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林凡裕:融合,远不是影子老师一个人那么简单

作者:ALSO孤独症 2020-08-04

对于融合教育,大家有怎样的理解。什么样的教育形式能称为融合教育?是特殊需要的孩子终于坐进了普通班级?还是老师以对待普通孩子的教育方式来“一视同仁”地要求特殊需要孩子?恐怕两者都不是。

 

博士级国际认证行为分析师(BCBA-D)林凡裕老师多年在美国高校任教,对于美国的融合教育有着自己独立的观察与体会,“融合”一词核心是什么?在于孩子的需要被看见,每个孩子被合适地对待。

 

我们近期推出了美国融合教育专题,系统地介绍美国融合教育的历史、现状以及课堂的方方面面。本文是系列文章的第六篇,也是完结篇。

 

①林凡裕:美国融合教育什么样?(一)

②融合,不融怎么合?沟通,填平沟壑才能通

③融合前,千万不可忽略这一步骤……

④融合,是给少部分人的特权吗?

⑤融合中的IEP知多少?

 

 

01
“合适”的教学

 

2010年,科罗拉多州的恩爸恩妈面临艰难的抉择:是继续把五年级的星儿小恩安置在不适合他的公立学校?还是花天价学费将孩子送到一所私人开设的自闭症专门学校?

 

继续待在目前的学校里学费全免,也没有被隔离的隐忧,但是学校的态度比较敷衍了事,认为“有进步就好”。虽然这是学校面对特殊孩子的一贯态度,但恩爸恩妈不甘心,一咬牙还是把小恩送去了上私立学校。

 

然而不久后,这桩案子闹上了法庭。一路从行政法庭、地方法庭、巡回上诉法庭,法庭一致认为,学校提供免费又合适的教育给小恩就够了,做家长的不要太挑剃,有就不错了!

 

多年缠讼之后,到了最高法院,争议点从原来的免费义务教育转为到底什么才是“合适的教育“。当学校为每个特殊孩子量身打造个人化教育计划时,必须根据孩子具体的状况而制定,对此,不管是法条或是法庭都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规章。

 

然而,特教绝对不仅仅是虚与委蛇,只求有,不求好,这绝不是也不可以是法律原始订立的精神所在。Endrew  F. v.Douglas County School District  137 S. Ct. 988

 

2020年这天,刚过了午饭时间,老师们也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在特殊机构工作的实习老师跟着特教老师走向休息室,在走廊边角遇到一个坐在地上的中学生。他大声地跟特教老师打招呼,看起来特别熟络。

 

特教老师温柔地问他早上在普通学校过得好不好。孩子很骄傲回答:“我午餐吃了一片吐司!”特教老师绽放起一个巨大的笑容,走过去一边跟孩子击掌,一边说道:“太棒了!我真是以你为荣。”

 

实习老师继续一脸懵,这算什么事?这怎么会是融合?它既不是一个普通学校,甚至不是一个公立学校,到底哪里具备了融合的概念?

 

值得注意的是,不是把特殊孩子与普通孩子放在同一班就叫做融合。当我们讨论到融合教学的时候,更加重要的反而是“合适”的教学。即对于一位特殊孩子而言,什么样的教学最适合他。

 
02
特教团队的合作形态
 

当Endrew案判决出来的时候,我还在美国的大学任教,教授的一门重点课程就是融合。这个案子让我欢喜了好几天!42年过去了,美国最早的特教法规通过了42年,我们终于再次等到一个开疆拓土的决议案。

 

虽然因为资源有限,无法苛求公立学校提供“最好”的教育,但是特教不是开了门就算了,不是有努力就算了,不是有爱心就算了,还需要更往上一层,还需要回应孩子最关键最真实的需要。

 

而这个回应不是一时一地一人就可以成就的,我们需要特教团队!

 

团队合作不是教育界专属的概念。在项目管理、医疗服务、防护救灾、研究策划等等领域,团队合作都是至关重要的环节。

 

我们一般在特教中可以看到三种不同的团队合作的形态:

 

Multidisciplinary 多专业模式

不同的专家各自贡献自己所长,有普教老师、特教老师、校长、咨商师、语言师、职能师、物理治疗师,当然也包含家长。

 

普教老师专门负责该年级相关的课程教学与普通班的管理。特教老师则追踪特殊孩子的表现与进展,帮助普教老师对教学做出调整,以回应特殊孩子的需要。家长提供家庭的状况,并更新孩子的医疗资料。

 

由此,我们才得以看到一个孩子的全貌。这是美国特教体系要求的最基本合作模式。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专家间彼此分享信息,却仍旧各自为政,划分管辖范围,各自负责各自的领域。

 

Interdisciplinary 专业间模式

同样也网罗了各方专家,信息的交流不仅出现在正式的年度会议上,在日常中,专家们会有很多机会通过正式或非正式的渠道彼此交流。因此,在做教育决议的时候会更流畅和谐。

 

Transdisciplinary 跨专业模式

这是团队合作的最高形式。它把各自独立的专业角色进行组合,形成一个多功能的组合金刚。每个人各有各的头衔、各有各的专业,但同时也对于彼此的专业有高度的认知与认同。因此,只需在其他专业人士的指导下,一人便可以饰演多个角色,更有效地回应孩子的需要。

 

03
普教支持和社会的认同

同时,我们也需要普教的认同与支持。

 

这样的认同,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让我们能从对方的角度出发。缺少了特教的帮助与共情,没有受过特教训练的普教老师就只能裸泳,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一个费时费力又不见得看得到成效的结果。这真的是融合吗?

 

话题回到上文中实习老师见到的那个孩子,特教学校的老师告诉实习老师,他们打算让这个孩子回归普教系统,但是鉴于中学学校环境过于嘈杂,而他适应新环境的能力还有待改善。一旦他情绪过于紧绷,整个人会僵硬到不吃不喝不说不动。因此,两方学校决定用渐进的方式让孩子慢慢融入。

 

一开始,孩子仅仅来参观普通中学,熟悉一下普教的老师和同学,其他的时间就回到特殊学校学习。接着,孩子可以参与到午餐时间,老师们不强迫他一定要吃饭。未来的打算是慢慢让孩子进入课堂,延长在普通学校的时间。

 

本来还在过渡期,孩子居然主动吃了午饭,哪怕只是一点点,对孩子的适应而言也是巨大的一步!所以,老师毫不吝惜地赞美强化,这是对孩子努力的最大肯定。

 

最后,我们更需要社会的认同!

 

四五十个寒暑过去,美国融合教育仍在改变中。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而我国呢?针对目前的现状,我们会因为社会上的歧视而伤心,会因为一些家长的自暴自弃而揪心,但是我们从未放弃过希望。因为我们从来不缺乏愿意为特殊人群的尊严而努力的人。

 

也许五年,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也许我甚至都不能活着看到融合也变成教育界理所当然的一个概念,不能回过头来笑话2020年的自己在特教上的想法是如何狭隘。

 

那又如何呢?当属于我们的融合真正得以实践的时候,我一样会欢喜不已,想起现在的我曾经何等热切地盼望过这一天的到来。

 

让我想起之前在美国开国史博物馆所看的短片,到了最后,一群正在开垦荒地的年轻人问远客,“您来到这里有何贵事呢?”远客回答,“我来参观当年历史性战役的终点!”一个年轻人爽朗地笑起来,“先生,这不是终点。这是一切的起点!

 

这是一切的起点!孩子们的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会有起有伏,有喜悦有失望,但是我们有期许、有坚持。我们会一起往前走!

 

 

-END-

 

ALSO孤独症

ALSOLIFE服务号

ALSOIN