的辅助工具了!

 

对于一个有感统失调的孩子,感统训练是很好的辅助干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不能代替核心的ABA干预方法,而对于没有感统失调的孩子,也就不需要感觉统合训练了!

 

 

介绍了这么多关于EBP的内容,相信大家对“实证支持的实践方法”有了一定的认知,也希望大家在给孩子选择干预方法的时候可以问一问自己——

 

这个方法是EBP吗?这个方法适合我的孩子吗?如果两个问题中某个的答案是否定的,恐怕各位就要再好好考虑一下这个方法值不值得“投资”了!

 

Reference

[1]American PsychologicalAssociation, Presidential Task Force on Evidence-Based Practice. (2006).Evidence-based practice in psychology. American Psychologist,61(4), 271–285. 
 
[2]Bonnie Spring,Barbara B. Walker. Evidence‐based practice in psychology[J]. j clin psychol,2009, 63(7):607-609.
 
[3]Steinbrenner, J. R.,Hume, K., Odom, S. L., Morin, K. L., Nowell, S. W., Tomaszewski, B.,Szendrey, S., McIntyre, N. S., Yucesoy-Ozkan, S., &Savage, M. N. (2020). Evidence-based practices forchildren, youth, andyoung adults with Autism.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Frank Porter Graham Child Development Institute, National Clearinghouse onAutism Evidence and Practice Review Team.
 
[4]National AutismCenter.(2015). Findings and conclusions: National standards project, phase 2.Randolph, MA: Author
 
[5] Ayres, A. J.(2005). Sensory integration and the child: Understanding hidden sensorychallenges.Western Psychological Services.

 

 

- End -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